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不二武功在全真七子中本就是最弱的一位,不過馮默風被黃藥師逐出師門時年齡尚小,也冇學得多少桃花島武功,倒是還弱於孫不二一籌。

兩人同為五絕門人,一出手都是高深的武功。

馮默風用的是碧波掌法,孫不二則是全真掌法,兩人鬥了三十多招後馮默風終究是腿腳不便,漸漸跟不上孫不二的步法。

眼看馮默風就要不敵,從人群中躍出一個黑衣尼姑,她兩眉吊腳,臉蛋狹長,鼻梁高挺但橫紋叢生,一看就知是個厲害角色。

“馮大哥我來助你!”

這尼姑身形一動就到了孫不二麵前,左手擋下孫不二一掌,右手以大擒拿手抓向孫不二腋下。

孫不二見這個尼姑不過二十歲的年紀可出手狠辣,功力著實不低,

馮默風知道此行是要逼迫全真教放了梅師姐,也顧不得以多勝少,手中鐵柺夾著勁風朝孫不二當頭砸下。

孫不二乃是江湖中成名已久的人物,靜修二十多年全真心法,功力本就非同小可,可是麵對黑衣尼姑和馮默風的圍攻仍舊不敢怠慢,招式一變就用雙手互搏分使空明拳和全真拳法擋下兩人殺招。

又鬥了七八十招,孫不二以一敵二終究難以為繼,開始左支右絀,險象環生了。

馬鈺五人與孫不二都是親如手足,尤其是馬鈺和孫不二還有夫妻情分,見孫不二氣息不穩,隨時有可能受傷,當即躍下,手中拂塵一揮就要打退兩人。

陸乘風廣邀好手前來討要梅超風,想的是東邪弟子被全真教鎮壓,便是等於東邪一門不如全真教了,他心知恩師得知後更會大怒,他作為弟子理應提前效勞。

可是第一次親自和江南諸多高人出手卻接連大敗,若不是近些天許多江湖異人俠客加盟,也不敢再上山掀起第二次事端。

這些江湖異人大都是各省嶄露頭角的年輕一輩,也有幾個是一派高人,想的也是接著東邪一門和全真教火併上前湊湊熱鬨,便是打不過全真七子,能交上幾手也可名聲大振,若是再能傷了玉陽子、長真子等人更是揚名立萬了。

其實這種事情本不稀罕,全真六子也清楚此界,這纔不願自降身份跟陸乘風接了善緣,就是因為若是放了梅超風,江湖中全真教此後就比桃花島低上一頭了。

見全真教二代掌教真人馬鈺躍下圈子,陸乘風身後人群一下竄出來七八個年輕高手,搶步上前跟馬鈺戰作一團。

馬鈺武功雖不常顯露,但畢竟功力精湛,這些年輕人妄想以多攻少,隻求打中馬鈺一拳一腳便能名動天下,但是終究武功相差太多,馬鈺將拂塵東揮西甩,三兩下就打退幾人。

“我來領教丹陽真人高招!”

一道灰影閃動,一根奇奇怪怪的長竹竿就點向馬鈺胸口,竹竿頭連顫數下,猶如槍戟尖刺籠罩了馬鈺上身七處要害。

馬鈺心頭暗讚,一手拂塵遮擋,一手抓住竹竿運勁一奪,道:“拿來吧!”

竹竿哢嚓一聲斷開,馬鈺輕咦一聲,看著拿著半截竹竿的這個鬍鬚花白的老人,道:“好功夫!”

馬鈺本以為自己運勁一奪竹竿必能奪下,可是此人內力深厚,兩人運勁抵抗竟然將竹竿也震斷了。

那個老人身穿蓑衣,頭戴鬥笠,冷哼道:“馬真人玄功精湛,全真武學果然名不虛傳。”

馬鈺見這位異人武功似乎不在自己之下,也不願另生事端,正待敘話,那老漁夫卻已經將半截竹竿打來,馬鈺見招法精妙也按住心神,舞動拂塵招架起來。

見本門的掌教師兄被人攔下,孫師妹仍舊施展罡步躲閃,可陸乘風那邊仍有幾個武功不俗的頭陀、壯漢在無色禪師的帶領下衝出來要圍攻馬鈺。

王處一和郝大通、譚處端三人大喝一聲,縱身躍下,大袖偏動間各自攔下一兩人。

陸乘風早就知道這些名義上來助拳的各省高人也就是找個由頭想著一併挑了全真教,由此名動天下,成為江湖上的大人物。

他也有心利用眾人,所以並不出言約束,見“煙波釣叟、聾啞頭陀、聖因師太、無色大師、雷震子”等十多位高手擋下了全真五子,他就看向了劉處玄,兩拐一點就飛身上前,隔著尚有兩丈遠就忽的一掌拍出。

劉處玄正自觀戰,見陸乘風遠遠拍了一掌,一股勁風撲麵,他急忙拂袖擋下,冷哼道:“好厲害的劈空掌。”

陸乘風自問不是王處一的對手,可是他素來知道王處一在全真七子中武功較高,劉處玄名聲不顯便未必是自己的對手了,微笑道:“長生真人,還請指教!”

劉處玄還未說話,趙誌敬看眾妖邪圍攻師長頗為心急,在一旁提醒道:“師叔,要不弟子們結陣滅了他們吧。”

劉處玄看了眼前方幾百上千的江湖豪客,可是本門弟子即使這幾天也有聞訊趕來的,卻不足三百。

當真混戰火併,怕是恩師開創的全真教基業便要毀於一旦,所以踏步下台,道:“誌敬不得胡言,我全真教與桃花島素無仇怨,今日比鬥也非仇殺,便是我們幾個做長輩的一一領教了諸多高人的高招,他們打過癮了知道咱們全真教武學乃是天下武學正宗並非虛言,自然就退卻了。”

訓斥著趙誌敬卻也等於給陸乘風等人定下了規矩,陸乘風等人本就是一盤散沙,自問武功高強的上前動手自然無妨,若是真的胡亂廝殺,衝擊重陽宮,眾人卻都不敢。

所以陸乘風也是朗聲答應了,見劉處玄走進了身前一丈,陸乘風知道這個距離就是自己劈空掌力最強的時候了,若是等劉處玄近了身前三尺,自己兩腿不便,恐怕不是對手。

念及於此,陸乘風就刷刷連拍兩掌,劉處玄隻覺掌風淩厲,出拳以空明拳化解,雖不覺陸乘風功力能高過自己,但是越向前邁步,劉處玄所抵擋的掌力越發淩厲,所以站在六尺前就再不能寸進,隻能出手抵擋掌力。

全真教弟子見師父和師叔伯被陸乘風帶來的妖邪圍攻,都怒火中燒,雖然是出家人卻也管不得許多,呼喝著就怒罵出聲。

若說罵人,陸乘風帶來的市井高人、綠林好漢和亦正亦邪的武夫自然比全真教的道士高明多了,聞言俱都哈哈大笑,反唇相譏,一時間汙言穢語滿天飛,全真教眾道的聲音也幾乎被埋冇。

若不是掌教有禁令不許三代弟子出手,趙誌敬等人早就忍耐不住拔劍衝過去了。

馬鈺等人不許三代弟子出手也是不願跟東邪門下乃至江湖上的諸多勢力接下深仇大恨,畢竟當真混鬥大戰難保不會死人,而且此時全真教三代弟子大都未曾回來,丘處機西行未歸,林清玄也還冇趕到,必須加以隱忍。

鬥了片刻,全真六子大半都占了上風,隻有孫不二捱了一拐,在地上翻了個筋鬥。

【推薦下,咪咪閱讀追書真的好用,這裡下載 大家去快可以試試吧。】

馬鈺大喝一聲雙掌齊施履霜破冰掌的殺招將煙波釣叟逼退數步,衣袍一動就閃到孫不二身前,拂塵卷中聖因師太的手臂,左掌壓住鐵柺。

聖因師太踉蹌著險些被拂塵帶倒,馮默風更是感覺手臂一熱,鐵柺叮噹一下掉落。

“結陣!”

馬鈺此時已經知道再不動真格的,麵對十幾個異派高人,全真教這個天下第一大派的名頭非得墜了不可,於是長嘯一聲,閃到郝大通身前,拂袖又擊退那位掌勢隱隱有風雷之聲的道家高人,緩解了郝大通的頹勢。

馬鈺一出手就接連逼退孫不二和郝大通的對手,顯露出了大派掌門的武功風範,圍觀的眾人都齊聲喝彩,尤其是全真教弟子更是在趙誌敬的帶頭下高喊道:“掌教真人玄功通神,威震終南!”

郝大通和孫不二閃身站到馬鈺身側,王處一、譚處端與劉處玄也腳踩罡步回到馬鈺身側,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六道一起踏前一步,馬鈺道:“既然諸位執意要跟我全真教過不去,那就無論人多人少一併賜教吧。”

全真六子並肩而立,鬚髮道袍隨風飄動,看向圍堵重陽宮的眾人,神色自若,讓人心折。

陸乘風也心中暗自佩服,正待告罪,吃了暗虧的煙波釣叟、無色、聖因師太和雷震子等都已經搶上前去。

煙波釣叟功力最深,竹竿刺向全真六子中武功最弱的孫不二,其餘眾人則各自施展絕學攻向其餘諸子。

在場眾人按照輩分年紀,除了陸乘風和煙波釣叟、雷震子還能與七子平輩論交,其餘人等都算是晚輩了,此時圍攻全真高人也不覺失禮,即使不能取勝,隻要維持不敗便已能名動三江五湖,心滿意足了。

全真七子得林清玄傳授了北鬥**,閉關精修了兩個多月終於創出了併力攻敵的“七星聚會”,此時少了丘處機七子無法結成天罡北鬥陣,便隻能施展“六力歸一”的七星聚會。

十餘個高人搶上前去圍攻,煙波釣叟的竹竿、無色和尚的羅漢拳、聖因師太的三絕手,雷震子的霹靂掌,聾啞頭陀的心意拳……

各種絕技朝著六子周身打下,其中尤以煙波釣叟的竹竿勁道淩厲,風勁嗤嗤,青城山老道雷震子的霹靂掌聲勢浩大,掌中隱隱有風雷之聲。

若是按照方纔的戰況看,六子抵擋十幾位高人定然吃力,可是馬鈺等六子一齊出掌,低聲嘿一下,竹竿哢嚓斷裂,其餘眾人都虎口破裂倒飛出去。

“這!”

全真六子隻出一掌便震退眾人,似乎功力增加了數倍,陸乘風和馮默風大驚失色,滿上觀戰眾人也都驚駭不已。

全真教弟子卻高聲歡呼,紛紛出言訓斥方纔耀武揚威的各路豪傑。

七星聚會雖是脫胎於天罡北鬥陣,但是卻不必和陣法一樣隻能七人集齊方可施展,這門絕學便是兩人也可用出,關節要處乃是要修煉的七力歸一。

現如今丘處機不在,全真六子六力歸一用出來戰鬥力倍增,同出一掌便可開山碎石,掌斃猛虎,擊退眾高手自然也不在話下。

被六子一掌擊退,眾高手調息片刻才呼吸順暢,心中也驚疑不定。

此時銳氣受挫,眾人知道再打下去必然是得動兵器了,到時候雙方說不好要有損傷,大傢夥都是來揚名立萬的,是否再冒險也都拿不定主意,就都看向陸乘風。

雷震子是個黑衣老道,他武功雖聲勢浩大,可聲音卻輕聲細語,道:“陸莊主,還請你拿個主意,我們大夥可都是為了你們桃花島前來,全真教的老道武功果真名不虛傳,你說,可還要打嗎?”

陸乘風也是有些為難,可是現在退卻就當真是給江湖人說是東邪一門不如全真教了,自己也冇有顏麵再見師父,於是咬牙道:“打到現在如何能罷手?此時丘處機不在,若是再不能取勝,咱們眾英雄可就顏麵掃地了!”

聽了陸乘風的話,眾人都心頭一緊,知道一身榮辱俱在此戰了,若是此時退縮定會被江湖中人恥笑,於是取了刀劍、判官筆、峨眉刺等武器,煙波釣叟卻是不知從哪拿出來一根黑黝黝的細鐵棒,上麵還有一根長線,線頭上掛著一個銀亮的鐵鉤,顯然是一根鐵製的魚竿了。

陸乘風不取武器,看了馮默風一眼,師兄弟二人躍上前去,一個舞動鐵柺,www.kanshu.com一個打出劈空掌力,當先打向全真六子。

在眾人取武器的時候,山門的全真弟子也把長劍送到了六子手上,隨著陸乘風和馮默風師兄弟出手,十八位高手就圍著全真六子攻殺起來。

這次出手不同於方纔,各人招式都極儘變化,狠辣之處遠勝方纔。

全真六子若非練成七星聚會,麵對十八名一二流高手的圍攻即便初時能戰平,而是時間一長必定落敗,可是現在玄功有成,六把長劍同時劃砍削刺,數招之間就砍傷了對麵三人,人數雖少卻像是在圍攻人多的了。

又鬥了十餘招,馬鈺運氣一劍砍落了馮默風的鐵柺,其餘五道的長劍也擊退在眾人,郝大通麵露紫氣,左手一拂就拂中了馮默風的胸口膻中穴。

馮默風被馬鈺打落鐵柺,氣血翻湧難以自製,麵對郝大通一拂就無力躲閃,胸口一麻就噗通摔倒在地。

眾人見全真六子頃刻間就連敗己方諸多好手,都氣急怒鬨,手上招式更加迅疾,但是六子的七星聚會已經越用越順手,一起踏步出劍,刷刷四劍就刺中了聖因師太和無色和尚的大腿,血花四濺,一尼一僧皆跌倒在地無力再戰。

見聾啞頭陀和煙波釣叟、雷震子三人躲過殺招,馬鈺六人都心頭一歎,知道雖然七星聚會已經練成,可是武功初創,火候隻練到四五成,若是修煉到圓滿,這三人也要一併受傷跌倒了。

第八四章 七星聚會大展神威(求首訂3/6)點擊下載本站APP,海量小說,免費暢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