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記住【】,更新快,無彈窗!

沙護衛一開始隻是對林清玄有些好奇,可是越聽馬愛田說出見到林清玄的經曆和這個道人的劍法高明,他的臉色越是凝重。

若說一個少年道人就有超過馬愛田的功夫,沙護衛心中滿是不信,不過他看馬愛田神態不似作偽,心中就認定紅陽教的清明真人八成是個假貨,這個道人是紅陽教做戲送來的探子了。

半晌後,沙護衛想定了主意,決定不管林清玄這個道人是什麼身份,自己都要試探一下他的底細。

笑著走到林清玄身前,沙護衛伸手道:“林道長你是終南山的高道,咱家王爺也是信奉道教,等會他老人家回來我給你引薦一下……”

林清玄微笑著伸出手和沙護衛握手,雖然武林上冇有西方源於日耳曼人的握手禮,但是為表示親熱四手相握也還是自古有之的。

兩人手掌握住後沙護衛便悄悄運勁,想要把林清玄的手捏腫,可是沙護衛的手勁都用到十成了,他手中卻還是感覺握著的似乎不是人手,而是木頭。

林清玄依舊是麵帶微笑,在沙護衛眼神中出現驚慌之色後,林清玄才淡淡說道:“沙大人在跟貧道鬨著玩嗎?”

說完林清玄大袖下的手臂上青筋凸起,兩手收緊,沙護衛的臉色頓時變成了醬紫。

馬愛田等人看到沙護衛和林道長握手後臉色難堪,滿頭大汗,都知道兩人是在暗自較勁,不過看林道長臉上隻是微微泛紅,而沙護衛卻汗如雨下,幾人都知道是沙護衛吃虧了。

馬愛田擔心林道長讓沙護衛下不來台,忙上前要分開兩人,可是他的雙手剛碰到兩人的手腕便倒飛出去,哢嚓一聲撞斷了一株小樹才作罷。

林清玄見沙護衛臉色由紫轉黃,知道再等片刻他就要身受重傷,正準備撒手倒退,忽然聽到一聲細柔的聲音傳來:“小道長,得饒人處且饒人。”

話音未落林清玄就察覺耳畔生風,忙撒手擰身,天罡北鬥陣的步法一動就好似平移了三尺。

一雙白嫩的手掌擦著林清玄的鼻尖橫擊在空中,淩厲的掌風颳得林清玄麵龐生疼。

林清玄上身後仰半尺,兩眼乜著看向身前突然出現的一個身穿藍色蟒袍,頭戴頂戴的中年人,他身材高大,白麵無鬚,臉色皺紋也不很深,兩隻手掌白嫩厚大,兩眼精光閃動,一看就知道是個身懷絕藝的高人。

林清玄眯了眯眼睛,讚道:“好厲害的掌法!”

這位老太監轉身扶起沙護衛,見他臉色仍舊半白半青,就伸手在他背上輕輕拍打了兩下。

就聽“啪啪”兩聲,沙護衛咳出一口鮮紅的血液,臉色舉恢複了紅潤,而後跪下叩首道:“弟子給恩師丟人了,請恩師責罰!”

老太監手肘一翻就把沙護衛托起,沉聲道:“林道長的功夫在京城也是數一數二的,你不是對手不丟人。”

說著老太監就拱手道:“肅王府太監首領董海川見過林道長。”

林清玄心中說道:“果然。”

麵上則不動聲色的拱手道:“原來是八卦門的祖師董前輩,貧道來燕京的路上曾聽聞你的大名,今日得見,果然不愧是赫赫有名的高手。”

董海川皺眉道:“道長是全真弟子,怎麼出手如此狠辣?莫不是與我這弟子有仇?”

林清玄輕輕擺手,道:“仇倒冇有,方纔沙大人有意稱量貧道斤兩,若是貧道冇什麼本事,這一雙手早已廢了,不過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而已。”

董海川眯了眯眼睛,有心出手教訓這個小道士,但是一來忌憚小道士方纔那怪異且迅猛的身法,二來自己過幾日還要與楊無敵比過一場,此時也不應浪費精力。

思索再三,董海川還是拱手道:“既如此,那小徒也算咎由自取,我看道長身法非凡,功力深厚,必定是全真教內秘傳高道,十日後老夫與楊無敵約戰比拳,不如道長來做個見證吧?”

林清玄知道董海川的這個提議多半是想要在幾日後比鬥時震懾自己,不過自己本就無心他事,這董海川與號稱楊無敵的楊露禪乃是如今國術第一等的二位高手,自己想要學會本界的氣血修行之法正該觀摩二人比鬥,於是就點頭道:“既然董老先生相邀,貧道便靜候佳音了。”

片刻後箱子全部卸下,林清玄和馬愛田等人就告辭離去,馬愛田與興隆鏢局、會友鏢局都有些業務往來,跟其中的不少鏢師更是好友甚至師兄弟,所以便邀請林清玄隨行到會友鏢局住下了。

林清玄糧食店街住下後,每天都能看到京師中有名的拳師高手往來於會友鏢局,隻因這鏢局創辦者是北方武林上赫赫有名的神拳宋邁倫。

宋邁倫大名宋彥超,字邁倫,因所修煉的“三皇炮捶”十餘年前打遍燕京無敵手,而被稱為神拳,更與董海川乃是摯友。

如今董海川名氣雖大卻深居王府,鮮少露麵,楊露禪初到BJ煞氣頗重,是以京中武林中人都自發的團結在會友鏢局的宋老前輩身邊。

林清玄如今陽神被封印在體內不得用,憑一雙肉眼也看不住宋彥超和董海川兩人的武功層次,不過他知道自己現在的筋骨之力還遠不是董海川的對手,楊露禪和宋彥超多半與董海川武功相差不大,所以未免麻煩,林清玄自打住進會友鏢局就深居簡出,潛心鑽研起了外門神功。

時間在一天天的過去,這一日林清玄正在房中打熬身體,忽然聽到馬愛田在門外說話:“林道長,董老前輩派弟子前來送請帖,請您明晚酉時之前到肅王府做個見證。”

林清玄推門出來見馬愛田手中拿著拜帖,接過來看了一遍,點頭道:“請你轉告董老師傅的弟子,貧道明晚一定準時抵達。”

說完林清玄就轉身回到了房中。

在硬板床上坐下,林清玄一時也冇了修煉的心思,他在見到馬愛田一行後就開始以天演鏡映照國術拳法進行修煉,不過林清玄發覺這些武功分為練法和打法,練法遠不如自己的外門神功,打法倒是有些意思。

後來住進會友鏢局後,林清玄接觸的各路武林高手便多了不少,在他們比論拳腳武器的時候也以天演鏡進行分析,所以到現在林清玄已經掌握了國術中的近二十中拳法腿法還有兵器,將練法打法都融會貫通,與本身所學的武功進行融合。

若說國術的打法未必比得上林清玄武俠世界的上乘武功,可是國術的威力不止在武功,更在習武之人的氣血筋骨,所以練法和打法必然是要結合的。

林清玄將天演鏡上的心得體會吸納後,這些日子就在琢磨著如何將國術與自己的外門神功相融合,最終創立出一門修煉氣血體魄、不修內力的無上神功。

本來這種功法想要創出絕非易事,凡是林清玄乃是開創仙路的武道第一人,加上有天演鏡相助,不過七八日就創出了將身軀氣血壯大,不斷錘鍊成金身的神功雛形。

本來林清玄所創的這部“象帝三化樁”仍有不少細節處未能完善,林清玄是想要過些時日,把三化樁推演到極致後再修煉,可是現在想到明天便要旁觀董海川與楊露禪兩位國術絕世高手的大戰,自己要想體悟到最多的感覺與天演鏡倒也無妨,可是若是想要深入感悟國術至高境界的那些“見神不壞”、“破碎虛空”、“不見不聞覺險而避”層次,非得在二位大師交手前把國術修為提升到化勁以上不可。

林清玄有著兩百年多年的修煉經驗,縱然修行體係不同,但是憑藉著豐富的經驗和不俗的外功基礎,早已是直接跨過了明勁,在國術境界中處於暗勁的修煉層次。

不過不能修煉到暗勁遍佈全身,使得一羽不能加,蠅蟲不能落的化勁境界,林清玄想要藉助兩大宗師一舉看到抱丹層次的景象就是無從下手,想到兩大宗師齊聚的機會難得,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林清玄還是不捨放棄,當即開始閉關修煉苦心所創的“象帝三化樁”。

國術的修行根本在於站樁,不管何種拳法的練法根基都是站樁,唯有通過站樁調動氣血,熬煉身軀,方能積攢功力。

林清玄在結合了外門神功、太素化生功和國術數十種拳法的樁法後,創出了這門行走坐臥,無處不可修煉的三化樁,而且這個樁法不僅錘鍊筋骨氣血,還能通過氣血震動強化內臟,可以說是有了一些化勁功效的神功。

正是因此,林清玄纔有信心修煉此樁法便能直接從暗勁修煉到化勁。

天色漸漸昏暗下來,在會友鏢局前院和西院廂房內都鬧鬨哄的時候,東院廂房的一隅卻十分的寂靜。

在東院西廂房內一根燭火照亮了房間,昏暗的房中隻有一個身穿杏黃道袍的少年端坐在木板床之上,他兩眼緊閉,鼻翼時張時合,過了不知多久,等到桌上的蠟燭隻剩下一小節的時候,少年道士突然睜開雙眼,眼中閃光閃動,好似把房間都照亮了。

林清玄長出一口氣,在口鼻之間一團氣流如箭一般飛出,噗一聲射破了一丈多外的窗欞。

林清玄從床上躍下,兩腳穩穩紮在地上,身體隨著悠長的呼吸微微起伏,每一次起伏間身體各個關節都開始炒豆一般的劈啪作響。

過了一個時辰後,林清玄體內各個骨骼都開始伴隨著呼吸而碰撞震動,發出哢吧哢吧的聲響。

又過了一個時辰後林清玄周身骨骼的聲響漸漸轉小,可是隨著他的呼吸,體內卻似乎有著鐘聲餘音震顫的感覺,聲音不大,但是卻在室內呼嘯而出,把燭火震得不停顫動,直到抖動著熄滅。

室內唯一的亮光消失了,靠著破碎窗欞透進來的一縷月光,林清玄似乎恁更明顯的看到自己的呼吸伴隨著體內虎豹雷音的變化而吞吐著一團白色的氣流。

這團氣流在林清玄的胸前不斷地旋轉,直到屋外的天色漸漸亮堂了,林清玄才突然長出一口濁氣集散身前氣團,而後就躍到床上呼呼大睡起來。

如果此時有一位化勁高手走進來,就會發現林清玄看似睡著了,實則是在睡眠中仍舊以呼吸催動氣血洗練筋骨皮膜,顯然是用出了一門無比深奧,不拘於動作的樁法了。

林清玄在修煉樁法不斷錘鍊筋骨內臟時就察覺到經曆消耗極劇,等到暗勁可遍佈周身後就感覺到疲憊不堪,隻好倒頭睡下,在睡眠中以三化樁恢複體力,穩定境界。

一覺睡醒已經是時近黃昏,林清玄坐起來第一感覺是腹中饑渴難耐,不過看房門並未被推開就知道馬愛田等也為前來檢視。

林清玄知道這是因為馬愛田等人知道自己時常閉門不出,辟穀修行,所以才並未前來打擾。

想著一兩個時辰後便是董海川和楊露禪比鬥之期,林清玄就推門出去,先是到廚房吃了些涼饅頭和鹹菜,又喝了一碗茶水,這才感覺腹中舒服,四肢有力了。

此時林清玄已然把象帝三化樁練成,有著二百多年的修煉經驗,自然是可以做到無時無刻不在修煉。

走出後廚,林清玄就感覺到體內氣血不斷的遊走,內臟和筋骨都在體內不斷地發出虎豹雷音,尤其是血液流淌之聲宛如江河奔騰,不過這種聲響隻要自己不全力運勁便不會彰顯出來。

林清玄能明顯的感覺到自己現在的勁力比之昨天白天已經有了天壤之彆,U看書 www.shu.com現在自己周身遍佈暗勁,力至毛髮,臟器也可隨心所欲控製,可以說是已經穩固步入化勁層次。

而且林清玄體內冇有暗傷暗疾,便是不再修煉,隻憑現在的層次境界就能延壽數十年,活到一百二三十歲了,若是再加上象帝三化樁這門堪比太素化生功的神功,隻要長久修煉下去,林清玄有信心壽元增加一兩個甲子,而且還是氣血不衰退的長壽。

有著長壽加持,林清玄覺得自己便是一時間無法突破見神不壞的境界,但是熬上個百年也應當差不多了。

一夜入化勁,發生在林清玄身上的事情如果傳出去將會轟動整個武林,甚至於上到董海川、楊露禪,下到尋常武夫,恐怕也冇有人敢相信。

林清玄並無絲毫的自得,反而又記掛起了楊明、張三豐等人。

原來在抵達燕京後,林清玄便早已讓馬愛田等人去打探楊明張三豐等人的訊息,可是經調查,整個武林並無絲毫的新鮮人物事情出現。

這讓林清玄一開始有些擔憂,後來思索半晌,想起龍蛇星界如今還是虛界,便猜出赤龍老祖是虛化出了數百個龍蛇星界,讓自己等人每人進入一個星界,如此才免除了各自恩仇不同,在星界內顯露真身廝殺,壞了他的大計,也浪費了推演星界的機緣。

林清玄知道赤龍老祖的算計,也知道這對於自己和楊明、張三豐等弟子都是一場機緣,畢竟能近距離觀摩體悟太乙散數境界的機會可不多,正是因此,林清玄也就放下心來,不急不躁的研創象帝三化樁,並且在今日修煉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