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荒穀,林清玄先是一路向北,走出上百裡才見到一個村寨,詢問了一戶人家才知道已經到了河南的地界。

討要了一碗紅黍米的齋飯胡亂吃了,林清玄就拜彆這戶善良的人家,準備走京西北路一路北上,過開封、大名、真定趕赴中都燕京。

……

新年剛過,冰雪覆蓋了大金朝的中都燕京,在燕京最繁華的地界坐落著六王爺的府邸。

趙王府花廳內賓客高朋滿座,上首主座上是個衣著華麗,眉清目秀的少年,正是小王爺完顏康。

右側一字排開六張椅子和六個方桌,坐著樣貌奇特的六人,左側則是一個長眉秀目,頦下三叢黑鬚的中年道人以及一個濃眉大眼,一臉敦厚的少年郎。

一方是大金六王爺座下的六位客卿,分彆是白駝山少主歐陽克,黃河幫幫主沙通天、千手人屠彭連虎、參仙老怪梁子翁、五指秘刀靈智上人和三頭蛟侯通海。

另一方則是全真教玉陽真人王處一以及江南七怪的高足弟子郭靖。

雙方唇槍舌戰了片刻,侯通海越看郭靖越發來氣,離座站在廳中捋起長衣,叫道:“王道長,我先請教你的高招。”

王處一道:“貧道這一點點薄藝,如何敢和各位過招?盼望侯兄大顯絕技,讓貧道開開眼界,也好教訓教訓這個少年,教他知道天外有天,人上有人,日後不敢再妄自逞能。”

沙通天對侯通海道:“師弟那你就練練‘雪裡埋人’的功夫,請王真人指教。”

這時飛雪兀自未停,侯通海奔到庭中,雙臂連掃帶扒,堆成了一個三尺來高的雪墳,用腳踹得結實,倒退三步,忽地躍起,頭下腳上,撲的一聲,倒插在雪墳之中,白雪直冇到他胸口。

過了良久,侯通海雙手一撐,一個“鯉魚打挺”,將頭從雪中拔出,翻身直立。

之後就是沙通天伸手從碟中抓起一把瓜子,以中指連彈將瓜子彈飛三丈之遠,卻整整齊齊在侯通海所堆的雪堆上嵌成文字。

如此過了一個時辰,彭連虎、歐陽克、梁子翁也都一一顯露了本事,引得眾人的喝彩。

轉眼酒筵將完,眾仆在一隻隻金盆中盛了溫水給各人洗手。

王處一心想:“現下隻等靈智上人顯過武功,這些人就要一齊出手了。”斜眼看那藏僧時,隻見他若無其事的把雙手浸在金盆之中,毫不理會。

各人早已洗手完畢,他一雙手還是浸在盆裡,過了一會,他那隻金盆中忽有一縷縷的水氣上升。再過一陣,盆裡水氣愈冒愈盛。

片刻之間,盆裡發出微聲,小水泡一個個從盆底冒將上來。

王處一暗暗心驚:“這藏僧內功好生了得!事不宜遲,我非先發製人不可。”突然身子微側,左手越過兩人,隔座拿住了完顏康腕上脈門,將他提過,隨即抓住他背心上的穴道。沙通天等大驚,一時不知所措。

王處一右手提起酒壺,說道。“今日會見各位英雄,實是有緣。貧道借花獻佛,敬各位一杯。”右手提起酒壺給各人——斟酒。

隻見酒壺嘴中一道酒俞激射而出,依次落在各人酒杯之中,不論那人距他是遠是近,這一道酒箭總是恰好落入杯內。

有的人酒杯已空,有的還剩下半杯,但他斟來無一不是恰到好處,或多或少,一道酒箭從空而降,落入杯中後正好齊杯而滿,既無一滴溢位,也無一滴落在杯外。

靈智上人等眼見他從斟酒之中,顯示了深湛內功,右手既能如此斟酒,左手搭在完顏康背上,稍一運勁,立即使能震碎他的心肺內臟,投鼠忌器下,隻得眼睜睜的不敢動手。

王處一斟罷酒便以完顏康為人質逼得眾人放過郭靖,眾人無奈隻得答應。

放了完顏康王處一拉著郭靖走到花廳門口,靈智上人忽道:“道長功力精奧,令人拜服之至。”雙手合十,施了一禮,突然雙掌提起,一股勁風猛然撲出。

王處一舉手回禮,也是運力於掌,要以數十年修習的內功相抵。

兩股勁風剛觸到,靈智上人突變內力為外功,右掌鬥然探出,來抓王處一手腕。

這一下迅捷之至,王處一變招卻也甚是靈動。反手勾腕,強對強,硬碰硬,兩人手腕一搭上,立即分開。

靈智上人臉色微變,說道:“佩服,佩服!”後躍退開。

王處一微笑道:“大師名滿江湖,怎麼說了話不算數?”

靈智上人怒道:“我不是留這姓郭的小子,我是要留你……”他為王處一掌力所震,已然受傷,若是靜神定心,調勻呼吸,一時還不致發作,但為王處一的言語所激,怒氣上衝,一言未畢,大口鮮血直噴出來。

王處一不敢停留,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牽了郭靖的手,急步走出府門。

眾人見靈智大和尚竟然口吐鮮血,隻道是王處一武功高強,也不敢追趕。

正待轉身回廳,歐陽克突然冷哼一聲,道:“房上的朋友,何不下來吃一杯酒?”

歐陽克話音一落,沙通天幾人才恍然醒悟,紛紛察覺出動靜,心中明白剛纔精力都在王處一和過精神上,竟然冇有察覺的房屋上有人窺探。 www.sh.com

眾人正待躍上房頂,一個黑影忽然落下,花廳前就出現了一個衣服破爛,臉色黝黑的乞丐,他手中拿著一根似劍似扁鐵棍的傢夥,身材不高,十分怪異。

“丐幫的朋友?是全真教的幫手麼?”侯通海冷哼一聲,質問道。

這個乞丐咧嘴露出滿口的白牙,說道:“我乃木十八,行走江湖隻為打抱不平,方纔見你們六個好漢欺負人家老道和少年,便有心拉個偏架,不想你們太不濟事,冇能留下人家,哈哈……”

乞丐麵容黝黑肮臟,看不清長相,但是估摸著年紀不會很大,待他張口說話更是聽著年輕。

“留不下老道,那就留下你吧!”

其他幾人還在擔心此人是丐幫弟子有些遲疑,彭連虎卻怪笑一聲就閃出來,一手抓下,想著先拿下這個小乞丐再說。

彭連虎這一抓極為迅猛,顯露了他手上高明的功夫。

幾位江湖中威震一方的高人隻道彭寨主一招便可建功,不料那臟乞丐貓腰打滾竟然躲過了。

沙通天、梁子翁等人還罷了,可歐陽克家學嚴謹,眼界寬博,一看就看著臟乞丐躲閃的動作實在是蘊含了高深的身法訣竅,沉聲道:“閣下是九指神丐洪老前輩的弟子吧?”

這一聲問詢嚇得梁子翁臉色一變,其他幾人也驚疑不定。

臟乞丐搖搖頭,道:“洪幫主那是神仙般的人物,我哪裡有幸認識他老人家?你們不必瞎猜,若是當真想跟我較量較量,就畫下道來,你們都是大豪傑,可不許一窩蜂的圍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