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靖對木十八無比信任,閉目正在運功,對什麼聲音都冇有在意,黃蓉則聞言後趴到孔洞向外看去。

就見店門聲響,進來了一個錦衣貌美的女子,她手握寶劍,衣著華麗,嬌滴滴的喊道:“店家,店家。”

黃蓉心頭一動,想道:這是寶應的那個程家大小姐程瑤迦,她來做什麼?

這時傻姑已經睡醒從地上爬起來,程瑤迦道:“店家,相煩做份飯菜,一併酬謝。”

傻姑先是搖搖頭,然後就走到一口鐵鍋前盛了兩碗米飯,遞給程瑤迦一碗,自顧自地吃了一碗。

吃了片刻,程瑤迦見傻姑連吃三碗擦滿意的摸摸肚子,忙問道,“姑娘,我向你打聽個所在。你可知道牛家村離這兒多遠?”

傻姑道:”牛家村?這兒是牛家村。離這兒多遠,我可不知道。”

程瑤迦臉一紅,低頭玩弄衣帶,隔了半晌,又道:“原來這兒就是牛家村,那我給你打聽一個人。你可知道……知道……一位……”

傻姑不等她說完,已自不耐煩的連連搖頭,奔了出去。

黃蓉猶自在猜測,林清玄卻低聲問道:“郭兄弟,你的傷是如何來的?自從燕京一彆後,郭兄弟你又怎麼會到這裡來?”

郭靖聞言一邊運功療傷,一邊說起了半年來的經曆,黃蓉一邊聽著一邊向外看著,卻見不一會兒陸冠英竟然也進得店來。

起身正要給郭靖說,見他磕磕絆絆才說到桃花島三個試題,就拉他去看,自己把話題接過來詳說起來。

黃蓉口齒伶俐又語音動聽,不過片刻就把情況說清楚了,林清玄聽後讚歎道:“黃姑娘講故事的本事可是比郭兄弟強多了。”

說著林清玄就坐到一旁細細思量起來。

原來燕京正邪大戰結束後郭靖和黃蓉結伴南行,後來果真靠著黃蓉的廚藝引來了貪吃的洪七公,然後學得了降龍十八缺三掌,黃蓉也學了許多武功。

再後來兩人和歐陽克大戰,也救下了寶應的程瑤迦,更是去了陸家莊,郭靖也和梅超風大戰一場。

之後還是郭靖和黃蓉一道去桃花島,遇到歐陽鋒帶著歐陽克上島求親,郭靖遇到周伯通,是否學得雙手互搏、空明拳和九陰真經等武功黃蓉未說,但是郭靖卻是老老實實的補充了,確實是學到了武功,不過卻冇有和周伯通結拜成兄弟。

見郭靖傻乎乎的什麼都說了,氣的黃蓉瞪了他兩眼。

林清玄看的好笑,隻當不知,之後黃蓉就接過來自己講,之後的劇情和林清玄所知道的基本一致,一樣是洪七公中毒受傷武功全失,眾人流落荒島,然後黃蓉用計壓斷歐陽克的腿,之後製作木筏返回大陸。

為了讓洪七公能吃到鴛鴦五珍膾,郭靖、黃蓉和周伯通、洪七公四人又潛入杭州皇宮,正好遇到了完顏洪烈和歐陽鋒、靈智上人、楊康等人盜寶,郭靖照舊是被楊康捅了一刀又被歐陽鋒打了一掌,所以身受重傷躲進了牛家村密室療傷。

林清玄覺得自己支走了梁子翁,又救下來楊鐵心和包惜弱卻冇能讓楊康洗心革麵,足見此人是離不開榮華富貴了,更冇有一丁點廉恥仁義之心。

正想著要如何想法子拿了楊康,也就順手緩解了後續的江南五怪之死等悲劇,忽然聽到黃蓉低聲道:“木前輩,他們在吃你的西瓜哩。”

木十八抬起頭,知道自己挑著西瓜進來時已經被他們看到了,想起鐵扁擔還放在外麵,冇了含著玄鐵重劍的重兵器在手,自己的武功就失了一半了,聞言按下諸多想法趴到孔洞向外看。

此時外麵除了程瑤迦又多了一個俊秀公子,林清玄心知那人多半就是陸冠英了。

見兩人正在說話,陸冠英正彎腰從框裡拿西瓜,似乎要切了給程瑤迦解渴。

陸冠英拿起西瓜一轉身踢到了豎著的扁擔,不僅扁擔動也不動,他腳尖還有鑽心劇痛,好似踢到了鐵板。

“鐵的?”

陸冠英心頭大驚,伸手就要去拿,林清玄眉頭一皺就準備隨時出去,突然見店門被推開,一個冇有耳朵頭生三個瘤子的醜陋男人探進來頭,大喊道:“雙頭鬼,你有本事就到太陽底下來,三頭蛟侯老爺跟你鬥鬥。我比你還多一個頭,青天白日的,侯老爺可不怕你。”

陸、程二人茫然不解,郭靖和黃蓉卻早已心知沙通天彭連虎等人必然是還要再來,見侯通海都心頭一歎。

林清玄早已知道侯通海等人還會再來,再等等不僅沙通天彭連虎等人會回來,歐陽鋒和黃藥師、梅超風、全真七子等也都會來了,譚處端之死也是在此了,見狀就心頭一動,打起了精神。

過了許久,侯通海提著一包糞便進來除妖,灑了糞便就挺著鋼叉和陸冠英大戰起來。

陸冠英武功低微,自然不是侯通海的對手,鬥了片刻就落了下風,程瑤迦見陸冠英危機就出手相救,然後三人鬥了幾句嘴,侯通海就怒罵全真教,然後尹誌平就正好進來。

原來尹誌平在村內轉了一圈一無所獲就要到酒店問問,正好聽到侯通海辱及師門就出手夾攻,如此三人打侯通海一個,鬥了幾十招便將他打倒拿下了。

林清玄和郭靖、黃蓉在密室靜靜地看著,過了一會兒沙通天掛念師弟又領著彭連虎等人推門進來。

這些高手一進來就製服了尹誌平陸冠英三人,然後傻姑進來又被彭連虎打了幾個嘴巴。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忽然門口一聲冷哼,一個麵無表情的青衫男子不知何時就站在了門口。

黃蓉麵露喜色,林清玄知道是黃藥師到了,然後就看到黃藥師以彈指神通暗中相助,令傻姑打了彭連虎三個耳光。

然後就是手撕侯通海一臂,逼著金國眾人從他胯下鑽了出去。

之後尹誌平悍不畏死,寧折不彎,不僅不願辱及師門滾出去,反而豁出命去大罵黃藥師,被他一把扔出店外,接著黃藥師逼著陸冠英和程瑤迦成婚,轉眼就到了夜裡。

林清玄早就有心出去,可是自己玄鐵重劍不在手,黃藥師喜怒無常出手狠辣,少了玄鐵重劍自己實在冇有把握自保,就隻能一邊默運玄功一邊仔細觀察外麵。

七八個時辰轉瞬即逝,黃藥師為兩人證婚後就拉著長凳睡在門口,過了許久忽然聽到外麵一聲長嘯,跟著哈哈大笑,聲振屋瓦,正是周伯通的聲音,隻聽他叫道:“老毒物,你從臨安追到嘉興,又從嘉興追回臨安,一日一夜之間,始終追不上老頑童,咱哥兒倆勝負已決,U看書 www.ukansh.com還比甚麼?”

又聽一個宛如破鑼鏘鏘嗓音叫道:“你逃到天邊,我追到你天邊。”

周伯通笑道:“咱倆那就不吃飯、不睡覺、不拉尿拉屎,賽一賽誰跑得快跑得長久,你敢不敢?”

那個刺耳的聲音道:“有甚麼不敢?倒要瞧是誰先累死了!”

周伯通道:“老毒物,比到忍屎忍尿,你是決計比我不過的。”兩人話聲甫歇,一齊振吭長笑,笑聲卻已在遠處十餘丈外。

聽了屋外的聲響林清玄心中就明白是昨夜歐陽鋒夜探皇宮遇到老頑童了,所以兩人就追逐了一日一夜。

臨安到嘉興來回五百餘裡,一日一夜也就是十二個時辰,平均一個時辰四十餘裡,這個速度倒也不算什麼,可是兩人一日一夜不停歇,定然是初始極快,後來才漸漸慢了下來。

林清玄估摸著周伯通和歐陽鋒的平均速度已經超過了後世的馬拉鬆世界紀錄,他們都是一口氣跑了一天一夜,可見功力精湛深厚。

林清玄自認為自己一個時辰跑出兩人的速度甚至超過也無妨,但是一天一夜就難以支撐了,心中驚歎五絕層次的神功了得。

忽然聽到陸冠英在外麵語氣驚異的說道:“咦,祖師爺呢?”

又聽程瑤迦道:“你瞧,那邊三個人影,最後那一位好像是你祖師爺。”

陸冠英道:“是啊,啊,怎麼一晃眼功夫,他們奔得這麼遠啦?那兩位不知是何方高人,可惜不曾得見。”

林清玄知道黃藥師是跟過去了,心頭一鬆,也就時刻準備著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