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河虛空的一個紅色星球緊鄰藍色星球,不過兩者相距卻有近六千萬裡遠,而這個被華夏先民稱為熒惑星的紅色星球之上一片荒蕪,並無生靈活動的跡象。

在這片荒蕪如洪荒遠古的大陸上隨處可見的是沙漠、戈壁和高大的山巒。

忽然從宇宙中落下一個身穿杏黃色道袍的長鬚老道,這道人麵如冠玉,兩眼神光內斂,在一處火紅的山巔上落下後就撚鬚點頭道:“好一個熒惑星,好一個火星,不知這個大星球上有何輕靈至寶?”

看著眼前的廣闊大地,林清玄知道這個空氣中流露著陰寒之氣的星球上必然有著許多適合祭煉為法寶的天然寶物。

說完林清玄就展開神念遍佈萬裡,而後緩緩向前飛行,因為要仔細搜尋,甚至不準備放過地表之下,所以林清玄腳程並不快。

過了大約數月才終於把火星的邊邊角角都搜尋到了,並且發現了成千上萬的稀有之寶,大致都是礦物之精粹,還有就是至純至粹的玉石等。

林清玄很清楚火星與月球一樣並無生靈,大多寶物都是礦藏也早就想到了,隨著這些寶物很好,祭煉以後也都能化作護道至寶,可是礦藏沉重,林清玄以陽神之軀若是攜帶一些飛行速度就要不斷下降,返回地球就十分困難。

想到自己的目的,林清玄隻能忍痛將蒐集來的珍寶聚攏於一處,施法在最高的一處山脈營造了寶庫,將這些無上至寶藏於其中。

林清玄心中自忖道:這些寶貝就留給地球的子孫們吧,以後全真教和其他道門,甚至佛門、明教等派出現了陽神仙人就可以集合眾人之力將這些寶物緩緩搬回地球了,我的陽神之軀隻能攜帶輕靈至寶,看來火星之上能收為己用,煉製法寶的隻有南北兩極的玄冰寒氣了。

火星的溫度本來就極低,低的和地球南北兩極差不多,所以這裡的南北兩極就更加寒冷,不僅有萬年不化的寒冰,還有不是水所化的一種玄冰,雖然玄冰是固體,但是林清玄很清楚它本質上是氣體,隻不過暫時的固態化了。

林清玄來到南極冰原,開始吸納玄冰之氣進行祭煉,過了半年才祭煉完成出一團介於固體和氣體之間的罩子,可用於自保也能困人,林清玄定名曰:玄冰罩。

雖然祭煉出了玄冰罩,但是林清玄並不滿意,因為玄冰罩雖然也稱得上的一件難得的寶物,但是威力遠不如太陰五雷錦。

不過林清玄卻也知道自己在火星上能帶走的恐怕也隻有玄冰罩了,畢竟自己隻是一名陽神仙人,並不是真正的那種有毀天滅地**力的天帝天尊,他很清楚不是朝廷和武林仙流叫自己帝君,自己就真的是法力無窮的帝君了。

雖然心中略有不甘,不過林清玄明白事不可強求,於是就將玄冰罩化作頭巾佩戴好,而後大袖一揮就消失不見了。

眨眼睛林清玄又是在宇宙中閃爍了數十次,回到了地球大氣之上。

落入大氣之內,林清玄頓時感覺身體微沉,而後就一路向下,在羅浮山玉女峰落下,化作紅光射入了一處隱秘山洞之內。

山洞內閉目端坐的林清玄突然眼皮一動睜開了雙眼,黑暗的山洞頓時亮堂起來,小龍女和李莫愁也睜眼笑著看來。

“林郎此去近兩年,定然是滿載而歸,所獲頗豐了?”

“滿載而歸倒也未必,不過有一個至寶便也夠了……”

林清玄淡淡一笑,當即把自己祭煉好的太陰五雷錦和玄冰罩亮出給二女觀瞧。

聽了林清玄講解了兩個至寶的奇異之處後,李莫愁咂舌不已,道:“太陰神雷豈不是滅世之寶?林郎還是要慎用。”

小龍女則淡淡說道:“太陰神雷雖然是毀滅之物,不過有它在,我覺得林郎破碎虛空前往洪荒外海也更放心了。”

李莫愁也點點頭,然後林清玄就微笑的伸出雙手,說道:“走吧,我飛昇之前想要好好看看我親手打造的這方仙流盛世,你們陪我一起看看。”

李莫愁和小龍女都知道林清玄即將飛昇而去,而周大哥的例子告訴她們外界的洪荒外海並非和善之地,所以也明白林清玄也許會同樣的遇到危險。

即便不會遇到危險,可是林清玄要給周大哥報仇,終究還是得和血神宮杠上,可是據說血神宮乃是鐵圍山之主,是洪荒外海的第一大派,一個長老就能穩勝周大哥,不過林清玄能否報仇成功,為了恐怕都要跟整個血神宮為敵了。

李莫愁和小龍女都清楚林清玄也是明白危險,所以飛昇前纔要讓自己二人陪著看一看仙流世界,想要知道自己留下的道統發展到了何等的地步。

三人當即飛離了羅浮山,化身了尋常的遊方道人在中原各州府遊走,領略大坤朝廷的氣象,看看武林的變化和仙流的變遷。

春去秋來,時光如梭。

三年倏忽而過,林清玄和李莫愁、小龍女此時已經走遍了大坤朝的三十二省六十四府,親眼看到了這個方升之子所建立的朝廷和這方天地。

如今在方升之子統一了義軍後從大宋末帝手中接過傳國玉璽而建立的新朝尚處於初期,當朝的第二任皇帝早些年勵精圖治,靠著多年征戰的發達軍備軍隊和繼承自大宋的海外殖民地和海上絲綢之路,將大坤的國力發展的十分強盛。

多年來有著海外蠻夷之地的物資反饋中土,加上從海外傳回來的玉米、紅薯、土豆等十餘種高產作物的普及推廣,雖然中土的百姓日子說不上富足,但是溫飽都已經勉強解決了。

林清玄和李莫愁、小龍女對這個新朝廷有了一個還算不錯的印象,尤其是林清玄看到朝廷裡出現的以閩商浙商和粵商為根基的南方官員成為大坤朝廷的各種黨派,並且不斷為了維護各自利益提出改革後心頭一動,就知道資產階級革命的土壤已經在大坤朝出現了。

士農工商的階級劃分讓現在最有錢的商人地位低下,但是這些掌握了最多的資源的商人已經亟不可待的想要在權利的大鍋裡分一杯羹,所以官商結合、貴族和商人的結合、寒門士子出手的官員、地主出身的官員、殖民商行出身的官員……

無數的官員形成了各自的利益團體,都在為各自爭取著最大的利益,而大坤皇帝比大宋皇帝更加熱衷於修仙問道,反而十分縱容臣子之間的爭鬥。

自從太祖皇帝亡故後,繼位的安和皇帝前十年還是勵精圖治,後來隨著年近不惑就熱衷於修行長生,有心尋覓爺爺方升和奶奶楊卓犖學得長生仙法,但是卻不得而見。

最終隻得請了青牛宮、少林、終南、華山等仙宗的弟子拜為老師學習修仙之法,常年待在青牛宮內修行仙法,不過問國事。

慢慢的大坤朝局已經由內閣和內廷結合掌控,可以在皇帝不參與的情況下依舊有條不紊的治理國家,不過因為大坤皇帝和仙宗的關係加上被追封為聖祖的方升乃是真仙人且還在世,所以大坤朝卻不曾有人敢有造反的念頭。

不過由於高產作物的出現和海外殖民地的反哺,加上近些年的自然災害能請得仙宗的仙人施法降雨排澇,大坤朝的糧食不僅夠吃,還年年富裕,以農為本的概念似乎不再是主流,工商階層隱隱要反攻倒算,士農工商的階級似乎有了要被打破的征兆。

林清玄還見識到了自己最關心的火炮和火槍的出現,雖然火炮是非常簡單的臼炮和碗口炮,火槍也是簡單且原始的火繩槍,還有航海業的發展讓鋼鐵的需求和產量逐年提升,東西方民間的科研產品也層出不窮。

林清玄知道,雖然現在世界有了超凡之力,但是整體的人類的文明發展還是朝著工業時代的道路邁進了,唯一的變數不過就是在未來工業文明誕生後是否能夠和修仙文明共存甚至相融合,如果結合以後又將會誕生出怎樣的文明果實?

想到這裡林清玄都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幾百年後的時代了。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林清玄覺得如果不是有周大哥的仇,加上再向上走已經冇有了路,自己待在這個世界不斷地引領時代進步發展,也許會很有意思。

這三年裡林清玄暗中去了武當山、龍虎山、茅山、閣皂山、終南山、華山、泰山、嵩山、洛陽祖師山等十幾個仙流隱世仙宗的所在,也看到了各派的掌門長老都是人仙甚至個彆成為成就陰神的仙人。

尤其是終南派祖師張三豐和全真教主沈通元如今的陰神已經堪堪淬鍊完成了,也許十年內就要渡劫衝關了。

看到張三豐和沈通元不負自己所望,林清玄十分欣喜,而後又現身囑咐了一些事情,尤其是說了外界之危險和自己在火星留下的仙家寶庫。

由於六大仙法神功已經經過張三豐和沈通元之手在道門各宗派有了流傳,仙道這些年越發繁榮,林清玄也都看在了眼裡,他暗自估計,也許再等三四十年成就陰神的鬼仙數量就會超過十人了,到那個時候仙流也算真的有些氣象了。

站在崑崙山前,李莫愁儼然已經長成了一個美麗動人的少女,她換回了一身道袍,手拿拂塵,淡淡說道:“林郎,咱們再去看看袁貌吧。”

林清玄微不可查的點點頭,道:“袁貌是周大哥和咱們四個悉心調教的第一妖祖,也是最有希望成就不朽陽神的妖修,現如今周大哥的事情總得讓他知道,說起來跟咱們最親近的無非就是全真教的孩兒跟袁貌了。”

二女也想起了袁貌的百年相伴,心生憐愛,點頭應聲。

於是三人就緩步上山,隨著走的腳步遲緩,但是速度卻不慢,片刻間就連過了三處山坳。

正在光明頂上教導著自己的兩大弟子和三個兒子、以及一個關門小徒弟的明教教主袁貌忽然心血來潮,手上的長劍一歪,竟然發出劍氣將棟梁削去一大截。

大弟子範新遙和二弟子陽一天正是範遙和楊破天的轉世之身,由於二人的神念被林清玄出手收攏儲存,所以轉世之後留有了三成多的記憶,小小年紀就被明教弟子尋到送到光明頂,拜在了袁貌座下修煉,成了左右護法。

嵩山大戰至今已經過去了二十年,範新遙和陽一天也都長成了近二十歲的小夥子,早已是築就仙基,開始修煉煉氣化神之法了。

袁貌和殷離成婚數十年,一開始殷離無法懷孕,自從隱居光明頂後袁貌請了明教第一神醫胡青牛醫治夫妻倆後,冇幾年殷離就開始懷孕生產,不到十年裡接連成了三個兒子和兩個女兒。

因為有袁貌的無上真氣庇護,加上胡青牛和王難姑夫婦的悉心照料,五個孩子倒是冇有一個出現夭折的情況。

當年嵩山大戰此時已經是民家話本戲曲裡被改編最多的故事,袁貌這個明教教主是清玄帝君老祖師養大的靈獸也是世人皆知的事情。

不過袁貌已然得道成仙,化成人形,更遵從祖師的神諭隱居在崑崙山,加上當年七大派和明教的恩怨糾葛都已經煙消雲散,所以現在的明教在世人的心目中早已不在幾十年前的魔教,而是一個隱世仙門,袁貌這位老猿成精的教主也成了世人和武林都崇拜的仙人。

範新遙和陽一天合力攔下劍氣,皺眉問道:“師父怎麼了?”

袁貌的三個兒子長得個個都是和他一樣的招風耳,朝天鼻,而且體毛旺盛,不過兩眼十分靈動,也都是練武奇才,他們自從長大成人,尚且是第一次看到爹爹大驚失色,連劍法也能用偏了,是以三個青年也嚇得臉色微變,瞪大著眼睛看向袁貌。

一個身材高大,眉清目秀的小童上前躬身,道:“恩師,您老人家是身體不適嗎?”

“為師無妨。”

袁貌手腕一轉,手中長劍就平平飛出,無聲無息的落回到牆上掛著的劍鞘之內,他皺眉道:“我的主人來了,孩子們,隨我去拜見清玄祖師老爺爺。”

說完袁貌就清嘯一聲,而後大踏步從練功房走了出去。

六個少年忙懷著複雜的激動心情跟來出去。

聽到了袁貌的清嘯聲,明教內閉關的法王使者並夫人殷離都閃出來。

袁貌朗聲道:“清玄帝君老祖師跟赤煉元君、龍仙姑到了,大夥隨我去給他們磕頭請安!”

袁貌和清玄祖師的關係無人無知,明教眾高層都隻道是祖師爺來看望袁貌,雖然各個都是城府頗深的老前輩,此時麵上卻露出微喜神色,轟然應諾。

殷離卻眉頭微皺,心底暗自擔憂道:貌哥哥是清玄祖師的座下奴仆,祖師不是來接他迴天界的吧?要是……我們母子可怎麼辦……

片刻後袁貌和殷離帶著楊逍、殷野王、韋一笑等十多位人仙高手和門下弟子孩子就快步走到了光明頂之外的山崗,U看書 www.ukanshu.com恭恭敬敬的跪下俯首等待。

在明教等仙人的神念中根本察覺不到有仙人接近,不過他們對教主袁貌篤信無疑,卻也冇有質疑。

袁貌的神色卻越來越緊張,過了一刻鐘後,眾人終於從神念中看到了東方的山路上出現了一男二女三位氣質非凡的仙人,當先的是個長鬚道人,樣貌俊雅,氣質高古,正是大傢夥又過一麵之緣的清玄老祖師,後麵的二女一個是白衣的龍仙姑,另一個雖是個少女模樣,但是看穿著打扮也知道是赤煉元君了。

“小奴袁貌拜見老爺,拜見太太……”

“小奴殷離拜見老爺太太……”

“弟子楊逍拜見清玄帝君祖師,拜見赤煉元君祖師,拜見龍仙姑……”

……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