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林清玄的神念中,清楚的看到了周伯通將天雷引入的身軀,陰神瞬間被天雷燒的震顫抖動,似乎就要堅持不住魂飛魄散。

不過周伯通也知道自己拋棄肉身換取的陰修之法雖然修行速度比太始仙功快,但是卻缺乏護道之能,念頭一動就啟用了祭煉準備多年的十二元辰令和虎魄珠。

兩**寶驟然從周伯通體內飛出,懸浮在周伯通的心口和後背發出白光和紅光護住了他的陰神之軀,將周伯通承受不住的天雷之力引導消磨,以法寶之力與陰神共同分擔天雷。

得法寶相助周伯通的陰神之軀頓時就穩固下來,他此時無心多想,隻是按照法門將入體的天雷慢慢吸收消磨,一邊維持著平衡,一邊小心翼翼的利用天雷之力錘鍊陰神,同時讓陰神之軀吸納著雷電中的天地陰陽二氣,來進行蛻變提升,就如同烈火鍊金般的忍受著煎熬。

在周伯通正在一邊利用雷電淬鍊身軀,一邊吸納陰陽二氣時,天空中的烏雲又是一陣翻滾,降下一道天雷。

因為周伯通引入了第一道天雷,雷電逾體外冒,自然就成了一個最合適的避雷針,天空中後續的天雷無需再引就自然而然的順勢而來。

第二道天雷落下的強烈亮光伴隨著第一聲天雷的轟隆雷聲紛遝而至。

周伯通被第二道天雷劈中後頓時渾身光芒大盛,雷電火花也啪啪的濺射出數丈遠,不過打向林清玄和楊明等人時撞在幾位仙人的護體氣勁上就頓時消失無蹤了。

感受到從周伯通處溢位來的雷電之力,楊明和小龍女、李莫愁三人仍舊感覺雷電之力順著真氣有些許到了身上,微感肌膚髮麻,心中細細體會著雷電之力,想要從中勘透天地間陰陽和合化生的力量。

隻可惜不是修煉到陰神大圓滿的境界,冇有化虛為實的陰神修為,根本察覺不到天雷中的陰陽和合化生的奧妙,三人隻能皺眉思索,心中揣測。

林清玄的陰神境界比周伯通尚且差上一線,不過有天演鏡相助,倒也能模模糊糊的摸到天雷中的陰陽和合之奧秘了。

他正要潛心引來一些雷花電弧細細感受,忽然察覺到周伯通身上光芒大亮,照耀著大半個山頭,林清玄臉色一變,察覺到周伯通似乎有承受不住雷光的征兆。

周伯通剛適應了第一道天雷,想要用半柱香的功夫細細吸收天雷中的陰陽化生之力,將陰神之軀淬鍊成陽神,可是冇等他高興多久就被第二道天雷劈中,陰神頓時難以承擔,忙全力啟用十二元辰令和虎魄珠的神力抵擋。

但是十二元辰令和虎魄珠隻是剛祭煉完成的法寶,威能顯然不足以抵擋兩道天雷,周伯通即使全力運轉陰神法力和兩件法寶,卻還是頗為吃力,渾身劈啪作響,不僅無法吸納天雷中的陰陽和合之力,更是隱約有陰神麻痹渙散的征兆。

周伯通冇有肉身和真氣法力做後盾,即使祭煉了兩**寶,但是神通手段卻還是遠不如人神相合的人仙巔峰。

不過有得必有失,他若轉世重修倒也未必能創出諸多仙法神功,練不到陰神圓滿的境界了。

周伯通雖然自認為自己已經做足了準備,可是麵對著超乎想象的天雷之威,他的心底還是隱隱後悔了。

神念展開數十裡的周伯通察覺到雲端之上又開始醞釀雷光,他知道頃刻間怕是就要來第三道天雷了,到時候以自己現在的狀態必定支撐不住,非得化作飛灰煙消雲散不可。

心中警鈴大作,周伯通雖知道林清玄在一旁定然能護自己周全,可他還是下意識的以神念呼喊道:哥哥我撐不住了,兄弟快替我引雷擋劫!

林清玄早就觀察著周伯通的變化,發覺周伯通已經忍耐不住,雲端中又閃動一道雷光落下,閃電下劈之速雖快,卻快不過早已造好了準備的林清玄。

隻見林清玄兩眼銳利的精光一吐,一道無形無質的氣劍就飛出,帶著能劃開天穹的無窮劍氣直衝雲霄,正好被從天而降的天雷攔下。

“哢嚓!”

此時第二道天雷的轟鳴聲才響起。

林清玄一百多年來將自身的修行所得和心得體會拿出來和周伯通合力創出了太始仙功,這部主修能直達陽神境界的仙功又隨著他的修為提升不斷完善,加上天演鏡的推演,可以說是已經近乎完美的存在。

林清玄也並冇有心思再去鑽研旁的修行法門,隻是一心撲在太始仙功之上,不過他在修煉之餘也創造了上百種法術和神通,但是大都是護道的神通法門。

此時麵對天地之威的雷電,林清玄不敢藏私,一出手就是自己所創的威力最大的三大密法神通中的“九天蕩魔氣劍”。

所謂九天蕩魔氣劍就是林清玄觀想自己為九天蕩魔祖師時以玄天劍經和太始仙功為總綱所創的一個以真氣神念凝練成無形氣劍的神通。

這種無形氣劍練成以後隨心所欲,不用時消失無蹤,想用時神念一起便可隨著真氣化形飛出,綜合威力之強大尤在楊明的青鋒劍之上,更難能可貴的是可以氣隨意走,不拘泥與形質。

這門神劍仙法創出後林清玄從未顯露過,此時尚且是第一次用出來禦敵。

林清玄的那一道無形無質的九天蕩魔氣劍瞬息飛出,迎麵攔下了天雷。

天雷和氣劍碰撞後頓時發出轟隆一聲空爆,閃電隨著暴炸消失,爆發的亮光刹那間照亮了整個山頭,四溢的電流和強風衝擊波將山頭的樹木和雨水一掃而光,殘餘的成百上千的電流就像是白色和藍色的蛇蚺四散竄出。

林清玄的護體氣勁雖然厲害,可是一時間仍舊被衝擊波和電流撞破,衣袍和長鬚快速的被電流和風勁鼓動的抖甩起來,細小的電流也再次在林清玄的身上濺射蔓延。

雖然下一瞬林清玄的護體氣勁就再次卷出攔住了電流和衝擊波,但是林清玄的道袍還是被電流燒灼出十幾個指甲大小的孔洞,露出了他光滑如玉的肌膚。

之前的兩道閃電被周伯通引入體內吸收消化,龐大的能量未能爆發,但是這個第三道雷卻被林清玄的九天蕩魔氣劍攔截引爆。

巨大的聲勢令郭襄也難免心驚肉跳,尤其是感受到爆炸後整個山頭也微微晃動的震感,郭襄更是驚訝不已。

看著已經變成了小太陽般不斷髮光的周伯通,心中暗想:冇想到周老祖竟然能把威力這麼大的雷電吸納入體,實在是難以想象……

怪不得說練成了陽神就是神仙,這麼霸道的雷電之力若是當真都能讓神魂承受,那可真是道祖佛祖也遠遠不如了……

林清玄當麵攔下了一道天雷,頓時知道天地之威果然非人力可以抵擋,自己一百多年的積累,還是用出的天下威力最大的仙法神通,但是攔下一道天雷就耗費了一成半真氣,就連無形氣劍也被劈成了碎片。

林清玄劍意一動又憑空以真氣化成一把無形氣劍,同時感悟著法力神通與天雷抗衡後的心得體會。

看了眼天演鏡上又多出來一大截記錄的內容,微微一笑,暗道:等到周大哥這次渡劫衝關結束了,我必然大有所得,數年之內興許便能陰神圓滿了……

林清玄正在思索,忽然烏雲深處又閃爍著藍色電光劈下一道閃電,這一次的閃電像是一條藍色的長鞭甩到周伯通頭端。

不過到了陰神修為的仙人,意念與神通具足,閃電雖快,無形氣劍也絲毫不慢。

在千鈞一髮間有著劈開山頭氣勢的天雷被林清玄的又一道無形氣劍攔下。

“轟!”

又是一聲爆炸。

接著就是同樣可怖的狂風熱浪和衝擊波、電蛇席捲而出。

林清玄這次有了準備,護體氣勁化作三重抵擋終於冇有被衝擊波和閃電蛇撞破。

有了林清玄攔擊了兩道閃電的喘息之機,周伯通快速的吸收天雷之力淬鍊陰神,體悟化生之力,身上的白光和電花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漸漸的暗淡消散了下去。

林清玄神念一直緊緊的關注著周伯通,感覺到周伯通陰神產生著劇烈的變化,神念也想海潮一般起起伏伏,林清玄心頭一動,知道周大哥是已經開始著手消化著天雷中的天地化生之力,想要化為己用了。

林清玄的第二道無形氣劍又一次被天雷撕碎,伴隨著衝擊波吹出的呼呼聲響,上一道天雷的轟鳴聲也傳來了。

整個火山之巔上從第一道天雷落下,劇烈的聲響轟鳴和氣浪狂風、電光等全都一浪接一浪,一波接一波的出現,若是尋常人看到了早已嚇得昏死過去了。

即便是楊明等仙人也難免心神緊張,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暗自掐訣,隨時準備在林清玄不支的時候出手相助。

林清玄抬頭看著蒼穹中無邊無際的烏雲和烏雲上風不斷孕育的電光,知道緊接著還有好幾道天雷劈下,不想束手等待的清玄老祖師就哈哈一笑一躍而起,兩手一擺,頓時在虛空中飛出四把無形氣劍。

林清玄放出四把無形氣劍主動出擊,氣劍不知不覺的就在刹那間飛出數千步,頓時射入了雲端深處。

下一瞬,烏雲深處就傳來了一陣陣爆炸,烏雲翻湧了幾下頓時被一陣劍氣和狂風炸開一道巨大的缺口,露出了方圓十多丈的湛藍天空和金燦燦的太陽。

烏雲缺口出現後就有一道道的光線落下,正巧灑在懸浮在空中的林清玄的身上,把他襯托的就像個至高無上的天尊神靈一樣。

烏雲雖然很快又滾動蔓延著補上了缺口,但是雷電一時間卻停了下來,顯然是被林清玄的氣劍撕開了口子,還要再癒合醞釀片刻方能摩擦出巨大的天雷閃電。

林清玄緩緩降落,微笑的衝著眼神中略顯擔心的李莫愁和小龍女幾人點點頭,示意自己十分輕鬆,而後就看到周伯通身上的白光和閃電已經消失了大半。

過了片刻後周伯通周身已經不再有電花,白光也隱入了肌膚之下,他突然清嘯一聲,道:“痛快!兄弟且莫要再攔,我剛轉化三成,恐怕還需得再受上四道天雷方可。”

林清玄微微頷首,然後就見烏雲翻滾幾下,又劈下一道泛著藍光的閃電。

林清玄這次冇有出手阻攔,天雷被周伯通引著劈中了自己,他如法炮製,再將雷電之力引入法寶中均攤,接著慢慢吸納雷電之力轉化陰神之軀。

“轟隆隆……”

雷聲片刻後才傳來,等到周伯通正在用功時烏雲又裂開了一條縫,一道大腿粗細的天雷劈下。

周伯通接連承受兩道天雷,身軀再次承受不住,四濺而出的電光火花比方纔還要大上一些。

林清玄不等周伯通再說就直接飛到他頭上,右手一揚就拍出一個手掌虛影,這個掌印飛出後迎風便漲,眨眼睛就變成了一個冒著金光的巨大掌印,直飛向上將烏雲撞破出一個手掌樣子的大洞。

下一瞬烏雲宛如沸騰般的不停翻滾波動,大洞裡瞬間射出電光和狂風。

本來就嘩啦啦下個不停的大雨也眨眼睛變成了傾盆暴雨,落到山巔瞬間化作無數的小溪,混著泥水流淌而下。

林清玄一掌拍出大呼痛快,接連又拍出兩掌,這才緩緩飄落。

若是袁貌再次定能認出主人這與天威抗衡的大手印便是當年降服自己的天降神掌,不過這此的神掌威力卻比當年的強大數倍,若是當年的袁貌捱上一下非得化作飛灰不可了。

這也是林清玄百年中所創的為數不多的頂級神通,名為“太始移山掌”,是林清玄以八極崩、遊龍手、大降龍手等神功融合所創的仙法神通,因為七十年前林清玄試驗時曾一掌推平了一個山丘,故而定名為太始移山掌。

自打林清玄修煉有成,創出諸多神通仙法後從來不曾全力出手過,此次麵對天雷,為了保護周伯通林清玄也不再留手,反而越打越覺得酣暢淋漓,不過也在無形中驚得楊明瞠目結舌,豔羨不已。

等到天空中再次醞釀好雷雲已經過了一盞茶的空當,看著烏雲翻騰後劈下一道藍光閃爍的閃電,林清玄並未再出手阻攔,而是任由周伯通再次受了兩道天雷,接著神念問道:“大哥,還要雷電嗎?”

周伯通全心全意的吸納天雷,領悟陰陽和合化生之力,過了片刻才以神念回道:“雷電之力夠用了,再等一個時辰便能大功告成。”

林清玄微微一笑,當即運轉神功,拍出三掌。

此時林清玄的太始移山掌勁力稍稍變化,掌力飛出後就化成了三個燃著熊熊火焰的掌印,接二連三的撞破烏雲消失不見。

緊接著就察覺到雲端深處的水汽突然沸騰蒸發,烏雲在迅速的膨脹炸開,天空中忽然變成了縱橫數十裡的大霧天氣。

天上的烏雲也消散了直徑一裡方圓,變成了一個巨大的圓洞,火山之上也就冇有了雷鳴雨水,隻剩下漫漫的大霧。

親眼看到了清玄祖師拍出神火掌毀掉了天上的烏雲,瞬間改變了火山之上的氣候,楊明心頭驚恐崇拜,嘖嘖稱奇,心中驚歎道:老祖的仙法神通已經到了不可思議,無法捉摸的境界,但是他的這三掌之威我怕是拚死也抵擋不了,所謂仙人,看來也就是清玄祖師才名副其實了……

林清玄施展了火焰推山掌後體內的真氣已經所剩不多,於是就靜靜的站定運功調息,同時觀察著周伯通的陰神之軀。

周伯通周身遍佈了雷光電弧,啪啪的抽打在方圓三尺的地上,不過他已經全力施為,不斷地吸納雷電之力進行消磨淬鍊,感悟著天雷中最精粹的陰陽化生之力。

轉眼過了一個多時辰,懸在爪哇島上空的烏雲隨風移動,原本林清玄以大神通打開的窟窿已經向南偏移走了,山巔之上又蒙上了一層厚厚的烏雲,雷電也重新開始時不時的劈下。

不過林清玄時不時出手將雷電導引到遠處,倒也冇有再打中周伯通,更冇有發生爆炸。

牽引天雷比硬碰硬還輕鬆許多,更節省十倍的真氣,所以林清玄小半天攔下了十餘道天雷卻不覺疲憊,體內因為硬抗天雷施法而耗損的真氣也恢複大半了。

楊明在爪哇島生活了數十年,最清楚此時節的大雨非得下上一天一夜不可,所以估摸著還得三個時辰雷電才能消停,雨水纔會變為稀稀拉拉。

擔心時間長了清玄祖師也會吃不消,楊明上前一步躬身施禮,正要開口懇請接替祖師,也以青鋒劍接引三兩道天雷,來做個替補打個下手,U看書 www.ukanshu.com卻聽到晴空一聲爆響,細碎的點化化作風勁四散而去。

等到電花化成的風勁熱浪消失後周伯通哈哈一笑就從地上一躍而起,周身席捲而出令人難以抵擋的氣勁狂風,瞬間把方圓數百丈的雨水吹得乾乾淨淨,連楊明都踉蹌了一步才站穩。

眾人看向周伯通,卻見他周身電弧白光全部消失不見了,穩穩站定,鶴髮童顏,渾身一塵不染。

看著雖然和渡劫衝關前一模一樣,但是兩眼清澈溫潤,瑩瑩發光,如果不是親眼看著他站在眼前,眾人的神念中卻都察覺不到周伯通的陰神存在了,就好像周伯通已經和天地相融合而並不獨立於世了。

李莫愁、小龍女、楊明三人並看不出周伯通是否成功了,但是察覺不到他的神念卻都麵色大驚,心中驚疑不定。

林清玄眼神精光閃動,忽然哈哈一笑,拱手道:“恭喜周大哥渡劫衝關大功告成,成就不朽陽神的至高果位!”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