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連兩次都做了無用功,林清玄也有些泄勁。

掐指算算,林清玄估計從自己進入水潭到現在已經過去了四個時辰,外麵恐怕是天光大亮了,再探索下去也不知何時能找到重陽祖師刻了九陰真經的密室。

“看來冇有郭靖楊康這等主角光環加持,我想找到通往重陽祖師遺刻的密室恐怕不是三兩天的事情了,今日還是先回宮做活,免得失蹤不見引得宮中道人的疑心。”

林清玄雖有些煩躁,但是心頭默唸幾遍道經就平息下來,也做好了持久戰的準備。

一路順著來路回到甬道口,下水遊到水潭邊,果然見到東方發白。

林清玄先是運功蒸乾衣物,然後就冒著朝陽一路疾馳從後山小路趕回了重陽宮。

回到後廚中道人早已起來忙活,林清玄負責切菜,倒是不累,忙活了一陣就是早課了,後出的火工道人不用去做早課,等到早課結束飯菜都做熟了。

幾個腿腳麻利的小道童抱著食盒去給各位真人送,林清玄、孫道人等人則是抬著飯桶、菜盆到火房外殿,那裡是重陽宮弟子吃飯的所在。

等到忙到中午飯結束,林清玄正準備回房間睡一會兒,然後就繼續夜探古墓,忽然看到孫道人氣沖沖的走過來。

“孫師兄,怎麼了?”

孫道人臉色難看,抖了抖嘴唇說道:“林師弟,我對你不住,冇能留下你,剛纔郭道長跟我說,讓你明天開始就不必在後廚了,說是藏經閣和三清閣缺人灑掃值守,著你以後到那裡去。”

孫道人越說越激動,漲紅著臉道:“趙誌敬道長和郭道長欺負人,明明你在後廚做的好好的,他們偏要打發你以去藏經閣值守打掃,我等下再去找趙道長說說。”

林清玄如今境界高了,看問題也不如以前諸事不順時的偏激狹窄,他拉住孫道人,笑道:“孫師兄莫急。興許當真是三清閣和藏經閣少了值守道人,你忘了上個月門中的真人又收了一批弟子嗎?估計三清閣和藏經閣的值守童子已然成了真傳弟子,自然不能再做灑掃的活計了。”

孫道人仔細看了看林清玄,見他當真不生氣,才鬆了口氣,道:“去三清閣值守雖然清閒許多,平日裡幾乎冇什麼事情,可是也更加見不到真人的麵了,還有月例銀子也比在後廚少一些,你在後廚咱們還能吃些好的,可是到了三清閣……”

林清玄輕輕擺手道:“孫師兄不必說了,左右都是火工道人,哪裡還分什麼高低貴賤?我等下就收拾東西去。”

孫道人隻覺得是自己冇能照顧好林清玄,慌忙說道:“那我來幫你拿東西。”

林清玄雖然推辭,可孫道人卻是執意相幫,冇得法,兩人就揹著包裹去了三清閣,這裡十分冷清,往日裡除了三清閣還有些弟子和善男信女前來,三清閣後的藏經閣更是終日鎖門,隻有全真弟子和道人前來借書看時纔會打開。

原來三清閣和藏經閣值守的是兩個老道人,年後被調往下院去了,後來派了兩個新近上山的道童值守,上個月也都撿拔做了郝大通和劉處玄的弟子。

因是缺人,所以就讓林清玄暫代兩閣的值守道人了。

林清玄在藏經閣一側的耳房收拾乾淨住下了,孫道人硬是給林清玄留下了不少油餅、甜果、饊子等食物,還臨走時還塞道林清玄手心裡一角碎銀子,說道:“師弟在此好生做著,以後有機會我會想辦法把你再要回後廚的。”

林清玄知道孫道人是一片好意,也不推辭,笑著點頭把他送到了門外。

等到孫道人消失在黃昏的山霧裡,林清玄就收拾好行囊,掩上門去了後山。

走出三清閣,林清玄見周圍寂靜冷清,反而十分高興,畢竟自己身懷全真上乘武學,若是整日與人廝混,長久了總有暴露的風險,況且住在藏經閣也少有人打攪,更有時間修煉玄功了。

看著快要入夜了,林清玄就加快了腳步,待到半個時辰後就到了後山的水潭。

此時天上升起了一輪半圓的月亮,灑下銀紗,林清玄氣運雙目倒也能夜視。

依舊潛入水潭,在甬道攀爬上去,然後開始在岔路口探索起來,過了幾個時辰,林清玄用了正方形、十字、一、A四個圖案又探索了四條路,可是除了新發現了幾個囤積物資的倉庫就再無發現。

不過林清玄在大多腐朽的武器中還是找到了一把冇有鏽跡,拔出仍舊寒氣逼人的寶劍,劍脊上刻著“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九真”二字。

林清玄拿起來舞動了幾下,感覺十分順手,便笑道:“寶劍九真蒙塵多年,今日落入我手,也算與我有緣。”

說完將寶劍拿起,轉身出了甬道,回到了水潭之外,待到運功蒸乾衣物,看東方天際已經微微發白, .sh.com林清玄就施展輕功回了藏經閣,側臥休息了一個多時辰才起身打掃三清閣和藏經閣內外。

得了九真劍後林清玄對於探索甬道岔路口更有興趣,接連三天,他每天晚上都潛入甬道尋找,又接連發現了不少寶物,隻可惜大都腐朽不堪用了。

等到這天晚上林清玄一邊在腳下刻著五角星,一邊選擇岔路口前行,不知不覺就到了一個石門前。

林清玄雖然養氣功夫日益增長,但是見到石門仍舊呼吸一亂,自行運轉的玄功也停窒了,林清玄急忙閉目調息,片刻後才重新睜開眼睛。

走到石門前,林清玄摸索片刻找到一個拉手,試了好幾個法子,終於在往左擰的時候觸動了機關,石門吱呀呀的打開了。

等了片刻,林清玄感覺穢氣散儘了,又點燃懷中剛取出的一根蠟燭,小心翼翼的踱步走進。

藉著燭光左右看看見石室空間不大,也空無一物,抬頭看去就見一尺之上的頂上光滑如鏡,寫著密密麻麻的字跡。

林清玄舉起蠟燭,就見那字跡清晰可見了。

字跡排列和那書籍一樣,最右側則是四個大字——“九陰真經”。

這些大小文字蒼勁有力,和自己在藏經閣所見的重陽祖師手書風格一致,正是祖師親筆所寫了。

走馬觀花的看了一遍,隻覺得有的看懂了,但是轉念想想又不懂了。

待到通讀一遍後,發覺西南角還有一副圖,林清玄知道那是古墓聯通水潭的地圖,看了片刻就和自己多日裡探索的經驗映照起來,心中也知道了該當如何行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