應天城。

“蘇州來很大?打天上來,也得在彆處著地,踩我田者死!”

老朱罵罵咧咧,回頭瞧去,心裡一咯噔。

來者鬱新、夏原吉和謝環三人,各騎快馬,嘚嘚嘚奔騰。

到了老朱麵前,一躍下馬,三人齊刷刷跪下一拜。

“陛下!微臣三人,連夜從蘇州趕回……”

看著三人慌得一批的臉色,老朱自個心也有點發毛,嘴上仍訓斥起來。

“大臣,就該有大臣的樣子,慌什麼!先把踩踏的官田賬結了!”

三人頓了一頓,心想,陛下就是陛下,泰山崩於前麵不改色!

但是,踩踏官田的賬?下館子吃飯嗎?玩真的?

鬱新收拾了一下表情,強自鎮定開口。

“陛下,相比踩踏官田的小數,蘇州鼠患,官倉的皇糧,被啃**光……這不是普通的鼠患!”

鬱新喘勻了氣,將官倉所見所聞,和盤托出。

夏元吉走訪民間見聞,還有聽到的童謠,逐一彙報。

謝環不住點頭,彙報了親眼所見,包括王懷的玄龍船護佑,大夥才得以歸來。

老朱喜怒不形於色,內心卻幾乎是崩潰的。

蘇州四大糧倉,地主家餘糧……餵了老鼠了!

還要吃到應天?

原本想扣三人俸祿一個月,這下算球。

得罰一千年,纔夠蘇州賑災的。

蘇州一座城,能賑掉國庫四分之一!

吃到應天,還了得?

而且還要啄龍子,啄龍椅!

大明要亡了?

老朱口中沉吟。

“耗子會說話?”

夏元吉渾身打了個激靈,這不是冇有可能!

但冇親耳聽到,嘴不能亂說,保住工資要緊。

“陛下,是童謠,不好說是耗子語!”

“微臣尋根問底,追問了上百戶人家,有人在山間聽到,有人在樹林聽到,不知道哪個王八最早唸經的。”

鬱新附和開口。

“州官彙報,也是這樣,鼠群很有組織,怕是…怕是很快到應天……”

來應天?

老朱望著大片官田,心想恐怕允熥真說中了,王子王孫都要下地收割,能搶多少是多少!

但那樣一來,不正是把龍子送到鼠口?

王懷這小子,就不該放他走……

老朱想著,目光下意識落到朱允熥臉上。

除了老朱,眾人心裡明鏡似的,大明執掌山河,掌控的是疆土內的百姓而已。

遇到這事,隻有王懷出手,才能解決!

但是王懷在萬裡之外,鞭長莫及。

天子麵前,睜著眼睛說瞎話的境界高,會活得比較長,年終獎也比較穩。

蒼生可以說,鬼神嘛,不是老朱親戚,不說算球。

朱允熥欲言又止,作為兒子,還是敢開口的。

“有一個人,不肯見皇爺爺,但是他是見過朝廷大員,還留下了物件,能聯絡到他的。”

不見皇帝的人,當世除了張三豐,還有誰?

“怎麼聯絡到老張?難道靠燒香?”

一聽老朱語氣不對,鬱新三人重新跪了下去。

朱允熥卻吧啦吧啦說了起來。

張三豐給過曹國公李文忠一套蓑衣、鬥笠和桃木劍。

披蓑衣,戴鬥笠,繞著院子呼喊三豐,他就會到來。

曹國公李文忠是老朱外甥兼義子,一般一般,功臣廟第三。

李文忠敢直言,多次觸老朱逆鱗,一次老朱火大了。

囚禁他全家在府中,斷水斷糧。

就是張三豐給他們續了杯。

老朱知道這事的開頭,卻猜不到結局,居然是張三豐出手。

當時老朱以為李文忠全家嗝屁了,馬皇後一勸,假裝消了火放人。

冇曾想他全家冇事人一樣。

說著,朱允熥小心翼翼。

“那套裝備,李文忠傳給了他兒子——李景隆。”

“允炆皇兄和景隆關係鐵,他出麵景隆會給麵子。”

老朱知道,朱允炆被李景隆紙上談兵唬住了,很喜歡他,甚至稱李景隆“周亞夫第二”。

史載靖難之役,朱棣頂不住,要回北平親親抱抱舉高高徐妙雲,撫慰他脆弱的小心靈了。

朱允炆決定把贏朱棣叔叔的積分和經驗,給基友李景隆,讓他當主帥。

冇曾想愛讀兵書的李景隆,實戰是白癡,專業組團送人頭、送經驗。

幾場仗下來,自殺式的送掉了朝廷數十萬精銳。

絕境中的朱棣,得以翻身占了上風。

朱棣逼近京師,李景隆又出了一個昏招——開門揖盜,關門放狗。

結果變成引狼入室,京師失守了,李景隆成了朱棣靖難第一功臣......

老朱雖然平常疏遠朱允熥,但是非常關注朱允炆。

因此也知道,朱允炆和朱允熥,關係還算融洽的。

曆史上,朱允熥存在感不高。

朱允炆登基,仍封他為吳王——早年的朱元璋,就是吳王。

實力擺在那,構不成威脅,足見朱允炆對朱允熥很放心。

所以朱允熥的提議——讓朱允炆叫李景隆辦事,這並不難。

難在終端不給力辦事,老朱還是搖了搖頭。

......

昭君塞。

王懷快步回營,在營地中間畫了個大圈,定主軸線,安排特種兵乾苦力、搬大石。

按八卦和二十四山,布了個天文台般的大陣。

七星燈,崑崙古鏡,五色沁龍龜,同時擺上了陣。

顧傾傾被他的大動作驚動,出了馬車,興致盎然瞧著,嫣然含笑。

“這麼大陣仗,你要請太上老君,玉皇大帝,四海龍王,九天玄女…一起吃飯嗎?”

王懷調侃一笑。

“和九天玄女,還有下半場,傾傾要來加入鬥地主嗎?”

王懷掐到了應天大災,遙控十二乾坤龍去,距離太遠,還使不動。

最強的朋友,隻剩鐘山的靈脈紫金龍了!

但是他的修為和實力,又不能離開鐘山。

把自己心意和崑崙古鏡的靈氣,打成包裹,直接送到鐘山紫金龍家門,敲門讓他簽收,萬事大吉!

但大陣和七星燈的導航,隻精準到鐘山上空,那就湊合點。

將心意還有崑崙古鏡的靈氣,一股腦兒送到鐘山上空。

心意能讓紫金龍知道應天劫難,靈氣能讓他起飛,進而救苦救難。

王懷將擺陣三天,包裹送達的三天時間裡,紫金龍不可能都在睡覺,不可能不出來溜達一下吧?

顧傾傾問起大陣,王懷心中一動,又覺得她該冇那麼巧知道吧?

想了想,王懷隨口問她一句。

“我要把包裹帶給四海龍王,可以不在水上漂,直接送到龍宮嗎?”

顧傾傾浮現揶揄。

“大寶法王權杖,怕你是冇有琢磨過。”

一語驚醒夢中人,王懷一躍而起,朝顧傾傾親去!

顧傾傾迴風一樣躲開,白了他一眼。

王懷毫不氣餒,再次撲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