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靖和黃蓉見木前輩聽了梵文總綱後閉目沉思了良久,忽然麵露喜色,都知道老前輩怕是多半知道梵文。

郭靖倒冇什麼反應,黃蓉卻靈機一動,想著要怎麼把木前輩知道的總綱套出來給靖哥哥修煉纔好。

就在黃蓉思索的時候,林清玄已經迫不及待的站起身,指著桌上的三塊西瓜,說道:“你們將西瓜吃完不要離開,在此等候托雷等人與全真七子、黃藥師等人過來,黃藥師以為你已經死了,遷怒郭靖和江南六怪,全真七子有心調解此事,你們在此見到了他們便可化解矛盾了。”

林清玄說完郭靖還傻乎乎的要問,黃蓉冰雪聰明早已明白,她剛纔在密室內見這位木前輩出手廢了楊康武功心中大為痛快,知道木前輩心中慈悲但是做起事情來卻也乾脆利落,毫不會有婦人之仁掛礙,心中十分欽佩,急忙答應。

林清玄估摸著郭靖這次修煉療傷篇不僅內傷儘複,和黃蓉合力參修下功力也有不小的長進,兩人加起來武功就在五絕之下數一數二了。

有兩人在此不僅一切陰謀謊言都能真相大白,全真七子和梅超風、黃藥師、歐陽鋒來了也能免除大戰,自然是一切都足以讓自己放心了。

林清玄此次前來就是為了改變劇情救了江南六怪和譚處端的悲劇,順便改變原穆念慈,現在的楊念慈的一生悲慘。

廢了楊康令他跟隨楊念慈回到父母身邊好好生活便是第一步,幫助郭靖療傷令他和黃蓉可以親自站出來破除謊言,化解矛盾就是後續,如今此行功德圓滿,林清玄自認為算是大功一件了。

念及於此,林清玄就十分高興,心念通達,隻覺得對道家敬天禮命,慈悲為懷的理解又加深了一層理解,對全真教最上乘武功心法乃至九陰真經武功的理解也不由自主的深了一層,腦中之前還有些模模糊糊、影影綽綽的東西都清晰可見了。

起身也不多說,林清玄挑起自己的西瓜擔子就長嘯一聲,吟唱著道歌踏步出門。

“攀緣斷製自心裁,心地開時性亦開。返照隻知家業苦,回光頓覺火坑災。誌隨靈鶴先歸去,意在林泉不複來……”

伴隨著聲震屋瓦的清嘯長吟頃刻間遠去,郭靖和黃蓉走到門前看著那位如同鄉間老農的前輩挑著擔子踏步而行,兩個擔子一上一下的顛簸著轉眼間就晃過錢塘江畔的柳林冇了蹤影。

“前輩高人的行止讓人好生欽佩,木前輩雖然性情與洪恩師不同,但俠義心腸卻彆無二致,行蹤不定也是神龍見首不見尾啊……”

郭靖讚歎一聲,悵然若失的唸叨了起來。

黃蓉微微一笑,卻不管什麼木前輩石前輩,隻是抱著郭靖的腰身依偎在他身上,柔聲道:“靖哥哥,你身體還有哪裡不適嗎?”

郭靖心頭一蕩,也摟著黃蓉坐下,兩人耳鬢廝磨,親親熱熱的討論起了閉關三日來的見聞。

林清玄挑著西瓜一路疾行,走過一個山崗,見到成片的梧桐樹綠葉如蓋,隨著清風吹動發出喝啦啦的聲響。

幾個挑擔子的腳伕坐在樹蔭下乘涼,看穿著乾淨許多,像是行腳商人。

見到林清玄走近了,幾人看到了擔子裡的西瓜都口齒生津,嚥了咽口水,一個三十多歲的漢子上前攔住路,問道:“漢子停一停,你這西瓜是要送到哪裡賣的?”

林清玄憨憨一笑,道:“不拘地方,到什麼集市村子都好,自家種的西瓜,甘甜多汁倒也不愁買家。”

那個漢子問道:“怎麼賣?這擔子裡也就三個小瓜子,賣於我們解解渴。”

林清玄客氣的點點頭,道:“我也冇帶秤,三個西瓜不值什麼錢,你們給我5枚大錢就好。”

說完林清玄就放下擔子示意漢子把西瓜取了。

那漢子見林清玄老實,就咧嘴道:“5個大錢,你要的還不便宜,漢子,我問你,你的西瓜保不保熟?”

從來冇做過生意的林清玄一怔,道:“保什麼熟?我這西瓜都是新鮮的。”

一個老漢走過來拿起西瓜拍一拍,看一看,笑道:“這幾個小瓜子應當是熟了,隻是定然不會好吃,你要5個大錢倒也不貴。”

林清玄聞言大奇,問道:“老丈怎麼如此通曉?”

老漢嘿嘿一笑,道:“這西瓜是西域傳來的稀罕物件,我前幾年也種過,你這三個西瓜一看就是種瓜的時候冇有掐秧,或者是掐秧掐晚了,這一根藤上長了兩個西瓜,自然是長不大,便是長熟了味道也不好。”

林清玄和其他腳商聞言都大感好奇,那個三十來歲的漢子遞給林清玄五枚大錢,然後用隨身攜帶的匕首切開三個西瓜,果然見三個西瓜雖然都是水靈靈的黃瓤,但是瓜子比往常見過的大瓜還要大一些,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幾人各吃一塊果然感覺甜味不重。

一個圓臉漢子笑道:“牛老頭你真神了,看一眼就知道這西瓜什麼樣。”

此時西瓜還冇有改良出後世那種少子薄皮的紅瓤品種,基本上不是白色就是黃色,不過味道已經接近後世的西瓜,隻是甜度不夠而已。

林清玄也十分好奇,問道:“大叔,你能不能給我講講這是那個西瓜為何不夠好吃的道理?U看書 .ukansh.com”

牛老漢似乎十分高興,畢竟人前顯擺的機會委實不多,見其他人也都好奇,就輕咳一聲,說道:“春天瓜秧生長開花,精通種瓜技藝的老農等到開花後就要將秧苗前頭嫩芽掐斷,隻留四五朵花。

等到晚春的時候花枯結瓜,也要掐掉大多小瓜,隻留一枚悉心照料,等到盛夏之時便是西瓜成熟的時候了,一根瓜秧隻得成了一枚寒瓜,如此瓜秧將地裡的好處全都給了一個瓜,吃著豈能不好吃?”

當先攔路買瓜的漢子笑道:“哦,這就是跟除了地裡雜草讓稻子好長的意思差不多,掐秧去瓜,留個獨苗苗,那自然冇有其他小瓜跟預留的寒瓜爭勁頭奪滋養,寒瓜也就長得好了,對不對?”

眾人聞言也都明白道理,鼓掌大笑,都說聰明。

林清玄方纔在牛家村因為目的達到心情暢達因而道家修為略有增進,本就是暢想天地萬物,琢磨道家至理的時候,此時聽到牛老漢這一通種瓜的技藝,突然聯想起了五千言和九陰真經。

腦中突然像是見到了光明,心中湧出來諸多情緒和想法,忍不住哈哈一笑,拖著鐵扁擔就朝前行去了,口中不斷地唸唸有詞:

“天之道,其猶張弓歟?高者抑之,下者舉之;有餘者損之,不足者補之。天之道,損有餘而補不足。人之道,則不然,損不足以奉有餘。孰能有餘以奉天下,唯有道者。是以聖人為而不恃,功成而不處,其不欲見賢……

天之道,損有餘而補不足,是故虛勝實,不足勝有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