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清玄和李莫愁、小龍女、楊明等一行人來到蜀山後,正巧落到一處大山中,林清玄神念一張便縱觀數百裡,而後知道此處乃是五台山,既是佛門聖地,又是文殊菩薩的道場,是以香火鼎盛,寺院極多。

林清玄微微一笑,道:“咱們道人一頭撞進了和尚窩了,此處山色秀麗,人傑地靈,不妨尋覓洞府,暫時落腳,如何?”

李莫愁和小龍女對林清玄的話從來都是全力支援,聞言都微笑頷首,張三豐則輕聲笑道:“我全真教乃是三教合流,祖師您能來此地,也是五台山眾僧的福氣了。”

楊明、沉通元、袁貌都哈哈大笑,在幾人心目中林清玄的光輝形象比肩三清祖師,所以張三豐所說乃是他們真實的心聲,倒是毫無吹噓吹捧了。

林清玄撚鬚微笑,而後就帶著眾人在五台山清淨處各自挑選了山體石壁鑿出山洞為修行所在。

五台山內有寺院廟宇數十處,林清玄用心觀瞧,發現有真本事在身,佛法神通傳承的是十二家,不過其中修為高明的也不過是元神將成,未成嬰兒,對比全真教內的五仙大道,也就是剛剛邁步陰神的鬼仙層次,所以林清玄一行七人在五台山安營紮寨卻並冇有引起佛門的注意。

林清玄在開辟的命名為“三仙洞”的洞府中住下不到半日就把以尊勝寺為首的十二寺佛法看了通透,並且以天演鏡觀照領會,成為了蜀山內佛法一流的高人。

收迴天眼,林清玄睜眼看向李莫愁和小龍女,二女也知道林郎在觀察此界的修行之法,眼中頓時流露出了好奇。

林清玄微笑道:“創立此界的太清天尊是在咱們道門的老前輩,據說也是某位頗受大羅天道祖化身影響的存在,咱們全真教的仙法乃是玄門正宗,雖是由武入道,但是到了人仙以上也是精修陰神陽神了,到了咱們不朽元神之境界,反過頭來再學此界功法,卻是事半功倍了……”

小龍女點點頭,道:“我聽聞此界有散仙、地仙、天仙,林郎你若習得,必能補足五仙大道了。”

林清玄思索片刻,道:“此界散仙,與咱們五仙大道的鬼仙、神仙都差不多,可以說是散仙跨度不小,若是地仙也許尚且不如我所準備創立的地仙大道,不過此界的天仙果位便能飛昇靈空仙界,開辟仙府,想必就是能開辟太乙衛星的準太乙正果了……”

林清玄說著想起了長眉真人未來成就金仙飛昇,猜測道:“據我所知,天仙之上,內功外功皆能臻至圓滿之輩便可成就金仙飛昇,恐怕這金仙便是太乙正果了……”

李莫愁鼓掌笑道:“這麼說……蜀山星界的道統傳承是直指太乙正果了?林郎你的五仙大道完善有望了!”

林清玄微笑點頭,道:“這話不錯,地仙之道我以基本完善,與此界之法頗有不同,不過此界仙法確有助我之處,咱們若能再次好生修行數百載,定可修成太乙正果了。”

林清玄說完就把自己通過天演鏡精煉的佛門仙法秘訣一一說了,而後親自指導二女修行。

修行不記年,轉眼半年後,林清玄、李莫愁和小龍女將五台山佛門秘法精要儘數學會,還傳給了楊明等四子。

就在眾人如饑似渴的汲取著蜀山仙法的精華的時候,前山的一道霹靂雷鳴讓入定的林清玄突然驚醒。

“有人鬥法。”

林清玄皺眉說道:“是外來的高手與五台山佛門比鬥了,我們且去看看。”

李莫愁雖然修行多年,心性修為非凡,但是終究本性不是和小龍女一般的冷澹,對外物不在意,她在洞中呆的久了,也早就想出去轉轉,聞言便粲然一笑,道:“好!”

說著看向小龍女,問道:“師妹也一起去看看。”

三人身形不動就從石床上飛起,林清玄施展秘法藏匿了三人身形,瞬間就到了前山,遠遠就看到了華嚴寺前幾名僧人正飛在空中以諸多佛寶與一個道人鬥法。

三人落到寺院內的一座高大的白塔之上,遙遙的看著眾人鬥法。

華嚴寺、靈鷲寺、真容院便是五台山佛門如今第一等的寺院,三寺內的高僧修為也是五台山十二寺內拔尖的存在,林清玄隻一眼就認出了與道人鬥法的有三個寺院的主持方丈和長老高僧,共計八位高僧大德。

這八位老僧周身佛光環繞,各執一方懸浮在半空控製著禪杖、銅缽、戒刀、飛劍、等武器圍攻中間的青袍道人。

那青袍道人方麵大耳,眉毛濃密,長鬚如戟,看著不怎麼像出塵的道家,更像是搶了道家衣衫的綠林好漢、

這道人長得不像道人,舉手投足間顯露的功夫和道法也不似純正的玄門正宗,他禦使一把五色長劍與禪杖、飛劍、戒刀鬥在一處,劍光閃動間就壓製住了四把法器,另有四位高僧的法寶撞向道人肉身,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卻被他身前浮起的一團青煙薄霧擋下了,任憑幾位高僧如何運使神通法寶卻總也不得近身。

林清玄看了眼遠處,微笑傳聲道:“明兒和君寶、白猿兒也到了。”

李莫愁點點頭,道:“這個道士本事不小,明兒他們未必是他對手,也是該讓這幾個孩子看看人外有人了……”

在幾人眼中早就看出了這個道人的法力神通在八位高僧之上,尤其是他的五色法劍和護身法寶,更是遠勝五台山眾寺千年積累,是以這個道人取勝不過是時間早晚,僧人們是絕無取勝的可能了。

事情果然如三人所料,不到一炷香的空當,道人眼神一厲,五色劍光就尋到了破綻,一劍斬落了華嚴寺第一武僧,外號“虎頭刀”的寶磬禪師賴以成名的虎頭戒刀。

這道人出手狠辣,顯然是擅長鬥法,見最厲害的虎頭戒刀墜落,忙催動劍訣,之間五色劍光三轉兩轉就把剩餘的三件法寶打落雲端。

其他四僧唯恐五毒劍冇了招架傷了老友,忙催動法器前來圍擋。

混元道人嘴角微翹,大袖一揮,袖口一道碧綠幽光閃過,八位高僧來不及反應就覺眼前金花閃動。

八個成名已久的老僧身前的護體佛光同時像是炸裂的爆竹爆發出璀璨的火光,接著就是八聲轟鳴傳出。

等到火光散去,八位高僧的護體佛光儘散不提,便是體內元靈也紊亂難馭,隻得灰頭土臉的栽落地麵,有兩個年歲大的前輩更是一口氣冇接上重重落下,摔得骨斷筋折,氣息微弱,顯然是命不久矣了。

華嚴寺主持寶鐘禪師坐起身,不顧滿頭的鮮血,叱喝道:“混元道人,你無端滋事,想要奪我佛門基業,此事天理不容,我等絕不與你乾休!”

靈鷲寺主持是個乾瘦的老僧,他滿身泥土的端坐地上,深深的眼窩中射出銳利的目光,U看書 www.kansh.com冷冷的說道:“五台山乃是我佛門聖地,各寺前輩禪師頃刻便至,你這野道人再敢發狂,便要永墜阿鼻地獄!”

混元道人哈哈一笑,道:“不妨事,既然貧道相中五台山,想要在此開宗立派,那諸位高僧是非得挪窩不可了,你們不就是在等其他的寺院前來助拳嗎?那貧道就在此坐等,今日不將爾等打的心服口服,以後在此住著也不能素淨心安了……”

混元道人說話時聲音洪亮,在五台山的各處山穀山林中震盪迴響,顯然是說給其他寺院聽了。

正在暗自觀瞧的楊明、袁貌、張三豐都忍不住暗自叫好,對這個道人的英雄氣概頗為欣賞心折,隻是對他奪人家業的行徑卻有不恥,隻是不明雙方鬥法的緣由情況,倒也不準備出手、

林清玄微微一笑,目光灼灼的看向混元道人,心中暗道:看來這位便是未來的五台派創派老祖太乙混元祖師了……

82中文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