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動一時的五台派也就失去了主心骨,大弟子脫脫大師和道侶許飛娘等雖然也都是散仙高手,但是一來混元道經未能修煉圓滿,二來相互之間也各不服氣,數日內大吵大鬨,最後竟然未能選出掌門人,最後各自散去了。

在五台派一蹶不振之際,誰也不知道,在武當山金頂大殿內,林清玄卻麵帶微笑的看著楊明懷中抱著的一個嬰兒。

這嬰兒雖然仍在繈褓,但是目光靈動,麵帶悲喜,儼然一副宿慧未清的樣子。

大殿內此時除了林清玄和楊明,還有侍立兩側的張三豐、袁貌、沉通元。

三人也都麵帶欣喜,袁貌更是指了指楊明懷中的孩子,道:“祖師,太乙混元既然得您蒙救,接引到我全真門下,以後那第三次鬥劍莫不是咱們要和峨嵋較量一二了?”

峨嵋派在妙一真人手上近些年越發的跋扈,雖然有林清玄之前的聖訓,楊明、袁貌、張三豐等人並未與峨嵋派發生爭執,當忍則忍,但是每人心中卻也憋著氣,想要找機會跟峨嵋派一較高低。

林清玄自然是窺得了四人的心思,微微一笑,道:“魔界想要滲透蜀山,興起滅世大劫,吞併蜀山星界,蜀山星界也想要除去群魔,肅清宇內,五台派如今的結局不過是恰逢其會,不識天數而已,混元,你如今身死道消,可知道勘透三毒六慾?”

那嬰兒懵懂的搖搖頭,而後又點點頭。

林清玄撫須微笑,道:“你元神殘缺,非得經曆重重劫數方能勘破究竟,也罷,且隨你師父退下吧。”

楊明抱著太乙混元祖師的轉世之身躬身施禮後就無聲無息的退下了。

此時張三豐、袁貌等人都已經知道了祖師飛昇後再次迴歸蜀山,必然是已經跟赤龍老祖、長眉老祖等人都約定好了攻滅魔界的計劃,是以人人都摩拳擦掌,想要斬妖除魔了。

林清玄知道按照太清道尊和長眉真人、極樂真人等人的原定計劃,那是五十年後纔開始通過三英二雲逐步剪除妖魔,然後藉助大劫和第三次鬥劍除去所有的魔頭和妖邪,並且最終攻入魔界鐵城山,剿滅魔界諸多魔頭。

可是林清玄知道周大哥等不得五十年的時間了,他想的就是大亂計劃,把蜀山的水攪渾,給魔界中的血神老人一個錯覺,那就是蜀山大亂,如此魔界才能不斷的深入蜀山,而後蜀山星界再進行除魔收網,必能攻入魔界之內了。

林清玄進入蜀山星界時,在靈空仙府內的太清道尊也都已經知道了他和長眉真人的計劃,於是第一時間將白鶴童子派去了靈嶠宮。

赤杖真人也心中頗為激動的將大弟子派去了峨嵋山通訊,所以雖然林清玄不曾露麵,但是蜀山星界的內正教前輩都已經心中有了默契。

林清玄端坐金頂大殿內默不作聲,過了片刻楊明再次兩手空空的進來,顯然懷中的嬰兒已經安置妥當。

林清玄這才睜眼看向四大弟子,撫須道:“情形你等都已知悉,為了將天數矇蔽,誤導血神老人,正該是咱們全真教和峨嵋派決算出誰是玄門第一宗的時候了,你們不是想要跟峨嵋派的東海三仙一較高低嗎?自今日起,便可不必收束性子了!”

袁貌哈哈一笑,忍不住摸了摸頸間掛著的屠龍刀,道:“既然祖師讓我等不必收手了,那我回華山後就想放開手腳將華山派的妖邪收拾了,免得烏煙瘴氣,然後再把太白山的佟元奇趕走,免得礙眼!”

張三豐卻不急著想動手,緩緩問道:“祖師,兩教動手可要留些火候?”

林清玄神色一變,略有不忍,但還是輕歎一聲,道:“不必留手,自古正統之爭,從來都是真刀真槍,你們四個隻要不輕易出手便好,便是當然殺人,切記不可壞人元神,如此最多三年,必能令蜀山大亂,血神老人也必然忍不住會再次開界門參與其中,屆時便是我們和峨嵋派調轉刀槍,殺入魔界的時機了!”

沉通元明白這是要攪混水,掀棋局,引誘血神老人亂中取栗了,他點點頭,道:“既如此,那老祖您仍可暫不露麵,我等弟子自行其是,如此也好讓老魔們少些忌憚。”

林清玄點點頭,想起來蜀山星界內的幾位太乙散數都是太清道尊除魔大計的關鍵之人,自己須得與他們也通通氣,於是低聲道:“你們自行為之便是,我要去拜訪李靜虛、赤杖真人幾位了。”

話音一落林清玄便消失不見了。

……

在五台派一蹶不振後,峨嵋派的風頭一時無兩,成了仙流中無人敢對其鋒芒的存在。

本來應該是峨嵋派十三仙各守道場,弘揚正道的時候,東海三仙也會因為見識了太乙混元祖師的五毒仙劍,而想要煉製一把更厲害的仙劍鎮壓氣運,於是閉關煉製金光烈火劍。

可是冇幾天,全真教的武當派和華山派就同時出手對付峨嵋派和華山派弟子,峨嵋派的萬裡飛虹佟元奇被打傷,烈火祖師門下的華山派弟子更是死傷了十餘人,一時間仙流風聲鶴唳,氣氛緊張起來。

本來因為長眉祖師飛昇後,清玄祖師、極樂真人歸隱不出而躍躍欲試的四方魔教和古魔教魔頭們也都欣喜不已,開始悄悄推波助瀾、扇風點火,盼望著兩個玄門正宗能大火併。

事情的進展果然如魔教中人預想的那樣,在他們的引導幫助下,全真教和峨嵋派的弟子你來我往的比劍鬥法,不過數月就各自損傷了十餘個好手,全真教還有五個弟子重傷難愈,屍解而去了。

因為出了人命,武當派的二代掌門三豐真人和通元真人都勃然大怒,竟然親自前往峨嵋山,與妙一真人約定了明年五月初五鬥劍,如此一來天下嘩然。

太乙混元祖師之死尚在眼前,全真教又和峨嵋派對上,明年鬥劍必定要有死傷,屆時兩大派之間仇怨越結越深,正道大興恐怕就是曇花一現了。

佛門的尊勝禪師、天蒙禪師、白眉禪師等都前往峨嵋山和武當山勸阻兩教,可是兩教掌門前輩卻不聽勸阻,非要分出高低不可。

一個是執掌仙流正道牛耳數百年的第一大派,一個是近百年裡異軍突起的玄門大派,當世顯教,兩派杠上,任誰都知道天下大勢已然倒懸了。

烈火祖師的華山派本來還想跟袁貌分說一二,可是冇等他帶著弟子們前去,袁貌、猿長老和乙休三人就找上了山門,四人鬥了四天四夜後華山派就將山門搬去了少華山。

能把烈火祖師逼得退避三分,自然不單單是袁貌三人就能勝過他,一來是烈火祖師以一敵三不是對手,想起武當山還有袁貌的兩個前輩,全真教更還有一位輩分最尊的楊劍仙不知潛伏在何處,烈火祖師自知不是全真教對手。

二來是他又知道明年便是峨嵋派和全真教鬥劍之期,所以隻得暫時隱忍,隻等著明年鬥劍之後,無論全真教勝負如何,自己再趁著全真教力有不逮時跳出來報仇雪恨了。

到時候若是峨嵋派勝了,自己正要將全真教斬儘殺絕,峨嵋派也不會阻攔,若是全真教取勝了也必定是慘勝,自己養精蓄銳下必能將全真教和峨嵋派都掃清,屆時天下仙流正宗魁首,便是自己的華山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