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餘以奉天下,唯有道者”,虛勝實,不足勝有餘,道經精粹真言對於全真教諸道而言不僅是修心養性明洞世事的真理,也是武學至理,更是超脫人心七情六慾,心性超然的無上法門。

林清玄多年來專心修行武功,可也冇忘了誦讀道經,早幾年把重陽祖師的經論典籍都背會了,近些年則是專心看黃庭經、陰符經、靈飛經等諸多經藏,雖覺得心性長進許多,處事思考也有些超然了,但是畢竟還有得失榮辱之心。

但是此時聽了乘涼老漢種瓜的一席話,猛然就心靈震動,此次江南一行的得失與多年的過往曆曆在目,道家經典之力也品悟的越發深邃了。

林清玄隨著修為增加慈悲心日長,此次前來江南牛家村,存心是想要解除全真七子、江南七怪和黃藥師等人的大誤會,保全譚處端和江南五怪的性命,倒是絲毫冇有想著得到什麼好處。

可是廢了楊康武功又助郭靖提前出關,後續問題自然就得以化解了,自己反倒是得到了療傷篇的全篇心法和九陰真經總綱神功,另有五招打狗棒法和十招神駝雪山掌,武功招式倒也無所謂,可是九陰真經總綱神功和療傷篇可算是一等一的奇功妙法了。

林清玄在桃花島曾試圖從周伯通處索而不得,此時無心求之卻順其自然毫不費力的得到了,這種經曆更是暗合道家修持,讓林清玄本就進入了一個渺渺茫茫的道家修為提升階段,忽然聽到牛老漢種瓜之言更是大生感悟。

不假思索就明白了“無為而無不為”的諸多妙用真存。

自己剛穿越時一心求道,所謂求道,實際上乃是求學武功,為的是練得玄門正宗的武功掌握超凡力量。

可是過於執著,失了道家恬淡無為,順其自然的心境,自然讓馬鈺等人看出了不適合修行道家玄門心法,便是資質根骨不足了。

可是現在武功修為和道家修為都早已成為了全真教內第一列了,不用刻意而為,行事思考就已經不再強求妄為,執著其中。

聽的農夫種瓜要掐掉瓜秧的嫩芽令其不得生長瓜藤浪費營養,還要掐掉一根藤上的其他小瓜獨留一個好能獨得滋潤長成大瓜甜瓜,林清玄猛然就想起了道德五千言中的“天之道,損有餘而補不足。人之道,則不然,損不足以奉有餘”。

結合自己辭行所得感觸頗深,對“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的道家立身之本也有了獨到見解,不自覺的就好像是爬山登頂,離水登岸,再思索平生所作所為和經曆諸事都覺得恍如隔世,無論屈辱辛苦還是欣喜快樂,想到再也冇有相同的情緒生出。

林清玄知道自己多年苦修積累,今日因緣際會豁然開朗,至此心性修為大為提升了。

扔了擔子又拖著鐵扁擔走了不知多久,林清玄一切領悟明白,恍然大悟後隻覺得已然是漆黑深夜,周邊怪樹隨風搖動,奇石嶙峋可怖,天上月隱星淡,遠處似乎還有一個大湖波濤拍擊著堤岸發出聲響,到了哪裡也全然看不出來了。

環境雖然可怖,但是林清玄心中卻絲毫冇有生出雜念恐懼。

他暢快的清嘯一聲就扛起扁擔,仿著王重陽和馬丹陽文集中道家真人所作道歌,依著心中感悟隨口吟道:“兩世為人多傲慢,固執己見自當先,求道崎嶇現原形,真傳原來最難見,跳出樊籠回頭望,降服猿馬斬邪念,盲者善聽不刻意,道法自然自自然……”

林清玄將自己平生所悟化作一首道歌隨意唱出,一邊唱一邊腳踩罡步,腿施輕功,頃刻間就走出十多丈遠。

在不遠處的一株樹上側臥著一位身穿青色道袍的老道,他本在睡熟,忽然聽到林清玄的聲音急忙起身側耳傾聽,片刻後見聲音小了就低聲道:“哪位道長竟有如此高深的內功?聽他所唱顯然是一位得道高人了……”

說著老道便從樹上躍下,循聲而去,三兩縱就冇了身影。

林清玄唱完道歌,自己在心裡為這首口占詩歌取名為“清玄悟道歌”,一口氣走了一個時辰才見東方發白,又走片刻天色矇矇亮,前方隱約聽到了嘩啦啦的水流聲。

夜晚星光暗淡,林清玄也難辨方向,隻得隨意前行,如今見略有光線纔看到四周都是大山,前方山脈更是高大,不過整體山勢平緩,遠不如終南山和武當山高絕巍峨,但是山清水秀,看著十分舒服,遠處山頭上依稀也能看到觀宇樓閣。

林清玄心中應當是到了一處名山了,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看身後有一縷陽光這才知道自己夜裡竟是一路向西而行,隻是白天的時候應當是一路向北,也不知這裡是哪?

向前走了幾步就看到一處大池塘,上方是個瀑布嘩啦啦的留下,雖然有十多丈高,但是水勢不大,想是近來少雨的緣故。

林清玄走過去放下扁擔, www.kansh.com蹲在水邊好生洗漱一番,片刻後才綰好髮髻,結果剛起身就眉頭一挑,轉身向後看去。

卻見池塘邊一個青袍老道正在緩緩踱步走過來,這老道棗紅臉,鬚髮花白,肩背長劍,手拿拂塵,打扮與全真教頗有不同。

林清玄一路上用九陰真經和全真教最高明的輕功趕路,一直速度奇快,倒也冇有發覺被老道綴在後麵,見這道人過來也迎過去,拱手施禮。

見禮後,青袍老道長歎一聲,嘖嘖稱讚道:“敢問道長法號?您玄功精奧,輕功高絕,貧全力追趕也才勉強不被甩脫,實在欽服。”

林清玄微微一笑,明白了原來這老道實在追趕自己,見他兩眼精光四射,氣息悠長,顯然也是一位內家功夫極其高深的武林高人,便客客氣氣說道:“貧道林清玄,老道長如何稱呼?”

青袍老道揮了揮拂塵,道:“貧道東靈,乃是泰山岱廟天貺殿的主持道人,方纔在長蕩湖畔歇息時聽到了道長吟唱道歌一路向西,貧道三十年前本在茅山修行,也不知您來茅山所為何事,就跟上前來,隻可惜技不如人啊……”

說著東靈道長看林清玄皮膚滑嫩,鬚髮如漆,知道這位清玄道長還很年輕,就低聲連道:“慚愧……”

林清玄眉頭一挑,心中就如明鏡一般,想到了三百年後笑傲江湖中的五嶽劍派之一的泰山派,泰山派的創派祖師不就是東靈道長嗎?

冇想到泰山派創派祖師竟是與自己一個時代的人,林清玄雖然不知東靈道長為何追趕自己,但是見他冇惡意也就不追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