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清玄還不知道因為門冇關好讓自己在掌教真人心中的形象又降低了一些,他現在因為金手指到賬而心情激動,早把所有的一切都拋諸腦後了。

反鎖好房門便坐在自己的床上,激動的看著天演鏡內顯現的那通篇完整的全真教掌教精修玄功——

“金關玉鎖二十四訣”。

見鏡麵上的功法口訣如水般流動,看著活靈活現好似一條條遊魚,林清玄心中不知不覺升起了無比熟悉的感覺,雖然他從來冇有修煉過,但是隨著熟悉感的不斷加深,口訣心法旁邊那人形的的經脈穴位圖也緩緩動了起來。

接著那“遊魚”便遊到了人形經絡圖的腳底,向上直奔尾閭穴,會,接著自上而下在周身諸穴各脈遊動……

過了不知多久,那遊魚和人形經脈圖都在林清玄的眼前消失了,但是卻都深深地烙印在了他的腦海裡,完全可以說是記在了心中。

林清玄收了天演鏡,感覺自己雖然周身冇有一絲內力,但是對金關玉鎖二十四訣的理解就像是熟練修煉了十多年一樣,這種感覺讓林清玄十分奇怪,同時也感覺隻要按照心法口訣入定修煉,要不了幾個時辰便能生出氣感,將金關玉鎖二十四訣修煉入門了。

林清玄明白這種熟悉感是天演鏡映照複製了馬鈺的修煉經驗和心得體會,等於是對這個功法的理解和修煉經驗自己完全與馬鈺比肩,即使自己是個冇有功夫在身的小道童,但是單純這一門玄功的理解,全真教內他已經和馬鈺並列第一了。

那種猶如臂使的熟悉感和自如感讓林清玄不自覺的就坐在床上入定了,然後心神一片虛空,呼吸吐納也不用去想的就能完全按照心法口訣做到一絲一毫不打折扣。

大約一刻鐘後,林清玄感到丹田內一股柔和暖氣升騰而出,雖然很弱小但是在自己手裡卻不覺生疏,那暖流之氣瞬間就被心意操控順著經脈遊動,經過手太陰肺經、肝經、脾經、胃經而動,隻有又化為遊龍直抵湧泉穴而後上行,停留於尾閭穴,一遍功行罷,暖流之氣赫然壯大了一倍有餘。

林清玄越發精神,心念不起,隻按照經驗下意識感應著暖流之氣從尾閭迴歸丹田,而後再出,則換走心經、腎經等經脈,等到行功之後暖流之氣留存於頭頂泥丸。

如此行功數遍,直到遊走諸穴的真氣壯大到可以遍佈兩條經脈林清玄才緩緩收了功法,然後睜開了兩眼。

抱元守一,神不外遊,此乃金關玉鎖二十四訣的修行根本,林清玄的修煉境界等同馬鈺,說是收功了,實則體內暖流真氣並未消散入穴位、歸丹田,而是仍舊慢慢的遊走壯大,隻是這個效率就不及打坐修煉的一成之效了。

不過蚊子腿再小也是肉,全真教玄功心法修煉起來本就緩慢,既然靠著馬鈺的經驗能夠二十四小時全天修煉,林清玄自然不捨得停止。

感覺雖隻是修行一次,但是金關玉鎖二十四訣便已經入門,體內內力雖然還很薄弱,但各穴各脈都已聯通,隨意運功揮掌,便有呼呼風聲。

這等功力其實已經不亞於這兩年新拜入真人座下的第三代真傳弟子了,算是初步有了根基。

林清玄嘴角含笑,心中暗道:“金關玉鎖二十四訣好生精奧博大,若非馬鈺經驗加成,我便是將心法口訣倒背如流想要練成也是萬難,豈能如現在一般一夜之功就抵得上三代真傳弟子的三月苦修了?”

從床上坐起身,林清玄渾身骨骼劈啪作響,這是初步修煉便真氣充盈的表現,他估摸著今日入門了,以後每天隻需要行走坐臥時自然修煉,過個一兩月也能小有所成了。

看窗外天光大亮,林清玄修煉一夜卻絲毫不覺睏乏疲憊。

此皆因修煉的是玄門正宗的上乘功法,又有馬鈺幾十年入定清修的根底加持,修煉時定思忘情,體虛氣動,心死神靈,不僅內力大增,身體也得到了尤勝睡眠的休息效果,自然是精力充沛不覺疲憊了。

林清玄下床活動活動,然後收伏好心神氣息,拿起掃把就到院子裡打掃落葉。

約莫一刻鐘後,隻聽“吱呀”一聲,房門被推開,頭上挽著三個髮髻的馬鈺走了出來,他身穿藍色道袍,左臂臂彎上托著一根拂塵。

馬鈺走動間三綹鬍鬚飄動,寶藍色道袍一塵不染,閉關十日,鬚髮油亮,朝霞照耀之下出塵之氣撲麵而來,頗有仙風道骨。

林清玄急忙把笤帚捧起,上前躬身施禮,道:“弟子恭賀掌教真人出關!”

馬鈺微微一笑,道:“好。這幾日苦了你,清玄,我閉關這些天可有人找我?”

林清玄不假思索的說道:“啟稟掌教真人,三天前廣寧真人找您,說是山東豪傑跟黃河幫起了衝突,請咱們仲裁此事,我說您在閉關,他就去找長生真人了,玉陽真人前天也來了一次,還有尹誌平師兄、劉誌一師兄都來過……”

馬鈺揮了揮拂塵,道:“如此,你去請幾位真人來祖師殿,我在那等候。”

林清玄急忙答應了,然後就快步離開彆院,穿過一段山路到了西側的廂房靜閣拜見了住在這裡的長生真人劉處玄和廣寧真人郝大通。

之後又去不遠處的玉皇閣拜見了玉陽子王處一、長真子譚處端,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最後到鬥母院拜見了清淨散人孫不二。

出家修行之前孫不二與馬鈺乃是夫妻,現在雖然成了師兄妹但是仍舊是七子中感情最深的,隻不過當年的夫妻情分如今早已成了道侶親情。

孫不二看著有四五十歲,她聽了林清玄的話就直接從椅子上坐起身,一揮大袖道:“掌教師兄傳召,那我即刻便去。”

林清玄深鞠一躬,不等起身孫不二就風風火火的離開了。

……

幾位真人來到祖師殿與掌教真人見禮後就各自坐下,三四個真人首徒則侍候在旁。

幾位真人談了幾個小時後,近半月的諸多事宜就商定了下來。

山東的事情馬鈺把劉誌一派去,並且命他在嶗山金光觀住下傳道,並且讓劉誌一統領山東幾個鏢局、武館等幾十個俗家弟子以及相關產業。

西北黑道出了一個雙刀悍匪,UU看書 www.ukansh.com接了許多鏢銀,關中龍門鏢局老掌櫃多次攜重金拜山,請求全真教出手,此事也不好不管,馬鈺就派王處一前去處理。

林清玄站在門口,幾位真人商討事務自然也就聽得清楚,腦中也多了許多想法。

過了半個多時辰,諸多俗務安排妥當了,馬鈺就笑道:“諸位師弟,我此次閉關頗有心得,不如大夥共同參悟一二?”

王處一輕輕一笑,道:“師兄不急,我即刻便要離山,若是你此時講了,我豈不是無心旁顧老想著修行之事?萬一耽誤了龍門鏢局老掌櫃的事情事小,砸了咱們全真教的牌子事大。”

馬鈺捋了捋鬍子,道:“忘了你也是個武癡了,哎,你和丘師弟雖然武功乃我教數一數二,但是道家修心養性的功夫就有些耽誤了。

那江南七俠也是江湖上響噹噹的人物,他偏要跟人家爭什麼輸贏?七俠遠去大漠還折了一位張五俠,如此經曆怕是憋著怒氣非要勝了不可,糾纏下去恐難善了。

我想還要勸勸丘師弟認輸了吧,免得最後輸贏都傷了和氣。”

孫不二附和道:“掌教師兄說的是,隻是丘師兄怕是聽不進去。”

馬鈺微微一歎,道:“他何時回來?”

劉處玄道:“丘師弟這次去中都BJ,屈指算來已有半載,也是時候回來了,興許一兩月之間吧。”

馬鈺聞言不再說話,片刻後才淡淡道:“也罷,等丘師弟和王師弟回來後我們在一同研修玄功吧。”

眾道諾然:“謹遵掌教師兄令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