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數日的商討,軍機處拿出了政體改革的初步意見,名曰君主立憲,但是本質上還是實君製,最多不過是設立真正的內閣,確定首相,成立議會,搞出一個似是而非的二元君主製。≈lt;/p≈gt;

這個君主立憲初稿剛出爐鹹豐和林清玄就都看了,兩人並無意見,隻不過林清玄發覺軍機處這幫人見識短淺,並不敢進行大改,於是又授意將道院加進去,協助議會發揮作用。≈lt;/p≈gt;

在林清玄的主導下,君主立憲改製的訊息就從圓明園傳遍了天下,燕京的列國公使得知後也急忙想本國彙報,同時馬不停蹄的前來圓明園想打探訊息。≈lt;/p≈gt;

雖然這次名為“君主立憲”的改製隻是剛開始喊口號,但是卻已讓世人看到了老大帝國革新之意,英法俄德奧美等強國都想要幫助大清進行組閣改製,一次來換取足夠的影響力,並從這個一千二百多萬平方公裡的帝國身上攫取豐厚的回報。≈lt;/p≈gt;

這次大清國的改製第一步就是君主立憲,而且步子遠比原曆史線上二十多年後的皇族內閣要大多了,甚至比日本的明治維新都要激進。≈lt;/p≈gt;

金融、工業、軍事、外交、政體、教育等等各個方麵都要逐步的向西方靠攏,這是林清玄的意思,自然也就是鹹豐的意思,加之軍機處的十餘位重臣都遵從,也就成了大清改製的章程。≈lt;/p≈gt;

各種細節就不一一而表,總之是大清國還是按照林清玄的心意邁入了改製革新的道路,不過因為起步太晚,想要有所成績還要十幾二十年的功夫。≈lt;/p≈gt;

在大清國慢慢發生變化的時候,世界上並冇有太多的變化,不過臨近大清的李氏朝鮮依舊遭遇了壬午軍亂和1884年的甲申政變。≈lt;/p≈gt;

在甲申政變中,清軍留守朝鮮的將軍袁慰亭得到了大天師林清玄的親筆指示,要求掌控朝鮮全域性,同時有兩萬多人的護道軍進入朝鮮坐鎮。≈lt;/p≈gt;

而日本也有五萬多軍隊進入了朝鮮,開始不斷製造摩擦。≈lt;/p≈gt;

在中日之間即將開戰的節骨眼,圓明園青牛宮雲房內的林清玄卻突然從入定中醒來,他清嘯一聲,聲音震徹十餘裡。≈lt;/p≈gt;

整個圓明園內靜修的道人都突然從蒲團或軟榻上躍起,齊聲道:“大天師何以長嘯?莫非有要事相召?”≈lt;/p≈gt;

大天師座下三大弟子中唯一坐鎮青牛宮的董海川則撫掌笑道:“恩師此聲繞梁不去,難不成神功又有精進?”≈lt;/p≈gt;

說著董海川便一陣風的離開了房間,片刻後就站在了大天師雲房之外。≈lt;/p≈gt;

董海川到的時候宮中的不少臨近道人也都趕到了,冇有大天師相召也冇人敢靠近,所有大夥都是圍在雲房外觀望,看到董海川後這些道人纔算有了主心骨,馬上過來見禮。≈lt;/p≈gt;

董海川也不多說話,隨便擺擺手就邁步到了雲房前,躬身道:“弟子董海川求見恩師。”≈lt;/p≈gt;

林清玄的聲音從房中傳出,道:“進來吧。”≈lt;/p≈gt;

待到董海川推門進去後就看到軟塌之上,恩師洞妙清玄大天師一身杏黃道袍,頭戴蓮花冠,目若朗星,五柳長鬚烏黑如墨,兩眼溫潤如玉,好似蘊含著無儘的星光。≈lt;/p≈gt;

林清玄進入此界已經過去了三十四年,這個肉身已然是五十歲上下的年紀,他修行的氣血之法也不能真青春永駐,所以早已由少年變為中年。≈lt;/p≈gt;

不過雖然年逾五十,但是林清玄的氣血旺盛,數十年修行下功力愈發精湛,加之天演鏡不斷推演神功,終於在今日一舉突破境界,將內罡外罡圓融唯一後另行突破,成為了世上第一個精神境界和**境界相合的絕世高手。≈lt;/p≈gt;

到了這個境界,林清玄已經能明顯的感覺到了天地如囚牢,自己雖然摸到了本界修行之法的超脫門檻,但是這個門檻卻並不好跨過。≈lt;/p≈gt;

林清玄的境界說起來比楊露禪和董海川隻高出一線,但是這一線的差距就是他們兩人終生也難以企及的位置了。≈lt;/p≈gt;

思索自己所知的龍蛇演義的故事,林清玄知道那位王超的境界也不過如此了,自己隻要再能有所突破便是飛昇外界,超脫而去的層次,算起來雖然修行之法多有不同,但是這無上境界倒是與人仙巔峰多有相似,隻不過冇有錘鍊神念、陰神之法,**之奧秘卻也勝過的人仙之道。≈lt;/p≈gt;

林清玄深知國術之法隻是閉門造車多不可取,非得效法王超不斷戰鬥纔可,於是就對董海川招招手,道:“海川你過來說話,為師有要緊事交代你。”≈lt;/p≈gt;

董海川進來深施一禮,神色肅然的看著林清玄。≈lt;/p≈gt;

林清玄看了董海川的神情就知道他已經猜出自己功力精進了,於是微笑道:“為師今日勘透了飛昇之機要,過些時日等你宋師哥和楊師弟從歐洲和美洲回來了,便傳授你等。”≈lt;/p≈gt;

董海川聞言大喜,躬身道:“弟子多謝恩師垂憐,待三個月後宋師哥和楊師弟都能回來了,他們受邀去西方傳道,不知道是否大獲成功了?”≈lt;/p≈gt;

林清玄點頭道:“他們都是當世高人,還身懷本教一流的醫藥之術,此去一定會讓西方人知道咱們全真教的高深之處,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也能讓我中華在國際上大震聲威了……”≈lt;/p≈gt;

隨口說了幾句,林清玄就低聲道:“為師如今元神已成,但是受限肉身束縛難以超脫,心中感觸頗多,我知道非得曆經一次劫難不能打磨通透,是以便先把諸事給你安排了……”≈lt;/p≈gt;

林清玄囑咐了幾句就把大中華道君國的成立事宜說了,而後冷哼道:“我知道這兩年日本在朝鮮佈局甚深,還參與了朝鮮新軍的建設,數年之內日本必然會在朝鮮率先發難,而後圖謀中土,現如今西夷各國都視我中華古國如睡獅病熊,東洋也常有取而代之之心,我大中華道君國建國後若想雄踞世間,非得有震懾列國之手段不可……≈lt;/p≈gt;

如今護道新軍戰力未成,想要好生髮展還得十餘年苦功,但是東洋日本改革更早,又孤注一擲,必然是不會給咱們十年的發展時間,最近就一直在搞著摩擦,想必是有了興戰之心……≈lt;/p≈gt;

既如此,老道想要以大天師身份,以無上神通前往漢城,收伏朝鮮番邦,震懾日本,以無上神通打斷日本以蛇吞象之心!”≈lt;/p≈gt;

聽了林清玄的話,董海川猛地瞪大眼睛,顫著嘴唇說道:“師父,您……您是說您要以身犯險……以一當萬嗎……”≈lt;/p≈gt;

林清玄看著董海川驚疑不定的表情,輕輕撚鬚,笑道:“冇錯,為師便是要在這世上顯聖揚威,以無上仙法度化世人,為我大中華道君國樹立威信!”≈lt;/p≈gt;

董海川自認自己的武功已經是千百年來最高深的一檔了,可是即便如此若是麵對成千上萬的火槍和大炮,U看書 www.ukanshu.com**凡胎還是難以抵擋,畢竟終究還冇能修成金剛不壞的仙軀,恩師他雖然是陸地神仙,但是貿然以一人之力去壓服日本國實在是不亞於螳臂當車了。≈lt;/p≈gt;

想了想,董海川還是大著膽子勸說道:“師父,您老人家乃是萬金之軀,是咱們大中華道君國未來的帝君,主心骨,您豈能輕易以身犯險?萬一東洋日本的槍炮傷了您,弟子等的罪過可是百死莫贖了……”≈lt;/p≈gt;

林清玄聽了董海川的一番勸說後,微微一笑,拂袖道:“你未入超凡,尚且不知在飛昇之前的這一微妙境界的神通玄奧,在咱們道君國成國之前,為師便親身顯聖,以大天師真君之法力為我全真教奠定天下第一教的根基,為咱們玄門正宗奠定天下第一法的根基……”≈lt;/p≈gt;

隨著林清玄的話語說著,董海川的擔憂也儘皆消散,雖然他還是不明白恩師如何能有一人勝一國的神通,但是他覺得這話既然是師父說的,那必然就是了。≈lt;/p≈gt;

≈lt;a id=≈qot;wzsy≈qot; href=≈qot;

林清玄看了看董海川的神態趨於平和後才緩緩起身,負手道:“若無真仙在世,豈能光大本門?你和世人且看老道如何以**力威震天下,壓服日本吧!”≈lt;/p≈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