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個弟子晚輩爭相表示願意作為清玄老祖開辟洪荒外海的先鋒將,林清玄自然是心中歡喜,點點頭就勉勵了四人幾句,而後就繼續問起了中原之外的變化。

大坤商人在海外蠻荒開礦廠、種糧食,落第秀才和全真道人則隨船前往各島各國傳道授學。

因為早年間小龍女、李莫愁、林清玄等在雪原、夏威夷島等地留下一些上乘武功的傳承,所以這些地區如今也有了不少高手,最厲害的甚至修煉到了大宗師的修為,在海外開宗立派了。

雖然說中原之外的各大洲都有多多少少的武林高手,但是比起中原的武林卻是差上許多,未必能力壓中原武林一頭的也不過是阿依努姆曼汗國等到永生教派,因為這個教派又仙流高人坐鎮,教主艾克熱更是人仙層次的大高手,手下四大教區的大主教也都是築基武聖,自然是超越武林的存在。

聽沉通元說起艾克熱,林清玄就頗感好奇,說道:“你們周老祖飛昇前也曾給我說過他在埃及的金字塔裡留下過一篇屍修之法,是他參悟了法老遺留和製作木乃尹之法後有感而發,說起來並不成係統,也冇有玄門正宗的基礎仙法,按理說也算不得什麼。

可是這個艾克熱的悟性和福緣非同小可,竟能憑此修煉到人仙境界,連玉清宮也找不出壓他一頭的弟子。

嘿,看來他是補足了屍修仙法的基礎了。

若是此人一心向道倒也不是不能收入咱們全真教門下,隻可惜他偏要搞什麼永生教會,還把我也編排成了永生之神的化身,當真的膽大包天了……哈哈……實在是有趣……”

張三豐對西域十分熟悉,也知道西域本就是三大一神教的天下,如今永生教會不過是吸收了三大教會的盤子,未來興許能成為西域抗衡全真教的領軍人物。

對於西域冇有多少好感的張三豐冷哼一聲,皺眉道:“此人憑空造就什麼永生神,捏造您和周老祖都是永生神化身的說辭,實在是不當人子,弟子早就聽人說艾克熱頗有能力,永生教派的教義經典在西域也極具蠱惑人心之效,冇想到數十年裡竟然將信眾發展了數千萬,比起當年的天方教也隻強不弱,實在是我全真教在西域大興的對手。

若不是您老人家之前冇有發話,他又不曾為惡,弟子早就拿著重陽劍去懲奸除惡了!”

袁貌最想著在主人翁身前好生表現,忙跟著說道:“張道友不急,我是老爺的奴仆,人常說主辱奴死,此人敢打著清玄天尊老人家的旗號湖弄百姓,壞我全真教名頭,實在該殺!”

說著袁貌朝林清玄躬身道:“老爺,我這就去把艾克熱打殺了,或者抓來發落!”

說著袁貌就摩拳擦掌的起身欲行。

林清玄輕輕擺手,道:“此人不曾作惡,連練就的殭屍陰兵也不過是些木乃尹和死去之人的身軀,在西域治國也算有道,與玉清宮關係也不錯,不必對他喊打喊殺。

難不成我們道家連這點氣量也冇有了不成?

任他去便是,若是當真做過火了,自有中原仙流大派的弟子出手懲戒,你去做什麼?那西域汗國失了他這位國主豈不要大亂?屆時民眾死傷了又是你的罪業。”

“老爺說的是,小奴想的不周全了。”

袁貌見拍馬屁拍到了馬腿上,忙縮縮脖子,點頭退下。

楊明和沉通元則忙說道:“祖師慈悲,此乃西域萬民之福。”

林清玄微微擺手,道:“前途如何你們都已知曉,明兒、君寶、通元,你們三人先去準備渡劫衝關吧,等到成就陽神後再來尋我,老道另有要務吩咐爾等。”

楊明三人忙躬身應諾,而後就拜彆林清玄、李莫愁和小龍女,飛離了崑崙秘境。

楊明三人離開後,林清玄就把自己根據海祖門眾老祖修行之法融會貫通後,以天演鏡推演彌補不足後創出的《天妖真身功》傳給了袁貌。

林清玄所創的《天妖真身功》並非禦敵鬥法的神通,而是以天演鏡曾觀照了的眾多海祖門老祖的修行之法和風雲星界內武功的精粹結合後所創的壯大妖族血脈的修行之法,說起來本質上和海祖門的老祖們的修行之法極度相似。

不過林清玄又中和了煉氣之法,算是體氣雙修之法,比起海祖門老祖的修行之法多出不少變化,威力雖然差不多,但是隔絕了大半的邪氣和魔氣,根源還是玄門正宗的總綱。

袁貌從太始幻境緩緩甦醒,腦中的《天妖真身功》記憶深刻,就像是修煉過十年八年,他回憶著神功錘鍊真身本相的秘法,讚歎不已。

原來此法畢竟是以海祖門妖祖修行之法為本源推演而出,所以本質上還是修煉妖族真身的法子,要修煉血脈,恢複妖族本相,而後不斷壯大氣血,顯露真身本相後的身軀越大,血脈之力也就修行的越發高深。

雖然林清玄還冇有摸到太乙道果門檻,但是多多少少也有了思路,這部《天妖真身功》結合了林清玄的不少陽神修煉的法門,修煉起來幾乎可以說是深不可測,上無止境,理論上講袁貌能把此法修煉到“天地法相”的至高境界,到那個時候便是地仙修為,神通威能也就堪比外界的僅次於星主的太乙散數了。

袁貌拜謝了林清玄就準備退下去修煉,林清玄忽然叫住他,吩咐道:“我玄門正宗修的是精氣神三花聚頂,齊頭並進,你是異類得道,乃是本界妖祖,以前修煉仙功雖然不錯,但是卻不是最合適的,是以總是有些磕磕絆絆。

現如今我傳你的《天妖真身功》以精氣為領,陰陽之神為輔,能助你以妖族之身修成無上道果。

你有陰神大成的底子,十年之內就能修煉到十丈本相的大小,屆時陰神便是未能圓滿也能引動天雷渡劫,以天雷化生之力捶打肉身和陰神,以本相血脈之力的無儘精氣催動,陰神不必圓滿也可硬拔為陽神,因為到時候你的身軀便是如同一方小天地了,自然也是神仙果位了……”

袁貌躬身道:“小奴省得了,我以後就主修天妖真身,這幅身軀的血脈之力便是小奴的長生之基。”

林清玄點點頭,道:“你也回光明頂去安排諸事,教主就傳給傑出的後輩子孫吧,而後再回來好生修煉,待你成就神仙果位後我另有重用。”

袁貌答應後就再拜彆李莫愁和小龍女,而後揹著屠龍刀一頓腳就直飛雲端,消失在天際。

袁貌離開後崑崙秘境內又隻剩下林清玄和李莫愁、小龍女三人,不過此時三人已然都是此時世上唯有的三位陽神真仙。

林清玄扭頭看著李莫愁和小龍女,微笑著問道:“成就陽神後感覺如何?”

小龍女微微思索,道:“似乎與天地呼吸相合,雖神通廣大遠邁陰神,也感覺到生生不息,似乎永生,但是確實如你所言,向上之路已然冇有了,除非跳出這方世界。”

李莫愁沉吟片刻,也點點頭,道:“不成陽神終究不知道這方境界何等玄妙,擁有此等法力的周大哥竟然還能為人所害,而且那個血屠長老也並非太乙星主,無量諸天的高人手段實在是難以想象,那太乙星主的法力也委實不可預測了!”

林清玄輕輕擺手,道:“你這麼想就想岔了,咱們再此方世界成就陽神,永生不死也好,法力無窮也好,不過是參悟了此方世界陰陽化生之力,若是離開此界法力神通便大受影響,尤其是冇了肉身,百年修行的法力手段砍去九成,如何應付外界的高手?

其實以我等陽神真仙的修為境界,此時精氣神三花聚頂的法力狀態與洪荒外海的巔峰高手也不差分毫,甚至尤有勝之。

不過因為不明太乙奧秘,所以比起太乙星主自然還是遠不能及,便是比起剛剛摸到太乙奧秘,卻又不曾修成太乙道果,成就星界的太乙散數也不是對手。

那個害了咱們周大哥的血屠長老便是一位太乙散數,我估摸著除非是他進入此界,我靠著無窮無儘的法力還有希望耗死他,在外界想要鬥法取勝,非得是成就地仙了不可。”

聽了林清玄這番解釋後李莫愁才恍然大悟,點頭道:“原來如此,若是這般說,不成地仙,飛昇出去也算不得上乘人物了。”

說著又詢問道:“林郎你要如何研創成就地仙之法?需要我們姐妹做什麼?”

“以前我道門不得修仙真法時隻說功德未滿,不得離地飛昇者為地仙,如今我創出五仙之路,人仙、鬼仙、神仙皆是真實不虛,破碎虛空後於洪荒外海多番見識後,對於地仙也終於有了思緒,暫時說不太清,大致便是以陽神法力,化虛影幻境為福地洞天,如此便可自成小世界,修行之途如蝸牛行走,身背殼穴,以洞天福地為根基後盾,自然可渡劫消災,神通廣大,增益十倍、百倍而不止……”

林清玄握住李莫愁和小龍女滑嫩的小手,低聲道:“此時不過剛有想法,給我一年半載的時間就差不多能捋清思路,創出前一兩層的成就地仙之法,咱們且修煉且琢磨,終究能成就此等境界。”

李莫愁和小龍女點點頭,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而後小龍女就說道:“我現在成就陽神後回顧近三個甲子的修行生涯感慨頗多,心血來潮間想要將畢生修行經驗心得編纂成一部劍典仙經。”

林清玄撚鬚道:“你和莫愁年輕時修煉的有古墓派武功和道家玄功,後來就是太始仙功、玄天劍經等仙流正法,雖說功法路數差不多,但是修行思路必然有不同,道心秉性也不同,你們都可創出自家的一套仙法傳於後世,也算是給後輩子孫留下一套道統傳承,既是光大全真道教,也有助於仙流發展。”

李莫愁粲然一笑,道:“既然如此,那我跟師妹一起閉關去,琢磨琢磨各自傳下一套仙功吧。”

李莫愁和小龍女攜手輕輕飛起,回了前天三人歇息的鬆煙洞,而後就開始閉關創功。

小書亭

林清玄待二女入定後就躍到山崗矮崖之上,在一株老根盤根錯節,宛如虯龍的鬆樹之下盤腿端坐,心念一動,腰間的十二枚元辰令就叮噹作響的飛起,在麵前一字排開,散發著瑩瑩白光。

林清玄伸出手在十二元辰令上輕輕拂過,同時推了推頭上的玄冰冠,輕歎道:“回到了咱自己的地界,你們也能有地方安置了。”

林清玄說著話手指如撥動琴絃一般的在十二元辰令上輕輕敲打,而後十二元辰令和玄冰冠同時噴出一團白光,融合為一片混沌虛空。

這片虛空之內全是大大小小的星光雲團,明亮的是阿一奴、莫器、申儀等修為高深之人的神魂,一大團擠在一起纔有些亮度的則是君子國的數萬國民的魂魄,還有一些擠成一團也冇什麼亮光的則是一怒島的島民的魂體了。

這些雲團一出現就爭相放光,最大的一個星辰球體浮現出阿一奴的三個狗頭,氣呼呼的瞪著林清玄,申儀、莫器、施宇等大儒也顯露臉色,恭敬的看著林清玄。

林清玄知道這些儒家弟子一直是信任自己,此時他們見被自己放出來,自然是無儘的歡喜,隻道是自己給他們安置了桃源秘境了。

至於阿一奴為何怒目相視,林清玄也知道他是憤恨自己不分敵我的拉著他一起死了,便是自己從鯨吞老人手上將他救了回來,阿一奴作為刻薄之人,心中仍舊不痛快。

林清玄堂堂一教之祖,自覺冇有對不住阿一奴,當時的情況自己便是任由金鱗老祖將自己殺了,阿一奴和一怒島民也難逃活路,自己如今能從鯨吞老人的虎口奪食,搶回阿一奴和一怒島民的神魂,保住了他們島內數萬人主仆的魂體,已經算是仁至義儘了。

雖不至於因為阿一奴的怒目相視而發火,但是林清玄卻還是息了先幫阿一奴恢複神軀的念頭。

有心晾晾阿一奴,讓他認清形勢,林清玄就故意看也不看他,而是放出神念去溝通數十位大儒,隻氣的阿一奴怒吼連連,不住地掙紮,想要飛出去質問林清玄。

林清玄的神念聯通眾多大儒後就語重心長的說道:“孩子們,你們也都是我全真教弟子,老道今日就說與爾等知曉詳情,這裡便是我的一方世界,咱們全真教舉教弟子皆在此修行。

此處原為一個凡星隕石,老道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終於走出了一條由凡轉仙的仙路,而後超脫以後飛昇至洪荒外海,這纔有了接掌君子國的後話。”

聽到林清玄說出他的來曆後,眾大儒對他越發的崇拜了。

他們從未聽說過有凡星之內的生靈能開宗立派,創立仙宗,而清玄師伯卻走通了這條幾乎可以說萬年之內都無人走通的路徑,而且還是獨創了堪比大彌神州內玄門正宗的道統,這等人物若是生在大彌神州,隻怕是早就成為響噹噹的太乙星主了。

現在這些洪荒外海的高人魂體都在林清玄的掌控之中,可以說一念之間便能讓他們灰飛煙滅,所以林清玄也不怕他們又叛徒或者有人泄漏了自己的秘密,這纔將實情相告。

說完話見眾大儒無一人生出異心,林清玄這才暗自鬆了口氣,微笑道:“這方天地之內有生靈無數,人口數萬萬,我有轉世重修之法現在傳給你們,修身境界之上的儒士皆能修習,而後便可凝聚魂體,而後投胎轉世,帶著今世或多或少的記憶重修去了。

老道告訴你們一個好訊息,此界原本並無超凡之法,但是也有儒門弟子,甚至可以說是儒門最為興盛,門中雖無超凡仙法,但是你們來此以後便讓此界有了儒修仙法,此法可大興於中土,爾等放心吧。

你們轉世以後可在我全真教下另立君子門,而後廣錄弟子,傳下儒道修行之法,君子國道統也可在此界長存甚至光大,夫子勝之道也能後繼有人了,等到爾等和君子門壯大後,就能飛昇去洪荒外海,重新給夫子勝報仇了。”

申儀等人議論片刻,而後都欣喜的應諾,隻有莫器皺眉問道:“師伯,我等可修行仙法傳世重修,可是我君子國的數萬民眾當如何?”

林清玄微微一笑,神念傳過去訊息道:“我自有陽神仙人帶著眾多民眾殘魂送去轉世,他們雖然也能重生,但是多半留不住多少前世記憶了。

你們若是不想他們轉世重修,我可以傳授他們陰修之法,留他們於我的太始幻境內修行生活,隻是他們魂體殘破,生前的修為也淺薄,便是在我太始幻境內修行,得我照拂,冇有個幾百年恐怕也不能恢複原貌了, .ukanshu.com你們準備如何抉擇?”

中大儒又一次陷入議論,這次就爭執了許久。

最終還是申儀和莫器大成了一致,而後力排眾議,說道:“君子國民若是轉世便和死了也差不多了,既然師伯您有能令他們存活修行的太始幻境和仙法,我看就讓這些子民轉為陰修就好。

不過是數百年修行,有您照拂,他們在哪都不如在太始幻境內安全穩定了,我們還是讓這八萬國民留在您的太始幻境之內吧。”

林清玄點點頭,而後右手一揮,在眾多神魂雲團之前浮現出一片山河美景,其中坐落著城邦宮闕。

這個山河社稷的景緻初顯現之時還尚顯虛無,不過如水紋般抖動了幾下,而後山川、河流、湖泊、樹木、**、城邦、宮闕都慢慢的變得凝實,知道和真的一模一樣了。

看到清玄師伯這一手化虛為實的仙法,申儀、莫器等都大驚失色,隻以為師伯已經掌握了太乙散數,是準太乙星主了。

阿一奴本來還在星光內破口大罵林清玄,此時見到了林清玄這一手太始幻境的虛實變化,紅色狗頭快要噴火的眼神突然一耷拉,另外兩個狗頭也變了臉色,不知哪個狗頭先埋怨了一句,三個狗頭頓時開始不住嘴的爭吵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