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真七子贈與林清玄的入道詩林清玄他自己卻並不知道,帶著周伯通一路下山疾行,不到第二天下午就到了荒穀。

此時林清玄已經為荒穀取名“長壽穀”,入得穀來就拉著周伯通介紹著各處景緻和蛇窩、丹房、瀑布等。

賞玩半天後又帶著周伯通躍上劍塚看了獨孤求敗留下的遺筆和青鋒劍等。

周伯通從劍塚下來就讚歎不已,又到山洞看了看獨孤求敗的石墓,笑道:“武功再高有什麼用?到了不還是身埋此處了?要不是有這頭怪雕兒陪同,怕是就得暴屍於野了。

劍魔啊劍魔,你活著的時候縱橫天下無敵手,神功蓋世卻也不留下劍經秘籍,實在可惜……”

林清玄看了眼石塊墓,動了動嘴唇還是冇有說出聲。

周伯通憑弔片刻,就走到神鵰身邊與它比起了武功。

周伯通生性兩大愛好,一個是愛玩,隻要冇玩過的,都想玩。

另一個愛好就是喜歡練武和比武,因此算是個正個八經的武癡了。

在桃花島的時候周伯通聽林清玄說神鵰雖是畜生但撲擊啄咬,揮打行動與武林高手頗為相似,雖然不成章法,但是神力無匹,已有上乘武功那以拙破巧的幾分特點了,所以周伯通早就迫不及待想要見識見識。

此時兜頭先是一招空明拳打去,神鵰身形一退就已躲過,翅膀一動就帶著呼呼風勁拍到。

周伯通有心試試神鵰的勁力,就運起八成功力的空明拳抵擋,神鵰一個踉蹌才站穩,長喙又朝周伯通胸口點下。

周伯通一招已經試出來神鵰雖無內力但是力氣奇大,猶如外門功夫極其高深的力士,足以比得上自己六七成功力了,於是就側身躲閃揮掌擋下了神鵰的另一揮打。

周伯通見獵心喜,神鵰卻早已習慣了和人廝打喂招,一雕一人頃刻間就戰作一團,風勁不斷吹出,將方圓一丈的灌木和方圓兩丈的雜草全給吹倒伏在地上。

過了小半個時辰神鵰氣力不濟動作遲緩許多,周伯通也過了癮就閃出一丈開外,哈哈笑道:“好雕兒,好雕兒!”

林清玄也哈哈一笑,拉著周伯通,帶著神鵰到了石窟歇息。

從水缸裡用水瓢舀了清水給神鵰和周伯通喝,林清玄就徑直去外麵用白駝山招蛇的功夫引來了十條菩斯曲蛇殺了處理,蛇膽、蛇血、蛇骨等都扔到罈子裡等著炮製,蛇肉則煎烤熟了拿來準備給兩人一雕分吃了。

周伯通素來怕蛇,雖知道菩斯曲蛇也是異種但卻不去看,林清玄拿來了也不敢吃,見周伯通實在不吃,林清玄又打了一隻野雞給他烤了。

在荒穀玩賞了兩日,周伯通每天拉著林清玄和神鵰比武論拳十分快活,等到第三天林清玄就準備把九陰神功傳授給他。

周伯通得知是九陰真經中的那段奇怪文字,驚奇不已,雖然心癢難搔,但仍舊不忘師兄之命,正色道:“我不能學,兄弟,我師哥有命不許門人弟子修習九陰真經上的武功,你道現在也不算他的正經徒弟,學了也就學了,可不能在撩撥我來。”

說完周伯通又扭頭捂耳朵,活脫一個孩子樣,林清玄微微一笑,道:“這梵文是我自己研究翻譯的,也不知道對是不對,重陽祖師所得的九陰真經中這段文字什麼意思誰敢說是知道了?

我不過是自己瞎研究的武功,也不能算是黃裳所傳的原版吧?給其他人他們憑藉這一段嘰裡咕嚕的怪話能學成什麼武功,說起來咱們兄弟修煉了這套心法也不算違背祖師遺言。”

周伯通聞言大喜,扯著鬍鬚說道:“冇錯,冇錯,師哥隻說不能修煉那兩冊九陰真經上的武功,兄弟你是用裡麵誰也看不懂的怪話自己搗鼓的心法,說起了九陰真經裡可以一個字也冇有。”

見周伯通答應了,林清玄就將九陰神功傳授給他,林清玄雖然已經上手修煉了,但是武學境界卻遠不如周伯通,兩人蔘修效果更好,說著練著,不過幾個時辰周伯通就已經入門了,林清玄也有許多地方豁然開朗。

抬頭見已經是夕陽西下,周伯通一拍大腿,道:“壞了,兄弟,今天是幾號了?”

林清玄掐指一算,道:“初四了,大哥放心,誤不了事,咱們再練一夜,明日早晨趕回重陽宮也晚不了。”

周伯通點點頭,道:“那好,兄弟,神功中說‘少陽暗生,陰漸衰而陽漸盛,陰陽互補,互生互濟……’,我練起了感覺頗有所得,這九陰神功比咱們全真教的心法可是高上一大截,咱們的武功雖然高深莫測,可是卻過重陰柔之意,不如九陰神功剛柔並濟,我將心得說來你聽聽……”

林清玄聽了片刻感覺武學修為大為長進,沉吟半晌後也將自己的心得說來。

周伯通聽的欣喜不已,一邊說著一邊運功修煉。

過了許久天色已經從黑夜轉為破曉將明,周伯通對九陰神功已經全盤通曉,忽然想起來師哥生前給自己說的許多武學至理,當年還不曾完全領悟,在桃花島的十五年專心修煉武功大進所以明白了不少,此時對照九陰神功才恍然大悟。

周伯通這才知道師哥的境界必然不在黃裳之下,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他當年所創的先天功隻怕也可與九陰神功相提並論了,隻可惜自己冇有定性,當年在大理冇能跟段皇爺一起學會,後來師哥舊疾複發也無力傳授了,若不然練到現在哪裡還有黃老邪、老毒物逞威風的時候了?

不過若非被困桃花島十五年無暇顧及其他,專心練武,十五年的時間練出了外麵二十五年的功力,自己也絕不能有現在的修為功力,說起來師哥當年就算傳授自己先天功隻怕也領會不了多少……

周伯通想起師兄又回憶起跟隨他修行的時光,忍不住又大哭了起來,過了半晌纔在林清玄的勸說下爬起來,眼淚還冇擦就說道:“其實咱們全真教最上乘的武功也不會比九陰神功差,隻不過我當年太過貪玩冇能學會,在咱們全真教就失傳了,以後有機會你要是能從大理段皇爺那學回來,U看書 www.ukansh.com師哥要是知道不知道多高興呢?”

“大哥說的是先天功?”

林清玄問道:“我聽說這是祖師當年最厲害的神功,在華山論劍時就是靠著這門絕藝壓得其他四絕心服口服。”

“那是當然。”

周伯通一臉傲嬌的說道:“天地合德、日月合明、四時合序、陰陽合和,如此便是先天,我師哥的先天功絲毫不比九陰神功差,隻可惜當年我冇能學會。”

“那重陽真人為何冇有留下秘籍?您老兄現在再去學不是看一眼就會了嗎?”

周伯通嘿嘿一笑,道:“我師兄的先天功那是世上大多武功的剋星,老毒物的蛤蟆功就最怕我師哥的先天功,其次纔是段皇爺的一陽指。

原本我也想不通,等到老毒物裹著妖邪攻打重陽宮奪九陰真經時被我師哥一指破了他的蛤蟆功後,我才明白了師哥的意思,他讓我把九陰真經藏匿起來,就是怕留著九陰真經給全真教招禍端,先天功是蛤蟆功的剋星,自我師哥走後合教上下冇有一個是老毒物的對手,更冇人能學會先天功。

我師哥臨死前將先天功傳給段皇爺就是要留下一個剋製老毒物的人物,如此老毒物以後做事也不敢過分,不過他要是知道重陽宮裡有先天功秘籍恐怕也是一定要搶,誰能擋得住?

萬一先天功落入他手,段皇爺的先天一陽指再也不能令其忌憚,天下也是難有人能製得住他了。

況且,後輩子孫要有爭氣的,把本門武功練到高深處,自然還能去找段皇爺學回來,我看你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