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殺神君一開口答應了,除了大自在菩薩因為聽聞大彌神州的佛門大派多與兜率道宮交好而不願前往助拳,黑山老人、海虯老祖等幾人也都多為動心。

血屠長老見狀就趁熱打鐵道:“我家宮主常說咱們鐵圍山和洪荒外海

當他把這個猜測告訴醫生時,醫生表示聽不懂,但大受震撼,並建議他去樓下的精神科看看。

總之醫院也查不出病因,後來,老媽從國外給他帶回來了特效藥,病情這纔得到控製,隻要定期吃藥,就不會發作。

“一準是昨晚冇休息好,太累了,都怪江玉餌,大半夜的非要來我房間打遊戲”

嘴上雖然這麼說,但內心卻悄然沉重,因為張元清知道,藥效的作用開始減弱,自己的病症越來越嚴重了。

“以後要加大藥量了”張元清穿上棉拖鞋,來到窗邊,‘刷’的拉開簾子。

陽光爭先恐後的湧進來,把房間填滿。

鬆海市的四月,春光明媚,迎麵而來的晨風清涼舒適。

“咚咚!”

這時,敲門聲傳來,外婆在門外喊道:

“元子,起床了。”

“不起!”張元清冷酷無情的拒絕,他想睡回籠覺。

春光明媚,又是週末,不睡懶覺豈不是浪費人生?

“給你三分鐘,不起床我就潑醒你。”

外婆更加冷酷無情。

“知道了知道了”張元清立刻服軟。

他知道脾氣暴躁的外婆真能乾出這事兒。

在張元清還讀小學時,父親就因車禍去世了,性格剛強的母親冇有再婚,把兒子帶回鬆海定居,丟給了外公外婆照顧。

自己則一頭紮進事業裡,成為親戚們交口稱讚的女強人。篳趣閣

後來母親自己也買了房,但張元清不喜歡那個空蕩蕩的大平層,依舊和外公外婆一起住。

反正老媽每天早出晚歸,隔三差五的出差,一心撲在事業上,週末就算不加班,到了飯點也是點外賣。

對他這個兒子說得最多的,就是“錢夠不夠用,不夠要跟媽媽說”,一個能在經濟上無限滿足你的女強人母親,聽起來很不錯。下載,無廣告免費閱讀

但張元清總是笑眯眯的對母親說:外婆和舅媽給的零花錢夠用。

嗯,還有小姨。

昨晚非要來他房間打遊戲的女人就是他小姨。

張元清打了個哈欠,擰開臥室的門把手,來到客廳。

外婆家裡的這套房子,算上公攤麵積有一百五十平米,當年賣老房子購置這套新房時,張元清記得每平米四萬多。

六七年過去,現在這片小區的房價漲到一平米11萬,翻了近兩倍。

也幸虧外公當年有先見之明,換成之前的老房子,張元清就隻能睡客廳了,畢竟現在長大了,不能再跟小姨睡了。

客廳邊的長條餐桌上,害他頭疼的罪魁禍首‘咕咕咕’的喝著粥,粉色的拖鞋在桌底翹啊翹。

她五官精緻漂亮,圓潤的鵝蛋臉看起來頗為甜美,右眼角有一顆淚痣。

剛起床的緣故,蓬鬆淩亂的大波浪披散著,讓她多了幾分慵懶嫵媚。

小姨叫江玉餌,比他大四歲。

看到張元清出來,小姨舔了一口嘴邊

的粥,驚訝道:

“呦,起這麼早,這不像你的風格。”

“你媽乾的好事。”

“你怎麼罵人呢。U看書 www.uukansh.com”

“我隻是實話實說。”

張元清審視著小姨如花似玉的漂亮臉蛋,精神抖擻,明媚動人。

都說黑夜不會虧待熬夜的人,它會賜你黑眼圈,但這個定律在眼前的女人身上似乎不管用。

廚房裡的外婆聽到動靜,探出頭看了看,片刻後,端著一碗粥出來。

外婆烏髮中夾雜銀絲,眼神很銳利,一看就是那種脾氣不好的老太太。

雖然鬆弛的皮膚和淺淺的皺紋奪走了她的風華,但依稀能看出年輕時擁有不錯的顏值。

張元清接過外婆遞來的粥,咕嚕嚕灌了一口,說:

“外公呢?”

“出去遛彎了。”外婆說。

外公是退休老刑警,即使年紀大了,生活依然很規律,每晚十點必睡,早上六點就醒。

漂亮小姨喝著粥,笑嘻嘻道:

“吃完早飯,姨帶你去逛商場買衣服。”

你有這麼好心?張元清正要答應,身邊的外婆充滿殺氣的橫他一眼:

“你敢去就打斷狗腿。”

“媽你怎麼這樣。”小姨一臉婊氣的說:“我隻是想給元子買幾件春季裝,您就不樂意了?外甥雖然有個外字,但也是親的呀~”下載,無廣告免費閱讀

外婆一力破萬法,“你也想被打斷狗腿?”

小姨撇撇嘴,低頭喝粥。

張元清一聽母女倆的博弈,就知道外婆一準兒是又給小姨安排相親了,古靈精怪的小姨則想拉他去攪渾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