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希言如今不過是二十五六歲的年紀,皮膚白皙如銀盤,俊秀風流,看著不似武林中人,倒像個翩翩少年,富家公子。

不過這幾年家族武功練得頗有成就,也結交高人,招攬門客,在江湖上卻頗有名聲。

趙希言平日裡遇到的江湖高手從來不是自己的十合之敵,本就頗為自得誌滿。

原本聽聞清玄真人武功高強,曾一招身化三影,劍化六影的“一氣化三清”絕技便拿下了好幾個一派宗匠,頓時就驚為天人本來是心中敬仰崇拜,有心前來求教。

但是今日得見林清玄如此年輕,心頭不免生出輕視之意。

林清玄起手施禮,趙希言動也不動就在椅子上受了一禮,然後才隨便拱手道:“久仰清玄真人道法精湛,武功通玄,今日小可特來請教。”

趙希言嘿嘿一笑,隨即玩味的看著林清玄。

誌慈道人見趙爵爺如此無禮,便沉下臉去,正想著如何說話,林清玄卻已經坐到三清神像下的蒲團上,拂塵一揮,道:“趙爵爺貴趾親臨,不知有何賜教?”

趙希言無心名利,沉迷武學,年前聽聞全真教大敗數百名武林高人前輩,連金國境內最大的黃河幫、彭家寨的幫主寨主也被清玄真人一招拿下,乖乖在重陽宮下做了灑掃仆從。

趙希言得知此事後心中驚歎,又得知全真八子中最厲害的清玄真人正在距離信陽不遠的武當山紫霄宮開辟道場,於是心中敬佩敬仰,就想著拜清玄真人為師,學一學天下間最上乘的道家玄門神功。

年前呈上拜帖和禮物,得知清玄真人還在重陽宮論道,趙希言隻能心急如焚的等了月餘。

在上元燈會時聽做客的丐幫弟子說清玄真人已經回到紫霄宮,趙希言第二天就亟不可待的帶著手下前方武當山,昨天趕到山下不敢失禮,先是派人送去拜帖和禮品,然後又沐浴熏香,今日才恭恭敬敬前來拜見。

趙希言見到誌慈道人時就心想弟子已經這般年紀了,清玄真人定是個鶴髮童顏的老神仙了,不料真人卻是個看著跟自己差不多年紀的小道人,心頭一沉,趙希言無論如何也不相信林清玄能夠高深武功,心中對那傳言都當做了謠言。

惱怒林清玄讓人吹噓,把自己誆騙了過來,趙希言貴人脾氣就上來了,微笑道:“久聞全真武功乃是天下武學正宗,清玄真人您去年威震武林,‘一氣化三清’的功夫堪稱神蹟,小可的兩個仆從很不服氣,想請你指教指教!”

趙希言話音一落,他身後兩個大漢就一齊走出來,一個大漢拱手道:“托塔手吳威請清玄真人賜教!”

另一個大漢也深施一禮,兩手關節劈啪作響,道:“開碑手吳鋒!”

林清玄見兩人手掌骨節粗大,關節劈啪作響,知道兩人手上都是有著極深的功夫了,不過他們步履沉重,外功雖強,內功卻一般,便淡淡說道:“賜教不敢,還請兩位英雄進招吧!”

吳威和吳鋒長相身材酷似,不是雙胞胎也是年齡相仿的親兄弟,他們見林清玄瘦瘦弱弱的坐在蒲團上也不起身,雖生氣他如此托大,但也不敢真的上前動手,唯恐一巴掌拍死了小道士,自家侯爺會降下責罰。

趙希言見誌慈道人神色如常,心頭一動,知道清玄真人興許真有些本事,於是就對兩人說道:“清玄真人乃是全真教第一高手,武功精深無與倫比,你們不必客氣,全力出手請他指教就是了!”

吳威兄弟倆這次放心,同時朝林清玄左右兩肩拍下一掌,吳威還沉聲道:“得罪了!”

林清玄有心顯露一下神功折服趙希言,也不躲閃,任憑吳威兩人足可拍碎青磚的重手打在自己的兩肩。

吳威二人本以為林清玄受了一掌必定肩胛骨斷裂,可是拍在他身上如中敗絮,全身勁力都變得空空蕩蕩。

吳威和吳鋒不信邪的倒退一步,悶哼一聲又拍出一掌。

“嘭!”

沉悶的聲響後,吳威和吳鋒感覺全真勁力仍舊不知所蹤,林清玄卻依舊淡淡的笑著。

【認識十年的老書友給我推薦的追書app,咪咪閱讀!真特麼好用,開車、睡前都靠這個朗讀聽書打發時間,這裡可以下載 】

“什麼妖法!”

吳鋒驚恐不已,吳威也大驚失色,兩人正要抽手,忽然感到林清玄身上湧出一陣沛然難擋,猶如山呼海嘯的巨力,兩人手腕一軟身體就控製不住的倒飛出去。

“噗通!”

兩個悶響,吳威和吳鋒就落到了三清殿外,爬起來除了有些頭髮發昏,全身竟無一處傷痛,回到殿內兩人驚恐的看著林清玄,畏畏縮縮的衝趙希言低聲道:“侯爺,這位道爺會法術。”

趙希言早就知道江湖上最厲害的高人若是身懷最上乘的內功,便可運起護體神功將人彈出數丈遠,可是吳威兩人飛出三四丈遠卻冇有摔傷,這份對內力的控製力卻是令人匪夷所思了。

趙希言自然不會如吳威兩人一般冇什麼見識,以為是林清玄用了妖法,他急忙起身,恭恭敬敬的俯身下拜,道:“晚輩趙希言,多有失禮,還望清玄真人海涵!”

林清玄伸出拂塵輕輕在趙希言臂彎處一搭,趙希言就感覺一股大力欲要將自己掀飛而起,趙希言下意識運功抵抗,可是自己的內勁麵對這股大力卻好似巨石前的雞卵,瞬間就消失不見。

趙希言身體不由自主的就直了起來,他本以為自己要被掀翻摔出個筋鬥,可是那股巨力在自己站起時就忽然消失,就好像從來冇有過一樣。

林清玄方纔以拂塵抬他隻用了三成勁力,趙希言運勁抵抗又加到了五成,若是不瞬間收了,趙希言非得摔一個大筋鬥不可。

不過林清玄如今修為高深不再五絕之下,內力深厚也隻比四大宗師弱上一兩籌,收發自如自然不會傷到趙希言。

剛纔一試之下,林清玄已經知道趙希言功力精純,修煉的定是道家真傳內功,雖然功力尚淺,但已經勝過趙誌敬尹誌平兩人了。

“趙爵爺,你修煉的是什麼道門玄功?”

趙希言親身感受了林清玄深不可測的功力,早已服氣,躬身道:“晚輩修煉的是先祖所傳的武功,拳法和棍法都是太祖爺打天下的功夫,內功心法據說是華山陳摶當年贈給太祖爺修煉強身健體的氣功,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叫指玄還丹法。”

林清玄得知竟是陳摶老祖所傳心法,微笑道:“怪不得是道家正宗,比起全真心法也不遑多讓,趙爵爺你有家傳的上乘神功,未來定能修煉的高深境界。”

趙希言資質極佳,修煉隻有十餘年,但是卻堪比父輩二十多年的功力。

他如今早已超過了幾代先祖的功夫,接近太祖爺當年的武功了,心中知道近十年八年興許還無妨,可是再想往上走非得拜訪名師不可,既然清玄真人武功直追乃師重陽真人,又是道家高功,自己是非得拜師學藝不可了。

念頭一轉趙希言就堅定了態度,撩袍下拜,一邊叩首一邊苦求道:“弟子想要拜入真人座下修習真功,懇請清玄真人您大發慈悲,收我為徒……”

林清玄知道便是自己不教趙希言任何武功,憑他的資質,幾十年後仍舊能修煉成天下一流的無功能,足見此人資質上佳,見他連磕響頭,當是真心實意。

林清玄輕輕揮動拂塵,馬尾銀絲的柔風將他托住,說道:“你可是真心拜師?”

趙希言聞言喜上眉梢,說道:“弟子一心向道,最崇拜清玄真人您老人家,您若不棄,弟子願意出家修行,日日伺候在您座前。”

林清玄問道:“放棄榮華富貴,日日青菜豆腐少滋味,年年山中苦修無風月,你也願意?”

趙希言看著林清玄瑩瑩如玉的眼睛神采湛湛,一時心氣被奪說不出話來,沉寂片刻更是臉色皺苦難當。

正當林清玄要說話時,趙希言又臉色堅定起來,躬身道:“隻要能學得道家真傳,弟子一切都願捨得!”

林清玄身懷移魂**的奇功,方纔問話時就用了秘法試探趙希言真心,見他確實真誠,又資質非凡,就微微一笑,道:“你既有此誌向,我便收你為座下第七弟子,賜法名誌言。”

趙誌言跪下頂禮膜拜,www.ukansh.com沉聲道:“弟子趙誌言拜見恩師。”

大禮參拜後,趙誌言就算是林清玄的真傳弟子了,他又向誌慈道人行禮,誌慈道人還了半禮後就派道童去把其餘五個師弟喊來跟小師弟見麵。

片刻後誌成、誌羊、誌慶、誌蟲、誌純五人都趕到,師兄弟們熱熱鬨鬨的見禮介紹就過了一炷香。

林清玄待眾人都認識了,就把易筋鍛骨章和全真大道歌傳授給趙誌言,趙誌敬聰穎非凡,隻聽了兩遍便已經記住了,隻是部分道家術語還有些懵懂,若不得真傳講解,修煉下去總有走火入魔的危險。

林清玄吩咐道:“你練有陳摶老祖的指玄還丹法,修煉易筋鍛骨章和全真大道歌入門本也不難,我將各個關節要點說與你知,你在心裡記下後潛心修煉就好。”

趙誌言急忙躬身應諾,待林清玄教導後又主動問了十餘個問題,閉目沉思半晌,再睜眼時就是一臉欣喜,道:“弟子都已學會了。”

林清玄這才知道作為老師,有一個資質絕佳的弟子是何等的幸福。

想起趙誌言家大業大,若要潛心修煉還需得安置一二,便沉吟道:“你取了道袍道經等就先在山上住下,等到入門後修煉無誤再迴轉信陽軍家中安頓俗務,以後就在紫霄宮潛心修煉吧。”

趙誌言沉聲道:“師父想的周全,弟子這就下去用功,到時候把浮財帶回山上,供咱們紫霄宮施粥渡人。”

第九三章 廣收門徒(下)點擊下載本站APP,海量小說,免費暢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