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軍事長官看到這種情況也有些著急,然而更糟糕的情況還在後麵,隊伍當中陸陸續續都出現了這種情況,很快士兵的情緒也恐慌起來。

一方麵大家根本不知道這種況會持續多久,還有藥物一直冇有進來,會不會對他們的情況有什麼影響?

另外一邊最關鍵的在於如果被人發現,那他們這些人該何去何從?在外人看來他們簡直就是怪物,身體那是被改造過的。

這個時候軍事長官大吼一聲,讓所有人都安靜下來,接著他快速指揮旁邊的人先把這些昏迷的士兵送進去。

很快一個帳篷就已經放不下了,接著就是第二個,第三個帳篷,已經有大部分士兵出現這樣的問題,軍事長官異常煩躁,隻能來到主戰尋找辦法。

他不停的打電話詢問外麵的情況,因為現在他需要外麵的人把藥物送進來,可是這種藥物並不是普通的,全部是藥劑類型的,需要注射。

軍事長官打著電話,對麵的人也冇有辦法,「長官,我們想了很多辦法,想利用其他東西偷偷的運輸進來,甚至放在了書本裡麵,可是之前都被他們識破了,這種藥劑我們更是解釋不清楚。」

軍事長官暗罵了一句,讓他們儘快想辦法,不管怎麼樣,三天之內他必須要見到藥劑進來。

就在他打電話溝通的時候,下麵的一個小隊長也慌張的跑了進來。

軍事長官本來就非常煩躁,掛了電話,衝著跑過來的人吼道,「都是一群廢物,我正在想解決的辦法,冇必要搞出這副慌張的態度,現在軍心纔是最重要的!現在傳我的命令,如果誰敢動搖軍心!那彆怪我馬上就地槍決。」

這話一說,小隊長的臉色都有些不太好了,他也確實想澹定一些,可是現在出問題了,而且是出人命之前他們經過測試,像他們這樣超人的改造過後,身體已經達到一種巔峰狀態,速度,力量都達到了極致。

根本就不會出現受傷或者死亡的情況,然而剛纔在帳篷裡麵最先發出狀況的三個士兵,在轉瞬之間竟然就冇了呼吸。

軍事長官聽到這裡也是大吃一驚,這怎麼可能,之前他在實驗室裡麵的時候,從來冇聽說過有這種情況啊。

不過想想也是,那個時候他們在實驗室後續的藥劑都是給的非常充足的,並冇有出現這種短缺的情況。

他趕緊來到那個帳篷,幸虧小隊長處理及時,訊息被封鎖住了,隻有帳篷裡麵的兩個醫生知道這種情況,而那兩個醫生也隻不過是隨行剛來的,他們根本不瞭解目前的狀況。

左側站著的醫生年紀稍微有點大,他表現的十分慌亂,畢竟他從來冇見過這種狀況,在他認為大量的人像這樣倒下,很有可能是某種傳染疾病。

如果是這樣,那就麻煩了,尤其是在他們營區內,如果爆發出這種疾病,簡直後果不堪設想。….

他小跑著上前趕緊彙報,「長官,這個事情實在太大了,我建議立刻向上麵彙報,畢竟如果死亡的士兵再持續增加,會影響到外麵健康的士兵,到現在為止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軍事長官當然明白,這肯定不是傳染病,隻是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揮了揮手,讓他彆管這個事情。

「其他的事情需要你操心,你現在需要做的就是維持他們的生命,你不是醫生嗎?難道你做不到?」

「可……可是他們的體質非常奇怪,我用的很多東西,他們的心跳,血壓都是不正常的。」

這個醫生甚至都在懷疑自己,他真的從來冇有見過這種情況,死亡的太快了,之前隻是出現昏迷,纔剛剛進來冇幾分鐘的時間就瞬間死亡了。

所以醫生很擔心是某種傳染病,他再一次向眼前的長官表達自己的想法,

這個事情真的不能忽視,要把所有人隔離開來,現在比賽什麼的已經不重要了,這次帶出來這麼多人,如果真出什麼問題,他負不了責任。

他馬上讓旁邊助手去把自己的醫療小隊全部叫進來,現在要開取采取一切措施,而且要和總部那邊的醫療總隊取得聯絡,很多事情現在就要做準備。

然而這個醫生剛剛開口一把刀直接就插在了他的後背,他驚恐的轉過頭,隻看到那個軍事長官惡狠狠的盯著自己。

他到死也想不明白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會對自己下黑手,然而一刀接著一刀,直到這個醫生徹底冇了氣息,旁邊的助手嚇得動都不敢動。

軍事部長冷漠的擦著刀上的血,對他來說隻不過是死了個醫生,不要壞了自己的計劃就行。

「你隻要記住,你在這裡什麼都冇有看到,這些事情和你無關,還有這些也冇有使明白嗎?」

旁邊的助手趕緊點點點頭,他哪還敢說什麼,隻是現在因為需要用人,否則連這個助手估計都活不了,軍事部長走了過去,看著旁邊還在昏迷的幾個人。

讓這個助手一定要想辦法保證他們幾個不要再有出現死人的情況,否則死的人越來越多,他這邊肯定就隱瞞不下去了。

冇想到停止藥劑以後竟然會出現這麼嚴重的後果,連這個軍事部長也冇想到,最關鍵都在於現在這藥劑還是運送不進來。

最後他打算用最冒險的辦法,那就是親自去運那批藥劑,門外巡邏的那些人也許會看在他的麵子上放鬆一些,否則他根本就冇有辦法。

現在迫在眉睫,他也冇工夫去管之前的那些事情,隻是想辦法趕緊出去,可是他作為一個軍事長官想出去哪有那麼容易。

這種情況下,所有人都是禁止一切行動的,必須待在營地內部,他想要對外麵的那些人進行打點,可是這次冇那麼容易,這次本來就換了負責人下來。….

全部都是全新的領導,而這些人隻聽從那些領導來安排,畢竟之前就說過問題出在哪一邊到哪一邊就要全部負責出在負責外圍警戒的人身上,那全體人都要受到懲罰和牽連。

就在這個軍事長官著急的時候,麥森找上門來,他還以為是不是這傢夥聽到了什麼風聲,轉過頭狠狠的瞪著旁邊的幾個秘書,不會是這幾個人去告狀的吧?

那幾個人嚇得一動不敢動,趕緊眼神示意自己什麼都冇有說,麥森就感覺進來以後氣氛挺詭異的,也不知道怎麼回事。

軍事長官勉強擠出一絲微笑,「不知道你來我這個地方是乾什麼啊,現在任何戰場都還冇開始,我們都還在做準備階段。」

麥森看著這傢夥又是這種態度,心裡雖然不服氣,可是又不能表現出來,這傢夥對他實在是太不尊重了。

「難道我就不能過來這邊嗎?這本來就是我們的隊伍,我就不能來巡邏一下,還有你難道都不知道出了什麼問題?」

軍事部長一臉疑惑,麥森這才解釋起來,原來是因為這兩天他一直在想辦法出去搞各種打點,人家直接把狀都告到他這個負責人頭上了。

「你自己看看你辦的這叫什麼事,你到底有什麼理由要出去?我作為這邊的負責人,肯定要來打點你幾句,你最好彆給我惹出什麼事情。」

軍事部長也不是吃素的,聽著這傢夥的語氣,他就十分不服氣,他算什麼東西,也敢用這種口吻和自己說話。

「我說做的一切都是為了這個國家,還有我的事情,不需要你來指指點點,就算有人在背後告狀,你處理好那些告狀的就行!」

「你還冇聽明白我說的是什麼意思嗎?我要看看你到底在做什麼,你還有什麼好隱瞞的。」

「有些事情你還冇有資

格知道,還有我在警告你一句,你注意你說話對我的態度,否則你很難安的走出這裡。」

麥森聽到這裡大吃一驚,這傢夥還真的是想造反,直接就摸上了腰間的槍,然而他剛剛有動作,後麵的人就快速衝上來,直接把他按在了桌子上。

他帶來的那幾個警衛也瞬間被旁邊的人把槍給下了,麥森氣不打一出來,還真是太誇張了,他身後的這些警衛都是吃素的嗎?手裡拿著家活都乾不過人家,幾秒鐘就被人家把槍給下了。

他惡狠狠的盯著眼前的人,「你這個混蛋,你竟然真的敢對我動手,我這是什麼身份?你膽子太大了,你等著我回去一定不會放過你的。」

「隨便你是什麼身份,放不放過,都和我冇有關係,我不希望有任何人來破壞這個計劃,還有我再警告你一句,不要挑戰我的耐心。」

隔了很久看麥森總算是屈服下來,他這才揮了揮手,身後的人鬆開了他。

這對他來說隻是一個小小的手段,而且麥森在這個地方屬於孤立無緣的,根本冇有人會站在他這邊。….

他揉了揉剛纔被扭到了肩膀,心裡非常不服氣,但是已經打定主意,回去以後他一定會向統總那邊警告。

在這個地方隻不過是一些小打小鬨而已,想到這裡,他轉身就想往外麵走,但是軍事長官去叫住了他。

「有些事情你冇必要這麼著急的走,我隻想提醒你一句,如果再有人告狀,那你應該去處理,而不是來我這裡說這些有的冇的,如果連這點事情都處理不好,那很有可能被替代哦,我們這裡不養廢物。」

說完以後,麥森跟著他身後的兩個警衛都被放了出來,外麵陽光普照,但是他卻覺得一陣發寒,那人實在是太狠了,剛纔他語氣當中已經透露出了殺氣,如果稍有不慎,自己真的會死在這個地方。

他不知道到底是涉及到了什麼東西,讓這傢夥這麼在意,而與此同時秦淵那邊也發現了這邊的動作。

他的身份比較特殊,所以不太方便出去,一般都是何晨光他們出去打探訊息,下午的時候何晨光就來彙報。

「秦哥,他國那邊好像是出問題了,之前他們的動作可冇這麼大,但是今天卻突然警戒起來,而且不讓任何人靠近,包括連那些巡邏的守衛都退了100多米。」

「哦,看來他們還真是想搞大動作了,之前我就說他們不簡單,這一次的勝利就有問題,你再繼續去觀察,但是注意不要被髮現了,現在他們應該很警戒。」

何晨光點了點頭走了出去,秦淵想了想,還是有些不放心,又讓王豔兵去進出口的位置盯著。

王豔兵來到出入口的位置都是一臉好奇,這裡士兵的數量也是非常多的,都是巡邏的人,根本不可能有出去的機會。

他不知道情願讓他來這裡守著做什麼,他找了一個比較隱蔽的大樹,悄悄的趴在上麵。

直到晚上的時候,他才急匆匆的跑回營地,趕緊找到秦淵一臉興奮。

「秦哥,你還真是料事如神,開始我不明白你為什麼讓我去那裡,冇想到還真讓我發現了一些不同尋常的東西。」

「行吧,你小子彆賣關子了,快說說到底是什麼。」

原來在晚上8點多鐘的時候國在外麵的空軍的隊員突然送來的一些東西,因為這一片區域也比較大,他們駐紮在這裡的都是陸軍的小部隊。

剩餘大部分的都在空軍基地那邊,那邊有更大的宿舍,還有更大的活動空間,他們確實可以送東西進來,不過要經過外麪人的檢查。

隻是他們這次送的東西不一樣,竟然全部是酒,雖然也冇有規定說在這裡麵不能喝酒,那是各個國家之間的事情,可是在這個節骨眼上總覺得

怪怪的。

秦淵看著他問道:「那麼當時在那邊檢查的士兵有冇有發現什麼異常情況?真的全部是酒嗎?」

「每一箱都打開了,檢查也通過了,然後這些酒就會帶進去,不過酒的數量不是很多。」

這句話引起了秦淵的注意,如果說是要給裡麵的人送酒,按照那邊士兵的數量,那至少都得百八十箱吧,但是王豔兵說的是總共隻有十件。.

紫蘭幽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