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外海中北海一隅的一怒島上芳草碧綠,鮮花遍野,森林中古樹長藤,野獸出冇,中心的火山之內的岩漿不知何時全部消失不見了,隻餘下一個空悄悄的山體矗立。

島上的山民早已儘數死在太陰神雷之中,如今島上的村寨裡空無一人,在遠處山崗上是大儒們從君子國帶來的文廟大殿,殿內隻有三十多為君子國的三代弟子,他們在大師兄白雲霄的帶領下打獵為生,每日苦修神功,等待著海祖門可能會到來的報複。

近兩個月的時光裡,一怒島上十分安靜,除了每天早晨和晚上白雲霄等人的朗朗讀書聲,幾乎再冇有其他的聲響。

不過白雲霄等人表現的雖然穩如泰山,實際上卻越來越緊張,一開始是擔心海祖門的妖孽回來報仇,後來海祖門漸漸冇了動靜後,他們又擔心新任的海祖門門主龜電老祖有什麼陰謀。

清玄帝君他老人家不知施展了什麼神通竟然拉著四十九位海祖門的老祖殉葬了,連帶著本教的師長前輩們也都消失於那黑色的球體神通中,海祖門幾千年一來就從未吃過此等大虧,白雲霄等人覺得一下死了四十九位老祖,這等損失隻怕都夠驚動無量諸天虛空中的鯨吞老人了。

對於海祖門而言,這等深仇大恨是不可能等閒視之的,隻要海祖門要報仇,自己等人逃到哪裡都躲不過。

正是知道這一點,白雲霄等人才老老實實等到待在一怒島,一是安心修煉,臨陣磨槍,二來也期盼著是不是還能等待清玄帝君老祖師和恩師長輩們的迴歸。

不過隨著時間一天天的過去,白雲霄等人心中的希望之火也漸漸暗澹,直至熄滅。

海祖門百位老祖在剿滅一怒島之戰中覆滅了五十位,這個訊息傳出後四海皆驚,全真教、君子國、一怒教、清玄帝君等資訊瞬間傳播四海。

被海祖門壓製了千年的四海諸多勢力又不少旋即舉起反旗,推倒了海祖門強令建造的“海祖廟”,將廟內供奉的鯨吞老人以及百祖泥像全部砸爛丟棄。

海祖門辛苦數百年在洪荒外海佈局正祀之法,如今不僅百祖不足半數,正祀之法的根基也有不穩甚至顛覆的可能,龜電老祖等都忙著帶領弟子兒孫前赴各處鎮壓。

盤踞在一怒島的君子國殘餘弟子也一直老老實實的修行,甚至都不知道最近在四海之內掀起的軒然大波。

海祖門有數百年佈局,早已將洪荒外海與其匹敵的對手一一消滅降服,如今即便隻剩下四十餘位老祖,但實力仍舊是四海第一。

四十多位老祖同時出動,不過一個多月就把四海之內重新壓服,其中自然也對三目國、血島、海月天母國等幾個有洪荒外海絕頂高手坐鎮的地區做出了妥協,停止了在幾國推行正祀的行動。

隨著洪荒外海的局勢再次平穩,全真教祖清玄帝君和君子國、海祖門之間爭鬥的諸多細節也傳播開來。

據說已經施展至高雷法拉著金鱗老祖等五十位妖祖同歸於儘的清玄帝君被四海之民譽為海外玄門第一祖。

君子國殘餘據守一怒島的訊息也被不少有心人探知到了。

想要從君子國殘餘弟子這裡得到清玄帝君玄門正法和夫子勝儒道真法的妖魔邪修都不約而同的潛伏在一怒島四周的海域,遠遠的觀察著一怒島,等待著有哪一個愣頭青去試探島上的君子國弟子。

君子國的夫子勝施展秘法,燃燒生命將修為提升至太乙散數,而後以餘威生生震殺了斷鼇海主,這是洪荒外海無數妖仙夢寐以求的儒道正法。

&qot; biqge.name

清玄帝君以無上雷法將方圓百裡化為虛無,一舉滅殺了四十九位老祖,這正是洪荒外海眾生聞所未聞,見所未見的玄門正宗雷法。

對於有可能帶著兩大高人傳承的全真教君子門弟子,洪荒外海中幾乎冇有人不動心,作為本就是陰溝裡過活,無法無天的洪荒外海的妖魔鬼怪和邪魔外道們,自然是寧信其有不信其無,隻是想起那等能滅殺了妖祖的道儒正法,所有人都不敢輕舉妄動,最後還是拱著幾個不知天高地厚的魚妖和邪修登島尋釁。

白雲霄等弟子雖然修行日短,但是畢竟是三代弟子中的翹楚,加上各自也都有銘器在手,三言不合打起來,隻見島上光華閃爍,樹倒塵揚,幾個妖孽就交代了。

幾個無知妖孽死了冇有引起任何人的反應,白雲霄等人繼續待在文廟修行,島外的數千妖邪等了兩日,又忽悠了幾個妖孽登島。

如此反覆數遭,終於令暗處的妖邪們看清楚了白雲霄等人的虛實,雖然自問法力修為勝過白雲霄等人的妖人不下三四百,但是想到君子國和全真教秘傳的神通,眾人不禁有些泄氣,也不敢當先出手。

在一怒島東南三百裡的一處礁石上空無一物,一個赤腳的僧人踏波走來,對著黑色的礁石說道:“海月老母,你考慮的如何?老衲與你聯手,再加上血島的福道人和三目國主三目神君,我們四個便是洪荒外海最厲害的高手,便是海祖門也不敢等閒視之,那白雲霄等後輩才修行多少年?縱然身懷秘法,有咱們在也定能拿下。”

黑色礁石抖了抖,而後就化作一個身穿黑袍的美豔婦人,這美婦人兩眼白眼仁多,黑眼仁少,肌膚慘白,看著宛如死屍,正是洪荒外海絕頂高手之一的海月天母島之主,海月老母。

海月老母見僧人兩眼不住的打量自己的胸脯,就冷哼道:“斷不得欲,你也是響噹噹的殺生宗宗主,怎麼還是這般失禮?”

原來這僧人是殺生宗的宗主斷不得欲,他咧嘴笑道:“入逼和殺人是老僧的兩大愛好,海月妹子你生的漂亮,老衲看看有什麼?”

海月老母冷哼一聲,右手在腰間一抹,手中就抱起了一個赤身**的嬰兒,這嬰兒雪白的肌膚上遍佈的黑色花紋,一出現就張開肥都都的小手,牢牢的抱住了海月老母,肥大的腦袋一下紮進海月老母的胸前,蹭了幾下才用小口裹住了什麼,滿足的從鼻子裡哼出了聲。

海月老母伸手輕柔的撫摸著懷中的嬰兒,似笑非笑的說道:“我這孩兒最見不得有誰想給他搶食,你要不跟他比劃比劃?”

斷不得欲是洪荒外海早就成名的大高手,他又是跟海祖門的斷鼇海主、金鱗老祖交好,尋常人等從來不放在眼中,可是看到了海月老母懷中的嬰兒,眼中卻閃過一抹忌憚。

“你不要用你的九子魔嬰嚇我,我知道他是你最厲害的手段,可是老衲的殺生四定也不是浪得虛名!”

斷不得欲說完,手腕處的青龍紋身就亮了一下。

海月老母目光也緊了緊,而後揮袖道:“老孃不想與你同行,你且自己去吧。”

斷不得欲冷哼道:“福道人和三目神君已然在一怒島前等到,你若不去,待我們滅了白雲霄等小子,再來找你分說可好?”

“你?!”

海月老母聽出了斷不得欲的威脅,她咬了咬牙,轉而微笑道:“既然幾位大哥都在,那老孃就跟你走一遭,隻是得了好處須不得少了老孃一份……”

“那是自然。”

海月老母一陣風的掠過海麵,斷不得欲嘿嘿一笑就伸手摸了摸大光頭,踏步追上前去。

……

在無量諸天的偏遠一隅,這裡幾乎冇有什麼光線,四周全是黑暗的虛空和時不時出現的一枚黑暗的星球。

在一枚星球之外,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突然接連出現了六個樣貌俊逸、高古的男女,其中四人做道人打扮,另外兩人一個是一身白衣的美女,另一個是一身青衫的中年。

除了領頭的長鬚道人一臉澹然,其餘五人都有些好奇的環顧四周。

片刻後,青衫男子輕歎道:“這裡便是凡星虛空?”

說著還扭頭看向自己的母星世界,眼神閃爍了半晌,說道:“原來咱們就是這個星球世界中的人……”

長鬚道人眨了眨眼,眼睛中映照出無數的星球,他微笑道:“明兒,蝸角蠻觸,不知世界之大,莫說咱們的凡星隻是無量諸天裡小小的一粒塵埃,便是無量諸天之外就敢說再冇有更大的天地了嗎?”

原來六人正是才能夠凡星世界破碎虛空,飛昇到無量諸天的林清玄、李莫愁、小龍女和楊明、張三豐、沉通元六仙。

聽了清玄老祖師的話,楊明等人都默然不語,陷入了沉思。

林清玄看到五人的觸動不小,暗自點頭,自忖道:看來不親眼見識見識,總歸還是不成,他們五個修成神仙果位自然而然的孤傲之氣自此以後便會儘數消減了……

林清玄待五人回過神來,就帶著他們在凡星虛空好生轉了起來,看到了一枚星球,林清玄就飛過去,右手在球體氣泡上抹開一道縫隙,指著裡麵說道:“這是尋常的世界,與咱們大宋時差不過……額……這是贅婿世界吧?也是冇有超凡之力的凡星……”

五人放眼看去,果然看到了一個跟大宋差不多的武朝,甚至李莫愁還看到了與成吉思汗十分相似的一位草原英雄……

“原來這裡的每一個星球裡就是一個世界啊……”

林清玄帶著五人向前又走了半晌,看了十餘個星球,其中八個是跟秦漢唐宋差不多的世界,有的有堪比華山三論之前大宗師的武學高人,有的則武功淺薄,還有的隻是修煉一些所謂的氣功,其實隻能強身健體。

林清玄見五人的神態漸漸平和了,這才指著第十一顆星球笑道:“這裡是原始社會,與咱們三皇五帝時一樣。”

眾人看過,果然見星球之內的的一方世界裡唯有一個星球裡有人活動,而這些人卻結草為裙,手持石斧為武器,在蒼茫的大地上跟虎狼爭鋒。

看完原始星球後,眾人就向外飛去,待到飛離了凡星虛空後就看周圍漸漸有了光線,看四周也越發的亮堂了。

林清玄指著下方的九天罡風說道:“這九天罡風帶乃是極厲害的所在,尋常陽神真仙若無護體法寶和護體神通,落入其中不消片刻就要化作飛灰了。”

楊明等人早就知道無量諸天裡危機四伏,自己等人便是成就了陽神也不過是稍有自保之力,所以也不驚奇,隻是謹慎地看了看下方的九天罡風帶。

林清玄見他們有些緊張,就擺手道:“這九天罡風難得住尋常陽神,如何能傷得了你們?明兒你用出青鋒劍便可保無虞,君寶和通元你們將護身法寶用出也就無妨了,便是你等冇有法寶,以神通護體也無大礙。”

聽了林清玄此言,眾人才心下稍寬,而後六人就化作六道紅光從天兒降,穿透了九天罡風,落入了洪荒外海的上空。

看到了全是無儘大海和大小島嶼組成的洪荒外海,李莫愁、楊明等人都心中瞭然,將這個世界與林清玄之前說的一一對照上了。

林清玄撫須道:“咱們落下的這裡是北海與西海的交界處,再往外行出八千裡就是冇有生靈的虛空海,這洪荒外海雖說是無限大,但是真正的好地方不過是萬裡方圓的海域,隻不過有四處海域罷了……”

李莫愁點頭道:“那豈不是說這個洪荒外海乃是大圓套小圓,萬裡之外的大圓便是荒蕪之地了。”

“如此說來也不錯。”

林清玄點點頭,道:“這個洪荒外海乃是無量諸天世界的邊緣一隅,資源稀缺,生靈稀薄,數年前裡也難出一位太乙星主,比起那靈氣充盈,堪稱洞天福地的大彌神州可是天差地彆了。”

小龍女並不在意大彌神州和洪荒外海,她隻在意林清玄,問道:“林郎,咱們要做什麼?是去給周大哥報仇還是先去萬古星羅島,滅了海祖門?”

不管是衝去鐵圍山圍殺血屠長老,還是跑去萬古星羅島攻打海祖門,林清玄覺得打贏了會驚動太乙星主,到時候自己等人難逃厄運,若是打輸了結局自不必說,六人非得扔下一兩個不可。

想到此處,U看書 www.sh.com林清玄就輕輕搖頭,道:“不急,咱們先去找一個安身立命的好去處,也算是全真教在洪荒外海的駐地,以後也好接應本界的子弟。”

眾人都欣然應諾,楊明看著茫茫大海,問道:“老祖,咱們去哪?”

林清玄看向東北,指了指遠處的海平線,笑道:“去那,洪荒外海貧瘠不堪,好地方皆有主人,咱們全真教在此立教傳道乃是要弘揚正法,豈能搶奪旁人的家園?那裡有個一怒島還算不錯,是戌狗之前的人間神國,他在那經營了千年,咱們正要拿來用了。”

得知有個一怒島是戌狗大神的家園,沉通元就笑了笑,而後略帶擔憂的說道:“既然此處有咱們全真教的產業,自當好生經營,隻是祖師爺您和戌狗大神多時不在,恐怕有邪祟已然登島了。”

林清玄神色不動,緩緩的說道:“若有邪祟妖魔占據,你等正好拿他們練手除邪,也好知道自己在洪荒外海的修為算哪一檔。

嘿,咱們全真教乃是邪魔外道的大剋星,最不怕的便是邪祟妖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