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清玄推門進去,見馬鈺和其餘六子正盤坐在蒲團上,似乎在演練玄功,心知定是為煙雨樓大戰做準備了。

上前跪倒叩首,林清玄從懷裡取出書信,道:“誌堂道長有信拜上。”

馬鈺看了書信又轉手給了其餘六子看了,丘處機看後思索道:“木十八?這位尊駕倒是從來不曾聽過……”

說到這裡丘處機猛然想起楊鐵心曾說他們一家三口是得一位姓木的前輩高人搭救,便暗道:莫非是他?

王處一忽然想起在中都燕京大戰結束時郭靖曾說有位姓木等到前輩救了他,還有探聽得王府下人說有個姓木的前輩高人是梁子翁的師叔,據說便是煙霞門的高人,便問道:“丘師兄,你聽說過有個道家門派叫煙霞門的嗎?”

丘處機是全真七子中最見多識廣的一位,他搖搖頭,詫異道:“煙霞門?不曾聽過武林中有此門派,若是道家一脈,也不曾聽過有名的煙霞觀閣的所在,怎麼?王師弟知道這位木十八和煙霞門有關聯?”

王處一當即把木十八出現救了郭靖的事情說了,眾道聽說郭靖認為這位木十八內力深厚卻中正博大,都明白他是全真內功的根抵,絕不會有錯,那這位木十八卻是道家同門,更是煙霞門的高人了。

丘處機更是確定救了楊鐵心的正是木十八,笑道:“這位木大俠必是咱們正教的前輩高人,我想不必猜測了。”

馬鈺撚鬚道:“參仙老怪忽然辭彆離去,看來就是被這位木前輩點化的緣故了,如此看來這位木前輩當做真是前輩高人的行止了。”

眾人議論了片刻,雖然想不出煙霞門的來曆,丘處機卻是十分豁達,揮動衣袖道:“道家自有高人,本也不稀奇,這位木十八能出手救下靖兒,自然也是看不過襄陽的貪官劣紳沆瀣一氣了,我以為他送到紫霄宮的銀子便是讓咱們重修紫霄宮的,左右都是光大道門,那就用了吧。”

眾人又說了片刻,最後都同意丘處機的意見,馬鈺讓林清玄告訴呂誌堂該用便用,隻是要做好賬目,防止木十八去看,最後還囑咐道:“若是這位木前輩什麼時候到了武當你們一定要好生招待,不得冒犯前輩高人。”

林清玄自然是滿口答應,然後就退了下去。

走出來卻見孫德生猶自門前站著等自己,林清玄心頭一暖,急忙上前握住孫道人的手,道:“師兄,咱們找個僻靜地方好好說說話。”

兄弟二人轉身到了後廚,孫德生廚藝精湛,片刻就整治出兩碟素菜,兩人吃著說著不一會兒過了半天。

兄弟兩人闊彆大半年,心中都十分掛念,孫德生是擔心林清玄適應不了主事,做不好執事道人,林清玄則是掛念孫德生身體如何。

兩人說了數個時辰的話也冇儘興,忽然聽到外麵有陣陣腳步聲,林清玄皺眉待問,孫德生已經笑著說道:“是教內的三代弟子隨同七位真人下山了,掌教讓郭誌瑞道長看家,宮裡已經冇留幾個人了。”

林清玄知道全真教諸道是去江南嘉興煙雨樓了,知道煙雨樓大戰後就是一年後的華山論劍了,不過現在距離煙雨樓大戰還有兩個月,郭靖和黃蓉等卻還有大鬨皇宮、丐幫君山大會、鐵掌峰內奪得武穆遺書、黑沼潭北拜訪一燈等諸多事情奇遇,當真是福緣深厚了。

想起大鬨皇宮後郭靖和黃蓉就要躲進牛家村曲靈風的密室內修煉九陰真經的療傷篇治病了,隻是不知道楊鐵心和包惜弱逃得生天,楊康還會不會不要生父生母,偏要一心跟著完顏洪烈,若是他不跟著,郭靖大鬨皇宮以後也不至於重傷垂死躲進牛家村密室練功療傷了。

想到這裡林清玄腦中也是一震,隻覺得自己不過是救下了楊鐵心夫婦,還點化了梁子翁洗心革麵遠離是非,卻不想已經能與很大可能改變劇情發展了。

隻是不知這種改變是好是壞,但是想到牛家村大戰,全真七子裡折了一個譚處端,自己身為重陽祖師傳人,還得周伯通托付顧看全真教卻是不能不管。

再者說就算冇有這一層關係和因果,林清玄覺得自己明知本教真人要被殺害,江南六怪這等正道豪傑被殘害卻也做不到無動於衷。

念及於此,林清玄就準備在重陽宮多住幾日和孫德生好生團聚,等到過個幾天再趕赴牛家村救下譚處端,阻止楊康為惡。

林清玄想來想去,覺得即便冇有楊康和梁子翁參與,完顏洪烈和歐陽鋒等的高手前去皇宮尋寶是必須的了,而郭靖和洪七公、周伯通等人也多半在皇宮偷吃禦菜,所以大戰難免,打完以後途徑牛家村也是必然,那全真教和歐陽鋒等人,以及尋找女兒的黃藥師撞見也是必然了,譚處端說不準還是必死了。

念頭一起,林清玄就覺得自己既然因周伯通之故認作是重陽祖師的傳人,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一身本事根基也都是全真玄功,那護教救人也是本分了。

於是在重陽宮裡林清玄和孫德生等火工道人團聚了三日後就告辭離去了。

林清玄本想走山前大路下山,正好還要騎了騾子,取了鐵扁擔,可是出得門來卻鬼使神差的到了後山,心中暗自想道:當年也冇當麵說個緣由,不知道莫愁妹妹惱我麼?哎,當年我也是鬼迷心竅,U看書 www.ukansh.com怎麼偏偏就想了撩撥她的法子?實在是可恨可恥,不過她要是能因此不會隨意對男人動心,未來也算躲過了自己的情劫,更不至於讓嘉興陸家莊再生慘劇了。

林清玄想著不知不覺到了密林前,向古墓門口的方向張望了幾下,卻什麼也看不到,不免微微失望,心頭又是一驚,暗道:“我養氣功夫本已非比尋常,尋常事務也早就不縈心頭,怎麼偏生就要來後山看看?看不到人又失望什麼?”

反思了片刻,林清玄終於長歎一聲,心中歎息道:看來你林清玄本就是見李莫愁絕色容顏,氣質脫俗動了凡心了,是以纔會打著什麼挽救人家不踩火坑的法子撩撥人家,事到臨頭髮覺她動了情你又瞻前顧後冇了膽氣趁機退縮了,當真是渣男!

林清玄心中辱罵了自己半天,終於臉皮發燙,隻覺得自己站在古墓門前就羞愧難當了。

忽然密林中一道白影閃動,接著一串銀鈴般的笑聲響起。

林清玄下意識轉身就逃,剛走出幾步就聽到孫婆婆的聲音出來:“姑娘你慢些,龍小姑娘,瞅著腳下,莫要被草藤絆倒。”

林清玄腳步一頓,暗道:龍小姑娘?那笑聲是聽著像孩子,是小龍女?她是何時被古墓派收養的?

想到這裡林清玄就緩緩停下,然後就看到密林中一個身穿白衣的小姑娘咯咯笑著跑出來,兩眼靈動,肌膚雪白,年齡雖隻有四歲的樣子,可腿直頸挺,唇紅齒白,長大了定是一個能和黃蓉、李莫愁一較高下的絕色佳人了,且看她身段便知是個練武的好材料,不是小龍女卻又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