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清玄雖然從去年就盯上了古墓裡王重陽所刻的九陰真經精要,但是他知道此時古墓內還有林朝英的丫鬟,也就是李莫愁和小龍女的師父在,此人受到林朝英的點撥培養,武功高強,僅次於五絕高人,自己若是貿然進入古墓難免有被她發現的風險。

而且此人長久伺候林朝英,未必就不知道王重陽遺刻,而且即使此人不知道石棺之下通往外界,但是她功力深厚,自己萬一進入古墓被她察覺仍有被捉拿的風險,到時候即便不會死,可是被人掌控命運的感覺終究不美。

因此林清玄是準備先從孫婆婆或李莫愁口中探一探口風,得確定古墓掌門有什麼作息習慣,然後再去潛入水潭尋找進入古墓的暗道,如此才最為穩妥安全。

正巧今日也臨近了每月見麵的日子,林清玄就懷揣著給孫婆婆和李莫愁買的水粉、耳璫,到了密林外,學著狗叫呼喚,片刻後並冇有一人出來。

林清玄大為驚奇,這種情況還是第一次,他又叫了幾聲,等了大約一盞茶的功夫才見孫婆婆臉色陰沉的走出來。

“婆婆,您怎麼了?李姑娘呢?”林清玄迎上去,一邊施禮一邊問道。

孫婆婆扶起林清玄,歎息道:“小姐知道了你跟老婆子、姑娘交往的事情,她發火了,給姑娘禁了足,也不許你再來,孩子,你現在練了重陽練功石室的武功,過個幾年也就不怕全真教的其他道士了,我老婆子不敢不聽小姐的話,你就回去吧,以後也不必再來了。”

林清玄臉色一沉,雖然心知早晚要被古墓掌門知道,但此時聞聽還是有些覺得突然,知道自己無力扭轉,從懷裡拿出兩盒水粉和兩盒琉璃的耳璫,遞給孫婆婆,道:“既然古墓裡的前輩發話了,小道以後不再來叨擾就是,婆婆,這是我送給你和李姑孃的東西,你們收下吧。”

孫婆婆收起來,眼角含淚的看著林清玄,歎息道:“我們古墓裡有門規,不許男子進入,更不能跟外界男人接觸,尤其是跟全真教有仇,小姐性子雖然溫婉善良,但也不能放縱門人弟子,不過老婆子喜歡你這孩子,萬一你在重陽宮受了罪或者被人欺負了,再來找我就好。”

林清玄點點頭,問道:“李姑娘怎麼樣了?”

“初始幾天不吃不喝,老婆子勸了勸這纔開始喝些清粥,不過還冇服軟。”孫婆婆皺眉說道。

林清玄拱手道:“請婆婆轉告李姑娘,就說我以後不會再來打擾,也請李姑娘忘了我吧。”

孫婆婆活了五十多年不曾經曆情事,但也知道一些,聞言長長一歎,道:“好吧,可憐你們了。”說完孫婆婆轉身就要離開。

林清玄忽然問道:“不知那位前輩在做什麼?”

孫婆婆雖有些奇怪,但仍舊說道:“每日上午小姐都要用功修煉,待到下午纔會采蜜、煉針,不過這幾日被姑娘氣的亂了心神,也不修煉了,隻是在房中生悶氣。”

林清玄深鞠一躬,道:“還請婆婆帶我向那位前輩轉為致歉吧,半年來是貧道唐突冒犯了,隻是我冇有親友,與婆婆和李姑娘相交併無惡意雜念,此中關節還需表明。”

孫婆婆點點頭,道:“好孩子,你是好孩子我自然是知道的。”

林清玄淡淡一笑就擺手離開了,孫婆婆看著這個清瘦的身影消失不見了才依依不捨的轉身離開。

林清玄離了古墓正門前的密林就直奔自己找尋的可疑水潭,到了水潭邊脫了衣衫,將一個油紙包袱拿在手裡,隻穿著犢鼻褌躍入水中。

過了一刻鐘林清玄就遊上岸,甩了甩濕漉漉的頭髮,穿上了布鞋抱起衣服就直奔下一個水潭。

數個時辰轉瞬即逝,等到入夜前林清玄又潛入了第五個可疑的水潭,在水底四麵八方的探尋了一個多刻鐘,忽然感到水流變得清涼,暗流也湧動起來,心頭一動就不由得起了精神,急切的朝著前方遊去。

過了一盞茶的功夫,林清玄頭頂就觸到了水麵,再向前走了幾步林清玄兩腿一蹬就躍了水麵。

“嘩啦!”

“滴答……”

陣陣水聲響起,林清玄感覺腳下所踩的是堅實的山石土地,四週一片黑暗,空氣也儘是潮濕的味道,林清玄忙把油紙包袱打開,裡麵是一個火鐮跟火摺子。

點燃火摺子,接著微弱的火光,林清玄氣運雙目,見身處在一個甬道,上方黑洞洞也不知通往何方。

看了看四周的環境,林清玄麵露喜色,道:“造化了,果然找到了通往古墓的密道,順著這個甬道上去便可抵達古墓停放石棺石室下方,那裡就刻有王重陽所留的破解玉女心經的九陰真經武學精要。”

林清玄雖然知道甬道中似乎冇有機關,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但是仍然不敢大意,先是遊回外麵,將衣服取了,又用油紙包了金瘡藥解毒藥和肉乾鍋盔等乾糧,又拿著幾枚鐵鏢,拄著一根硬木棍就下水潛到了甬道口。

林清玄先是運功把衣物蒸了半乾,然後才一手拿著木棍,一手拿著火摺子和鐵鏢朝甬道上方走去。

過了一盞茶的當兒,.kanshu.com前方甬道越來越陡峭,最後變得難以步行,接著火光抬頭看,見向上的甬道角度接近90度,林清玄不敢怠慢,把鐵鏢收起來,咬著火摺子,運氣施展輕功就手腳並用的向上爬去。

這一段甬道十分漫長,林清玄估計過了快有一個時辰了才躍出陡峭甬道,踏上了緩坡。

饒是林清玄內力不俗,年輕有力,此時也累的氣喘籲籲,前胸後背都被汗水浸透了。

感覺手軟筋麻體力耗儘,內力所剩不多,林清玄不敢怠慢,向前走了幾十步見地麵乾燥了就用袖子掃了掃,盤腿坐下吃了點乾糧,就默運玄功。

待到兩個周天運完,林清玄隻覺神清氣爽,一躍而起,再看四周就越發清晰了,知道是眼睛逐漸適應黑暗的緣故,林清玄也不重新點燃火摺子,一手拿鏢,一手舉棍就繼續向前走。

向前走了片刻就見到有岔路口,林清玄不敢胡亂走,用木棍敲了敲見腳下石路堅固,便用鐵鏢刻了一個大大的太極,這才小心翼翼的選了一個岔路進去了。

走了片刻又有岔路口,林清玄依舊在腳下的路上刻上太極圖,然後就繼續選個岔路向前走。

走了半個時辰過了十二個岔口,忽然發現走到頭是個倉庫,裡麵放著一些早已腐朽的長槍、大刀,林清玄知道這是王重陽組建抗金義軍時遺留的武器庫。

“看來是走錯了。”

林清玄毫不氣餒,回到起點再重新挑一條路又開始探索,從第一個岔路口開始他就在腳下地麵刻上了三角形的標記,然後走到頭髮現是個冇開鑿好的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