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雲霄等君子國殘餘弟子們心中對於清玄帝君老祖和諸位師長尚在人世的想法也知道是妄想,但是麵對著仍舊是龐然大物的海祖門,覺得冇有了活路的君子國儒生們隻能寄希望於清玄帝君。

一怒島內冷冷清清,東海萬古星羅島上的海祖門駐地內卻是無比的熱鬨。

海祖門是鯨吞老人數千年前所創的妖祖宮闕之地,後來年歲長了子孫眾多才演變為一方宗門勢力,也開始收錄弟子邪修作為門下弟子,隻不過真傳卻還是限於鯨吞老人的百位子女和上千個孫兒。

由於洪荒外海不通禮樂教化,海祖門又是妖精老巢,所以門中若是死了弟子不過是大家分吃了他的身軀,若是老祖死了,門內弟子纔要哭喪,不過其餘的老祖卻要舉行酒宴,因為飛昇無量虛空的老爹寵愛和賞賜有數,兄弟少了,自家才能多得一份。

這次海祖門征伐一怒島一戰中新任門主金鱗老祖和四十九位老祖同時消失隕落,剩餘的還有四十位老祖。

剩餘的老祖中排位和實力最靠前的是龜三十二和尤五十兩位,他們很快就拉攏兄弟姐妹成為了第一第二。

先是歡天喜地的舉行酒宴慶賀自己兄弟倆成為海祖門新任的正副門主,而後就商討起祭祀老爹,同時剿滅一怒島殘餘的事情。

海祖門五十位老祖和一怒島之神並君子國數十位大儒被一個不知從哪冒出來的道家正宗全真教祖師清玄帝君的雷法拉著同歸於儘的訊息也在數日之內開始在洪荒外海流傳開來,並且很快讓清玄帝君和全真教在洪荒外海名聲大噪。

不知多少心中敬仰玄門正法的修士和漁民開始尋覓著全真教的蹤跡,想要學得玄門正法。

就在洪荒外海的各族各島的生靈都認定清玄帝君已經跟諸位海祖門老祖同歸於儘的時候,海祖門內的新門主原龜三十二祖,也就是現在的龜電老祖和副門主尤二絕並其餘老祖卻在祭祖大典中得到了老爹鯨吞老人的神諭,知道了金鱗大哥等五十個兄弟雖然肉身已死,但是神魂卻被老爹接引到了他的風雲星界之內。

捧著手中從老爹神龕前飛出的一張黃紙,看著上麵的幾句話,龜電老祖眯了眯眼睛,說道:“兄弟們,老爹說了,金鱗老大他們已經在風雲星界投胎轉世了,他老人家讓我們做事留一線,不要再去找一怒島殘餘的晦氣,大夥怎麼看?”

原來的尤五十,現在的副門主尤二腰間掛著一刀一劍,聞言接過老爹賜下的神諭,看了看,瞪眼道:“咱們自然是要聽老爹的話,隻是龜老大,他不然咱們滅了一怒島的殘餘,難不成是清玄帝君還活著?老爹接引金鱗他們神魂的時候冇有順手滅了清玄帝君嗎?”

龜電老祖忙點點頭,然後繼續劃破手指,以血脈之力為引,溝通無量虛空的風雲星界的星主鯨吞老人,詢問起清玄帝君的下落。

結果這次詢問卻是石沉大海,等了好幾個時辰老爹都冇有反應,龜電老祖又上趕著問了幾次,直到老爹的神龕中飛出一個巴掌,兜頭將龜電老祖打得倒栽蔥,摔落幾枚牙齒後,眾老祖才知道老爹不想提及清玄帝君。

龜電老祖捂著嘴巴哀嚎著爬出去,尤二絕等眾忙跟出去關懷門主,卻見龜電老祖右腮紅腫,冇好氣的瞪了眼神廟,低聲道:“老爹這是發什麼神經?不想我問也不該打人吧……哼……”

如今的新四祖是個身穿彩色羽衣的女冠,長得嬌豔動人,乃是精衛鳥成精,她低聲道:“大哥,老爹定然是在清玄帝君那裡碰了軟釘子,心中本就憋氣,你還一直追問,他老人家纔拿你撒氣了。”

龜電老祖倒吸一口涼氣,冇好氣道:“拿兒子撒氣,算什麼好老子?哪個龜兒子再去孝敬他!”

尤二絕等人一時無語,片刻後衛四娘才繼續說道:“大哥,莫要置氣,為今之計還是要穩住洪荒外海的局勢,五十位老祖消失,不知多少勢力都起了反心,咱們想要飛昇虛空跟著老爹共享永生,還是要保住正祀之道。”

龜電老祖冷哼道:“金鱗老大丟下一個爛攤子,這當門主真是好生煩惱……老二、老三、老四你們商量著辦吧……我去找小十三去醫治醫治……”

說完龜電老祖就化作旋風消失不見了。

尤二絕和貝三合、衛四娘三位老祖麵麵相覷,最後還是衛四娘有些擔當,沉聲道:“幾位哥哥,咱們先好生議出個章程,再等龜老大定奪吧……”

在洪荒外海上亂成一鍋粥的時候,始作俑者林清玄卻正在以十二元辰令護衛穿過九天罡風,準備回到九天罡風之上的凡星宇宙。

林清玄並不知道時間過去了多久,也不知道自己用出太陰神雷後會在洪荒外海如何發酵,不過他很清楚自己已經一戰成名,在洪荒外海一戰成名了,甚至於不少太乙星主也對關注自己。

想起來剛纔的見聞,林清玄暗自後怕,想著如果不是自己一直手握太陰五雷錦的大殺器,讓鯨吞老人也頗為忌憚,隻怕是自己就要永遠的淪為風雲星界的一份子,為鯨吞老人的“九空無界”不斷貢獻滋養,壯大風雲星界的星光。

原來在林清玄的太陰神雷五雷變幻暴炸的時候,雖然隻是用了千分之一的太陰之氣,但是方圓百裡之內卻瞬間被這種帶著超越火雷之力的能量充滿,就連空間都一時間出現了些許的崩潰,知道雷光消失後許久才消弭了影響。

因為太陰神雷的威力巨大,即使是林清玄祭煉過了,可是爆發時的巨大威力還是讓包括林清玄在內的方圓百裡內的一切生命、事物煙消雲散,甚至可以說連灰塵渣滓都冇有留下,等於是方圓百裡的太陰神雷領域內,任何的任何都被強橫的雷法抹去了。

林清玄作為太陰神雷的主人,麵對著如此強橫的雷法威能也難以倖免,剛得到不久的肉身就毀在太陰神雷中,隻餘下陽神之軀和三**寶懸於虛空。

林清玄尚且抵擋不了雷法威能,海祖門的眾多老祖的妖族真身雖然厲害卻也難以抵擋,阿一奴的神靈之軀和以銘器護佑孱弱肉身的大儒們也在雷法爆發的瞬間就消失了。

所以等到雷法釋放的時候,包括林清玄在內的方圓百裡的所有的生靈,不管是妖祖還是神靈,鴻儒,全都化作了虛無,死的不能再死了。

不過海祖門被太陰神雷囊括了四十九位老祖,四十九位老祖同時死亡還是驚動了遠在無量虛空中和誅仙星界、仙劍奇俠星界爭鋒的風雲星界之主鯨吞老人。

鯨吞老人有著雄心壯誌,想要成為太乙星主中的佼佼者,甚至成就混元道果,所以一直謀劃著讓自己的百位血親孩兒成為自己星界的衛星,如此自己就能多出近百位準太乙星主的部下,征戰無量諸天虛空將無往而不利。

所以於公於私,林清玄一道雷法殺了四十九位老祖,還是驚動了鯨吞老人。

這位遠在無量諸天虛空星界的大能在雷法爆發後就撕開虛空,降下一道星力凝聚的分身收攏了方圓百裡的所有神魂,準備帶入自己的風雲星界。

可是回到風雲星界內自己真身所居的九空無界後,鯨吞老人忽然心頭一緊,急忙口吐一道通天徹地的巨鯨虛像封鎖了林清玄的陽神,瞪眼道:“清玄帝君?你到底是何來曆?怎麼會手握可以毀滅星界的無上雷寶?莫非是混元界主的弟子兒孫?”

林清玄看著這方冇有方位顏色的混沌世界,看著眼前這個渾身透露著足可吞噬一切的毀滅氣息的老人,不管長得如何的和顏悅色,可是他的氣息騙不了人。

林清玄很清楚,這個老人有著秒殺自己的實力,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所以越發的不肯放鬆太陰五雷錦的把持,隻要自己陽神破滅,或者念頭一動,太陰五雷錦就會瞬間爆發為太陰神雷。

這十成力度的太陰真氣若是化作雷火本就威力非凡,經過太始天符地籙祭法百訣的祭煉後更是增添了百倍之能。

若是全部爆發,風雲星界是否能經受得住不好說,但是鯨吞老人和九空無界是一定要和林清玄一切消失了。

鯨吞老人心中驚駭顫栗,兩目神光淩然的看著林清玄,他很清楚自己如果動手,林清玄能夠想殺死四十九位孩兒一樣的拉著自己消失,所以他隻能壓下殺心,繼續用緩和的語氣問了一遍問題。

林清玄聽出了鯨吞老人第二次問話還用了迷惑人心的無上妖法,不過自己道心堅定,倒是絲毫不為所動,反而看出了鯨吞老人的心虛畏懼,澹澹的說道:“你老前輩點燃星光,創立風雲世界,做晚輩的也是心中佩服,洪荒外海求生不易,貧道拉著諸位老祖赴死也不過是被逼無奈,老前輩還要苦苦相逼嗎?”

林清玄一番話說的客氣,但是鯨吞老人卻勃然大怒,他冷哼道:“老祖我已經有三千餘年冇有聽過威脅嘍,你這個年輕人膽子很大,不過我可以放你離開,你要是不想死,以後還是要低調些吧……”

鯨吞老人說著就收了這頭遍體鱗片,滿口利齒的巨鯨虛像,身前頓時出現了一個黑洞虛空,與林清玄在武俠凡星時破碎虛空的景象一樣。

顯然鯨吞老人是準備讓林清玄離開了,可是林清玄卻不慌不忙,起手施禮後,笑道:“還勞煩鯨吞老祖前輩將我全真教弟子和阿一奴道友的神魂還來。”

“得寸進尺,好生無禮!”

鯨吞老祖怒吼一聲,沉寂了片刻,還是一揮手扔給了林清玄一片光影,冷哼道:“滾吧,下次再落到老祖手上可饒不了你!”

林清玄神念一掃就看到了數十位大儒一個不少,最大的那一團也帶著陽神那種生生不息的化生之力的三色光球內則是一臉憤憤的阿一奴,在數十個大光球之後則是一片十餘萬的一怒島民和君子國人的魂體。

林清玄拱手致謝後放出十二元辰令將這些神魂全部收入其中,而後一折身就鑽入破碎等到虛空黑洞,飛離了“九空無界”秘境,同時也離開了風雲星界。

林清玄躍出黑洞後感覺離開了那種束縛感,但是下一瞬就感覺到了更重的壓力和排斥感。

舉目看去見自己身處滿是星辰的宇宙虛空中,身畔是一枚巨大的燦爛星辰,那感覺讓林清玄十分熟悉,正是剛剛被鯨吞老人抓進去的風雲星界。

在風雲星界之外是幾枚同樣巨大璀璨的星辰,更遠的也是大小不等的星辰,不過小的大的在林清玄的感知中都是無窮大,隻不過在無窮大的感覺中能對比出那些大一些,星光亮一些,那些小一些,星光也暗澹幾分。

在無邊無儘的星辰銀河中還有九枚比最大的星辰還要大上千倍萬倍的月球,散發著銀亮的月光,在九枚巨大的月亮圍繞的中心則是一個亮度遠超星月疊加數倍的太陽。

林清玄心頭一動,知道自己現在身處無量諸天虛空,太陽就是創世的大羅天道祖,九個月亮是治世的混元界祖,剩餘的滿天星則是十萬年來飛昇的太乙星主。

因為無量諸天虛空之內遍佈太乙道果的法則,如林清玄這等冇有成就太乙的存在,根本無法生存,所以在出來後的一瞬間林清玄之來得及看一眼真是的無量諸天虛空就被壓力彈飛出去,像一顆隕石撞出無量諸天,撞碎了好幾十枚凡星隕石,栽出虛空,重新落到了洪荒外海的太空之上。

林清玄穩住行跡的時候已經落到了九天罡風之下,他忙落入一團雲中彌補被逐出諸天虛空,撞碎凡星隕石所受的創傷, www.ukansh.com等到恢複如初後才重新撕破九天罡風層,準備重回九天之上的虛空宇宙,在凡星隕石的邊緣地帶找到自己飛昇的家園“武俠凡星”,然後重新回到武俠凡星的世界。

林清玄想要迴歸本世界第一個目的是為了讓自己推演試驗出腦中已經有了思路的地仙之法,第二個目的則是給阿一奴、申儀、莫器等神靈、大儒和十餘萬君子國、一怒島的子民百姓尋找重生和修行的安定家園。

林清玄絕對對於阿一奴、申儀等人而言,武俠凡星的本世界就是他們夢寐以求的世外桃源,不僅人口眾多,人人心向正法,而且已經被自己開創出了修仙之法,說起來已經不能再算是冇有超凡存在的凡星了。

雖說按理說算不得凡星,但是林清玄飛昇前不懂神道祭祀之法、一燈驅夜經等能直通向太乙道果的聖道仙法,所以也無法將凡星提升為散發星光的太乙星辰,因此之前的武俠凡星就是處在一個很尷尬的位置,說是凡星隕石,但是卻接連誕生了兩位超脫的存在,若是說不是凡星,卻冇有辦法支撐出太乙道果。

林清玄此時在洪荒外海轉了七八年光陰,也漸漸明曉了陽神之後還有路徑,甚至在學得了諸多魔法仙法甚至儒道正法後漸漸摸到了陽神真仙以後的方向,同時也是直指太乙道果的路徑,而這個路子非得是迴歸到本世界不能走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