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有機會成為武俠世界天花板,甚至能去探尋突破天花板的可能,林清玄的核心訴求,以及心中堅定的目標就是靜修玄功,直達絕境。

如今一天到晚修煉尚嫌時間不夠用,哪裡捨得浪費到女人身上。

所以說實話林清玄很動心,也不否認想和李莫愁雙宿雙棲,但是在看到巔峰絕境前,他卻是不敢懈怠,所以還是狠下心腸想要婉拒李莫愁。

由於李莫愁自己說話表白並冇有清晰的條理,此時已經過了許久。

王處一走到門後時正巧聽到李莫愁說到後半截,但也猜出了大半實情,心中明白了林師弟果然是和後山古墓的這個傳人有了情感糾葛。

待李莫愁以詩句逼迫林師弟表明態度時,王處一心裡也警惕起來,他方纔隻看一眼就知道這個古墓的傳人容貌身材不要說在武林中罕見,即使是五湖四海的大家閨秀聚在一起能與其比較的也是不多。

如此美貌的少女,跟林師弟說話又嬌聲嬌氣,王處一心頭一沉,隻怕林師弟年少血氣方剛,扛不住美色而迷失其中,說出什麼要棄道返俗,娶她為妻的話來。

可是細細一聽,卻見自家林師弟卻是在拒絕古墓的傳人,王處一暗自鬆了口氣,同時也欽佩林清玄雖然年輕卻有大毅力,果然是恩師傳人,頗有師父當年的風範,說不得二三十年後,林師弟真得能成為師父那樣的在世真人。

林清玄斟酌語氣字句正自說著,李莫愁卻不生氣,隻是笑語燕燕的看著他,待他說到“抱恨終身”這個詞時就突然打斷,笑道:“我欽佩你的心誌,也支援你的決定,更加願意幫助你,你這位未來的祖師真人總不能怕我吧?

你要是能做祖師真人,便是與我日日在一起也亂不了你的道行,如果冇有這個本事,哪怕天天吃齋守戒,還是見識淺薄,所以我來幫你可好?”

李莫愁這番話乍一聽似乎挺有道理,可是實際操作中是很不可取的,林清玄和王處一聽了都覺得有些道理,但是一時又說不出哪裡奇怪。

林清玄皺眉道:“你要怎麼幫我?”

李莫愁微微一笑,從懷裡取出一個薄薄的本子,封皮上寫著“古墓武學”,字跡和當年林清玄蒙她所贈的《石室秘籍》一樣,顯然也是李莫愁所寫。

“這是我們古墓本門的所有武功,我目前也已全部學會,就抄錄一份給你,聽我師父說我們古墓派武功是剋製全真教的,你學了定能武功大進,早日練到王重陽的境界。”

李莫愁今次前來已經是鼓足了勇氣,方纔數年來鬱結於心的話語幽怨一齊說出來倒還無妨,此時冷靜了一些,再說話時小女兒的羞澀就讓她紅了臉。

林清玄心頭一動,問道:“你這些年勤學苦練本門武功,就是為了給我抄錄武功?”

李莫愁一開始勤學武功是為了練成武功尋找林清玄,後來得知林清玄心願後,又想著把本門武功練成教給林清玄。

李莫愁如今年紀還小,並不懂本門武功所能剋製全真教武功的隻在一部最高深的玉女心經,其餘武學終究有限,這也是她修為功力上前,不明白許多關節的緣故。

如果冇有林清玄出現,李莫愁在悄然離開古墓下山之前,本門武功是並冇有學全的,玉女心經自然也就見所未見了。

可是這幾年李莫愁心繫林清玄,對本門武學一道就鑽研的深了,上個月就把本門武功學全了,然後得傳了玉女心經的內功心法。

所以說李莫愁現在要送給林清玄的這手書秘籍中除了古墓派的諸多武功,也有玉女心經的心法口訣,實在算是古墓派的鎮教秘籍了。

聽了林清玄的詢問,李莫愁臉蛋通紅,低聲道:“你若能早日練到絕頂境界,也好早日……”

李莫愁越說聲音越小,最後更是微不可查,林清玄卻心頭一熱,想起了自己說過“若是不能修煉到直追重陽祖師的武功境界,這輩子是不敢再有娶妻生子的念頭”,那本來也是留著機會的。

李莫愁的意思分明就是想要幫自己儘快修煉成絕頂高手的境界,到時候自然就能“娶妻生子”了,至於娶誰也是不言自明瞭。

林清玄心中感動,忍不住想要展開雙臂擁抱李莫愁,但他如今的心性修為非比尋常,念頭剛起便被壓下。

腦中閃電過往著自己的前世今生,還有跟李莫愁一起的時光。

許久之後,林清玄才微微一笑,看也不看秘籍,伸出手拉住李莫愁的小手,緊緊握著,道:“莫愁妹妹你的心意我已經全然明白了,你資質悟性都是絕佳,如果潛心修煉,成就也許也能達到絕世高人的程度。

你若是真心歸屬於我,我們兩人就一起修行,共同進步,要把兩派的祖師身上的悲劇作為警惕我們的‘殷鑒’,不可爭一時意氣,不可揣測偏激而不交流,你今天能來找我說這番話我很高興,更覺得幸運。

莫愁妹妹你放心,你們古墓派的武功我不用學也有信心修煉到恩師重陽真人的修為境界,我希望你也好好修煉,安心在古墓修煉你們的上乘武功。

若是等到我武功通玄時你也能與我比肩,咱們就能延續兩位創派祖師身上的故事並且改變悲劇,屆時咱們結成道侶攜手暢遊天地,豈不快哉?”

林清玄顯然也是一位優秀的畫家,他為李莫愁畫的大餅不僅大而且香,李莫愁聽後激動的眨了眨眼,完全難以自製的陷入了幻想。

片刻後李莫愁滿目柔情的說道:“以往我最不喜歡待在古墓了,那裡陰森森涼嗖嗖的,除了師父就是孫嬤嬤和師妹,冇什麼人能說話。

可是你這麼說,我覺得住在古墓也挺好,等到我早日把本門的玉女心經練成,武功當然就會很高了,也能幫你的忙了,我剛纔聽你們道宮的道士說了你的事情,很高興,我隻是點了他的穴位冇有傷他。

現在我知道你之前那番話不是說說,更不是騙我,我很高興,很歡喜,也要早日趕上你的腳步,要做你的臂助而不是拖累……”

李莫愁紅暈雙頰,秋波流動的看著林清玄,柔聲說著情話,林清玄聽的心旌動搖,看著身前李莫愁嬌羞的美貌和那崇拜欽服的眼神,林清玄忍不住就要展臂抱她。

【認識十年的老書友給我推薦的追書app,咪咪閱讀!真特麼好用,開車、睡前都靠這個朗讀聽書打發時間,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這裡可以下載 】

王處一在門後聽的清清楚楚,雖覺得李莫愁的一番話也並無惡意,林師弟說的那番話自己雖然並能不認可,但也並無太多不妥,反而透露出林師弟的誌氣非凡,令人佩服。

可是現在李莫愁這一番纏綿情話說出來,王處一就暗呼不妙。

隻因這男女之間素來是男強女弱,若是這女子嬌羞柔弱,崇拜敬佩的跟男人說軟話,能抵擋的男人本就不多,若是情人之間如此說話更是冇有哪個男效能抵擋了。

王處一擔心林師弟數年堅持毀於一旦,急忙搶步出來,喝道:“馳騁畋獵使人心發狂,林師弟!”

林清玄聞言一愣,扭頭看去卻見王處一站在重陽宮前一臉的痛心疾首。

王處一繼續長吟道:“二八佳人體似酥,腰間仗劍斬愚夫。雖然不見人頭落,暗裡教君骨髓枯!”

“這是呂祖的‘警世’!”

林清玄聽了瞬間瞭然,忙收束心神,再睜眼看,眼前旖旎動人的李莫愁也隻是一個自己心中無比熟悉的俊俏女子了,雖然自己心裡有她,將她視作至親,卻冇了那些摟抱親吻的淫邪之念。

多年道家修持穩定了心境,林清玄這才暗自後怕,道家修行,求的是守靜清虛,一步一頓間步步都要斬除邪念諸欲。

道家修行講的是除三屍九蟲,修三花聚頂,上屍不除則無以克嗔怒顛倒之慾,無以常清淨則天花不生。

中屍不除則無以克貪妄之慾,無以虛心實腹,地花難生。

下屍不除則無以克淫邪享受之慾,無以腎氣下行,煉化鉛汞,則人花不生。

林清玄對自己的道家修為很清楚,淫邪貪癡慾念皆可斬去控製,但是今日麵對著李莫愁的柔情似水還是引動了“上屍”的顛倒妄想,神不守舍故而氣散精動,險些就迷於**而壞了道行。

心中連道“厲害”, www.uukansh.com同時也知道了便是再厲害的高人,其中最難斬除的還是**色念,隻因異性相吸,天性使然,自己本以為道行夠了,諸事皆可處之,不料一個女子就險些招架不住了……

林清玄急忙默唸經典:“飲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死亡貧苦,人之大惡存焉,故欲惡者心之大端也……”

……

李莫愁見自己的林大哥被這個長鬚老道說了一首破詩就像是變了個人,心頭生氣就瞪了王處一一眼,心想若不是知道你是林郎的師兄,非得送你幾根玉蜂針不可。

林清玄輕輕捏了捏李莫愁的小手,隻覺得頗為滑膩,知道方纔兩人都出了不少手汗了。

轉頭對王處一說道:“多謝師兄提醒,王師兄放心,我不會自毀道行的。”

王處一見林清玄神智清楚,兩眼炯炯有光,就放下心,道:“那你快送這位姑娘離開吧,咱們全真教和古墓中人不便深交。”

林清玄看李莫愁有些生氣,忙說道:“我這就親自送她回去,一會兒自當向諸位兄長解釋。”

說完林清玄牽著李莫愁的手就施展起輕功朝後山奔去,片刻間就不見了身影。

王處一輕輕一歎,想起了恩師和林朝英前輩的過往,還有馬鈺和孫不二入道的經過,清嘯一聲,走入重陽宮。

邊行邊長吟道:“堪歎人人憂裡愁,我今須畫一骷髏。生前隻會貪冤業,不到如斯不肯休……”

第**章 高道斬三屍,**最難點擊下載本站APP,海量小說,免費暢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