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超風多年來修煉九陰白骨爪和摧心掌不知殘害了多少無辜生靈,林清玄心知若是再留她行走江湖便是放縱行惡了,於是兩手在梅超風的手掌上輕輕一拍,渾厚的內力伴隨著履霜破冰掌的柔中蘊剛的掌力入體就把梅超風左右兩手骨骼打碎,便是名醫醫治也最多恢複活動能力,惡毒的九陰白骨爪和摧心掌武功卻被廢了個乾乾淨淨。

梅超風兩手被林清玄震碎骨骼雖然劇痛難忍卻仍舊哼也不哼,她和馬鈺打過交道,知道老牛鼻子最愛勸人向善,冷冷的笑著,道:“林道人,你廢我武功做什麼?冇有手我還有腿,可不會不再殺人,你還不如殺了我痛快。”

“你擅闖紫霄宮,我將你留下便是了。”

以九陰真經的手法點了梅超風的穴位後,林清玄看向呂誌堂,問道:“宮主,此人我已拿下,如何發落還請宮主示下。”

呂誌堂見林清玄如此神功奇蹟,雖未確認但猜測也大概率就是周師叔祖的把兄弟,重陽祖師的傳人,按輩分自己最少也要喊一聲師叔,若是按照他跟師叔祖的關係還要高喊一聲叔祖,此刻見林清玄恭敬地詢問自己,嚇得突然啊了一聲,然後語無倫次的說道:“先……先關起來……要……要不……送回重陽宮等候掌教師尊發落吧?”

說完呂誌堂還忐忑的看著林清玄,林清玄點點頭,道:“如此也好,我帶她下去,七位道長好生療傷吧。”

趙誌敬、尹誌平、呂誌堂七人雖然心中有百千疑惑,此時也確實無法理清,隻能閉目運功。

林清玄提著梅超風出得大殿,先以移魂**運功說話引動梅超風情緒,而後套出了她為何追殺呂誌堂七人的目的。

片刻後到了後殿內,林清玄命淨慈道人等道人用繩索綁了梅超風腿腳,將她關押起來。

暴露了真實的武功和身份,林清玄也心知呂誌堂和趙誌敬等人未必肯信,所以也不準備再露麵,轉身正要回房中修煉。

忽然聽到淨慈高聲喊道:“道長,掌教真人和其他六位真人到了,讓你速速過去說明情況!”

林清玄轉身朝紫霄大殿而去,心中猜想一定是趙誌敬尹誌平七人逃亡路上連放煙火,留下信號,全真七子得知梅超風追殺弟子就急忙趕來了。

片刻後林清玄走進大殿,就看到全真七子端坐在大殿正中的蒲團之上,見到自己進來七子都臉色凝重的盯過來,馬鈺、譚處端、劉處玄三人神色如常,丘處機和王處一撫須沉吟,郝大通和孫不二則是緊縮眉頭。

林清玄轉頭看了看發覺趙誌敬七人不在殿內,心想多半是去廂房歇息了。

此時偌大的紫霄大殿內隻有高高在上的玄天上帝神像和神像下端坐蒲團的全真七子,而林清玄則是站在他們對麵。

時近黃昏,殿內已經點上了燭火,檀香和油脂香混在一起有安神之效,林清玄心頭一動,知道全真七子一定是從呂誌堂趙誌敬等人口中得知了自己打傷梅超風,又說是周伯通結拜兄弟,重陽祖師傳人的身份,這才叫自己來想要弄清事實。

原本身份未挑明,林清玄也隻無所謂,現在依然撕破窗紗了,林清玄也就不再掩飾,朗聲道:“貧道清玄拜見掌教真人和六位真人。”說著拜見,可林清玄卻大喇喇的站著,連拱手也不拱手了。

“好!”

見林清玄如此無禮,除了馬鈺外的六子都心頭生氣,丘處機冷哼一聲,喝問道:“清玄。你一身全真教上乘武功從何處學來的?”

林清玄知道全真七子多半還是不能相信自己是成了重陽祖師傳人,與周伯通結拜的事實,於是淡淡說道:“三年前我在終南山後山水潭遊泳時被捲入水底暗流,無疑進入一間地下石室,見到祖師石刻真傳,靠此修煉入門,後來遇到周伯通大哥,他與我八拜為交,義結金蘭,命我做了祖師傳人。”

聽了林清玄的說辭,七子如何肯信,郝大通冷聲道:“周師叔行事素來冇有規矩,要是有人投其所好,哄他老人家高興了,倒也不是不能從他那裡學得真傳,你若是早就得了周師叔青眼相待,為何不早向掌教稟報?也好給你個真傳弟子的身份。”

林清玄見他們似乎完全被自己和周伯通結拜的事情略過去了,言辭也多是不信,也不氣惱,微笑道:“我出手救了趙誌敬和尹誌平等七位,還拿下了本教的對頭,算是大功一件吧?即便如此七位真人仍舊多有質疑揣測,我若之前向諸位稟明情況,你們便會信了嗎?”

王處一拂鬚道:“現在情況如何不過是清玄子的一麵之詞,等到我等見了周師叔問明真情再說吧?”

馬鈺默然,丘處機說道:“如此也好。”

林清玄知道自己的身份委實尷尬,七子謹慎些也是對的,而且若是他們認了自己是周伯通的結義兄弟便要喊一聲叔叔,若是含糊過去,但是自己得周伯通背書做了祖師傳人卻也是繞不開,最不濟也要喊一聲小師弟。

一個原本伺候自己等人的火工道人,年紀有小,忽然成了自家的師弟甚至長輩,全真七子如何能認?即便是馬鈺這等養氣功夫極佳的掌教真人也一時難以接受。

林清玄心想繞開此事各自放下不提也好,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正要答應,忽然聽到殿外嘿嘿怪笑,全真七子臉色一變,林清玄則露出了古怪的笑容。

笑聲響起時似乎是在殿外,等到聲音消失了,隨著一陣清風入殿,全真七子和林清玄中間不知何時已經多了一個鬚髮花白的老人,他眼睛瑩瑩如玉,神采非凡,顯然是身具極其高深的內功修為。

全真七子見到老人俱都大喜,慌忙起身下拜,馬鈺領頭說道:“弟子拜見周師叔,您老人家可還好嗎?”

全真七子跪在周伯通麵前,周伯通卻有些勉強的兩手亂搖,道:“算了,算了,乖孩兒們快快起來,平身吧。”

全真七子在馬鈺的帶領下起身,眾人與周師叔十多年未見,數日前雖在牛家村聽到周師叔聲音卻未得拜見,此時得見心中歡喜,理應上前敘話,可是見到周伯通身後的林清玄,馬鈺和丘處機等人又沉吟起來。U看書 www.uukansh.com

周伯通天性雖純良天真,但不耐俗務,麵對新鮮好玩的事務最是跳脫急躁,若非如此也不至於險些敗在了黃藥師的碧海潮生曲上。

見馬鈺等人都吞吞吐吐的不說話,他一揮衣袖,轉身拉過來林清玄,笑道:“兄弟,我來找你玩了。”

林清玄也故意不去看全真七子的驚異表情,握緊周伯通的手,笑道:“大哥你怎麼來這麽晚?我帶你去看怪蛇大雕罷。”

周伯通嘿嘿一笑,恨不得即刻就走,但他在殿外早已聽了許久,卻也知道需得在七位師侄麵前給自家這位把兄弟好好背書作證。

於是轉身挺腰說道:“七個孩兒聽好了,林清玄道人他修煉咱們全真派的武功天資最好,你們年紀雖大可冇有他的本事,我看全真教以後興隆鼎盛還要落到他的身上,因此我代表我師哥讓他做了重陽真人的傳人,你們可得好生待他,聽到了嗎?”

馬鈺七人麵麵相覷,感覺好笑,但又不敢不聽,躬身應諾。

周伯通哈哈一笑,道:“兄弟你跟他們原本也認識,剛纔我聽這七個小牛鼻子對你無禮,看哥哥給你撐腰出氣。”

周伯通說話卻是毫不揹人息聲,所以全真七子也是聽的清清楚楚,他們不敢忤逆隻能裝作冇有聽到,林清玄也不知這位結義大哥想要做什麼,因此也未出聲。

周伯通腆著肚子大聲說道:“林清玄是我周伯通的把兄弟,我們兄弟感情好得很,就跟當年我和師哥一般好,你們不得對他無禮,馬鈺孩兒,丘處機孩兒,乖孩兒們快叫叔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