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

見崖頂現在全是自己的對頭,歐陽鋒又不濟事了,裘千仞也難免急躁,怒吼出招步步強攻,掌法雖然更顯犀利,但也越發淩亂。

林清玄鬥到現在已經是漸漸勝券在握,見裘千仞竟然露出破綻,兩手一分,右手就以最厲害的“履霜堅冰”拍下。

裘千仞見這一掌剛中蘊柔,竟似有無窮後招等著,忙拍出連環三掌的鐵掌功絕招,林清玄的右手一晃,也把“一氣化三清”的劍招化用為掌,與裘千仞同時對了三掌。

裘千仞此時早已後繼無力,林清玄的左手又不知不覺的以一招摧心掌貼到了他的胸膛,陰柔掌力透胸而入,即使裘千仞運功抵擋,可是此時真氣不足,摧心掌的掌力雖被擋下了不少,可是剩餘掌力猶如穿革之箭,帶著破竹之勢便綿綿不絕的攻入心肺。

裘千仞身體一震,倒退一步,林清玄右手又推到了裘千仞胸膛再填一掌摧心掌,裘千仞連吃兩掌,身軀晃動著盤腿坐倒, 臉色蒙著一層駭人的青紫, 噗嗤一口吐出了鮮血。

林清玄此時隻需上前輕輕一掌便能將裘千仞力斃掌下,但是他受了自己兩掌摧心掌, 傷到了心肺經脈,一身的鐵掌功便等於破功了,在心肺經脈養好之前便是形同廢人,如若再想練會一身鐵掌神功更是不知要耗費多少年苦功了。

所以說二三十年內裘千仞已經毫無威脅, 殺與不殺也隻在兩可之間。

林清玄心知一燈大師此次前來華山定然不是為了論劍比武, 原著中他點化裘千仞,收他為徒賜下法號“慈恩”,之後就帶著漁樵耕讀等飄然而去,可見此行目的就是為了二十餘年前牽扯到他和周伯通、瑛姑、裘千仞幾人之前的那件恩恩怨怨。

想到這裡, 林清玄就看向周伯通、瑛姑和一燈大師, 本意是想請周伯通等人發落裘千仞,若是周大哥說殺,自己便可上前結果了裘老賊。

一燈大師見青玄真人兩掌打倒裘千仞卻不再補招, 而是兩眼精光湛湛的看了自己一眼,頗有洞悉一切之神色,心中驚歎,上前一步,雙手合十道:“貧僧一燈,早就聽聞青玄真人武功道法精湛絕倫,江湖人稱‘小神通’,今日得見果然名不虛傳。”

林清玄起手還禮, 道:“您是江湖前輩, 晚輩理應大禮參拜,隻是此時不方便, 還請大師莫怪。”

一燈大師微微一笑, 指了指周伯通,道:“老衲與周師兄, 瑛姑的孽緣業力糾葛至此, 雖有裘千仞殘害嬰兒之故, 但是究其根本, 我出家為僧,瑛姑一夜白頭, 周師兄失蹤十餘載,卻還是我善念不足, 耽於名利,我等因為一本九陰真經和天下第一的虛名才做下如此多的錯事,今日參與其中的都在,瑛姑,周師兄,這位裘千仞便是以掌力打傷你們幼子之人,可是害死你們孩子的還是貧僧,我當時既是心中嫉恨你們情深義重,又擔心大耗元氣無緣二次論劍奪魁, 竟是生生看著孩子慘死在我眼前,當時情景日日煎熬我良心, 實在業力深重,罪過,罪過……”

一燈大師滿臉愁苦, 說完就盤膝坐下低聲唸誦佛經。

周伯通聽到現在纔算明白了怎麼回事,他先是看向瑛姑,心中竟然並無任何雜念思緒, 隻是憋不住的問道:“瑛姑啊,咱們生的孩兒,頭頂心是一個旋呢,還是兩個旋兒?”

瑛姑一怔,萬萬想不到二十多年不曾相見,此時重逢,他竟然問出這個奇怪問題,但是仍舊答道:“是兩個旋兒。”

周伯通拍手大喜,笑道:“好,好,像我, 是個聰明愛玩的好孩子……”

笑著笑著突然長歎一聲,低聲道:“可惜死了。”

瑛姑想起慘死的孩兒, 悲痛莫名,又想起癡戀周伯通數十載, 悲從中來, 突然放聲大哭起來。

周伯通看到瑛姑滿頭白髮, 念她多年孤苦,心中也是頗多歉意,就伸出手拍她脊背,就像是哄孩子一般的說道:“彆哭,彆哭,不哭我帶你去看林兄弟的大雕。”

片刻後瑛姑才止住哭聲,周伯通轉頭看向一燈,輕輕一歎道:“原來是我對不起你,偷了你老婆,你不肯救我兒子又扯了個平,既往不咎,都不必再提了。”

一燈長眉一顫,合十躬身道:“多謝周師兄,十世古今,不離當念,貧僧心頭業障已去,這位裘千仞與你夫婦有殺子之仇,周師兄以為如何?”

周伯通此時傷勢未愈,自然是無法動手,若是讓瑛姑動手他也不是裘千仞的對手,想起自己之前追殺裘千仞豈止萬裡,中間有數次本可得手,但是終因貪玩而放脫他活命,莫非是天意如此,想到這裡周伯通不覺微微發呆。

崖頂眾人都知道積年舊賬就在此時便可清算了,但是周伯通默然不語,瑛姑也一個心全掛在他身上,似乎有要放脫裘千仞的可能,黃蓉在老賊手上吃過大虧,如何願意,眼珠一轉就朗聲說道:“周伯通和瑛姑喪子之仇若是罷休,我被你老賊一掌險些打死的深仇大恨可不能不報,靖哥哥,當時裘千仞打了我一掌,咱們機緣巧合遇到了一燈大師這才得救,現在你去打他一掌,不論死活咱們就扯平了。”

黃蓉說的是不論死活,可是現在裘千仞身受重傷,郭靖即使輕輕一掌拍下他也無力招架,隻能等死,倒是毫無活路可言。

郭靖雖笨不傻,也明白黃蓉的意思,自己此時出手難免有趁人之危之嫌,拿不定主意就看向洪七公。

洪七公最恨漢奸走狗,對裘千仞辱冇鐵掌幫的做派早就看不過去,自然知道留他性命,便是有損大宋利益,便沉聲道:“靖兒你去給他一掌,他如何打的蓉兒你就如何打他,若是老賊當真命大就留他性命!”

郭靖這才沉聲應諾,然後躍到林清玄身側,先是恭敬施禮,待林清玄起手還了半禮後才踏前一步,看著裘千仞朗聲說道:“裘老幫主,你打傷我蓉兒,令她險些身死,我今日就還你一掌,你小心了!”

郭靖說這就上前一步,左腿微屈,右手畫圈向外推去,這一掌亢龍有悔郭靖隻用了五成功力,既是擔心裘千仞厲害的鐵掌功夫反噬,同時也是心中仁慈,不忍心把這位大宗師拍的骨骼儘碎而慘死。

裘千仞雖然是心思狠辣,並無俠義精神,可他終究也自重身份,方纔敗給全真教清玄真人就已經大受打擊,隻覺終身不娶,勤修苦練數十年的鐵掌神功不如全真武學,此時見之前的手下敗將郭靖竟然也敢上前捋虎鬚。

裘千仞隻覺自己威震天南,名震江湖,如何肯死在一個小輩手上,平白的為他人的江湖聲望做墊腳石,見郭靖亢龍有悔拍到麵前一尺,裘千仞心中雖有上百種化解之法,可身受重傷,十成武功用不出半成,便是躲閃也無力躲閃,更不必說招架了。

本來這種處境一般人隻能閉目等死,但他裘千仞不愧乎梟雄之姿,他不願死在小輩手上,突然揮手發出掌風,同時口噴熱氣。

郭靖見掌風淩厲,炙熱氣流襲麵,擔心是裘千仞臨死反撲,急忙橫掌抵擋,那掌風熱流來勢雖凶,可是撞上降龍十八掌的掌勁卻像是水滴入爐,頃刻間煙消雲散。

裘千仞奮力一擊逼得郭靖掌勢頓了一下,他則咬牙躍起,大笑一聲就一頭栽入身側的萬丈懸崖之下。

兔起鶻落間一代宗匠便墜入華山絕壁之下,空餘呼呼風聲和他臨死前的悲涼蒼勁的大笑在石壁間迴盪。

知道裘千仞武功在當世乃是和四大宗師齊頭並進的一檔,稍有差距也非得千招以後才能凸顯,所以即便他身受重傷也不敢說就冇有餘力反撲了,因此在郭靖出掌時,林清玄和一燈、洪七公三人都做好了隨時出手相助。

可以說裘千仞翻身躍崖時林清玄三人如果出手相救倒也能扯住他的腿腳,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不過裘千仞此時麵臨的情況與原著中不同,也冇有原著中那死前那一時的幡然悔悟,所以林清玄和洪七公自然不會救他,一燈更是也冇有理由搭救。

待到裘千仞的大笑聲慢慢淡去後,一燈大師則開始默誦佛經為其超度,周伯通和瑛姑大仇得報,卻不覺絲毫歡喜,聽著一燈唸誦的佛經都漸漸麵生歡喜。

“當自熾燃,熾燃於法,勿他熾燃;當自歸依,歸依於法,勿他歸依……

熾燃於法,勿他熾燃?當自歸依,歸依於法,勿他歸依……

除世貪憂,外身身觀、內外身身觀,精勤無懈,憶念不忘,除世貪憂。受、意、法觀,亦複如是……”

在座的都是高人,便是不懂佛經的聽了在回想周伯通、一燈、瑛姑、裘千仞等人經曆,也不免頗覺因果循環,塵世孤苦,若無自熾歸依之法,總要顛沛流離,不得超脫了。

林清玄和全真七子都是全真高功,儒釋道三教同修,雖然對一燈所詠的小乘佛教經典不甚瞭解,可是映照今日見聞也感觸良多。

突然一道白影閃動,孫不二手中一鬆,長劍竟然被人奪了去,王處一、馬鈺、丘處機三人長劍帶著嗤嗤風勁刺下,可是白影一突即退,三把長劍儘皆刺空。

全真七子陣法一動,又變得密不透風,可是歐陽鋒拿著孫不二的鎮教寶劍哈哈一笑,道:“你們想逼死我歐陽鋒卻是妄想,明日華山論劍,天下武林人人側目,老乞丐,老頑童,一燈老和尚,清玄真人,你們定不能圍攻與我,咱們單打獨鬥,再來計較罷!”

歐陽鋒說完也仰天哈哈一笑,聲音如金石鏘鏘,刺耳莫名。

他笑聲未儘便也合身躍下懸崖,隻不過他手中寶劍出鞘,寒光閃影,身影剛下落數丈便一劍刺入石壁,寶劍本鋒銳,得他功力加持瞬間能插入石壁一尺有餘。

如此靠著寶劍紮入石壁緩緩下落,歐陽鋒頃刻間就隱入了崖壁下的雲霧之中了。

歐陽鋒行動迅速,出手果斷,崖頂眾人誰也想不能如此死局竟還能讓他覓得活路,有剛纔那一番話說了,加上歐陽鋒也冇有殺了譚處端和梅超風、江南五怪,算是跟眾人並無深仇大恨,明日華山論劍就可知定是單打獨鬥比論武功了。

洪七公和一燈、林清玄都暗讚歐陽鋒老辣果斷,裘千仞比起他來就差上一籌,兩人武功相仿也都是惡人,但裘千仞不如歐陽鋒惡的坦蕩,惡的徹底,若是兩人易位而處,歐陽鋒任何時候都不會甘心束手而死,可裘千仞應急危難之時就心智錯亂,算不得絕頂人物了。

其餘人等各有神態,不過黃蓉見逃了歐陽鋒,隻剪除了裘千仞一個惡賊,卻是心中暗道可惜。

想著明日論劍,歐陽鋒再來叨擾,自家洪恩師和父親黃藥師都是傷愈不久,周伯通身中蛇毒也難以複原,三大宗師都未必是他對手,靖哥哥武功也多有不及,萬一讓老毒物奪得天下第一的名號,可是對眾人的一個打擊了。

思來想去,黃蓉還是看向林清玄和一燈,暗道:“清玄真人的武功足可與洪恩師、一燈伯伯和父親相比,一燈伯伯此行是為了消弭糾纏二十餘年的恩怨,明日鐵定不會出手爭奪天下第一的虛名了。

還需得想法子讓清玄真人先和歐陽鋒大戰一場,如此再讓洪恩師出手,恩師也可不至於落敗,U看書 www.ukansh.com若是老毒物還能跟洪恩師打個平手,再請父親出手打敗他,如此便是最好不過了,哎,隻可惜靖哥哥功力比他們幾個還是差上不少,不然倒也能想個法子讓靖哥哥做個天下第一……”

黃蓉古靈精怪,聰明絕頂,靈動的大眼睛一轉便有諸多計謀想法湧上心頭,林清玄見她打量了自己幾眼就知道多半是想要利用自己做什麼,微微一笑,閃身到了周伯通和瑛姑麵前,拜倒叩首,道:“小弟林清玄,拜見嫂嫂。”

瑛姑並不知道周伯通還有個結義兄弟,方纔見林清玄年紀輕輕卻武功高強,打敗裘千仞,本以為是全真弟子,見他上前拜見口呼嫂嫂,忽然想起自己跟周伯通雖然當年做下事來,可是卻是並無名分關係,羞恥心一起,忍不住頰飛雙霞,擺手道:“快彆……請起吧。”

周伯通最喜歡林清玄這個義弟,滿心認為他定能繼承師兄的地位武功,以後把全真教發揚光大,所以見他剛纔以全真武功擊敗裘千仞就最為高興,拉著瑛姑解釋道:“林兄弟是我的結義兄弟,我們感情最好,他還是我師哥的關門小弟子,武功在全真八子裡最高。”

劉瑛聽了周伯通的介紹才定了定神,周伯通親自拉起林清玄,說道:“我跟瑛姑二十多年糾葛,今天前塵過往全部一筆勾銷,等到論劍結束了,我就帶她隱居起來,要不就去兄弟你的長壽穀吧?”

林清玄微微笑道:“如此就再好不過了,到時候長壽穀哥哥做穀主,嫂嫂做穀主夫人,我來做副穀主,讓神鵰兒來做鎮山神獸,如此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