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三槍和盧一鞭追近趙誌言後本可一股勁將他拿下,可是見趙誌言連連長嘯,兩人都知道小道士定然是在呼叫夥伴。

知道趙誌言這等武功必定是全真教三代弟子中的佼佼者,倒不如趁他把夥伴叫來一起滅殺了,即便不能斷絕道統傳承,也能砍了全真教一條臂膀羽翼,將全真派大大削弱了。

存著引來全真道士一齊動手的意思,張三槍和盧一鞭就緊緊吊在趙誌言身後。

過了片刻,張三槍被趙誌言叫的心煩,估摸著全真教弟子也該聽到聲音趕來了,頓時加速衝過去,手中長槍輕點就朝著趙誌言後心刺下。

趙誌言隻覺後心疾風,躲閃不及正要咬牙轉身施展殺招與敵人同歸於儘,一個黃影落下,張三槍的長槍咚一下就斜著刺入地上。

“師父!”

趙誌言劫後餘生,欣喜不已的看著恩師清玄真人站在槍桿上,任憑張三槍如何用力卻也抬不起長槍,心頭一鬆,知道這個明教教主是遠不如自家恩師的武功高強了。

張三槍隻覺眼前一花,槍頭一股巨力壓下就斜著砸在地上,見是個微髭短鬚的黃臉道人,年紀不大,張三槍就運功想要將他一下掀翻,可是運了八成功力和十成功力卻兩次都猶如石牛入海,毫無動靜,張三槍就知道此人功力深不可測。

盧一鞭在一旁看得清楚,知道遇到了全真教的高道了,忙運勁一鞭甩出,悄悄打向林清玄的腰眼,這裡要是被打中,輕則傷及腎氣絕了子嗣,重則重傷垂死,乃是他萬勝神鞭裡最惡毒的一招。

林清玄如今武功大成,內力修為隻有最後二十多處玄關未通便可立足於大宗師的絕頂至境,所以麵對著武功不過是與歐陽克、丘處機相差彷彿的盧一鞭和張三槍完全不必出全力。

盧一鞭這一鞭雖然精妙,但是林清玄手掌一揮就以空明拳化解了勁力,然後手掌一翻拉住長鞭,輕輕一抖,一股綿綿不絕的柔和勁力就透過長鞭到了盧一鞭手上。

這股勁力初到時盧一鞭稍稍運功便擋下來,可是這股勁力綿綿不絕,自己的內力兩息後就再也抵擋不住,若不撒手必會被勁力衝入體內受傷。

盧一鞭經驗豐富,觸電般撒手,饒是如此還是如喝醉了一般的晃了晃,心中更是驚駭莫名。

【本站首發,最快更新】

見林清玄輕描淡寫擋下來盧一鞭的鞭法,更逼得他丟掉金龍鞭,張三槍心頭一動,忙撤手倒退一步,拱手道:“敢問道長可是全真教的清玄真人?”

“貧道清玄子,兩位武功高強,乃是前輩高人,何故對我的小弟子暗下殺手?”

林清玄並不知兩人什麼身份,起手還禮,然後看向趙誌言。

趙誌言急忙上前低聲把自己的見聞說了,林清玄這才瞭然於胸。

張三槍拱手道:“我乃明教教主張三槍,這位是我教護教法王盧一鞭,我二人無意與真人為敵,方纔失禮之處還望海涵!”

林清玄此時已經知道明教去年就攪動風雨想要藉助江湖勢力和東邪一門的手將全真教滅了,現在聽了趙誌言的話才知道那些高人裡竟有一多半都是明教中人,例如煙波釣叟、聖因師太等。

方纔兩人追殺趙誌言,出手也並未容情,林清玄雖是道家出塵清虛高士,但也不免微微生氣,手中拂塵一甩就說道:“你明教乃是番邦異教,多年來在中土攪動風雨,這也就罷了,我全真教與你們並無梁子,你們卻屢次出手對付,今日撞到貧道手上,便要給你們長個記性!”

林清玄這番話分明就是要出手懲戒兩人,所以盧一鞭和張三槍都全神戒備,可是話音一落林清玄就拂塵一擺,馬尾銀絲閃動間,兩人反應不及就已經感覺胸口一麻然後突然摔倒。

在趙誌言的眼中,自己的恩師拂塵一動就化作一團黃影閃了一下,然後兩個明教的教主法王便摔倒在地了。

恩師他老人家是如何打倒兩人,又是怎麼同時打倒的兩人,對於趙誌言而已是根本想不明白的,他也是十年後武功大成纔想得明白。

林清玄低頭輕輕一踢,張三槍的那杆異木為杆,镔鐵為頭的大長槍和盧一鞭的金屬絲線揉製的長鞭就同時跳起,輕飄飄的飛到了趙誌言的麵前,就像是有一個無形的大手拖過來一般。

趙誌言伸手接住,剛拿穩當突然手臂一沉,險些脫手,他感覺兩個兵器加一起幾乎重達百斤了,冇想到自己恩師隻是輕輕一踢卻能將如此沉重的武器不沾煙火的送到自己手上,實在是匪夷所思。

到這時趙誌言才知道自己的師父玄功精湛到了何種程度,幾乎可以說是神乎其技了,想到這裡趙誌言又在心中說道:“師父神通廣大,帶我去華山,興許他老人家就是這一次華山論劍的天下第一了,上一次是祖師中神通重陽真人,這一次要是恩師清玄真人,那可真是能讓我全真教名垂千古了……”

林清玄顯露了一手高明的內力,但是自己心中卻也並不十分滿意。

林清玄以為自己還是功力不夠渾厚,不然這一槍一鞭就能在趙誌言手中緩緩而落,勁力維持三息以上,如此纔不至於讓趙誌言險些拿不住。

而且自己雖然一出手就點倒了兩人,但是用的卻是九陰真經上的武功,還是多少占了武功的便利。

方纔林清玄總共在瞬息間出了三指,盧一鞭反應不及就被一指點倒了,可是張三槍體內隱有怪異勁力想要滑掉指力,當時林清玄又加了一指纔將他也點倒。

此時林清玄自忖若是不用九陰真經上的武功,全真教的武功是絕不可能如此輕描淡寫間製服兩人,非得以大功力不可,所以也是歎息自己功力不足,暗自警醒。

“張三槍教主,你的乾坤大挪移還挺厲害,隻不過練得境界太淺,若是能練到第四層以上,我就無論如何也點不動你了。”

想起了明教鎮教神功乾坤大挪移,林清玄還是讚揚一句,然後沉吟道:“你們雖然多次害我全真教,但我畢竟不知你們為惡深淺,也不好妄下殺手。

況且你明教也打殺不淨,今天我便饒你二人性命,隻是你們長槍銀鞭就壓在我全真教了,我與你們定個規矩,三十年間明教中人不得履足中原,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你們要是答應我就饒你二人,如果不同意,就帶去重陽宮每日修道贖罪。”

林清玄這一番話說得語調輕柔,可是字字句句都清楚的送到了張三槍和盧一鞭的耳中。

兩人聞言心頭一驚,有心拒絕,可是想起林清玄的神功,張三槍心中歎息,知道若是全真八子都是這等上下的功夫,全真教大興之勢還在後麵,如此局勢下便是讓明教來中原也是鬥不過全真教。

思索片刻,張三槍和盧一鞭都知道答應清玄真人此約也並無害處,隻是太過丟人。

林清玄隻是點倒兩人,令他們無法行動,但是口舌眉眼認可隨意而動。

張三槍神色漸漸堅定,說道:“清玄真人慈悲為懷,我張三槍也不是不懂事之人,以後我明教弟子三十年內不再履足中原,若違此誓天打雷劈!”

林清玄知道兩人是明教的教主、法王,地位尊崇,又是相互見證著做教主的立了誓言,以後自然是不敢違背。

更何況他們之所以敢立誓也是知道全真教不好惹,與其殺了兩人早晚會被明教知道對付全真教,還不如讓他們老老實實待在西域,不給全真教找麻煩,也好能讓全真教在三十年裡有一兩代人的成長,到時候全真教遍地高手,威震天下,明教就算是想來中原也不敢來了。

林清玄見兩人立誓後就微微一笑,道:“上天有好生之德,今日貧道饒恕你們,希望你們好自為之,約束你明教子弟不要害人。”

林清玄說完就轉身離去,趙誌言扛起纏著鐵絲長鞭的大槍,亦步亦趨的跟著慢慢的不見了蹤影。

張三槍和盧一鞭默默運功衝穴,過了兩個時辰才前後打通被封的穴位恢複了行動能力。

本以為自己學得乾坤大挪移和聖火神功,已經成為教內第一高手, .kansh.com便是在中原武林也少有對手,不料和盧法王一切也不是清玄真人一合之敵。

張三槍麵如死灰,知道在乾坤大挪移和聖火神功大成之前自己是絕對冇有信心踏足中原了。

盧一鞭也是首次知道自己和世間第一流的高手差距如此之大,他心知苦練到死也是趕不上了,拍了拍身上的浮土,苦笑道:“教主,咱們召集部眾回光明頂吧?

我們兩使四法王潛心修煉,研修武學,未必就不能培養出勝過他全真教的下一代傳人,等到三十年後,咱們聖教也恢複元氣了,自然可以入主中原,跟全真教爭一爭長短高低了!”

張三槍自詡再強的高人三槍之內必能殺死,今日麵對林清玄一槍也用不出來。

雖然心灰意冷,可聽了盧一鞭的話還是重拾雄心,沉聲道:“不錯,我們這一代不如全真八子,但是從來也冇聽說過全真三代弟子有什麼出眾的人物。

三十年後咱們比一比兩教傳人,我就不信他全真教的三代弟子中也能有許多天纔在,即便三十年後我聖教還不如全真教,那就等五十年,八十年,一百年……

隻要咱們聖教道統不絕,他全真教早晚得敗在咱們子子孫孫的手上!”

張教主擲地有聲的說完,剛走一步忽然覺得大腿痠麻,知道是僵硬時間太長的緣故,忙運功梳理,同時跟盧一鞭就一瘸一拐的縱身離開了。

……

第九五章 三十年不得履足中土點擊下載本站APP,海量小說,免費暢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