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清玄在躍上房梁時就早已啟用了天演鏡,可是看了半晌,鏡麵上卻隻顯示了喂蛇之術,而且內容不多,驅蛇之術則冇一個字也冇顯示。

眼看著蛇仆就要離開,林清玄知道不得不出手了,隻能微微一歎。

那蛇奴聽到歎息頓時大驚,伸手就要去拿腰間的匕首,隻覺肋下一痛就栽倒在地了。

林清玄拔出九真劍放到了蛇奴的脖頸上,鋒銳的劍刃瞬間就令他皮膚刺痛,流出了鮮血。

“不要亂說話,現在我問什麼你說什麼。”

林清玄冷冷的說道,見蛇奴驚恐的看著自己,就問道:“你現在把白駝山驅蛇馴蛇和飼養蛇的法門都給我一一說來,敢說錯一個小心你的腦袋!”

蛇奴嚇得麵無人色,急忙用有些生硬的漢話把各種從小就跟著管家爺爺學會的技藝說了出來,因為緊張,說的前言不搭後語,邏輯也有些混亂。

不過林清玄卻不在意,他天演鏡內開始不斷浮現出各種法門技藝,過了大約半個時辰,直到蛇奴重複了第三遍,鏡麵上的字跡不再增長,林清玄才知道蛇奴已經把他知道的全部說完了,揮手製住蛇奴,讓他和自己的眼神相對。

林清玄用出了移魂**,柔聲說道:“你看著我的眼睛什麼也不要想,現在你記得遇到了鬼怪,然後做了一場噩夢,睡下吧!”

那個蛇奴隻覺得鬼臉人的眼神好似有著無窮的磁力,自己心神一鬆就在心中重複道:“我就是遇到了鬼怪,你不就是嗎……”念頭剛轉到這裡就睡著了。

看著蛇奴呼呼大睡,身體還時不時的抽搐,林清玄知道是已經開始做噩夢了,知道等他夢醒後就會無法確定自己製住他是夢境還是現實了。

林清玄閃身出了蛇舍,又如法炮製的抓了三個蛇奴,終於把天演鏡上的各種操蛇、喂蛇、馴蛇的法門顯示全了,化作了流波閃動。

林清玄念頭一動就把各種秘法學會,雖然因為是逼問而出的秘法,天演鏡中映照的經驗心得少的可憐,但是由於通過天演鏡可以瞬間把映照的內容灌入林清玄的腦中,等於是瞬間學會,所以林清玄對這些秘術也十分熟悉,覺得隻要有蛇來實踐便可一一應用了。

出了彆院林清玄發現天色已經漆黑,估計已經是戌時了(19點以後)。

腳步開始加快,走了冇多遠就看到了一個坐落在最偏僻處的館舍,館舍的門洞開,裡麵原有燭火,等到林清玄靠近後突然滅掉了。

林清玄心頭一驚,下意識一位被屋內之人察覺,氣運兩目向前打量,見門內似乎倒著一個人形,他抬起玄鐵重劍一個閃身進去,入眼就看清門內趴倒的是箇中年男人,看衣著就知道是王府的下人。

黑暗中腥臭和奇異的濃鬱藥香撲麵而來,林清玄一聞便知是大補之藥,凝目去看,見黑暗中地上倒了一片瓶瓶罐罐和一個大竹簍,不遠處一個黑暗中也能看出通紅的大蛇纏著一個人在慢慢收緊。

林清玄心下瞭然,知道是郭靖的機遇了。

幾息之後,郭靖果然福靈心至的一口咬種了大蛇,而且還不斷的拚命吸允吞嚥起蛇血來。

過了一頓飯的功夫,那條僅比荒穀內的菩斯曲蛇王小一號的大蛇竟然被郭靖吸血吸的瘦弱乾枯,痙攣幾下就鬆開了他。

郭靖累的氣喘籲籲,掙紮著就要起身,忽然看到了黑暗中一個人站著,心頭大驚,仔細去看卻見是個手拿鐵尺的鬼臉怪人,他心頭一顫,想道:“是黑白無常鬼來索魂了嗎?”

林清玄向前走了幾步,玄鐵重劍在郭靖身下一挑,一股巨力就將他托起。

郭靖隻感覺自己是在雲裡霧裡,顫著腿靠著劍尖站定,喃喃道:“我竟然已經死了,蓉兒……媽媽……爹爹的仇還冇報……王道長的藥……”

郭靖隻道自己已經死了,心中那雖然不捨難過,卻說不出可惜後悔的字眼。

林清玄見郭靖生死之間還想著他人,也不由得暗讚他秉性純良,不愧是未來的北俠。

左手拉住郭靖的臂膀便將一股內力渡了過去。

郭靖隻覺一股暖流自臂膀流入自己的四肢百骸好生舒服,體內的內力也瞬間自丹田而出與這股暖流融合在體內按照馬道長所傳授的法門遊走而動。

郭靖服食了大寶蛇的血液,體內正在難受,得了林清玄內力引導相助,片刻就不再如何難受了,雖還覺得身體燥熱,但是也不再難以忍受了。

到了此時郭靖再傻也知道自己不僅冇死,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還遇到了高人相助。

“多謝前輩出手相救。”郭靖說著急忙就要下跪感謝。

林清玄伸手扶住他,淡淡說道:“我可不算前輩,你吃了這蛇血,以後勤勉用功,自可功力大進了。”

郭靖這才知道原來方纔的怪蛇竟是寶物, www.uukansh.com急忙撓撓頭,正待說話,突然聽到林清玄提醒道:“你忘了還有什麼事要做了嗎?”

郭靖摸了摸懷中的藥包還在,頓時放心,旋即又想起了穆易父女被完顏康囚禁,自己需得營救兩人。

想到這裡郭靖就躬躬身,道:“多謝大俠相救,弟子郭靖還要營救友人,失禮告退,前輩可否賜下名號,晚輩以後也好報答。”

林清玄淡淡道:“我叫木十八,俠義之士當救護弱小,你也不必感謝了,快去救人吧。”

郭靖沉聲應諾後才轉身走出門,辨明方向朝著囚禁了穆易父女的鐵牢而去。

林清玄待郭靖離開就從地上撿起一個藥瓶,將裡麵的藥丸倒乾淨,趁著大蛇剛死參與血液尚有靈性,急忙拉起一抖般把僅有的一點血水擠進了瓷瓶之內。

看著瓶內的蛇血不足一兩,但是藥香撲鼻,林清玄細品一口就知道了這寶蛇所以能延年益壽,令人功力大進。

乃是因為成年累月用名貴藥材進行君臣佐使的餵養,把一條大蛇給培育成了鼎爐,它一身精血經過多年滋養去蕪存菁,無數藥材的一點精粹以它蛇血為引便成了世間難得的寶藥。

林清玄喝下蛇血辨明藥性功效,知道這大寶蛇的一身精血便抵得上十枚蛇膽的功效,而且強健筋骨,壯大血氣的效果猶在菩斯曲蛇之上,隻可惜一條寶蛇便要二十年的餵養方纔能成,實在是太過困難了。

林清玄雖覺梁子翁餵養出寶蛇的法子難以量產複製,但是仍知道算是難得的藥方,心頭一動就在房中翻找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