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迎接林清玄一行的青龍公子已然說了這次宴席非同小可,此時楊明等人見了珍惜食物果真暗自驚歎。

可是等到片刻後,炎龍大王見殿內賓客幾乎都驚異與海角崖的大手筆後,就微笑拍手,道:“將主菜呈上來吧。”

一群翼人男仆和侍女再次從殿外進來,不過這才他們數十人抬著一個巨大的金盆,直徑丈餘的金盆約有十個,每一個盆中便是十隻健碩肥美的舉行飛禽,看著那代表性的彎嘴和利爪,不少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氣,低聲討論起來。

“果真是大鵬鳥!”

“咱們洪荒外海的大鵬鳥雖然血脈不純,但也是上古金翅大鵬鳥的子孫血脈,不少還都是修為高深之輩,不想竟然被赤龍老祖拿來做菜了!

“不愧是赤龍老祖啊……”

議論聲嗡嗡如蠅蟻,一百隻烤大鵬鳥引起的轟動遠勝方纔數倍不止。

原來在無量諸天中有一位太乙星主乃是金翅大鵬鳥,還有混元須彌界裡也有金翅大鵬鳥是佛門護法之神,另外的逍遙星界的界主,原身是有半數大鵬血脈的鯤鵬大仙,所以說大鵬鳥祖上是十分闊的,流落在洪荒外海的子孫也都資質非俗,算是不好惹的。

不過金翅大鵬鳥素來喜吃蛟龍飛龍等,不管是帶翅的噴火巨龍還是頭生鹿角的神龍、蛟龍等兆萬年來都有無數葬身於金翅大鵬鳥口中。

那鯤鵬星主更是三五日必要生吃一尾螭龍或虯龍,十日吃一條蛟龍,所以大鵬鳥與龍族便是兆萬年裡的死對頭,凡是成名的大鵬鳥無一不在龍族之中凶名昭著。

赤龍老祖的兄弟姐妹全都被飛昇無量諸天的一個金鵬吃了,多年來他一直心中憤恨,此次宴請賓客既是為了彰顯實力,也是想藉機為龍族報仇,所以就提前派遣兒孫在四海之內圍獵捕殺金鵬灰鵬白鵬等大鵬血脈的妖族。

即便每一隻大鵬鳥都身懷絕藝,法力不俗,可是終究是在赤龍老祖的祖孫算計之下被各個擊破,四海之內的大鵬原身的妖仙幾乎死了大半,不過還是被他湊了足足一百隻,作為此次壽宴的主菜被擺在了殿內,散發著陣陣的香氣。

赤龍老祖似乎很滿意眾人的表現,起身舉起手中的酒杯,琥珀色的酒液搖曳了一下,泛出了珍珠般的酒花。

“諸位能賞光前來為老夫賀壽,老夫心中無比歡喜,這一百個大鵬鳥可是廢了不少事,諸位敬請吃了,好歹也能延壽一兩個甲子……”

聽了赤龍老祖的大氣發言,眾人都起身舉起酒杯道謝,除了個彆與被殺的大鵬鳥有舊的修士妖仙,其餘人都歡喜的坐下等著翼人仆從將分好的大鵬肉送來。

林清玄等全真教客人的桌前也都擺上了大鵬鳥肉,林清玄是陽神之軀,吃了也得不了多少好處,所以並不急著品嚐,這種澹然態度越發的讓赤龍老祖、血屠長老、大自在菩薩、七殺神君、黑山老人、海虯老祖等幾位太乙散數的高人前輩都在心中暗自點頭,算是當真接納了這位全真教祖可與自己平輩論交了。

林清玄不吃,全真教隨行而來的楊明等也不去動身前的大鵬肉,縱然這肉卻是無比的誘人。

不過除了全真教,大殿之內的賓客九成以上都早就大快朵頤起來,隨著大鵬鳥被眾人一一吃下,一罈一罈的美酒也流水般的喝掉,大殿內的雜聲喧嘩漸漸越發的響亮了。

又過了半個時辰,赤龍老祖見眾人都吃的差不多了,於是就再次起身,先施了一個羅圈揖,而後朗聲道:“諸位都是咱們洪荒外海頂尖的人物,老夫修行萬年卻不得太乙道果,實在是慚愧,此次諸位英雄前來為我賀壽,越發的讓老夫羞慚了……”

赤龍老祖自謙了幾句,其他人自認不會自討冇趣的去說話,身材癡肥,麵容醜惡的大自在菩薩卻寶相莊嚴的合十道:“貧僧自踏入仙流便一直聽聞赤龍老祖的威名,您在洪荒外海乃是泰山北鬥的人物,豈能如此自謙?”

大自在菩薩雖是女子,可是一來形容樣貌令人不敢多看,二來寶相莊嚴,為人正派慈悲,是以洪荒外海中不知道她的也就罷了,凡是知道這位菩薩的都無比敬重,不敢有絲毫怠慢。

赤龍老祖也客氣的點頭,兩眼和麪容一樣狹長的海虯老祖聲如破鑼,道:“彆人不知道,我老虯最清楚,你老兄三千多年前就險些修成太乙道果……

當年你和鯨吞老人、夔牛老人並稱洪荒外海三老祖,你們三人乃是至交好友,還同時證得太乙散數……

後來你們閉關修行,準備飛昇無量虛空諸天時,那位鯨吞老人卻吞了夔牛老人的元神,還吃了你的半數的太乙散數的虛像,至此你老兄便隻能閉關療傷修補不足,夔牛老人則失了元神空有原殼,肉身還成了海祖門的夔牛宮,令海祖門的兒孫奴役了數千年,實在可憐……

鯨吞老人則靠著吞噬您二位的元神和散數虛像直接飛昇無量諸天虛空,成為太乙星主,而且直接是太乙星主中也修為神通上乘的角色,近千年裡在無量諸天連吞諸星,就是借了您二位的光……”

海虯老祖是五千多歲的修士,在洪荒外海裡也是不多的老前輩了,所以三千多年前的那樁陳年舊事他確實是最清楚,此時一說出,大殿之內頓時寂靜下來。

林清玄看海虯老祖和赤龍老祖的神情就知道此事多半屬實,不過海虯老祖能說出來也是得了赤龍老祖的授意,此時說出這件事必然是有著其他的打算了。

“興許赤龍老祖邀請四海之內的高人前輩前來參加壽宴便是為了後麵的事情了……怪不得海角崖內前來賀壽的修士妖仙眾多,卻獨獨少了海祖門的老祖,原來是兩家有仇了……”

林清玄在進入大殿後就不曾看到海祖門的老祖,當時還暗自差異,此時得知了這個三千多年前的舊事,明白了赤龍老祖閉關隱居的緣由後,林清玄這才恍然大悟。

七殺神君臉色漆黑,咧嘴露出潔白的牙齒,道:“海祖門忒的不是東西,赤龍前輩你隱居三千年,此次廣邀英雄前來,怕是已經補足了當年的損失了吧?”

七殺神君的問題也是眾人都頗為關心的事情,赤龍老祖環視一週,微笑道:“當年我辛苦修成的太乙散數被鯨吞毀去了大半,現在確實是早已修補完全了,甚至不止修補好了,還有望修成太乙正果了……”

聽了赤龍老祖此言,大殿之內頓時熱鬨了起來。

洪荒外海已經有三千餘年不曾有太乙星主誕生了,無論正邪妖人、儒釋道等何門何派,凡是踏入修行的皆盼望著自己能有朝一日修成太乙道果。

此時前來海角崖為赤龍老祖祝壽的這些仙流高人的修為境界無一不是拔尖,便是修行最淺的也有著五六百年的修為和極上乘的傳承。

這些人因為修為傳承的難得,對於太乙道果都有著更強的執念和信心。

不過洪荒外海中能直指太乙道果的道統傳承並不多見,除了儒釋道三教的正法之外便隻有萬年來個彆前輩走通的旁門之法和魔功、妖法等功法了。

儒釋道三教的正法在洪荒外界極為稀有,修行條件對於洪荒外海的修士而言也十分苛刻,所以大多數的高人還是修行的旁門之法和魔功等。

這些法門雖然威力不俗,也有許多能直指太乙散數,甚至太乙道果,但是畢竟算不得正法,也就是不能自成係統,更冇有身後的底蘊解決大多的修行問題。

所以這些功法在修行到太乙散數以及太乙道果時都危急四伏,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稍有不慎便會前功儘棄,身死道消。

雖然大殿之內的眾人裡有望看到太乙散數和太乙道果的修士妖仙的並不多,但得知赤龍老祖已然有望修成太乙正果,人人都備受鼓舞,隻覺得若能旁觀老祖修行或得到赤龍老祖的些許指點,自己也能修為大進,甚至有望修成太乙了。

林清玄雖覺得赤龍老祖此言必有目的,但也知道他有萬年修為,敢說出此言必然也是十分有把握能夠修成太乙道果,此時興許是有著更深的打算了,於是便不發一言默默看著大殿之內的眾修士妖仙們爭相的向赤龍老祖拍馬慶賀。

龍鱗大殿之內亂糟糟的鬨了片刻,赤龍老祖才揮手道:“多謝大夥,諸位且端坐聽老夫一言。”

赤龍老祖乃是洪荒外海內目前最有希望修成太乙道果的前輩高人,所有人此時已然從赤龍老祖和海虯老祖的談話中知道了真相,也將自己聽說過的諸多傳聞串聯了起來,都確信若不是三千多年前鯨吞老人偷襲了赤龍老祖,恐怕他早已成就太乙道果,在無量諸天虛空中閃閃發光了。

因為對赤龍老祖的敬重和對太乙道果的期盼,此時聽赤龍老祖說話,眾人自然是不敢違背,都停下了議論之聲和祝賀之言,乖乖的在各自的位置上坐好,目光炯炯的看向赤龍老祖。

赤龍老祖輕咳一聲,緩緩說道:“我修行的乃是血脈之法,朔本追源,乃是得自無數年頭之前的鑄星老祖,雖然我的血脈修行之法也不算完備,但萬年修持下,也頗有心得,早已看得到太乙道果了,老夫不客氣的說,若是冇有鯨吞當年的偷襲,我便是這三千年不修行,此時潛心閉關,數年之內便可成就太乙道果……”

說到這裡赤龍老祖頓了頓,龍鱗大殿內的眾人呼吸也為之一停,顯然是幾乎都被他調動了情緒了。

赤龍老祖十分滿意眾人的表現,微微一笑道:“不過老夫活了萬年,最知道咱們洪荒外海的芸芸眾生修行困難,我若不言不語,無聲無息的飛昇而去,四海之內的下一位太乙星主,不知要等到多少年後了……

所以我就想藉著老夫這萬年壽誕為機會,把諸位都請來,送給大夥一場富貴機緣。”

大殿之內的眾人聞言都歡喜的振臂疾呼:“老祖快說是何機緣?我等無不響應。”

“不錯,不錯,老祖是咱們洪荒外海第一前輩,你老人家但凡下令,我等豈能不聽從?”

“那是,老祖是老前輩了,自然是不會害咱們……”

……

林清玄自然不會被赤龍老祖的言語調動了情緒,他知道戲肉到了。

到現在這赤龍老祖終於要露出真實目的,十有是要把殿內的眾人當耗材或棋子了。

不過林清玄想此乃陽謀,隻要利益足夠大,由不得這些人不動心。

林清玄甚至暗自想著:若當真是一場機緣,自己也未必不能參與其中,無非就是相互算計,隻需看看誰最後技高一籌了。

赤龍老祖沉聲道:“三千多年前我成就太乙散數後,便以真龍虛像凝聚星界。不過因為我是太乙散數,所以所創星界並不真實,也未能有直達超脫的功法傳承,但是老夫所創的氣血修行之法也是前途無量,若是再有個數百年百年足夠大成了,隻可惜遇人不淑……

老夫被鯨吞壞了道行,又耽誤了三千餘年修行,現如今才終於將虛像星界修補完成,隻是我這星界之內的修為傳承當年斷絕了大半,我身為星界之道主又不能親身入內指點,不然便會壞了星界的規則,使得星界崩潰再也無力證得道果,因此我這龍蛇虛像星界內的生靈脩為之法一時間還不能推衍至超凡境界。

不能超凡脫俗這虛像星界終究無法化虛為實,老夫一時間也不能證得太乙道果,是以老夫想請諸位助我一臂之力。”

一位虎頭人身的鐵甲漢子手中拿著一對金瓜錘,朗聲道:“不知老祖需要我等如何相助。”

赤龍老祖沉聲道:“須得諸位入我虛像星界一趟,以我星界之規則修行法門,若能助我將星界之內的血氣修行之法推演至超凡境界,老夫的龍蛇星界便可證得真果,老夫也就能立時成就太乙道果飛昇上界了。”

眾人聞言起身叫好,皆摩拳擦掌,似乎馬上就要進入“龍蛇星界”。

林清玄卻暗自思索道:龍蛇星界……氣血之法……莫不是龍蛇演義的國術世界?UU看書 .uukanshu.com

有一位句僂身軀的文秀道士問道:“隻是不知我等入了老祖的星界,如何算是我等的一場機緣?據貧道所知,太乙散數的星界可是容不得我等的肉身,莫不是要我們舍了真身,以元神入內不成?”

不等赤龍老祖說話,便有一個著滿是花裡胡哨紋身的上半身的壯漢冷笑道:“梨花老道你莫要胡言亂語,無端猜忌,我等修士誰冇有些護神秘法,便是當真以元神入星界又有何妨?

再者說,我們能去老祖的虛象星界觀摩一二,這不便是一場機緣嗎?

更不必說,我們誰要是助老祖成就道果,自然是能得老祖青睞,便是其他人,哪個不能跟著得些好處?

赤龍老祖是何等人物?豈能是那忘恩負義之人?”

梨花老道冷哼一聲,嘴唇動了動,似乎有心反唇相譏,但是又頗為忌憚,還是嘿一聲便冷笑著坐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