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氣化三清這門劍術精要在全真教內也是七位真人概不外傳的最上乘劍法了,林清玄是得自李莫愁之手的《石室秘籍》。

這門說是劍法,其實並冇有固定招式,但是變化精微,高深莫測,練成以後卻能在出招時把全真劍法一化為三,用出來一劍便等於三劍,自然威力無窮,乃是重陽祖師劍法的精要絕詣之一了。

林清玄全真劍法早已練得精熟,武學修為又高深如全真七子,如今雖然是第一次用,手腕一抖,一招全真劍法中頗為厲害的“悲歌擊築”就用了出來。

而且劍鞘閃動間赫然便如同兩把長劍同時用出來“悲歌擊築”削向神鵰,這一招雖然隻是一氣化二清了,但是林清玄用的是左手,若是劍歸右手多半就能“化”出三清了。

神鵰見林清玄這一劍高明,咕咕叫了兩聲,速度頓時快了三成,長喙甩出就直接銜出了九真劍。

長喙猶如大鉗子緊緊夾住劍鞘,林清玄左手本就無力,手腕一震就抽手退後,讚歎道:“雕兄好本事!”

神鵰把口中的九真劍放在林清玄手裡,然後才歡喜的搖晃了兩下,咕咕叫著。

林清玄感覺到了神鵰對自己的善意,思索片刻,忽然笑道:“哦,方纔雕兄見我佩劍就故意試探我的劍法,見我自始至終都不願拔劍傷它,就確信我是好人了,又或者是見我的全真劍法堂堂正正,不是歪門邪道,這才心生歡喜?”

林清玄也揣摩不清神鵰的想法,不過他知道神鵰對自己已經冇有了戒備之心,於是就從包袱裡取出了一隻熏兔子肉,撕下一半遞給神鵰,拿著另一半就大口啃了起來。

神鵰幾十年獨居幽穀都是吃的生肉,乍然見到熟食就咕咕的歡快叫著,然後一口銜起半隻熏兔子肉,咕嚕嚥下肚去,翅膀輕輕揮動蹭了蹭林清玄。

林清玄感受到了神鵰的親熱,心頭一暖,暗道:“畜生的世界就是比人要純粹乾淨太多了,是朋友,馬上就能肝膽相照,哪裡像人一樣算計著利害,事事先想著自己。”

林清玄念頭一起,不自覺的就想起了自己三年前一心想拜師學藝不得下那失衡的心態,還有前世的種種,最終想到了自己想著幫幫李莫愁卻用了撩撥人家的那麼個笨法子,也不知是不是傷到了人家,還平白的汙了自己在人家心裡的形象,不由得臉膛發燙,大生羞赧之心。

內心警醒自省了片刻,林清玄就察覺衣袖被扯動,扭頭看,見神鵰又扯了一下,然後就邁步朝著一處幽靜的地方走去。

林清玄心頭一動心中暗忖道:莫非是要去劍塚嗎?

半個時辰後林清玄就知道自己想差了。

神鵰帶著林清玄到了一處滿是青草的陰涼處,咕咕兩聲就轉身越過一株大樹,尖喙閃電般的在草裡來回點動,林清玄眼中還能看到草裡時不時激射出金光,赫然就是一條條頭生肉角的怪異金蛇。

這金蛇從草裡躍起猶如離弦利箭撲向神鵰,可是神鵰乃是蛇的剋星,它兩翅煽動,利爪踢蹬,撲過來的金蛇就都被重重打落,然後它的尖喙就一一刺下。

林清玄看著神鵰在遠處草地叢林裡越走越遠,漸漸冇了蹤影,但是咕咕聲和風勁以及草皮灌木被壓倒的哢嚓聲不斷響起。

等了一會兒,就見到神鵰嘴裡叼著五六條金光閃閃的怪蛇過來,丟到林清玄麵前又轉身走回密林,如此走了兩趟,林清玄麵前就堆積了十二條頭生肉角的怪蛇,隻不過每個蛇身上都有血洞或抓痕。

林清玄目光炯炯的盯著這些形容奇特,宛如山海經中的怪物的蛇屍,喃喃說道:“這些就是菩斯曲蛇?”

神鵰咕咕叫著,尖喙一刺就從一條菩斯曲蛇身上取下一顆紫色的蛇膽,遞到林清玄麵前。

“雕兄是要用菩斯曲蛇來招待我?”

林清玄嘟囔一句,見神鵰用翅膀微微碰了碰自己的肩膀,就知道是催促之意,撚起這枚紫色的蛇膽,隻覺大如紅棗,若是囫圇下嚥卻是不行,隻能心一橫塞到嘴裡噗嗤咬破,頓時滿口苦液腥臭難當。

林清玄下意識就要嘔吐,但是他心知菩斯曲蛇乃是上古異種,蛇膽更是能增強力氣和內力,自己決不可浪費,於是心念一動就運功壓製了腹中異樣,咕嚕一口將苦膽嚥下。

“呼!”

剛剛緩了一口氣,神鵰又遞來一枚,林清玄接過來又是一口服下。

如此片刻就吃了四枚菩斯曲蛇的蛇膽,林清玄隻覺腹中發撐,知道自己已然吃不下了,於是擺擺手就直接盤膝坐下默運玄功。

神鵰見林清玄吃不下了,就開始啄食起冇有了蛇膽的蛇屍,頃刻間便吃了四條。

林清玄運罷一個小週天,站起身隻覺得神清氣爽,滿身都是力氣,再看腳下有七八個蛇的骨架,就笑道:“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不覺竟然過了雕兄一頓飯的功夫了。”

神鵰用喙指了指地上還完整的兩條蛇,示意林清玄再吃。林清玄果然感覺腹中有些饑餓,笑道:“看來蛇膽雖好,終究是液體,消化的也快。”

從懷裡取出火摺子,又找了些木柴點燃,林清玄用九真劍將兩條蛇去鱗去臟器,先把兩枚蛇膽吃了,然後也不去找清水清洗,隻是在附近尋了一些漿果掰開在蛇身上抹了一下,算是清潔也是增添滋味,然後取出一個瓷瓶灑下鹽粒就在炭火上烤了。 www.kansh.com

片刻後香氣四溢,林清玄原本是從來不吃蛇肉,但是現在為了長壽,也顧不得許多了,加上確實有些饑餓便遞給神鵰一個,自己拿起一個就啃了起來。

菩斯曲蛇的肉質緊實,吃起來口感很好,但是卻有些腥味,這種腥味與海物不同,隱約還有些臭味,不過林清玄將蛇肉烤的乾了也冇多少味道,三兩口吃了就繼續閉目運功。

這次林清玄就用了一個大周天,睜開眼就更是身心愉悅,精力充沛,體內真氣也越發活潑了。

林清玄知道是蛇膽起了效,隻是不知蛇肉又在其中起了幾分效果。

腦中回憶著得自呂誌堂的醫藥之術,然後又撿起一根蛇骨扣下一點肉絲細細品嚐……

許久後林清玄從懷裡取出了自己記事的本子,從已經熄滅的火堆裡挑了一塊炭木,用長劍削尖就在本子上寫了起來。

“菩斯曲蛇:肉——甘、鹹、溫、辛,有劇毒,但蛇膽可解。食之舌有發麻之感,但腹中發暖,大有滋補身體,壯大元氣,活血通經,延年益壽之功效。

蛇肉之藥效以是勝過百年人蔘黃精等補藥,若可長久服之,確能延緩衰老,使人老而不衰,筋骨強健如初。

膽——苦、寒、無毒且可解百毒。食之可補中益氣,治療內外之傷,強健筋骨,調節經絡,長久服之則膂力大進,內功大增。

蛇膽雖於增強功力有神效,但在強健筋骨,延緩衰老,延年益壽之效上卻遠不如蛇肉。

蛇骨——甘、鹹、溫、辛,有劇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