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拉德很快就帶著自己的神將回到了永生神殿。

穆拉德走進大殿內輕若無聲,可是他的神將每走一步卻都發出沉重的噗噗聲,聽著就像是一頭大象走了進來,甚至於殿內眾人還能隱約覺察到身下土地隨著腳步聲也在發出震顫。

見到穆拉德神將托著的數十個箱子,眾人都明白,各地搜尋的那場得自萬寶之雨的珍寶就在這裡了。

穆拉德神念一動,他的神將木乃伊就把箱子拋下,十六個沉重的箱子就一字排開,同時落地發出沉悶的聲響。

艾克熱眯著眼睛說道:“全部打開。”

穆拉德一揮衣袖,十六個箱子的鐵鎖就掉落下來,再揮動衣袖,十六個箱子頓時彈開,露出了裡麵大大小小的各種礦精球,雖然大都是凹凸不平的灰突突模樣,但也有不少是金銀之色,甚至是綠色、紅色甚至彩色。

艾克熱手指一勾,十餘個大小不等的礦精就能飛到他的麵前,他施展神念滲透道礦精之內,查探了半晌,就拿起一個光滑的紅色球體,笑道:“果真都是稀世珍寶,雖然咱們冇有煉劍和煉器的法門,但是以煉屍之法是否能融入這些珍寶?”

見教主心情大好,泰米葉想著趁機扭轉自己在教主心中的印象,忙上前躬身道:“陛下英明!

弟子聽說劍修之法便有以法劍吸納金石之氣的秘法,以此提升法劍品質,最終化為法寶,人劍同修同進,弟子拙見是我等的神將木乃伊其實也算得上是一種法寶,若是果能令木乃伊吸納珍寶之氣,必定可以上咱們永生教會變為堪比全真教的仙流大派,教主您成就陽神真仙也必能手到擒來了。”

艾克熱聞言頗為欣喜,穆拉德見狀忙上前也開始大肆吹捧,有兩位印紋大主教帶頭,殿內的其餘主教長老也都不停的吹捧教主。

艾克熱本就是個愛聽好話的人,見眾人把自己說成了直追清玄天尊的人物,才客氣的擺擺手,而後吩咐眾人抓緊調查神道祭祀之法和氣運之法,最後手中鷹頭法杖一頓,道:“本座要閉關研創將這些珍寶融入屍修之法的精要,爾等暫且退下吧,若無大事不可打擾。”

眾人跪下連連叩首,而後才小心翼翼的退了出去。

走出永生神殿後,泰米葉目光如劍的瞪著穆拉德,冷哼道:“穆拉德,是什麼給了你信心,以為你能夠把我踩在腳下?”

穆拉德和泰米葉明爭暗鬥已有十多年,但是想今天這麼直白的爭鋒卻還是第一次,泰米葉有些不明白。

穆拉德想起來越來越多疑狠辣的艾克熱,冷冷的說道:“我的本事比你大,功勞也不亞於你,是時候做一做第一大主教了。”

泰米葉皺著眉頭,看著穆拉德轉身離開,思索了片刻,才輕歎一聲,也緩步離去。

等永生教會的這些頭目們走遠了,站立在大殿內許久都冇有動的艾克熱才收回神念,淡淡的說道:“穆拉德是個聰明人……這樣很好……”

聲音漸漸消失,艾克熱身後不知何時出現了一百個渾身用金色繃帶纏滿全身的木乃伊,當先的身材最為雄壯。

這一百個神將就是艾克熱威震西域,統治阿依努姆曼汗國的真正手段,每一個都有著堪比武聖的外門功力,疊加起來不僅能橫掃西域,就算是在東土也是堪比仙流門派的存在了。

不過由於周伯通當年創出的屍修之法隻能算是隨手的遊戲之做,許多地方冇有打磨完善,艾克熱修煉後即使多年來一直完善,但是終究是底蘊不足,隻能憑藉此法修煉到人仙巔峰,對於凝聚陰神以上的道路就難以摸索出來了。

這個缺陷短板主要是因為屍修之法是修士將神念與木乃伊相合,等於是不斷地在錘鍊第二個身軀,類似於玄門正宗的身外化身之法。

因為這個法門源於周伯通的陰修之法和祭寶之法,所以修為高低自然也是跟木乃伊掛鉤,艾克熱早就知道這個問題,所以多年來就不斷提升祭煉木乃伊的法門。

可是木乃伊畢竟是人的屍身所化,即使是武聖之軀煉製的木乃伊,加上諸多秘法提升,最終也不過是成為最上等的神將,可是神將等級的木乃伊並無法支撐自己突破境界,凝聚陰神。

因此艾克熱近年來一直琢磨著采取新的法子提升木乃伊,原本打算學一下新的仙法,或者是東土玄門正宗的煉劍之法、或者是煉器之法,想的是若能學得一招半式,提升了煉屍之術,自己也能早已凝聚陰神,甚至有望陽神。

正是基於這個心態,在得知氣運之法和神道祭祀之法後,艾克熱才起了貪念。

不過在他仔細探查了弟子們帶回來的域外珍寶後,發現這些寶物都是最好的祭煉之材,與神念溝通暢行無阻,他立時就知道這些都是純粹的礦精之寶,若是能讓自己的神將木乃伊吸收了其中的礦精之氣,必然能把肉身之屍鍛造為法寶化身了。

想到這裡,艾克熱就忍不住想起來自己的猜想,暗道:這等能與神唸完全相合的純粹之寶千年難遇,冇想到清玄天尊他老人家竟然賜下瞭如此多……乖乖……

我汗國冇有多少名山大川,靠著幅員遼闊才硬是找出來十萬斤珍寶鐵,不知道那薩維蘭山的玉清宮得了多少?還有東土的武當山、龍虎山、崑崙山、華山、終南山等地,一個個都是仙人修行的洞天福地,得的珍寶豈不是我的十倍百倍之多?

艾克熱驚異的思索了片刻,最後還是壓下了嫉妒和憤恨等雜念,搓手自語道:“有的這些珍寶,隻需磨碎了令我的木乃伊們緩緩服用吸納,他們必定能如法寶般不斷提升,最終化為鐵屍、銅屍、銀屍、金屍……自己須得先把本命神將提升為鐵屍吧……”

艾克熱不愧是福緣深厚、悟性高絕的西域第一仙人,在察覺到天賜珍寶都是最好的神念控製之寶,瞬間就想到了晉升神將木乃伊的妙法,雖然隻是雛形,但是他知道隻要自己肯花費時間去琢磨,終究能把神將木乃伊不斷提升,如同法器、法寶的變化一樣,把神將等級的木乃伊也提升為不朽金屍,憑此來證得不朽陽神之道。

想到這裡,艾克熱的心頭不禁熱切了幾分,忙取了十餘塊礦精就帶著自己的本命木乃伊進了練功室閉關修煉。

阿依努姆曼汗國在慶祝了國主征服塞爾維亞、保加利亞和匈牙利的慶典後就漸漸的陷入了一片寂靜,陛下閉關精研仙法的訊息已經傳播開來。

所有的經師和民眾都安分守己,做著禮拜,等待著教主陛下出關的好訊息。

西域的變化最多讓玉清宮的秘玉真人有些擔心,完全乾擾不到中原的仙流大派,更不會讓至真真君這等仙流魁首有絲毫的在意。

至真真君最近一直在忙著主持神道祭祀的事情雖然他不準備轉修神道之法,但是此等關乎全教興衰和祖師、大神香火的大事卻不能不親自負責,因此他也兼修了神道祭祀之法,同時負責管理天下道院祭祀之事。

由於提前佈局了三個月,在身懷神道祭祀之法的弟子們在各地打開局麵後,源源不斷的信仰之力通過有形的香火飄飛至十二元辰大神和清玄祖師的塑像之內。

由於神道祭祀之法主要是享受香火供奉的正神或者野神享有祭祀的信仰之力,從而將其轉化為法力修為,至真真君以及上萬名負責管理香火祭祀的弟子雖然也修煉此法,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而隻能從管理維護中得到一丁點的香火之力,從而就其轉化。

不過由於全真教在大坤朝境內是最大同時也是唯一的教派,尤其是在仙人走進現實且三教合一以後,幾乎每一個人都是全真教和清玄天尊的信徒。

以前是冇有人懂得識彆神道祭祀的信仰之力,更不懂得將其轉化修煉,所以全真教雖然空有寶山卻不能得其寶,不過在清玄天尊傳下神道之法後,從沈通元到至真真君、各個道脈宗師掌門、宮主、觀主等所有人忽然看到了原來全真教竟然還有這等令人震驚的底蘊。

數萬萬的信眾每日每夜燒香祭祀,不停的為清玄祖師金身、十二元辰金身等大神提供著龐大的信仰之力,每一個觀主、宮主等隻是從每日梳理信仰之力、打點香火、維護道場的反饋中就能從戌狗大神和清玄天尊的金身中得到龐大且精純的信仰之力,而後稍加修煉就能讓自己修為大進。

每日吸納信仰之力修煉就比得上原本數月甚至半年的苦修,這種爽快的感覺暫且不說,就是現實意義上的修為大進,高手快速且大量的培養而出,就足夠威震天下,並且令所有得知詳情的人咂舌不已。

聯想到天下間數千上萬的宮闕道觀,每日為清玄祖師和戌狗大神提供的香火信仰渾厚博大的難以想象,全真教上下更是越發的振奮。

全真教弟子們振奮激動,遠在崑崙秘境的元辰令之內的戌狗卻每天都在歡樂且痛苦的煎熬著。

快樂是因為從九月開始,由於全真教對神道祭祀之法的傳承有序,各地元辰殿逐漸出現,香火信仰之力也開始出現,並且從元辰殿戌狗金身送入道戌狗的神軀之內。

雖然一開始信仰之力並不多,可是隨著時間的推移,信仰之力開始不斷增加,等到進入十月後更是每天都在翻倍,可以說每一天新增的信仰之力都是戌狗在一怒島一年的收穫還要多久。

久窮乍富的感覺讓戌狗歡喜不已,每天看著不斷湧入體內的信仰之力快樂的笑著,看著這個信仰之力每天都會比前一天還要增加許多,更快樂的笑著。

至於痛苦則是因為每天都有越來越多的信仰之力入體,遭遇過一次神軀破碎,元氣大傷的戌狗吸納轉化信仰之力的速度逐漸就趕不上新增的速度,肉掛在嘴邊散發著誘人的香味,可是就是吃不下了,這種感覺讓戌狗十分痛苦。

所以每天戌狗都是全心全意的入定修行,不斷地把體內的信仰之力轉化為法力修為,一邊彌補滿是裂紋的神軀,恢複元氣,一邊緩緩提升著修為法力。

這種緊張且辛苦的生活一連持續了一個多月,即使每天自己的修為都在一點一滴的提升,傷勢也逐漸接近了痊癒,但是作為一個喜歡睡懶覺、喜歡享清福的神靈,戌狗隻會感覺到無儘的痛苦。

戌狗一開始在麵對恐怖到龐大的信仰之力入體的時候興奮且高興,甚至對於林清玄感激不已,覺得他讓自己與他合作,才成為了護教大神,這纔有緣法得到如此多的信仰之力。

算起來這不僅不是害自己,反而是幫助自己。

畢竟這等博大的信仰之力,除非是大彌神州,在洪荒外海也好,在無量諸天也罷,都是絕無可能讓自己隨意吸納的。

不過數十天過去後,戌狗對於之前還能讓自己瘋狂的信仰之力也習以為常了。

一邊在閉關研創地仙之法,一邊觀察著戌狗修煉,一邊還自己吸納著比戌狗更多的信仰之力的林清玄一直在一心多用。

他為了更好地掌控戌狗,www.kansh.com同時也是讓自己多一重保障,提升神通法力,在戌狗開始吸納信仰之力的時候也早已修煉神道祭祀之法,以體內陽神吸納著信仰之力,並且轉換為法力了。

天下的修仙之法,隻要不是相剋之法,本質上講是都能同時兼修的,隻不過受限於人的精力、時間,想要有所成就是隻能主修一種,而且有些仙法神功縱然冇有相剋,但是並不是相生關係,所以兼修的多了,也是會有一定的影響。

神道祭祀之法和林清玄所創的五仙大道從本質上講不算互相排斥,但是想要兼修兩法並不容易。

以林清玄的神仙果位,加上全真教和清玄天尊的地位,修煉神道之法自然是十分迅捷,精進之速可以說遠勝旁人,想要練到堪比陽神境界的法力修為興許要不了三十年就行了。

可是問題是一山不容二虎,等到林清玄的神道祭祀之法修煉到比肩陽神的程度時就非得分出主次了。

證道之法隻能是唯一的,到時候神道法力不亞於陽神之力,自然而然就會衝撞了五仙大道,從而讓林清玄的根基不穩,所以說兼修**並不是上選,林清玄隻要不是想徹底轉修神道,即便是修煉了此法,也不能修煉到太高深的境界,以免壞了自己二百年修行成道的根基。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