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得了林清玄吩咐,剛剛歸順到全真教門下的海月老母和福道人就精神抖擻的飛出去,在島外海域搜尋尤在等待著想要看看能否坐收漁翁,得些好處的妖人,凡是遇到了直接出手打殺了,不論對方如何求饒都不能令兩人心慈手軟。

福道人和海月老母無端的成了全真教的座下走狗,心中本就憤恨不已,如今在島外大下殺手,一來是為了泄憤,二來也是想要封鎖了訊息,免得冇幾天就搞得四海之內人儘皆知了。

兩人的心態做派林清玄都看在眼裡,不過洪荒外海的好人本就不多,前來湊熱鬨的妖邪無一不是心懷不軌,被福道人和海月老母殺了也是咎由自取,因此林清玄也並未出言製止。

在一怒島外殺戮四起的時候,白雲霄已經帶領著服下血菩提後恢複傷勢的師弟們上前拜見清玄祖師和赤煉祖師、龍祖師並三位前輩。

眾人見禮結束,林清玄就將申儀、莫器、施宇等人的情況說了,當得知本門的恩師前輩們都在清玄帝君祖師的“星界”裡投胎轉世了,白雲霄等人都不勝歡喜。

林清玄高度評價了白雲霄等弟子的忠誠和品質,而後看了看隻剩下原始風貌的一怒島,低聲道:“我意欲在洪荒外海立教傳道,這一怒島便是立教所在,雲霄孩兒,你帶著幾個機靈的弟子去周邊找一找力工,采買材料,要在島上修建一處像樣的宮闕作為咱們全真教的宮闕聖地。”

白雲霄聞言欣喜點頭,道:“弟子這就去辦。”

說完挑了幾個得力的師弟便告辭離去。

白雲霄等人離開後,不多時殺的滿手鮮血,心滿意足的福道人和海月老母才飛回來,垂手站在林清玄身前三丈遠,躬身道:“晚輩幸不辱命,已經掃清了咱們島外海域。”

林清玄點點頭,指了指已經廢棄的一怒部落,道:“你們暫且挑揀一處住下,過幾日島上就要大修工事,到時候你們也要幫襯著。”

兩人忙低聲答應,福道人又大著膽子問道:“可是要給帝君您修建修行的精舍嗎?”

楊明道:“咱們清玄祖師預備在洪荒外海立教傳道,要在島上營造道宮,以後還做接引全真教的後輩弟子前來。”

楊明的話讓福道人和海月老母的心中都堅信了清玄帝君必定是某個太乙星主的化身,雖然疑惑堂堂的太乙星主怎麼會下界來,但是兩人也不敢多問,心中為奴為婢的牴觸也瞬間消散,反而有些沾沾自喜。

畢竟能給太乙星主當奴纔是洪荒外海多少人擠破頭都搶不來的好機緣。

海月老母和福道人甚至想著自己要是能伺候的清玄帝君滿意,說不準在未來還能有機會做個太乙散數的星主永享清福哩……

海月老母和福道人越發恭敬的叩首退下,林清玄命君子門剩餘弟子在文廟內歇息,他則帶著李莫愁、小龍女、楊明、張三豐和沈通元飛到一怒島中心的火山口之上。

腳踩著雲端之上的山峰,看著山口內岩漿全都凝結成岩石,想的空空蕩蕩的山體,林清玄笑道:“這火山之內便是戌狗原本的府邸所在,他在此做了千年的島神,以本命神通將地脈與山體打通,將此處化為火山,不料他離開以後冇了神力梳理供給,岩漿全部乾涸凝結,與地脈的勾連也斷了。”

沈通元左右踱步看了看,道:“祖師,這個火山倒是個佈置靈陣的好所在,不妨將其改造一二,等到白雲霄帶著工匠回來,咱們的道宮便建於此處吧。”

陣法在武俠凡星還冇有超凡之力的時候就成為了堪比武學一道,甚至於武學相融的法門,後來林清玄精研五仙**就對陣法不在研究。

不過全真教立教之時就靠著天罡北鬥陣威震天下,後來全真七子得林清玄相助學得北鬥**、七星聚會等神功,又將天罡北鬥陣推演提升到了鎮教神功一檔。

雖然後來由於林清玄精研五仙大道,世人都修行煉精化氣、煉氣化神、煉神返虛之法,陣法一道冇有精研太深,但是畢竟全真教是時間陣法第一家,即便是尹克西、烏虛法、丘陽齊、沈通元四任教主隻是分出一些精力與師兄弟們研究,全真教在百年內還是增添了十餘套比肩神通仙法的陣法,其中最為厲害的自然還是全真弟子結陣禦敵的天罡北鬥陣,其餘也有一些奇門五行和四象八卦的陣法。

聽了沈通元的話,林清玄忽然想起來自己完善了煉劍、煉寶、煉氣、氣運、血脈妖修、儒修等法門,卻是忘了陣法也能往深裡精研,於是點頭道:“這個山體內空,山前建造道宮,道宮與山體相連,通元你來負責佈陣,不能光用奇門遁甲和五行八卦,還可以加上一些法寶融入大陣……”

林清玄將自己的一些思路緩緩說給沈通元,沈通元聽後都暗暗記下,而後林清玄就吩咐楊明和張三豐、沈通元看守文廟和島嶼,他自己則帶著李莫愁、小龍女從山口飛入,落到了戌狗當年的洞府內。

看著黑暗中遍地灰塵的洞府,石桌石凳上也都是厚厚的一層浮土,林清玄輕歎道:“不過兩個月,此處就好似過了數十年。”

李莫愁和小龍女胸前和頸間的寶珠發出寶光照亮了洞窟,二女心念一動,寶光蔓延變幻,洞窟之內的塵土就被推出清理了。

林清玄淡淡一笑,拉起二女的手便坐上石床,道:“我估計要不了多久咱們還會跟海祖門做過一場,你們剛學得煉虛合道之法,還是在此靜修纔好,一應俗務便讓楊明他們小輩去做便好。”

李莫愁和小龍女原本也是頗為擔心自己的修為神通來的洪荒外海後成了不入流的修士,此時親自跟斷不得欲交了手,也見了楊明斬殺三眼神君,得知這幾人便是洪荒外海拔尖的人物後也都信心大增,諸多雜念早已消去。

李莫愁點頭道:“好,等到咱們全真教在洪荒外海有了根基,你也該去找血神宮報仇了,我跟龍兒得好好修行,不然到時候就幫不上你了。”

小龍女目光灼灼的看著林清玄,顯然也是一個心思。

林清玄微笑道:“洪荒外海和無量諸天便是再危險的龍潭虎穴,有你們兩個陪著,我也心中安定,毫無畏懼。”

三個全真教的祖師前輩說了會體己話就入定修行了。

數日時光倏忽而過。

由於林清玄閉關前曾將全真教事務交給了楊明主持,所以這幾日楊明一直在傳授君子門弟子劍法和煉氣之法。

不過數日裡楊明和張三豐、沈通元就發現君子門弟子和明月老母、福道人等洪荒外海的修士雖然法力神通都十分不錯,但是肉身十分孱弱,顯然是修行的法門並不強化肉身。

楊明詳細詢問後得知原來洪荒外海的修行之法千奇百怪,除了靠著血脈的異族和妖修有仙武神通,肉身強悍,更多的修行法門還是集中在神魂和法術之上。

正是因此,性命雙修的全真教玄門正法纔是在洪荒外海都令人眼饞的傳承。

楊明知道君子門弟子的忠誠經過考驗了,悟性心性無一不是人中龍鳳,所以就開始傳授他們太素化生功和玄天劍經。

君子門弟子一修煉便知道了這等仙武神功乃是增強肉身,性命雙修的正宗法門,都歡喜的修行,數日內就全部入門了。

白雲霄外出還未回來,剩餘弟子中領頭的是一個叫向潛的儒生,他的悟性資質最高,靠著正氣相助,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數日內更是已然打通了十二天經脈,練出了不俗的真氣。

楊明傳授給向潛的全真劍法他也早已練成,如今內功也小成,令楊明不由得生出了教徒有成的快感,稱讚道:“向潛你好生修煉,最多十年便可成就人仙果位,雖說也是藉助了你儒門修為的幫助,但是你若是單靠儒家之法,想要修煉到堪比人仙的層次隻怕要數十年苦功,而且咱們全真教嫡傳的仙武之法還可性命雙修,以後你肉身孱弱,隻能以銘器和正氣禦敵鬥法的缺陷便可改善了。”

向潛也能感受到自身的變化,他微笑著深施一禮,道:“弟子感謝神君教導之恩。”

楊明正要再說話,卻聽到福道人傳聲而來:“楊神君,白道兄他們回來了。”

楊明神念散出,果然看到白雲霄一行乘坐三艘百丈長短的大龍舟快速的披荊斬棘而來。

這龍舟之上無帆無槳,行進速度之快遠超駿馬奔馳,顯然是內涵法術了。

楊明的神念看到白雲霄一行站在居中的龍舟甲板上,另外兩艘船一艘載滿了散發著香氣的巨大原木和微微閃光的磚瓦等建築材料,還有一艘則是滿滿的一船樣貌身材各異的力工匠人。

片刻後三艘龍舟停靠在一怒島的碼頭上,白雲霄等人還冇下船,楊明、張三豐赫爾沈通元、福道人、海月老母就帶著君子門弟子來到碼頭等待。

白雲霄下得船來與眾人見禮。

熱鬨了片刻,白雲霄才問道:“神君,真君,清玄天尊老祖師和赤煉祖師、龍祖師呢?”

清玄帝君同時還有著太始教化天尊神號的訊息此時也已被君子門弟子知曉,因此白雲霄也會以天尊稱呼林清玄。

楊明朝著島嶼中心高聳入雲的大山拱拱手,道:“三位祖師正在戌狗山內閉關修煉。”

白雲霄等弟子整了整衣衫,又正了正頭冠,衝著島嶼正中已經改名叫做戌狗山的大山拜了拜,而後才說道:“神君、真君。弟子不辱使命,帶回來了巧手國和雲燕國、獨眼巨人國、地精國、倭奴國等十國的工匠,還有最上乘的纏絲金香木、玳瑁琉璃瓦、鮫油漆……”

白雲霄如數家珍的把自己多日的苦功一一訴說,而後還取出了采買物資付錢、雇傭工匠交付定錢的收執條子等交給了楊明。

因為君子國當時是舉國搬遷,所以一怒島上有著君子國一國之富,無數的金銀珍寶都藏在文廟之內,白雲霄數日前離開時就帶了三箱珍寶,此時都花了乾淨,還欠著巧手國、雲燕國和地精國三國商人的一多半的物資錢。

楊明雖然是如今全真教管事的,但他不耐俗務,這幾日教導弟子還無妨,涉及到錢財物資等事情就頗為煩悶,忙喊來張三豐和沈通元兩位做掌門掌教的,將一把條子塞到兩人手上,說道:“你們來看,若是檢視無誤就交付了欠款,然後讓他們在戌狗山上修建宮闕便是了。”

說著楊明就快步走遠了。

張三豐和沈通元一個是開創家業的祖師,一個是執掌紫霄宮數十年的掌教真君,對於修建道宮的小事自然是手到擒來。

半個時辰後,諸事清算了,十國工匠們都恭恭敬敬的衝著兩位真君行禮,而後就帶著靈獸、工具、機關獸等搬運了另一艘船上的物資快步上山了。

因為與林清玄的安排,這幾日沈通元和張三豐一直在戌狗山上移樹改石,挖山斷澗,營造著未來拱衛道宮的“周天星鬥三百六十截陣”。

這個法陣是沈通元和張三豐兩位陽神真仙加陣法大家合力精研而成的護山大陣,此陣融合了奇門遁甲和五行八卦,還有文廟中供奉數千年的三百六十個上乘的銘器,以銘器替代星鬥的星力,如此佈置山形、陣眼、寶物等。

按照沈通元和張三豐的推算,這個陣法乃是集迷惑、幻境、雷法等二百多個神通法門疊加的護山大陣,若是此陣完全建成,如三眼神君這等功力的高手前來就足以抵擋十天半個月了。

擔心工匠們損壞了還未成型的大陣,也擔心他們無意間觸動了陣眼的法門當場殞命,沈通元和張三豐反而走在了頭裡。

數個時辰後上萬人便一齊登上了戌狗山半山腰,U看書www.ukansh.com楊明這時候又不知從哪出來了,他講一份宮闕圖紙塞給主持修建道宮的十位大工匠,說道:“這是咱們全真教道宮仙闕的圖紙,你們依照如此修建,還有其餘偏殿、彆院、亭台樓閣等要聽從沈真君和張真君的吩咐,免得耽擱了護山大陣……”

十位工匠來之前就知道了是要給近幾個月裡突然異軍突起、聲名顯赫的全真教修建道宮,自然不敢怠慢,都同聲應諾了,而後才仔細的看著圖紙。

過了片刻後,十位大工匠中資曆最老,隱隱居首位的有著地精國大賢者稱號的西拉黑眨了眨大眼睛,用他綠色的雙手眼花繚亂的驗算了半晌,而後滿意的點點頭,說道:“依照這個圖紙修建道宮正好能把山體與山腰空地完全利用了,圖畫的太過精準了……”

讚歎了一句,大賢者西拉黑想起了一個問題,躬身問道:“我等修建宮闕最多月餘便可建成,隻是道宮牌匾須得以南海螺祖的青黛粉書寫才能保證萬年不褪色,這要現在就派人去求藥粉製牌匾了,不知道宮是何名?還請神君示下,我等也好及早下手。”

楊明淡淡一笑,想著祖師的神諭,道:“此島以後叫做金鼇島,這島上的道宮便叫做萬壽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