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清國的洋務改革和全真教改製的變化太大,即使是鴉片戰爭中英國占了優勢,但是作為日不落帝國,它仍舊不敢對清國有絲毫的小覷。法國作為歐洲老牌帝國,在得知清國和日本都有意消防德國進行改製後便對遠東地區的策略做了調整,例如吞併越南的步伐就放緩了,因此中法戰爭也並未如期爆發。等到朝鮮倭亂的情況傳出後,英、法、俄等國都開始再次調整策略,積極的與清國交好,希望能在清國改革中增加影響力,在幫助清國發展工業、擴建陸軍、海軍中得到足夠的訂單。在林清玄施法顯聖後,中國第一次讓西方列強意識到了睡獅甦醒,大國崛起,各國公使和代表也齊聚圓明園求見一飛子真君和軍機重臣,提出加深關係的各種訴求。林清玄雖然遠在漢陽景福宮,但是靠著新搭好的電報線,燕京方麵的變化還是能準時的送達到他麵前進行聖裁。由於林清玄的神蹟威震天下,大清國內對洞妙清玄真君大天師的崇拜又上了一層樓,一飛子也更是連一丁點政務也不管了,隻是一心修道,乞求能早日練成恩師那等神通仙法。西元1886年4月,也是鹹豐三十六年春,林清玄在朝鮮坐鎮一個冬天,在他的神威之下,加上護道軍的軍威和各種利好政策傾斜下,朝鮮內附已經成為了事實,漢江兩岸新建的鋼廠、兵工廠也在護道軍的統領下開始了生產。林清玄對大清和朝鮮的變化都看在眼裡,也明白以日本的體量,在遭遇這去年的大敗後,基本上二十年內是冇有機會與大清掰手腕了。不過林清玄也不知道自己主持的清國改製後能爆發多大的潛力,甚至未來是否能保持成功也未可知,所以心中並冇有太輕鬆,近幾個月仍舊時不時的見一次俘虜的小鬆宮彰仁親王。由於小鬆宮彰仁親眼見到了林清玄顯聖的神蹟,早就無比信服,加上林清玄稍加手段,在年前彰仁就成了全真教的信徒,對林清玄信服崇拜。等到四月以後天色漸暖,待在思政殿閉關修煉的林清玄這一日突然心血來潮從入定中醒來,掐指算算時間,又看了這兩日送來的國內外的訊息電報,頓時微笑道:“既然日本隱忍了,那就是賊心不死,這列國想我中華示好,彰仁也心服口服了,看來掌控日本的時機也成熟了。”都囔了幾句,林清玄就命人把雲秀道人、青軒道人、袁慰亭、葉誌超、李是應等人叫到身前,先是仔細吩咐了國家大事。而後就看了眼一身道童打扮的站在一旁一臉恭敬的彰仁,緩緩說道:“你們與圓明園方麵配合好便是,本尊這邊帶彰仁去東京,我回來與否,各項事務都要穩步推進,不可懈怠。”眾人急忙躬身應諾,而後青軒道人大著膽子問道:“大天師您去東京之事並未通電日本,國內的真君和諸位師長也不知曉,弟子等當如何告知”林清玄聽出了青軒道人等似乎都不很讚成自己隻身犯險,不過卻也冇有人敢真的出言阻攔。《仙木奇緣》稍加思索,林清玄便沉吟道:“朝鮮乃我中華孝子,日本乃我中華逆子,而今孝子重歸慈父懷抱,逆子卻仍不思悔改,本尊心中憐憫東洋之民,便要廢黜睦仁,令彰仁為新皇,彰仁宅心仁厚,更難得的是信奉我全真教,本尊相信他為天皇後定能帶領日本重歸我華夏天朝共榮圈!”林清玄的一席話就做出瞭解釋,不等他吩咐,青軒道人便點頭道:“那弟子等將真君您的真實命令電告圓明園,再稍加掩飾,以免被日本和西洋諸國查探端倪。”林清玄滿意的點點頭,而後大袖一揮,大殿內便憑空掛起來一陣狂風,等到風勢消散後眾人再看,卻哪裡還有林清玄和彰仁親王的蹤影。林清玄右手抓著彰仁的肩膀,飛在空中,不一時就掠過漢江到了茫茫大海之上。林清玄左手一揮便有一節樹枝落在海麵上載沉載浮,下一瞬他和彰仁便穩穩的站在樹枝上,接著林清玄腳跟輕輕用勁,樹枝就不斷加速,化為離弦之箭在海波上飛竄而出,眨眼間就不見了蹤影。龍蛇世界的修煉體係重精神力量和肉身力量,至高無上的境界便是二者都修煉到巔峰後融會貫通,但是即便如此也不過是比肩林清玄所創的五仙大道中人仙巔峰的層次,距離地仙尚有不小的距離。正是因此,林清玄已然神功通神了,卻因冇有真氣護體,淩空虛渡也隻能支撐自己一人,若要攜帶彰仁便力有不逮了,若是淩波渡海也因用不出至陰真氣無法凝水成冰,隻能藉助樹枝的漂浮之力才能橫渡大海。雖說種種神異尚且不如五仙大道,但是林清玄將國術修煉到如今的層次也早可以說是前無古人了,他帶著兒彰仁淩波渡海速度極快,兩人一個邊走邊琢磨神功,另一個便穩住身形便暗自修煉樁法,縱然經曆海浪滔天,狂風驟雨也近不得二人周身三尺。不過一日一夜,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感覺饑渴難耐,無法支撐練功的彰仁終於在迎麵的海風中看到了前方的東京港,激動地露出了笑容,眼角也留下了淚水。林清玄也從冥想中出定,看了看前方尚顯破敗,看不到幾棟高樓的東京江東港。眯了眯眼睛,道:“彰仁,咱們直奔皇居,待本尊扶你坐上天皇之位後,你再效法清國一同改製便是……”在彰仁的世界觀中,U看書 www.ukanshu.com林清玄是天上的真神大仙,便是自家的先祖天照大神也是他老人家的晚輩,所以清玄真君顯聖出手並不是針對大日本,而是想要整合亞洲各個文明勢力,營造一個華夏道君國。到成功的時候大清和朝鮮必然是都冇有了,而西洋也再不能在東海耀武揚威,日本若是想要沐浴神光,非得加入道君國體係不可。所以說不管是林清玄有意洗腦,或者是彰仁知道大勢難擋,總之是他對華夏道君國的未來是飽含信心,深信不疑,自然也明白日本的未來也是係在了道君國之上了。正是因為堅定了這個想法信念,彰仁才及早就痛快的改信全真教,並且成為了林清玄最忠實的信徒,願意在洞妙清玄真君大天師的神諭之下推翻反動的明治政府,加入華夏道君國的體係之內。林清玄的精神力量早已達到了人類所能達到的巔峰,加上地仙修為的積累,稍用手段自然就讓彰仁深信不疑了。聽了林清玄的吩咐,彰仁親王顧不得饑渴難耐,顫聲道:“弟子謹遵真君大天師的法旨!”林清玄眉梢一動,左手就從懷裡取出了一個小瓷瓶,遞給彰仁,道:“這是玉骨明肌丹,服之可改善根骨資質,也能補足中氣。你吃上兩丸便能精神煥發了。”彰仁千恩萬謝的接過瓷瓶,小心翼翼的倒出兩丸服下,片刻後就感到腹中溫暖飽滿,體力也漸漸恢複了,此時東方海麵上升起來發紅的太陽,而兩人已經到了碼頭之前,彰仁知道自己登岸後,大日本帝國的命運便要發生改變了,他心中既激動又沉重,最多的還是對自己和帝國未來的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