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顏骨玉,就這樣死了?”

乾帝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千裡迢迢趕來,甚至抱著同歸於儘的想法。

可結果,剛剛就在他眼前,完顏骨玉竟然死了,死在他們的一個小輩手中。

隻是這個小輩的修為……

在場的魏宣等人麵麵相覷。

乾帝神色古怪道:

“魏宣,你之前不是說他才天象境嗎?”

“這個……咱家也不知道啊。”魏宣攤手無奈說道:

“當初還在靖州的時候,孫昱殿下真的隻有天象境,不信皇上可以問定遠公。”

賀開山瞪著雙眼,喃喃道:

“彆問我,我也不知道,我隻知道他的修煉速度很快,但冇想到竟然會快到這種程度。”

乾帝聞言苦笑一聲:

“嗬,那朕豈不是白來一趟了?”

魏宣在旁笑道:

“皇上這還不好嗎?殿下畢竟是自己人,是您的子嗣。”

“子嗣嗎?”

乾帝笑了笑。

多年的修煉,讓他的感情早已澹漠。

無論是對於孫昱,還是那位曾經偶遇邂後的女子。

而他之所以將孫昱立為皇子,不過是想利用對方與太子之間的jiu紛。

在知道太子肯定會出手的情況下,藉此機會,名正言順罷黜對方。

給眾位皇子及他們身後勢力上前線對付金人一個理由而已。

不過現在,這些都無所謂了。

孫昱的突然崛起,讓他感到驚喜,至少對於結果來說,都是一樣的。

“魏公公、老賀!”

孫昱早已感應到了三人。

他主動上前,目光在二人中間那位穿著龍袍之人身上停留片刻,就認出了對方的身份,隨後開口道:

“參見父皇。”

乾帝注視著孫昱微微點頭:

“你很好,回去之後,朕便昭告天下立你為當今太子。

隻不過,在此之前,你還有一些事要做。”

魏宣賀開山二人一臉理所當然,孫昱如今無論是實力,還是功勞,都可謂當之無愧。

孫昱臉上卻是冇什麼表情,隻是靜靜問道:

“何事?”

乾帝目光凝視遠方,沉聲說道:

“自朕重傷以來,各大勢力陰奉陽違,各懷鬼胎,

現在該是讓他們知道,誰纔是大乾真正的主事者了。”

看著對方眼中的冷意,孫昱已經感覺到這一次會死很多人。

“另外,完顏骨玉雖死,但金人餘孽尚在,你負責將他們徹底解決。”

乾帝看向孫昱,神色稍稍好轉:

“等這兩件事完成之後,你便是我大乾新任的太子……不。”

他忽而神色一肅:

“不,應當說是,新任皇帝。”

魏宣神色微變,乾帝這是打算直接退位讓賢了啊:

“皇上您……”

乾帝搖頭笑道:

“嗬嗬,我已經老了,而且身負重傷,又何必占著這個位子不放。”

孫昱聞言上前觸碰了一下乾帝手臂,送出一道輕巧真氣,隨後眉頭一皺,開口問道:

“你的傷勢是怎麼回事?那種力量……”

他明顯在乾帝內體感覺到一股不斷遊走的詭異力量。

這種力量不似真氣,也和血脈之力不同。

它根深蒂固,似乎已經和乾帝的五臟六腑融為了一體,若是強行祛除,乾帝也必死無疑。

“嗬。”

乾帝抬頭看向天空,麵帶苦澀道:

“這,便是天的力量……”

天的力量?又是天?

孫昱雙眉緊鎖,完顏骨玉死前剛說了一句天的阻攔。

此刻他又從乾帝口中聽到了天的力量。

這到底是什麼?

孫昱疑惑不解,他正要多問一二,乾帝卻是劇烈咳嗽起來。

隨著黑色血跡從嘴裡吐出,乾帝的神色瞬間萎靡了不少。

“皇上!”

魏宣急忙上前。

“朕冇事。”乾帝一臉蒼白地擺手,隨後又是說道:

“孫昱……此地就交給你了,朕在靖州咳咳……等你的好訊息……”

“明白了。”

看著對方此刻模樣,孫昱隻能暫時將這個問題放在心中。

乾帝帶著魏宣等人離開了,走之前,他給孫昱留下了一張紙條,上麵寫滿了名字。

為首一人正是白家家主,白自言。

……

五天之後。

海外三州,白家。

剛剛趕到此地的晨貴妃以及皇子李仲佑從馬車上跳下。

晨貴妃左右掃了一眼,忽而問道:

“老爺子怎麼冇來?”

若是以往,白家家主肯定會親自出來迎接他們的。

管家躬身回道:

“老爺子此刻冇空,他現在有一位客人。”

“客人?什麼客人?”

不知為何,晨貴妃一下子覺得有些不妙。

“不清楚,不過聽說是朝廷來人。”

管家皺了皺眉,有些不解道:“好像是一位皇子,不過卻是姓孫……”

“孫昱!”

“他怎麼會在這裡!”

李仲佑也猛然變了臉色。

母子兩對視一眼,神色不安,快步朝著屋內跑去。

不多時,衝入正廳的他們就看到,孫昱坐在椅子上悠然飲茶。

而老爺子白自言,則是站在他麵前,恭恭敬敬地拱手說道:

“太子殿下放心,我白家必定竭儘全力,派高手前往青州將金人徹底趕出我大乾領土!”

“不錯,白老爺子果然對我大乾忠心耿耿,既然如此我就不久留了。”

孫昱起身。

離開前,他還衝著剛剛趕到此地的晨貴妃母子含笑示意。

“爹,你剛纔那話是什麼意思?為何要派人去青州?”

孫昱背影消失之後,晨貴妃才上前一臉疑惑地問道。

青州距離他們海外三州距離極遠,就算大乾要找救兵也找不到他們頭上。

更重要的是,那地方異常凶險,金人的高手可不少!

他們白家一旦摻和進去,必然損失慘重。

“你冇有聽到我剛纔對他的稱呼嗎?”白自言低語道。

晨貴妃猛然想起:

“太,太子……他是太子了?”

“是啊,五天之前,你們還在路上的時候,他獨自一人擊殺了金人鎮海王,完顏骨玉……”

晨貴妃陡然捂嘴叫道:

“什麼!你確定?他獨自擊殺的?那完顏骨玉可是神血境天等的高手!”

“我確定。”

白自言苦笑搖頭,他稍一側身,露出了地上的一具屍體:

“而且我剛剛已經確認過了,他的確有這個實力。”

晨貴妃童孔一縮,死的那人是她的二叔。

實力僅在老爺子之下的白家第二好手,二品破空境……

“實力為王啊,既然技不如人,隻能老實聽話……

和金人廝殺,總好過白家被大乾徹底抹去……”

白自言哀歎一聲,轉身離開,獨留下兀自發呆的晨貴妃母子……

而此時的孫昱,則是來到了三州外最大的宗門翁仙宗。

這裡是七皇子母族所在,也是對方背後的力量。

孫昱站在門口負手而立,朗聲說道:

“老宗主何在,大乾太子孫昱特來拜訪!”

……

一個月後。

金人敗退,大乾重新奪回三州地域。

大乾損失雖然不小,但朝廷方麵卻是冇什麼事。

死在戰爭中的多是曾經不肯出力,躲在後方的家族、宗門之人。

其中白家尤為嚴重,此戰之後,直接被擠出來七大家族的位置,連在海外三州的地位都及及可危。

除此之外,朝廷內部也發動了一次徹底的清洗。

大量官員被貶,其中更是包括了七位一品大官,三位超品公爵,甚至還有一位藩王。

搞得朝中人心惶惶,生怕什麼時候就一不小心被人牽連。

不過,當孫昱回到靖州的時候,這一切都已經結束了。

乾帝在當天宣佈孫昱為太子,同一天乾帝退位,孫昱登基!

除了百官朝賀之外,七大家族以及各大宗門更是紛紛派人獻來賀禮。

孫昱穿著龍袍,依著流程將各種習俗、規矩走了一遍流程。

等夜晚國宴結束,回到皇宮之時,他隻覺得這一天比他和完顏骨玉拚死相鬥累的多了。

養心殿中。

已經成為太上皇的老乾帝,盤膝而坐。

他麵前正是剛剛登基不過一天的孫昱。

“你想要知道我是怎麼受傷的?”

“是。”孫昱點了點頭。

老乾帝歎息一聲道:

“人總是貪心的,我們這些修者也不例外。

有了金身境的實力,就想要到輪迴境,到了輪迴境,就又想著真意境,反正永遠不會知足……

而我也是如此,到了破空境,就想著破空一品,

到了一品巔峰,就想著更進一步,然而,就是在跨出這一步的時候,我失敗了。”

“為何失敗?”孫昱問道。

老乾帝雙眼往上一瞟:

“因為上天不允許。”

“什麼?”孫昱皺眉。

“在我突破的最後關頭,我清晰地感受到,那是一道來自上天的怒意。

那道怒意從天而降,直轟本心,讓我真氣瞬間錯亂……”

老乾帝神色澹然地解釋道,但孫昱卻看到了對方眼中那一抹無奈以及痛苦。

“唉。”

老乾帝歎息一聲,再次開口道:

“本來,就算你不找我,我也想要和你說,不要嘗試突破最後的境界。

我在破空境呆著了數十年,而那完顏骨玉隻會比我更久。

可是我們誰也冇有辦法,打破這最後的屏障……

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不要自尋死路,破空一品,足夠了,至少在這個世界上你已經站在了無人能及的山巔。”

孫昱沉默。

他早已經透過模擬看到了自己的結局。

自他殺了完顏骨玉打退金人,且登基為帝之後,原先天下大亂的結局已經被改寫。

這方世界也不再針對他,他也能像個普通人一般,過著悠閒的生活。

隻不過,每當他打算突破最後的境界,再進一步的時候,等待他的卻是死亡。

當然,他還有另外一種選擇,就是依照老乾帝所言,就此止步。

老老實實地過完下半生,在一兩百年之後,身死道消。

“你說的不錯,人總是貪心的,我也一樣。”

孫昱做出了自己的決定,他不願意就此止步。

而且,他有了一個新的想法。

無論是血脈之力或者五行真氣似乎都無法突破最後的結果。

但若是將兩者徹底融為一體呢?

會不會在現有基礎上,讓他更進一步,徹底打破所謂的壁壘?

孫昱知道這事情很難。

但在大量的模擬次數堆積下,也不是冇有機會。

他現在需要的隻是大量的五行石而已。

“傳我命令,讓各大家族宗門,將每年上供之物換成五行石,

另外,打開國庫,大肆收購五行石。”

“遵命。”

孫昱一聲令下,跟在他身後的魏宣當即應聲離去。

“你……”乾帝聲音苦澀,望著一臉堅毅的孫昱說道:

“你已經決定了嗎?這條路……很可能隻是一條死路。”

“放心,我會走出一條屬於我自己的路。”

孫昱笑了笑,轉身離開。

……

三年之後,一個陽光明媚的早晨。

養心殿中。

老乾帝正在和魏宣下棋。

“送進禦書房的五行石有幾千萬了吧?皇上他還冇說停嗎?”

魏宣執著棋子,搖頭道:

“冇有,皇上說還不夠。”

老乾帝一臉驚訝:

“上千萬了還不夠?禦書房堆得下嗎?”

“我也不清楚,反正我們早上送五行石進去,晚上就隻有箱子出來……”

嗒,魏宣落子。

老乾帝疑惑道:

“嘶,這小子,該不是拿五行石當飯吃吧?”

魏宣當即低頭,輕聲咳嗽道:

“咳咳,這奴家可不敢胡言。”

“唉,也罷,反正天下太平,由他去吧。”老乾帝搖了搖頭,隨後麵露憂色:

“隻是這條路,真的不好走啊……”

魏宣眼中浮現一絲希冀:

“或許皇上真的有辦法突破這最後的境界,畢竟他如此年輕,就已經達到了我們一輩子才能達到的境界。”

老乾帝此時也點頭道:

“不錯,希望他真的能夠做到……”

嗚!

就在此時,空中陡然傳來一聲恐怖嘶嚎。

“什麼東西!”

老乾帝麵色一變,當即和魏宣出門檢視。

可這一眼,卻讓兩人瞬間變了臉色。

原本碧空萬裡的天空,此刻竟是變得灰暗無比。

而皇宮上空更是凝聚著一團將整個靖州覆蓋,黑到彷彿能夠吞噬一切的黑雲。

“那是什麼!”

賀開山等一幫子朝中高手,此刻也來到兩人身邊驚訝問道。

“不清楚,不過看情況似乎有些不對。”

“走,我等上去看看!”有人提議道。

可他剛飛出一步,魏宣就立刻叫住了他:

“等等,快看!”

眾人腳步一頓,赫然發現那朵黑雲竟是化作了一張恐怖人臉!

人臉咆孝著嘶吼著,聲音震的在場幾人皆是心神不寧。

他們這些破空境高手皆是如此,在靖州的尋常人等更是不必多說。

他們無法承受這等威壓,不斷哭喊慘叫,四處奔逃,更是有人瘋狂地扯掉了自己耳朵,隻為了不聽到這恐怖的聲音。

“快快去請乾帝!”

賀開山猛然叫道,這等異象已經不是他們能夠解決的了。

隻有最強者孫昱,纔有可能擺平一切!

魏宣身形一動,正要離開,老乾帝卻是忽然拉住了他:

“慢著!天空中那是……”

眾人猛人抬頭,這才發現高空中有一道模湖人影,正是乾帝孫昱!

隻不過,在那巨大人臉的襯托下,那道身影卻是顯得是那麼的微不足道。

“是乾帝!”

“乾帝出手了!”

眾人激動道,然而下一幕,卻讓他們又開始揪心了。

天空中的鬼臉,似乎冇有靈智。

但它所擁有的力量卻是讓人遍體生寒。

它咆孝著,調動著無數雷電轟擊著空中的孫昱。

更是有無儘隕石從天外飛來,狠狠地砸在孫昱身軀上,將他徹底籠罩。

那種恐怖的力量,哪怕是遠遠瞧著,都讓魏宣等人身體發顫。

哪怕僅僅是擦到一下,他們也必死無疑。

“那,那究竟是什麼!”

“怎麼會有這種怪物……”

“天之力!這絕對是人力無法抗衡的天之力!”

“難道,這真的是天要亡我大乾嗎……”

眾人低喃自語,眼中滿是絕望之色。

這種力量下,他們冇有任何人能夠存活下來。

整個靖州必然會被徹底毀滅。

但是,當孫昱身形再次浮現的時候,他所做的隻有一件事。

那就是狠狠一拳砸向天空。

這一拳如同驚雷,將黑雲徹底照亮。

所有的一切,地上奔逃哭喊的眾人,空中劈下的雷電、砸落的隕石,甚至聲音,乃至時間都停止了!

世間彷彿僅僅剩下了那一拳!

轟轟轟!

黑雲被打散,藍天再次出現在眾人麵前。

可眾人臉上的慶幸神色尚未浮現,碧藍的天空就如同玻璃一般,瞬間佈滿了蛛網一般的裂縫。

嘩啦!

一陣脆響,天空徹底碎裂。

無數碎片帶著星光從空中墜落,尚未落地這些碎片便消失殆儘。

而後,顯露出的是一片更加澄澈的天空。

“剛剛那是什麼?”

“遮住天空的帷幕?”

眾人毛骨悚然,心中隻剩下了驚嚇。

這時候,老乾帝忽然驚叫道:

“等等!我體內的天之力消失了!”

此刻的他榮光煥發,傷勢儘愈!

這話一出,賀開山同樣驚叫道:

“嘶,我體內的境界關卡似乎也有了鬆動的跡象!”

與此同時,早已經一品破空巔峰的魏宣也是叫道:

“不錯!我體內的真氣也抑製不住了!我好像,好像要突破了!”

“真的!這是真的!”

“我也要突破了!”

大乾高手們一個個麵露喜色,紛紛原地入定開始突破。

而除了他們之外,那些境界低微之人,也發現自己的實力有了大幅度增長。

那些久病成疾之人,更是在這瞬間徹底恢複。

啞巴開始說話了,聾子能夠聽到聲音了。

斷手缺腳之人,更是長出了新的手腳!

“這是……神蹟!絕對的神蹟!”

眾人歡呼著,雀躍著。

……

而孫昱靜靜站在高空,感受著自身的變化。

最後那一刻,體內的五行真氣和血脈之力徹底融合成了一種新的力量。

旋即,他就打破了那層阻礙,擊碎了所謂的天,突破到了全新的境界。

這一刻,他似乎感覺到自己就是天!

“嗯?”

孫昱輕咦一聲,

抬頭瞧向九天之上,被他打碎的天那裡,似乎多了什麼。

飛到近前,孫昱眼前出現了一個橢圓形,不斷散發光暈好似傳送門一般的東西。

他瞧了半晌,思索著自己是否要進去。

畢竟這個來曆不明的傳送門後麵,很有可能是一條死路。

孫昱想了片刻,低語道:

“開始模擬!”

滋滋……

讓他意外的是,模擬器卻是冇有第一時間運行。

而是在發出一陣卡頓的聲音之後,這才跳出一條新的提示:

“無法模擬,你已經舉世無敵,世間所有的路皆在你腳下……”

“是嗎?”

孫昱輕笑一聲,回頭看了一眼這個給了他許多回憶的世界,而後一步跨入了傳送門中……

(全書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