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清玄修煉神道祭祀之法原本是想要明悟此道,對太乙道果也多些瞭解,更能憑此多些神通手段,而後好能鉗製戌狗,同時也能以神道之法將十二元辰令化為神道之寶。

不過在修煉了幾天後,林清玄就對神道祭祀之法越發明悟,漸漸明白了此法的真諦,明白此法縱有諸多不便,但是終究是一門直指太乙道果的至法,實在是自己難以放棄的妙法。

有著本世界數萬萬信眾作為根基,修行神道之法的根基林清玄已經足夠,甚至相當足夠,因此這確實是一門能讓自己以“清玄天尊”大神的身份成就太乙道果的無上法門。

思量了許久,林清玄十分篤定一件事,那就是幾乎可以說隻要自己安心修煉神道之法,有著數萬萬信眾做根基,最多千年,自己必定能成就太乙道果,而且隨著此界的人口大量增加,也許最終成就太乙時還用不了千年。

麵對著康莊大道的前景,饒是林清玄對自己的五仙大道無比自信,也不捨得丟棄神道祭祀這一門可以直通太乙道果的法門。

不過林清玄一身根基源於自己所創的五仙大道,讓他轉而重修神道自然是不可能,所以林清玄靈機一動,就想起來了自己飛昇去洪荒外海之前就修煉出的,通過幾十年自主修煉至今已經基本成型的第二元神。

林清玄花費數日苦功創出了本體主修五仙大道,第二元神主修神道的心法思路,經過天演鏡推演無誤後就開始將第二元神存於一枚元辰令之內,本體元神和肉身繼續入定鑽研地仙之法,第二元神則是待在元辰令內依法施為。

所以說每天從大坤朝各個道宮、道觀內飛來的無窮無儘的香火信仰之力都是被林清玄的第二元神引導著吸納入體,同時以神道祭祀之法轉化為法力修為。

無量諸天的儒釋道三教祖師都是混元世界的大能,正是因為他們修為到了混元境界的層次,如此便能無形之中以氣運沾染萬界,使得五成以上的太乙星界之內都受到感應也自然而然的出現了三教祖師化身和經典,凡星世界裡更是八成以上都有混元界主的印記,正是因為如此,儒釋道三教的經典纔會無處不在。

儒道混元世界的大能孟老夫子曾有一句名言:魚與熊掌不可兼得,林清玄原本是深以為然,可是在自己練成第二元神,並且以第二元神修煉神道後,林清玄忽然察覺的原來魚和熊掌在有些情況下是可以兼得的。

林清玄的本神入定鑽研地仙之法,第二元神則全心全意的修煉神道,因為神道的修行境界與五仙之道完全不同,加上第二元神的起點頗高,所以即便有遠超戌狗的信仰之力入體,但是林清玄的第二元神的法力修為精進的卻並不算多。

究其原因是因為林清玄的第二元神本就未能大成,轉而修行神道祭祀之法,瞬間就被香火信仰之力給占據的神軀,等到林清玄的第二元神將信仰香火之力轉化為法力後,這些法力就自然而然的融入神軀,去彌補壯大林清玄的第二陽神。

這種將第二元神晉升為神道中近乎不死不滅的天神之軀是神道修行之法的上乘法門,林清玄的第二元神雖然還有些弱小,但是仍舊有著不朽陽神的特性,因此才能直接修行天神之軀。

直到兩個月後,林清玄的本體尤在入定,端坐在元辰令內的第二元神卻突然身軀一震,而後大放神光,元辰令內的虛空中也散發出令人聞之安神靜心的清香,這正是成就天神之軀的表現。

由於十二元辰令本是一套法寶,相互之間聯絡默契,正在另一枚元辰令秘境中修行的戌狗突然感受到了林清玄的第二元神成道跡象,瞬間睜開了六隻眼睛。

在林清玄的第二元神所在的元辰令的虛空中突然浮現出六個碩大的眼珠,看到林清玄成就神軀後,六枚眼珠猛地一縮,戌狗的三張嘴巴同時驚訝出聲道:“乖乖,兩個月就成就神道,築就神軀?我當年用了多久?一千年還是八百年?跟情緒那天尊比起來我可真是一身修為都練到狗身上去了……”

自嘲的笑了笑,戌狗的六隻眼睛閃爍著精光,想著:“我看……天尊他是混元界主的轉世之身吧……”

戌狗驚歎了片,想起來自己當年在大彌神州位居萬妖國主的寶座,手下管理七十二國、十萬大山,兆萬生靈,可是成就神道神軀仍舊用了八百年的光陰,冇想到清玄天尊分出分身隻用了兩個月便成就了神道,實在是匪夷所思,令人難以置信,這種事實卻實實在在的發生了,讓自己不得不懷疑清玄天尊乃是上古混元大能的化身了。

雖然戌狗親自感應到了林清玄的名為“第二元神”的分身成就了神軀,但是他萬年生涯裡從未接觸過玄門正宗的陽神之法,即使接觸過一些五雷法和元嬰之法,卻也不明就裡,更不知道林清玄的陽神乃是他成道之基,第二元神自然也有著相通的修為境界,所以林清玄的第二元神的境界本就不亞於神道修煉體係的神軀境界,修煉神道自然能近乎冇有門檻的修成神軀。

不過這固然有陽神境界的緣故,更為重要的則是近億信眾每日為林清玄供奉的香火信仰之力。

這股信仰之力不僅龐大而且相對純正,因為全真教是玄門正宗,正教魁首,信眾敬香叩首的情緒中畏懼占比極少,這點有異於戌狗和海祖門等神道之法,所以轉化法力更為便利,萬民的信仰入體對神靈意識的影響也相對小一些。

清玄祖師作為仙道祖師、教化天尊,帝君大天師,幾乎冇有人不信仰他,所以每日的信仰之力的量對於戌狗來說就多出不知凡幾,無數的信仰之力作為資糧補足林清玄第二元神的不足後,最終將他推到了堪比本身功力的神軀境界。

從境界上講,林清玄的第二元神已經一步到位的趕上了戌狗,甚至要不了多久還會超過他。

林清玄的第二元神周身光華散去,再看他衣著已經變成了金身塑像上的九宮八卦法袍,頭戴太極冠,長鬚比之前茂盛了三成,座下是三十六葉蓮花寶座,左手托著一柄寶光湛湛的玉如意,右手攥著半卷春秋典籍,兩眼中更多了三分澹漠,雖然長得變化不大,但是若是李莫愁和小龍女在此,一眼就能看出這個林清玄似乎變了。

因為成就了神軀,所以林清玄的第二元神的樣貌已經完全變成了宮闕道觀中的清玄天尊像的樣子,身下的三十六葉蓮花座代表佛教,左手玉如意代表道教,右手的春秋典籍代表儒教,如此則是三教合一象征。

所謂神軀,不僅有著不朽不滅的特性和諸多神通,還有一個變化便是無論衣著外貌都會變得和無數信徒心目中的一樣,甚至於這個萬民印象天長地久下也會讓神軀的意誌也慢慢的發生變化。

林清玄不願意轉修神道祭祀之法,也是不願為了前途放棄自己的本心,所以這才讓第二元神來修。

如今第二元神修成神軀,衣著形象儘皆變化,按照神道祭祀之法的心法來說那就是成就神軀之時便是成為真神之刻,自此神軀即是天神。

換成簡單的意思那就是在林清玄的第二元神成就了神軀以後,林清玄的第二元神就成了全真教和世人所知所想,所崇拜所捏造的那一位“教化天尊清玄帝君大天師”了。

戌狗在自己的元辰令內急不可待的起身,向前邁一步就消失不見,而後再林清玄的第二元神前出現,三個毛臉都帶著笑容,拱手施禮道:“小神恭賀太始教化天尊歸正位!”

雖然從修為境界上講,戌狗和林清玄的第二元神差不多,但是一來從全真教的神係中看自己這位護教大神乃是太始教化清玄天尊的座下仆從,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二來自己又是元辰令的主神,依理甚至要喊林清玄一聲主人翁,所以戌狗不敢有絲毫的托大,乖乖的跑來祝賀了。

太始教化天尊微微拱手還禮,而後微笑道:“神道之法貧道修行時日尚短,還需請戌狗道友多多指點。”

戌狗微笑點頭,道:“好說好說。”

虛空中一陣扭曲,身穿杏黃道袍的林清玄從中走了出來,點頭道:“戌狗道友有心了。”

戌狗忙拱手道:“見過道兄。”

林清玄和自己的第二元神相對而立,看著就像是在照鏡子,但是兩人的穿著打扮和神態又頗有不同,林清玄本身是表情溫和,而第二元神卻是頗為孤傲,林清玄知道這是成就神軀後的影響,於是微微一笑,道:“以後你便是太始教化天尊了。”

太始教化天尊微微一笑,道:“我是,你也是。”

林清玄也哈哈一笑,這種類似自言自語,但是又不全是的感覺十分奇妙,而後本體和第二元神相互執手,同時說道:“清玄道人求證道,人鬼神地天五仙,神道祭祀為妙法,第二元神做天尊……”

事到如今,一切事情都是按照林清玄的計劃發展的,自己的本體繼續研修五仙大道,創立地仙之法,第二元神則精修神道祭祀之法,做萬民祭祀的太始教化天尊、太始九天紫霄靈光立極定德洞妙清玄帝君大天師……

林清玄的地仙之法如今已經漸漸清晰明瞭,等到徹底創出後,他的本體加第二元神就算同時修行了兩個直達太乙道果的正法。

單單是如此的修行之路,林清玄就已經超過了無量諸天的大多修士了,隻要有足夠的時間,成就太乙道果乃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

過了不知多久,崑崙秘境的天色漸漸明亮了,端坐在鬆煙洞的林清玄突然睜開兩眼,輕歎一聲,說道:“冇想到想要創出地仙之法,比修行神道還要艱難數倍……”

《仙木奇緣》

李莫愁和小龍女也跟著睜開了眼睛,互看一眼,都看出來了對林郎的心疼,不過她們都清楚林清玄創立五仙大道乃是道心所求,縱然是千難萬難,林清玄必然還是要把此路走通。

李莫愁和小龍女如今隻恨自己修為本事不濟,明明林郎創法艱難,自己卻幫不上忙,實在是慚愧。

林清玄輕歎一聲,轉頭看二女是神色不對,似乎略有羞慚,頓時心頭明悟,伸手拉住二女的小手,低聲道:“地仙之法我已經創出了雛形,隻是此法須得水磨工夫,而且有諸多細節還要打磨。”

李莫愁和小龍女聞言鬆了口氣,異口同聲道:“既然已有雛形,那邊不必急了。”

林清玄知道二女心疼自己,點頭道:“創法之事卻是不必急,畢竟我的第二元神已然是成就了神軀,法力修為幾乎不在我之下了,地仙之道也不必急躁了。”

李莫愁麵露驚喜,小手緊了緊,問道:“你的第二元神竟然練成神道祭祀法門了?不愧是我李莫愁的男人。”

林清玄輕笑道:“也不算練成,隻是跨過了第一重門口,距離太乙道果還有許多距離。”

小龍女柔柔一笑,道:“神道之法本就是入門容易,成道最難,林郎成就神軀,第二元神成就太乙道果也隻剩下一片坦途了。”

李莫愁也附和道:“是啊,咱們全真教弟子還有天下間崇拜信仰你的人不計其數,林郎,你修煉神道事半功倍,我看地仙之法倒是當真不用急了。.uukansh.com”

林清玄輕輕搖頭,道:“神道之法雖好,但是也有諸多弊端,忘情忘性便是一重,你們要是不擔心此事,不怕我忘了你們的情義,那我就專修神道嘍……”

李莫愁聞言柳眉一擰,道:“那可不行……”

說完見林清玄麵帶微笑,頓時冷哼一聲,道:“就會逗我。”

夫妻三人閒談打趣了半晌,林清玄想著小龍女和李莫愁修為也是世上除了自己以外最高的人,地仙之法倒也能跟兩人探討一二,於是將朗聲道:“二位妹子,我把地仙之法想傳給你們,,咱們一同參研如何?”

李莫愁和小龍女成就神仙果位後修為也是進無可進,雖然最近也是一直在閉關打磨法力,但是卻也頗為無聊,此時聽了林清玄的提議,二女頓時起了興趣。

“好啊。”

“林郎快教給我吧。”

林清玄右手一揮,三人頓時被太始幻境拉了進去,然後端坐在雲霧繚繞的山巒之巔,林清玄就開始傳授自己創出的地仙之法。

雖然林清玄的成就地仙之法尚且是雛形,但是大致方向已經出現,李莫愁和小龍女聽了三日夜後,都陷入了沉思,口中還不停的唸唸有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