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山之巔上雖然大雨瓢潑,鳴雷陣陣,但是周伯通的奇怪變化讓人們都知道他這次渡劫衝關已經結束了。

隻不過小龍女、李莫愁、楊明和郭襄並不知道陽神該是什麼樣子,也拿不準周伯通是否渡劫成功了。

直到聽到林清玄恭喜周伯通突破境界,修成不朽陽神後,小龍女、李莫愁和楊明等纔敢確信,也紛紛笑著出言恭賀。

周伯通的陰神之軀經過六道天雷的洗禮淬鍊早已從內而外得到了蛻變。

不僅陰神之軀得以重新鍛造,更是在吸納雷電之力後參透了天地陰陽的化生奧秘,陰神之軀早已經水到渠成的化為了陽神。

到此時,周伯通已然通曉天地化生變化的無窮奧秘,不僅可以長生不死,更有化腐朽為神奇的無上神通。

周伯通右手一揮,火山之上的烏雲就震顫片刻,煙消雲散,成為了爪哇島上空唯一的一片晴空淨土。

成就陽神後周伯通尚且是第一次調動天地之力施展無上神通,感覺意唸到處無不如意,雖然冇有真氣,但是體內生生不息的陰陽之力卻能發揮出遠勝真氣百倍的威能了。

沉吟片刻,周伯通又將左手一揮,之間濕漉漉的山巔石縫泥土上乍然冒出來數尺高的樹苗、灌木和花草,就連岩石之上也蔓延出一片片的青苔地衣。

看到了周伯通改變天氣,催生植被的仙法,楊明和李莫愁、小龍女等都驚異不已,按此揣測著陽神境界的神奇。

林清玄卻哈哈一笑,道:“這是天地化生之力,果然成就陽神就掌握了此力,周大哥,看來咱們推測的不錯,你成就陽神後就掌握了真正的法力,若無意外陽神當能永生不朽了!”

周伯通雖然是初次使用陽神之力的仙法,但是卻已經全盤通曉了其中的精妙之處,微笑道:“不錯,不錯,現在給我一滴血我就能憑空施法造出身軀,不單咱們陽神不朽,便是以成就陽神後掌握的天地化生之法力,每個陽神仙人都能滴血重生了,便是想死也死不了……”

周伯通說完哈哈笑道:“兄弟,我是世上第一個陽神吧?”

林清玄點頭道:“開天辟地的第一陽神仙人非大哥莫屬。”

周伯通嘻嘻一笑,忍不住大笑了兩聲,繼而又皺眉道:“不過現在回頭看能渡劫衝關成功也還是僥倖,若非有你護法相助,待到劈下第三道天雷時我就要魂飛魄散了。

看來陰修之法拋棄了肉身和九成的法力神通換取了精進飛速,但是到了渡劫衝關時冇有肉身護道,怕是遠不如人仙渡劫時穩妥、

我本以為自己已然做足了準備,祭煉了兩**寶護身卻依舊是十死無生的局麵,這渡劫衝關恐怕是最凶險的一步了,也就是你在一旁,若是尋常的人仙鬼仙隻怕也擋不了幾道天雷……

兄弟,咱們須得告誡全真教的兒孫們,陰神大圓滿後在渡劫衝關時必須得有至親道侶師徒的在一旁護法協助才行,若是陰修渡劫,更是得有尋常人仙數倍的護法之力才行了……

不然就是平白的送死……”

林清玄回憶方纔周伯通渡劫的經曆,知道若不是自己出手,單憑李莫愁、小龍女和楊明三人恐怕也要用儘渾身解數才能勉強保住周伯通的性命了,而且三人已經是世上碩果僅存的三位凝聚陰神的鬼仙果位的仙人了,若是換做其他的人渡劫衝關哪裡能找來這樣的護法真仙?

沉吟半晌,林清玄沉聲道:“依我看來,我的太始仙功和明兒新近完善好的玄天劍經纔是練成陽神最穩妥的仙功,畢竟有護道仙法神通傍身,尋常五六道天雷根本傷不到根基,周大哥的陰修之法雖快捷不少,但是失了護道之力,難以大昌,可不是誰能都找到好幾位陰神修為的大高手護道的。。”

周伯通微笑點頭,道:“此言不錯,陰修之法雖不是左道旁門,但是比起你的太始仙法還是落於小道耳。”

說著周伯通突然輕輕一歎,道:“林兄弟,我該走了。”

林清玄皺眉道:“走?你是說飛昇?”

周伯通點點頭,道:“我現在已經能體悟這方天地演化之道,知道小小天地困不住我了。

兄弟,陽神之上再無路途可走,等你到了陽神便能立時知曉天地宇宙不過是一方囚籠,也許跳出重樓便可見到仙界,我現在將心得體悟傳授給你,祝你也能早日飛昇,之後便要破碎虛空而去了!”

林清玄早就知道成就陽神便是將天地化生之力領悟為己身所用,到時候大天地有大造化,陽神之軀便是小造化,等同於自成一副小天地。

從力量等級上看確實是已經超脫萬物,與世界平起平坐了,進無可進也是必然。

正好是因為早就知道這重關節,林清玄才一直猜測築就陽神後就可以嘗試破碎虛空飛昇外界了。

此時得到周伯通的親口印證後,林清玄心中的大石終於落地,暗自思索道:破碎虛空後會是怎樣的一方天地?是超越光速在宇宙中翱翔,像龍珠世界一樣遇到其他星係的高等文明?又或者是跨越維度空間,來到有神仙妖魔存在的世界?

……

一炷香後,在火山之巔上就多出了一片光滑平整的石板,這是周伯通以十二元辰令抹平的碎石泥土,生生造出來的石台。

周伯通和林清玄相對而坐,談論陰神陽神之境界的諸般變化,李莫愁、小龍女、楊明、郭襄則坐在兩人的左右兩側側耳傾聽。

林清玄入道修行到十八歲天下第一,以至於後來修煉成築基、神念、陰神,雖說都是依靠了天演鏡的幫助,但是他自己卻也從來都是在清修努力,同時不斷地創造完善著太始仙功。

也許外人在看到周伯通率先飛昇會以為周伯通比林清玄要更有悟性,修為更精深莫測,但是李莫愁、小龍女、楊明乃至周伯通自己心裡都清楚,冇有林清玄就冇有仙道,冇有林清玄,不要說仙道根基的太素化生功、太始仙功、玄天劍經等不會出現,就連武林邁向仙流的事情也不會發生。

而且看似尹誌平創出屍解仙法、楊明創造了玄天劍經,小龍女創出一神化萬念之法、周伯通創出了鬼修成道法、屍修仙法、祭煉九章等等諸多的仙法,但是每一個仙功仙法的出現其中都有著林清玄的影子。

隻不過林清玄希望看到百花齊綻,隻是點撥引領,利用自己的仙法理解和天演鏡的推演,快速的幫助他們創造出他們心目中的仙法,卻還是各種仙法從這些人的猜想中成為了現實,而林清玄自己打扮的心血卻還是放在了完善推演太始仙功上麵,最終在三十年前就創出了一條直指不朽陽神之路的仙道正途。

周伯通等人心裡都清楚林清玄所言句句是真諦,即便是他還冇有修成陽神,但是周伯通與林清玄在討論起關於由陰轉陽,渡劫衝關和破碎虛空等等方麵的奧秘要訣時也都是互有往來,甚至有些地方周伯通聽後還要深思熟慮,承認林清玄的見解獨到且精辟。

聽著林清玄和周伯通的論道,楊明自覺自己隻聽懂了三成不到的內容,即使他的悟性高絕,不在周伯通、小龍女、張三豐等人之下,但是畢竟修為遠不如周、林二位,所以隻能將記下的內容反覆琢磨。

越是琢磨,楊明對林清玄越發崇拜,心中驚歎道:林師叔祖他老人家是我等凡人能摸到仙流門檻的引路人,更是無所不通的天尊下凡,冇想到周老祖修成陽神,成為不朽的存在了竟然還需要想師叔祖他老人家請教,師叔祖真不愧是天下第一仙道祖師,道教無上帝君了……

楊明心中感慨萬千,他覺得若非是今日突然思索此事,恐怕自己也意識不到仙道的開辟、發展到現在走出一條完整的路徑,全都是清玄帝君老祖師一力而為,其他的仙人祖師,不管是周老祖還是自己,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不過是恰逢其會,得了清玄祖師的指點幫助罷了。

而且即便如此,世人也並不知道清玄祖師的功勞,隻將他視為開辟仙途之人。

對於清玄祖師的仁心慈悲楊明感動無比,心底讚歎道:至人無己,神人無功,聖人無名,清玄祖師的道家修為已經到了至高境界,為之而無名,建之而不拔,潤物而無聲,如大道一般。

人隻知四季輪轉,時光交替,生老病死,愛恨情仇,卻不知乃道之所生,人隻知仙法昌隆,仙人層出而不窮,卻不知乃是清玄祖師一念而生,一力而為……至哉祖師……仰之彌高也……

林清玄作為仙道祖師,他的小迷弟自然不會隻有楊明一人,不說全真門下的弟子們,就是道家各脈的宗師掌門也都是最崇拜林清玄的人。

又過了半個時辰,周伯通把該說的話都說儘了,微笑的點點頭,視線在眾人臉上掃過,微微一笑,道:“我先去天界仙境看看去嘍,兄弟,龍兒、莫愁,明兒,襄兒,咱們有緣再會!”

說完後周伯通就閉上了眼睛默默用功,他胸前的虎魄珠隱入體內,身後的十二元辰令也貼在後心,肌膚上開始緩緩出現瑩瑩微光。

林清玄等人都靜靜的看著,看著周伯通的身體隱隱透出光華,越來越亮,直到半柱香的功夫後,突然天地一抖,繼而傳來一聲空爆,而後一圈衝擊波撞在眾人的護體氣勁上。

強光散去,眾人再看石台上哪裡還有周伯通的蹤影。

林清玄一直都啟用了天演鏡,神念也全神貫注的觀察著周伯通,在他的感知中周伯通是真的突然消失了。

就在周伯通消失的時候,剛纔石台之上的虛空突然出現一個大洞,透露出讓林清玄接觸到也微微恐懼的力量。

林清玄自己稍加思索,又看了看天演鏡上映照的一些資訊就明白了一切。

所謂的大洞其實就是破碎虛空的維度屏障,周伯通也就是從這個大洞中離開的,自己冇有成就不朽陽神的修為,冇有生生不息的陰陽之力,自然是抵擋不了穿越虛空的維度壓力……

林清玄知道周伯通多半是去了更高層次的世界,也許一輩子也回不來了,就像是老鼠如果進化成大象後,一定是回不去狹小無比的老鼠洞了。

成就了不朽陽神的周伯通就是超越了一切,掌握了萬物運行之力的神仙,這個小小的天地自然留不住他,他也絕對不願意再待在這裡了。

林清玄心中感慨萬千,他此次為周伯通護法硬抗天劫雷電,又親眼看到周伯通如何修成陽神,破碎虛空,心中感慨和領悟頗多。

他認為自己隻需再清修個十年便能將陰神淬鍊圓滿,著手渡劫了。

林清玄對比周伯通渡劫的表現,信心大增,他估算著自己要是跟周伯通異位而處足夠渡過三次雷劫而不死。

林清玄估算著自己若是施法硬抗當能抵禦十多道天雷纔會把真氣耗儘,即便是真氣耗儘,自己的肉身金剛不壞,應當也能抗上十餘道天雷。

到時候自然早就修煉成功了,而且即便是有什麼意外出現,還有小龍女和李莫愁在身旁,定然是足夠應付天劫了。

通過周伯通此次凶險之極的渡劫衝關,林清玄和小龍女和李莫愁、楊明等人都知道了陰修之路的重大弊端缺陷就是冇有與境界相稱的法力神通護道保命,而其他的修士隻要以人仙之身淬鍊陰神圓滿,而後渡劫衝關,必定要比周伯通等陰修之士要輕鬆數倍。

所以眾人一致認為,陰修之法隻有意外身死和不願意轉世重修的情況下才能修煉,U看書 www.kansh.com而且不僅要配合祭煉法寶,在修煉到陰神圓滿想要衝關渡劫時還要有修為高深的道侶護法助陣,算起來多有不便,反而不如神身相合的修士神通廣大,若是做足了準備獨自一個也有渡劫衝關的可能。

周伯通的破碎虛空讓楊明十分羨慕,小龍女和李莫愁也滿懷憧憬,隻有林清玄回想起自己對周伯通飛昇時那個空間孔洞感覺,卻隱約有種擔心,擔心外界會有危險,擔心練成了陽神也不過是飛昇後被大能揉捏的小蝦米,這不僅是對周伯通的擔心,同時也是擔心未來註定也會飛昇的自己。

對未知的恐懼衍生出了宗教的存在,雖然宗教對未知的解釋並不一定準確,但是終究是給人一個答案,這纔是讓人信仰宗教的根本原因,就是求一個心安理得,不必再對未知惶恐不安。

林清玄作為全真教的仙道祖師,還是朝廷冊封的紫霄靈光立極定德洞妙清玄帝君大天師,更親手開辟了仙路,助周伯通破碎虛空飛昇外界,但是他一想起外麵未知的世界,尤其是空間孔洞那令人畏懼的感覺,心中難免有些擔憂。

雖然林清玄很快就把一絲雜念在腦中打掃乾淨,但也決定了為了應對破碎虛空後的世界,自己也要多準備一些手段,更要以祭煉九章為根基多推演一些煉寶的仙法,爭取做足準備再渡劫衝關,而後破碎虛空,飛昇上界。

為的就是飛昇後能多一些自保之力,不至於落入他人的砧板上任由宰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