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清玄三人並全真四仙趕到南海之上時就看到茫茫海麵上赫然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深坑,四周海水都被隔絕在坑外,坑底則是倒在一旁瑩瑩發光的紫雲宮,還有黑洞洞的海眼。

李靜虛和赤杖真人見狀便低聲道:“兩儀微塵大陣!”

這個南海奇景正是東海三仙和嵩山二老率領峨嵋眾仙施展的兩儀微塵幻滅大陣,因陣法了得,故而隔絕了海水。

峨嵋派眾仙全都在陣內煉化血神老人,海波之上還有瑛姆、白眉、尊勝、天蒙、優曇、芬坨六位天仙層次的高人。

此時峨嵋派為了剿滅群魔,也是為了除掉血神老人,可以說是請來了正道九成的前輩高人助拳了,因此白骨神君、烈火祖師為首的十餘位魔頭和旁門高手此時早已被六位天仙一一降服。

運氣好的如尚和陽、鳩盤婆、烈火祖師三人不過是俯首稱臣,甘願遁入佛門,其餘眾魔頭則全被毀去肉身,送去屍解重生了。

隻有哈哈老怪練就了十二都天神煞,乃是與星宿海的四大魔頭並駕齊驅,比肩天仙的大高手,他已然練就了不死之身,到此時此刻仍舊在優曇、芬坨兩位神尼的大小旃佛法下苦苦支撐。

林清玄自來到南海便啟用了天演鏡,不住地看著神尼施法,看著兩儀微塵大陣的玄奧,看著哈哈老祖的十二都天神煞化作漫天火海在佛光中左突右撞,無法逃脫,體內法力嗖嗖直下,天演鏡上卻流水般的浮現出魔釋道三教的種種口訣心法和秘傳真功。

此時峨嵋派的南海除魔一戰可謂是大局已定,有三仙二老和六位佛道高人前輩出手,莫說是這些魔頭,縱然是宇宙六怪和五怪三魔齊至也絕討不了好。

因此說,此次除魔大戰正教已經是謀劃多年,還壓上了全部籌碼,勝過魔教也是必然。

林清玄三人出現後六位佛道高人便衝著三人微笑點頭,他們神色如常,隻是看向林清玄時卻比以往更加敬重,可見他們都已經通過演算天數得知了星宿海戰況,明白了全真教祖師清玄真君乃是一個比肩長眉真人的在世金仙了。

林清玄靜靜的看著眾仙除魔,過了一天一夜後,哈哈老怪躲在火雲之內苦苦捱著,兩儀微塵大陣中的血神老人仍舊化作一團血光想辦法破陣,雖然此情此景是道長魔消,但是兩個魔頭想要煉化非得五六日苦功了。

林清玄的天演鏡上此時已經波光流轉,顯然是將三教神功都已映照完成了。

念頭一動,天演鏡上的神功就化作流水融入了林清玄元神之內,他想起正在血神宮內受苦受難的周伯通,也就按耐不住。

手中玉柄銀絲麈一揮,萬千銀絲如瀑布般席捲而下,噗嗤一聲就穿過佛法光圈,撲滅了十二都天神煞,束縛了哈哈老祖的周身,甚至刺入了哈哈老祖的十幾個要害,讓哈哈老祖的肉身被廢,元神也不得而逃。

赤杖真人眼前一亮,撫掌笑道:“好法寶,哈哈老怪難逃公道了!”

林清玄以玉柄銀絲麈幫助兩位神尼拿下了哈哈老怪,佛光直接照耀在老魔肉身元神,令他魔氣消減,最多一時三刻就要煙消雲散了。

哈哈老怪再無翻身可能,林清玄又一拍腰間,全真鎮教三寶之二的鎮教寶劍倉朗朗出鞘,化作一道白光落入了兩儀微塵大陣之內。

正在主陣的是玄真子,他和另外二仙二老一直對陣外洞若觀火,也知道清玄老祖是以飛劍幫手了,於是任由飛劍入陣,不加絲毫阻攔。

鎮教寶劍入陣後就像是聞到了腥味的鯊魚,甩頭抖尾間便撲向了血神老人所化的那團血光。

霎時間白光和血光鬥在一處,不一時便顯露了諸般神通和無窮變化,引得三仙二老連連驚歎,峨嵋派眾弟子更是看的目眩神迷。

有著生死晦明幻滅兩儀微塵大陣的壓製消磨,血神老人本就法力不足了,此時麵對林清玄操縱的鎮教寶劍,不過半個時辰就難以招架,劍光抖動間就穿透了血光,而後調轉過來發出無數劍氣撕碎了血雲。

鎮教寶劍懸在空中輕輕發出低吟,血雲抖了抖又粘合在了一起,露出了血雲中血神老人那蒼白的臉龐。

血神老人此時再也冇有了之前的成竹於胸和大宗師氣度,他氣急敗壞的破口大罵,怒喝道:“哪來的賊子!”

清臒高大的苦行頭陀聲如洪鐘的冷哼道:“老魔無禮,滅你的乃是我道門老前輩,全真教主清玄真君,紅蓮老魔、軒轅老魔等都已被滅掉,你等滅世之舉已然挫敗,還不束手就擒更待何時?”

血神老人聞言眼神一縮,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冷哼道:“太清道尊技高一籌,這次老夫認栽了,不過下次你等便冇有這好運了!”

說完血神老人就化作一灘血融入血雲,下一瞬血雲劇烈抖動,而後炸開,頓時把兩儀微塵大陣中的地水風火吹散不見,若非是先天一氣太清神符這個至寶鎮壓陣眼,兩儀微塵大陣頃刻間就要崩壞了。

林清玄招手將鎮教寶劍和玉柄銀絲麈收起,此時血神老人和哈哈老祖都已經煙消雲散,身神皆亡了,東海三仙等收了大陣慌忙前來見禮。

等到眾佛道高人見禮後,朱梅就笑著說道:“得幾位大師和真君真人的出手相助,我正教已然將魔教魔頭除去大半了。”

齊漱溟忙躬身想林清玄幾人致謝,林清玄微笑道:“咱們本界的魔頭除去再多,U看書 .uukanshu.com魔界鐵城山與本界相連,老巢中的無數魔頭總還會一一前來,不能除去魔界,終究還是難得安生。”

在長眉真人飛昇以後,蜀山星界內的話事人就是李靜虛了,他眯了眯眼睛,撚鬚道:“清玄道兄,咱們今日既然聚齊了,便正好趁著血神老人念頭一死,正六神無主之際,殺入魔界,踏破鐵城山,伱看如何?”

林清玄微笑點頭,道:“太清道祖與長眉真人、貧道我們三人早就商定了攻滅魔界,今日正是良機,李道友既然開了尊口,我等便前往西崑崙倒開界門,攻入鐵城山!”

自從蜀山星界與魔界有接觸以後,一直都是魔界侵染蜀山,或數十年,或數百年的輸送魔頭,傳播魔法,攪得蜀山星界難得安生,甚至連青城衛星都被吞併了。

所以說太清道尊纔會謀劃多年,準備利用大劫和三次鬥劍將本界內的大小魔頭全部剷除,可是即便他信心百倍,卻也冇想過反攻魔界,這既是做派保守,愛惜羽毛,也是自詡正派高人,失了競爭之心。

幸好林清玄此次攪了局勢,太清道尊也樂得他衝鋒陷陣,因此早就囑咐了赤杖真人和李靜虛了。

因此在林清玄說完,赤杖真人和極樂真人便當先表態,然後佛道高人們也都點頭應承了反攻魔界。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