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靈道長聽完了林清玄講解已經是第二天清晨,兩人都感覺腹內饑渴難耐。

在一邊站了大半天又熬了一夜的道童急忙行禮,出去取來了一大盤清粥和白菜豆腐。

兩人先是在道童的服侍下吃了一盆清粥,然後又回到廂房相對而坐,由東靈道長開講他的心得體會。

這個十一二歲的道童給兩人添茶倒水,精心伺候,雖也睏乏疲憊卻不捨得離開休息,他雖聽不懂卻也知道兩位前輩高人說的都是道家玄門正宗的精奧至理,是以全都勉力記憶,想要學的一些以後也能有些成就。

東靈道長和林清玄也渾不在意,隻是專心將各自心得領悟論道交換。

林清玄因為入門修煉就是全真教的玄門正宗,後來修煉的九陰真經也是道家無上秘典,所以對飛精劍法的領悟占了一個“純正”二字,甚至能用他所學和所領悟的道家精義彌補殘缺不全的飛精劍法武學精要,對東靈道長幫助極大。

東靈道長聽完了林清玄所講就欣喜不已,大笑道:“道兄根基穩固,所講高屋建瓴,對貧道實在大有裨益,我且將我所領悟的武學精要說與道兄聽聽,還請道兄多多指點。”

飲下一口清茶,東靈道長就將他所感悟的武學精要一一說了,雖然飛精劍法外經下冊所載武功不全,但是東靈道長也是天資非凡的武學奇才,加上多年來就是靠著早年看過一遍下冊所學的武功行走江湖,最終研創武功自成一派,所以對於飛精劍法的領悟算是的占了“精”和“深”二字了。

林清玄聽了東靈道長的講解也覺得大有裨益,兩人又討論了許久,都感覺武學修為精進許多。

轉眼就過了兩日光陰,東靈道長這天吃過午飯淨口罷,忽然說道:“清玄道兄,你這幾日助我良多,我本要立誌創出一門出劍無有不中的神功奇技,雖然冇有福分得自天授,學不到朱祖師的仙劍之術,但是幸道兄相助,這幾日有道兄指點貧道胸中欲創武學便眉目清楚了,足以令我節省十年光陰,我不日便要歸山閉關,怕是數年便可創出神劍了。”

林清玄心頭一動,問道:“敢問道兄所創劍法可有名字?”

東靈道長撚鬚沉吟道:“我這劍法雖是得出於飛精劍法,卻又多有不同,並無劍法妙招,出手時隻以易算占卜和五行陰陽,奇門八卦等玄門功夫尋覓敵人破綻,再一劍刺出,將無窮變化也算在其中,劍到臨頭猶如泰山壓頂躲無可躲,避無可避,擋無可擋,自然是天下無敵了。”

林清玄脫口而出道:“岱宗如何?”

東靈道長哈哈大笑,撫須道:“道兄不愧是我的同修摯友,咱們想到了一處了,我便是準備取名為‘岱宗如何’。”

說完東靈道長就微笑道:“道兄,你我甚是投緣,你在武當紫霄宮做道人也不算好前程,何不如隨我回泰山做個副掌門?”

林清玄聞言心頭一暖,道:“咱們的道人家哪裡是在意名利的?我哪裡能隨意脫離全真教了?道兄若是不嫌棄,我有暇去你山上做客,可好?”

東靈道長本就想的林清玄不會同意,聞言點點頭,道:“自然是再好不過,不管道兄你來與不來,我泰山派的副掌門可是給你預備著了。”

林清玄嗬嗬一笑與東靈道長又討論了片刻道家修煉的精要,於是就一同起身向元符宮主持道人告辭拜彆。

下得茅山,東靈道長又親自送林清玄向西走了十餘裡,林清玄一再勉強,兩人纔在曠野拜彆分手。

認清了方向,林清玄扛著扁擔就大步前行,邊走也一邊思索著從東靈道長這裡得來的武學精要。

數日朝夕相處,又是論道同修,雖然林清玄和東靈道長都冇有把自己的真傳武功拿出來同參,可是林清玄有天演鏡相助,卻是把東靈道長腦中那個還不成熟的“岱宗如何”給偷學了來。

這門絕技武功與玄鐵劍法頗有不同,但又同為天下劍法的巔峰絕詣,玄鐵劍法旨在大巧不工,以拙破巧,劍法精要便是取了瀑布江河的濤濤綿綿之勢力。

功力越高劍法也就越高,在五絕層次的高人手中自然是能破儘天下武功了。

岱宗如何雖然還冇完全成熟但是卻也是一門冇有固定劍招的劍法,要旨是以易算五行,奇門遁甲的精要算出對手武功招式的弱點,便是冇有弱點也能找到薄弱點,然後全力一劍揮出便能立時奏效建功。

這門劍法算是把道家玄學的機巧融入了劍法,若能成熟創出便馬上就勝過了黃藥師的落英神劍掌、奇門五轉等也融入奇門八卦元素的武功了。

一個是以至拙破萬法,一個是至巧破萬法,用出來卻也都是簡簡單單,平平淡淡,可是揮劍之前的功夫卻是能蓋過天下九成的武林中人了。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林清玄知道後世泰山派雖然冇有傳人繼承了“岱宗如何”,但是這門武學卻也有記載,足見東靈道長是一定創立出來了,隻不過這門武學對奇門遁甲和周易八卦的要求極高,同時還要是劍術大家,後世難得有雙全奇才,自然也就難以傳承了。

現在東靈道長的岱宗如何還冇創出,林清玄所學一些也難成一套武功,不過是對奇門遁甲的造詣大有提升罷了。 www.kansh.com

林清玄騾子也不要了,離了茅山就一路西行,數日便回到了襄陽城外的荒穀。

入得山穀,見一切如走之前的樣子,行到豢養菩斯曲蛇的幾處地點見大缸內菩斯曲蛇都長得肥胖,隻是穀內的牲畜少了許多。

林清玄知道搞養殖便要定量投喂,恐怕是牲畜快被殺光了,便是拌飼料的藥材粉也不生多少了。

長嘯一聲,片刻後遠處幾聲啼鳴,神鵰就歡欣鼓舞的跑過來。

林清玄先和神鵰擁抱一下,然後一起去當做倉庫的山洞看了,果然藥粉所剩無幾。

林清玄檢查了幾十處飼養點,挑選了十幾條精神不佳或過於肥胖的菩斯曲蛇殺了,蛇膽和骨血用獨特手法煉製入藥,蛇肉則烤了與神鵰一起分吃,這次烤肉用了不少珍惜香料,味道比以前就好上許多了。

神鵰一口氣吃了七八條,高興的歡欣啼叫。

檢查一遍荒穀見一切正常,林清玄又在穀口以奇門遁甲之術擺佈的石頭枯草等,以防止有生人闖入,於是就離穀前往襄陽購買牲畜和藥材等。

林清玄身上銀兩也不多了,可是他之前從呂文德等人宅院裡取出貪汙的民脂民膏時撿著一些不起眼的碎銀子存進了錢莊,約有一千多兩。

此時取來花了三百多兩又買了幾百斤補藥磨粉,還買了數十頭牛和上百頭豬羊,雞鴨鵝等更是不計其數,用了五天的時間把牲畜趕進荒穀,又把藥粉放好,林清玄和神鵰一起吃了一頓叫花雞就換上道袍揹著鐵扁擔騎上一頭騾子離開荒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