順天十四年秋,明教和七大派的第二次鬥法在嵩山進行了五天五夜就結束了。

仙人和大武聖交手的餘波就讓少林寺山門前成了一片廢墟奇景,尤其是那個方圓十餘丈的手掌形狀的深坑更是驚人見之心驚膽寒。

由於這個大坑是清玄帝君仙法所留,乃是正道自得千年的遺留,被少林寺保留下來,定名為馴魔坑,以彰顯聖訓除魔的仙法正道。

參與此戰的七大派和其餘正道大派的掌門高人們都恍如夢幻,興奮不已,道彆後各自迴歸山門開始閉關精修。

等到一個月後,各派的隨行弟子就把嵩山大戰的情況傳了出去,重點是各派掌門親口傳出的清玄帝君聖訓天條。

很快,嵩山大戰的種種細節就在江湖上進行了瘋傳,最為人津津樂道的則是清玄祖師神掌天降,降服妖猴的神蹟。

過了不到半個月,所有的武林中人甚至平民百姓都知道清玄帝君老人家和赤煉元君、龍仙姑竟然在嵩山大戰時下界顯聖了。

流傳最廣的是明教教主袁貌是一個千年修行的白猿精,因為是清玄帝君老祖座下的靈獸,終日聽帝君宣講仙法終於得道了。

結果清玄帝君帶著赤煉元君和龍仙姑在北海煉劍時袁貌就飛下仙界,化脫人形成為袁貌,於光明頂連敗七大派,又準備在嵩山剿滅中原武林。

據說當時袁貌已經幻化了妖身,殺了不少前輩高人,就連近些年江湖上風頭最盛的方升、楊卓犖兩位劍聖也不是對手。

最後一眼看著局勢不能收拾,還是清玄帝君老祖師一掌翻天手從天而降,降服了袁貌老妖。

之後清玄帝君金口玉言,定下天條聖訓,天下各門各派皆要謹記而遵行,劃定了仙流規矩。

因為清玄帝君是世上第一個時不時顯聖,可以確定由道人修行成仙的神仙,所以他也是近百年來百姓們幾乎人人虔誠信奉的神仙,無論是何門何派,何族何種,自東土到西域大不列顛島,各個教派都供奉信仰清玄帝君老祖。

所以說清玄祖師已經成為了萬千宗教皆請入殿堂的神靈,他這次顯聖下凡的事情更是快速的在人間傳播,並且衍生出十餘個版本。

更為重要的的,清玄帝君所說的五仙劃分和天條聖訓也極快的普及開來,成為了世間上到廟堂,下到江湖,無人不知的事情。

自此以後,習武之人與築基以後的修仙人士便統稱為“煉精化氣”到“煉氣化神”的煉氣士,築基後便是五仙中的第一仙——人仙,凝聚陰神後便是鬼仙,修成陽神則為神仙,之後則是地仙和天仙……

清玄帝君老祖師所說的天條聖訓也就成了煉氣士們的修行根本,以後武林中各個門派也都開始減少對世俗的過問,除非是大奸大惡之徒的出現,各個門派和高手之間將再無大的殺伐爭端了。

在世人激動不已的傳說著天下已經變成了清玄帝君所說的“群龍無首”,人人都有機會踏足仙流的時代,紫霄宮、七大派和明教作為世上為數不多的掌握著修仙之法的門派,又一次迎來了一波江湖子弟和達官貴人們的拜師狂潮。

因為提升資質根骨的武功在各派的普及,各派挑選弟子時就重在弟子的品質和悟性,人品悟性都要萬裡挑一才能納入本門,素以雖然因為清玄帝君這次顯聖讓天下沸騰,無人不信仰修仙之法,但是各大門派最多的也不過收錄了十餘名弟子,如紫霄宮一般的隱世仙宗更是隻收了兩名真傳弟子。

武當山紫霄宮

雖然紫霄宮說是不問江湖之事,但是畢竟還是道教宮闕,多年來也有下院弟子在宮內接待善男信女和江湖中人,真正的核心弟子和教主真人等則在飛昇岩、黃龍洞、淩虛岩等隱秘處參修仙法。

這一日是全真教主青雷翥龍真君丘陽齊出關為弟子們宣講仙法的日子。

這等法會盛事一年纔有一次,所以一大早紫霄宮嫡傳的通字輩、至字輩和法字輩弟子都齊至飛昇岩,靜候教主法駕。

紫霄宮真傳的十五個陽字輩高道如今碩果僅存僅剩七位,不過這七位都是凝聚了神念,甚至練出神劍的人仙,除了七位前輩高人,通字輩中以沈通元為首,尚有四位人仙,便是至字輩的弟子裡也有烏虛法的轉世之身至真道人凝聚了神念,修成了上乘人仙果位。

七八十個真傳弟子盤坐在飛昇岩上,淡淡的雲霧隨著清風緩緩拂到眾弟子的麵前,將這些長鬚俊逸的道人襯托的宛如仙人。

兩道身影踏空而來,待到落在飛昇岩正中時就見是一個身穿紫羅法袍的鬚髮皆白的老道人,正是全真教主丘陽齊,在丘陽齊身邊的是個身穿杏黃道袍的黑鬚道人,看著也就是三四十歲,正是掌印大弟子沈通元真人。

眾道人起身躬身施禮,道:“弟子參見教主真人。”

丘陽齊兩手虛扶,端坐在正中的蒲團上,臉上隱約可以看見淡淡的老人斑,他指著沈通元說道:“諸位師弟,孩子們,我已經一百四十餘歲,三年之內便要坐化歸去了,這次是最後一次宣講太始仙功和玄天劍經。

我現在將全真教主之位傳給沈通元,以後每年的宣講大會便由他來主持……還有六位師弟,你們比我年輕一二十歲,正好好生輔佐通元孩兒……”

丘陽齊自做掌印真人起開始主持全真教已有六十餘年,甚至六位碩果僅存的陽字輩師弟中一多半都是他帶師傳授培養的,所以此時交代後事,所有人都恭恭敬敬的聽著。

待到丘陽齊交代完以後,就當著眾弟子的麵把隨身的鎮教寶劍、玉柄銀絲拂塵、神霄萬壽印從懷中取出來,遞給了沈通元。

沈通元跪著恭敬接過,然後六位陽字輩高道和二十餘位通字輩高道並至字輩弟子和兩個法字輩道童跪下拜見教主。

禮畢起身後,陽曲真人摸了摸花白的鬍鬚,問道:“大師哥,按照傳統,本教教主傳位繼位須得有一個交接大典,請武林各派的掌門和我道教各宗各派的宗師長老前來觀禮,何時舉行大典?”

丘陽齊輕輕搖頭,道:“清玄祖師爺上個月不是又顯聖下界了嗎?

他老人家的聖訓我都細細品味了,咱們既然隱世修行了,也不必再去請什麼大派首腦搞什麼交接大典,修仙一途上漫長艱難,全心全意的修煉,一百多年也未必能突破人仙,是不該再把以前的江湖習氣帶給仙流了……”

陽曲真人問道:“那您的意思是不辦大典了?”

“不辦了,虛頭巴腦的大可不必。”

丘陽齊淡淡笑道:“等到來年開春清玄祖師成道日,咱們道家各脈和本教各宗各派和各道宮下院不是都要來紫霄宮祭祀嗎?屆時通元真君以教主身份為各個掌門、宗師、長老和宮主院首宣講一場仙法大道便是了。”

沈通元點頭稱是,道:“恩師說的是,咱們紫霄宮是天下歸宗的仙教本宗,全真教主自然都要做天下的宗師,弟子半年後就在清玄祖師成道日的大會上為大夥宣講仙法,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也算是跟大傢夥見見麵了。”

其實沈通元近三十年已經作為掌印真人與各派掌門宗師交往,人人也都知道未來全真教主必定是通元真人接掌,所以即使冇有交接大典,訊息傳出去以後,各派掌門也會親自帶著禮物前來祝賀的。

丘陽齊輕輕拂袖道:“都入席吧,老道命不久矣,也就不說詳細功法修行,之談談我近些年對人仙境界的感悟理解,能聽懂多少就看你們各自的造化福源。大德曰生,生者乃萬物之本,修行之根,我清玄祖師太始仙經中有雲……”

丘陽齊此次斷斷續續,直到三天後才停下來。

等到眾弟子從沉思中醒來時,丘陽齊和沈通元相看一眼,沈通元低聲道:“師父,您累了,弟子送您去黃龍洞歇息吧。”

丘陽齊這次講述仙法時就微顯亢奮,擺擺手,低聲道:“為師還有些話要說,孩子們,你們也都知道了清玄老祖放出來他座下的一個白猿精便讓七大派束手無策,這白猿是開天辟地第一妖祖,以後必定也會留下妖修一脈,咱們老祖師自從華山傳仙法後就心懷我們這些子孫,總擔心咱們修行不暢,心存懈怠,這次顯聖的聖訓乃是無上真言,我全真教下弟子都要每日背誦。

爾等都要明白祖師爺的苦心,修仙成道的法門心決都擺在你們麵前,還不成器,那就是自甘墮落了……”

講解了清玄帝君老祖聖訓天條的諸多道理後,在眾弟子不住的保證好生修行後,丘陽齊才滿意的點頭道:“咱們老祖宗還有一個意思時,自他定下煉精化氣和煉氣化神兩大境界與五仙品級後,武林就不再是原來的武林了。

邁入仙流,習武之人全都成為練氣之士,這是我道家一脈和武林千百年的一大盛事。

以後七大派也要效仿咱們做個遁世修行的仙宗門派,我估計不出一個甲子便是咱們武林成為仙流,仙道大昌的時候,你們必須得抓住這個機會,免得六十年後我全真教紫霄宮身為仙道本宗卻被其餘旁支一一超越,豈不是辱冇先輩祖師嗎?”

丘陽齊此言一出,眾弟子頓時有了一種緊迫感,等到法會結束,丘陽齊在沈通元陪著飛走後,眾弟子也各自在師父的帶領下退回各自的山洞彆院修行去了。

中原武林因為清玄帝君下界劃定仙流天條聖訓而變得沸沸揚揚,一片祥和之時,西方大元朝廷卻被一支崛起於埃及的義軍攻破國都給滅亡了。

數月之間大元就四分五裂,變成了分彆控製天竺、東歐、中歐、西歐的四大汗國。

整個地中海地區和中東地區則被最強大的這一支埃及義軍統禦,定名為阿依努姆曼汗國。

這個阿依努姆曼汗國的國主名叫艾克熱,正是在埃及金字塔學得了周伯通傳下的屍修神功仙法後祭煉了上百具刀槍不入的木乃伊,然後憑藉這些戰場上無堅不摧的大殺器在短短的數年時間發展成為了最強大的一支義軍,滅亡了大元,重新建立了繼承大元最大土地遺產的王朝,並且融合天方教、明教、基督教等教派,設立的名為“永生教派”的國教,奉西域宗教的神靈為主,而所有的神靈都是同一個靈, .ukansh.com便是清玄祖師和周伯通祖師也都是聖靈附體的化身,所以這個宗教算是一個萬教合一,萬神歸一的教派。

艾克熱親自做了教主,同時招收弟子,傳下據說是得自神授的永生之法,阿依努姆曼汗國也成為了一個宗教國家,並且積極的與玉清宮溝通,希望玉清宮能承認永生教派也是全真教的分支。

玉清宮宮主已經是第六代,道號赤玉真人,也是一位在紫霄宮修行過的真人,修為是大武聖,年齡不過六十歲,他也有著雄心壯誌把玉清宮提升為跟青牛宮分庭抗禮的地步,因此並未拒絕永生教派,也跟他眉來眼去的。

永生教派在西方發展迅速,東方武林則陷入了平靜,不顧大宋各地區的義軍也漸漸有了難以控製的樣子,大宋皇帝懇請青牛宮出手相助,原本青牛宮一直冇少幫大宋皇帝刺殺叛軍頭目,可是此次由於清玄帝君剛下達了聖訓,青牛宮也不敢參與皇權世俗太多,隻能逐出了幾個大宗師的弟子去幫襯大宋朝廷。

之後青牛宮也和少林寺、峨眉派、終南派、崑崙派等大派一樣宣佈閉門清修,青牛宮嫡傳弟子也都從汴梁遷回了臨安西湖一側的老青牛宮閉門修行。

明教在袁貌的帶領下迴歸光明頂,袁貌也把自己所學所創的貢獻出來給本教的高層參修,雖然此法算是他所創的妖修之法,但是人類煉氣士也能修習,數十名高層帶著真傳弟子也在光明頂閉關參修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