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來浮世忙忙,競爭嗜慾閒煩惱。

六朝五霸,三分七國,東征西討。

武略今何在,空淒愴,野花芳草。

歎深謀遠慮,雄心壯氣,無光彩,儘灰槁。

曆遍長安古道。問郊墟、百年遺老。

唐朝漢市,秦宮周苑,明明見告。

故址留連,故人消散,莫通音耗。

念朝生暮死,天長地久,是誰能保?”

這是長春真人丘處機所寫的一首“水龍吟·警世”。

意思便是王圖霸業,名利功業,在時間麵前都成了空,幾十年上百年的榮華富貴和一國之尊,和朝生暮死的浮遊也差不多,不能天長地久一切都是空。

自從林清玄藏經閣和三清閣值守後,每天火房、三清閣、藏經閣三點一線的生活。

因為古墓派掌門發下話來不許自己再去,林清玄也察覺到李莫愁對自己生出了情思,便正好藉機斷了聯絡。

所幸兩人牽扯不深,現在斷了正好冇有多少負擔包袱,李莫愁也不至於陷入太深,未來還能對男女之事有些提防,算是達到了自己的目的。

林清玄在藏經閣除了修煉,有時候也會翻看道藏和重陽祖師以及全真七子的論集,對於丘處機的這首水龍吟就十分喜愛,時常詠念用來自省。

修行中人不記年,從林清玄發配到三清閣、藏經閣值守轉眼過了快兩年了,這天是七月十五中元節,全真教道士雖然不修符籙,但也要做齋蘸法會,今天是鬼門大開的日子,全真道人自然是要召開超度大會。

山上由劉處玄、王處一兩位真人領著來做超度大會,不少年長的三代弟子們和譚處端、郝大通兩人則是下山去大州府主持法會去了。

馬鈺遠去大漠至今未歸,孫不二和丘處機則是分彆去了江南寶應和中都燕京。

林清玄身為道門中人,在這種盛**會中本來也要參與,可是郭誌瑞因為之前追打林清玄時出了仇就一直針對冷落他,兩年來隻讓林清玄做活卻不讓他露麵。

今天也是一樣,天不亮林清玄就跟著其他火工道人一起佈置會場,準備香燭符紙等,等到卯時過了,紅光滿麵的郭誌瑞就出來把林清玄等幾個他不喜歡的火工道人趕走,然後恭恭敬敬的站在門外等候兩位真人前來。

林清玄如今修為日深,道家修心養性的功夫也漸漸起了成效,倒是絲毫不把郭誌瑞放在了眼裡。

水善利萬物而不爭……寵辱若驚,貴大患若身……

修煉了道家玄功以後三年多,尤其是近兩年林清玄全力修煉易筋鍛骨章和金關玉鎖二十四訣,隨著易筋鍛骨章的修為日深,根骨資質不斷改善提升,加上金關玉鎖二十四訣修煉中也在夯實基礎,為將來打通任督二脈積累基礎,所以近一年林清玄的修煉速度就開始明顯的提升,不過到三個月前就固定了下來。

林清玄估計是自己的根骨資質已經提升到了最好的程度了,雖然不能再提升,但是對比起來,現在每天修煉的內力提升成度都比得上兩年前的五天了。

兩年來的努力修煉換來瞭如今的內力深厚,林清玄十分自得,也早已習慣了這種平靜中卻不斷提升實力的生活,這種提升比前世掙錢攢錢還要快樂百倍。

林清玄如今即將15歲,不僅個子長高了,連唇邊也長出了絨毛,穿著大袖飄飄的道袍也越發有了出塵之氣了。

林清玄回到了藏經閣,先是慢吞吞的把書架清掃一遍,又把各類書籍整齊擺放,最後才坐在一旁的蒲團上盤腿坐下。

瞬間入了定,林清玄先是搬運了一個周天功力,待到腹下丹田到十二正經全都真氣充盈,諸穴暖融鼓漲,周身舒適猶如泡溫泉一般,林清玄這才睜開眼睛,道:“按照全真大道歌和金關玉鎖二十四訣的說法,我的內功修為如今已經達到氣盈諸穴,可開始貫通奇經八脈的程度了,就這份內力修為,已經在內家高手中躋身一流了。

我去年的內力修為就接近了孫不二,三個月前應該幾乎可與郝大通並駕齊驅了。

現在又有提升,恐怕全真七子中除了馬鈺、丘處機、王處一三人的內力能勝過自己,其餘四子怕是跟自己相差彷彿了。”

林清玄在山上已有三年半之久,對全真七子也都有所瞭解,更知道馬鈺的修為,所以對自己的內力修為達到了什麼水平也定位十分準確。

林清玄知道自己如今還冇能把金關玉鎖二十四訣修煉到兩年前天演鏡映照馬鈺修鍊金關玉鎖二十四訣時的最高深之處,不過也相距不很遠了。

再對比孫不二的修煉經驗,所以林清玄自忖自己的內力修為在全真教內應該能劉處玄、譚處端兩人相差彷彿,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也許是略勝郝大通,或者勝過孫不二一籌了。

全真教玄門正宗的武功修煉起來從來冇有心魔差錯,便是意念境遇有誤,也不至於引動太大的問題,所以林清玄感覺自己今日十二正經諸穴借滿盈了,也不遲疑,當時就撚起胸前的一根鐵鏢朝前一拋。

一抹銀亮閃動,那枚鐵鏢就正巧卡在了門栓上,如此加固, .ukanshu.com門外便是有人也定然是推不動了。

將門固定好,林清玄就按照金關玉鎖二十四訣的法門開始先從陰蹺脈、陽蹺脈一路向上貫通。

奇經八脈天生堵塞,其中任督二脈最為難通,幾乎可以說是若無機緣隻得等待。

其餘的衝脈、帶脈、陰蹺脈、陽蹺脈、陽維脈、陰維脈想要貫通,若無無比深厚高明的內功,或者是通脈的功法秘籍,想要貫通幾乎可以說是無比困難,希望渺茫。

林清玄現在的內力已經可以說是深厚了,但是要想憑藉內力衝破奇經八脈的任意一脈還差距極大,可以說是癡心妄想。

易筋鍛骨章雖然高明,但是卻隻是九陰真經中的“易筋鍛骨”、“療傷”、“解穴”三篇內功中的一篇,隻是九陰真經中的普通內功心法,所以其中都冇有打通奇經八脈的法門。

九陰真經中最高深莫測的“九陰神功”還得是梵文所寫的“總綱”心法。

除了修煉九陰神功,再想要按部就班的修煉功法打通奇經八脈,就隻能修煉江湖上為數不多的其他神功玄功,林清玄所學的金關玉鎖二十四訣恰恰就是能夠打通奇經八脈,甚至有助於打通任督二脈的玄門正宗真功,所以林清玄就按照金關玉鎖二十四訣的全真心法開始修煉。

由於全真心法是從腳底向上運轉修煉,從全真大道歌道金關玉鎖二十四訣都是一脈相通,所以金關玉鎖二十四訣貫通奇經八脈的高深之處,也是要從腳邊起始的湧泉穴而出,想要貫通的首要經脈自然是從腳下穴位自下而上的陰蹺脈和陽蹺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