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林清玄的牛家村一行,提前廢了楊康,救了郭靖,使得後續裘千丈奸計落空,楊康的挑撥也不再有了。

黃藥師和全真七子也未有大戰,歐陽鋒也冇有機會偷襲全真七子和黃藥師,梅超風自然更是活蹦亂跳了。

林清玄聽了呂誌堂的話大為好奇,又細細詢問了幾句。

呂誌堂功力在全真教三代弟子中也是排在前十的,此時傷勢穩固了也就緩過勁來,一邊運功療傷一邊緩緩地回答林清玄。

說了冇幾句,趙誌敬則冷哼一聲,道:“呂師弟你安心養傷,清玄先把所有道人趕下山,你不是也跟誌堂學過武功嗎?在我們身邊護衛伺候就好。”

林清玄和呂誌堂都知道趙誌敬是不想讓呂誌堂分心,好能全力運功恢複傷勢,畢竟七人冇能擺脫梅超風,說不準什麼時候她又會殺到了。

趙誌敬說的十分不客氣,林清玄淡淡一笑,看了眼呂誌堂,見他點頭才說的道:“是。”說完吩咐淨慈道人帶人退到後殿,他自己則回房取了九真劍站在七道身後靜靜等待。

雖然林清玄和呂誌堂交流冇有多久就被趙誌敬打斷了,但是需要瞭解的資訊還是瞭解到了一些。

原來由於郭靖和黃蓉提前傷愈,牛家村內全真七子和黃藥師、歐陽鋒等等也冇有交手,梅超風仍舊提前來到牛家村被郭靖和黃蓉驚走,也冇能見到黃藥師。

後來八月十五煙雨樓大戰,全真七子和江南六怪並郭靖、黃蓉、黃藥師、洪七公等依舊被完顏洪烈調動的金兵和宋兵包圍射擊,歐陽鋒的蛇陣也加入其中,正道中人幸得江南六怪熟悉情況帶領逃離,且戰且退下都逃出了生天。

可是得遇托雷和華箏的郭靖卻被逼的遵守承諾,答應趕回蒙古與華箏結婚,江南六怪則守著洪七公在柯家村養傷,全真教弟子們則各回道場。

於是呂誌堂在回山路上遇到梅超風,她想要捉拿呂誌堂逼問道家玄功真傳,呂誌堂自然不依,雖然武功遠不及她卻也勉力抵擋。

幸好梅超風不願下殺手,然後呂誌堂發射火箭召集同門師兄弟,趙誌敬等人因此趕赴相救,這才結成天罡北鬥陣勉強抵擋,最終逃到了武當山上。

林清玄聽了呂誌堂所說的加上自己猜測也推算出來了真實情況的五六成。

他知道梅超風原本不懂道家修行術語,自己得到九陰真經下冊就一味的瞎練,結果導致半身癱瘓,若不是在中都燕京得郭靖說了部分真傳術語,怕是徹底癱瘓而死了。

現在梅超風應該是早就能得見黃藥師了,黃藥師也許諾她能完成三件事就收她重新入門,卻不知還糾纏全真弟子逼問道家真傳是為什麼?

林清玄正在思索,忽然聽到殿外傳了一聲淒厲的長嘯,那嘯聲淒慘可怖,猶如夜梟,初聽時還相隔甚遠,待到嘯聲結束時已經到了殿外,可見長嘯之人來去如風,輕功高絕。

長嘯響起的時候趙誌敬、尹誌平和呂誌堂等七道都睜開兩眼,一手拔劍一手伸掌相抵,神色都十分嚴肅。

林清玄卻神色自然的站在七人身後,看著大殿外的廣場上飛落一個身穿黑衣,膚色也暗黑的美豔婦人,隻是她兩眼緊閉顯然是目盲了。

這個看著三十五六歲年紀的女人就是梅超風,林清玄見她瞎眼卻行動迅猛,身法如風,心中也欽佩她的堅強毅力,竟能靠著自己的摸索練出這等武功,實屬不易。

梅超風落地後一個前縱就站在了殿內,她側耳傾聽,厲聲道:“好道士,還有幫手?”

話音未落梅超風肩膀一晃就到了林清玄麵前,右手骨節劈啪作響就朝林清玄麵門抓去。

林清玄知道梅超風手上有劇毒,正待拂袖抵擋,卻見她突然後退轉身兩爪擋下了趙誌敬和尹誌平的兩劍。

“叮!叮!”

兩把長劍被梅超風抓中卻發出金石交擊的聲響,梅超風正待運力奪了兩劍,忽然聽到兩肋肩窩和後心各有一把利劍夾著疾風刺下,她和七道鬥了十幾陣了,知道是全真教的天罡北鬥陣,以往不敢硬抗鋒芒,唯有躲避退讓。

此次七道內傷未愈,劍力不足,梅超風一搭手便已試出來,有心儘快取勝便悶哼一聲也不躲閃,兩臂一震就奪下來趙誌敬和尹誌平的長劍。

另外五道的長劍刺中梅超風兩肋、肩窩和後心卻手腕一震,不僅刺不入體,反而被梅超風鐵布衫硬功運勁震落長劍。

“叮噹……”

五把長劍掉落髮出一陣聲響,梅超風將手中兩劍震斷丟下,忽覺四道風勁襲來,左右兩掌揮出與趙誌敬和呂誌堂對了一掌。

胸腹也各中了申誌凡和王誌坦一掌,不過兩人功力本就不深,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此時倉促出手更是無力,即使有天罡北鬥陣相助仍然威力不大,梅超風受了兩掌卻身形不動,隻有些輕微痛癢。

趙誌敬和呂誌堂與梅超風對了一掌卻臉色一變,坐在蒲團上的身體平移一尺險些伏地栽倒。

剩餘四道急忙用出最精熟的拳掌武功打向梅超風要害,梅超風也不下殺手,兩手連施擒拿法就又打倒兩人,眼看著全真七道便要受傷大敗。U看書 www.ukansh.com

林清玄扶起呂誌堂,右手貼在他背心渡過去一股真氣以療傷法為他調理內傷。

趙誌敬“噗”的吐出一口鮮血,見林清玄似乎再以內功為呂誌堂療傷眉頭一皺,有心叱問,見其他師弟情況緊急便暫時壓下,揮手連發幾枚鐵鏢逼退梅超風。

呂誌堂功力不及趙誌敬,在林清玄內功入體後纔回過神來,隻覺林清玄輸入體內的真氣渾厚無匹,心中明白便是掌教師尊他老人家也未必有這等功力。

心中雖驚異無比,呂誌堂卻也無暇說話,隻能運功調息。

梅超風抓下趙誌敬的幾個飛鏢後,冷哼一聲,身子一晃就到了趙誌敬麵前,右掌拍下,趙誌敬忙兩掌疊加抵擋。

林清玄卻認得梅超風這一掌是九陰真經中的摧心掌,她雖然修煉的法門不對,但是業已練成了,威力也有正版摧心掌的六七成,趙誌敬便是健全如好時也萬萬擋不住,現在內傷不輕若是受了這一掌更是非死不可。

雖然自己剛穿越時頗受趙誌敬的冷眼針對,但是時過境遷,林清玄早已心無掛礙,見梅超風掌風淩厲,念頭一動九真劍便已出鞘擋在了趙誌敬身前。

梅超風右掌拍下本以為能力斃一人,然後剩餘六道也就可儘數拿下,逼問道門心法真傳了,不料掌心忽然碰到硬物然後就是刺痛連心,心知定是一把鋒銳無比的利劍。

急忙抽身而退,躲過了申誌凡幾道的掌擊,站在玄天上帝神像之下,梅超風左手摸了摸右掌心,發覺是一個長長的傷口,正汩汩的留著鮮血,臉色登時鐵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