嵩山少林寺門前站著數千名武林高人,一方是七大派和其他門派的掌門長老弟子等,另一方則是明教的數千名弟子。

所有人都緊張不已的看著廣場正中的正在鏖戰的十二人。

明教的範遙、袁貌、楊破天三人正在不停拍出劈空掌力與心禪堂九老的金剛伏魔陣真氣之海對拚,試圖消磨九老的真氣,以圖能在這個無懈可擊的陣法中找尋的破綻。

袁貌、範遙和楊破天三人如今都是凝聚神念,踏入煉氣化神境界的仙人,真氣恢複之速已達巔峰,幾乎可以說是取之不儘用之不竭,但是心禪堂九老中除了渡厄是陸地仙人,其餘八老不過是大武聖的修為,神念並未凝聚成形,所以真氣運轉和調息也未能達至巔峰,時間一長自然是耗不過袁貌三人。

可是少林九老卻是結成了金剛伏魔陣,這個佛道大成的無上神通可以將九老的真氣化為一體,由渡厄的神念引導調度,藉助陣法威力不僅在陰神境界一下利於不敗之地,更是能在十丈之內保持真氣不外泄,真氣之海滿盈而不溢,反倒最不懼比拚消耗。

此時在袁貌三人站在金剛伏魔陣前已經過去了大半天,袁貌和範遙、楊破天也都漸漸試探出了這個陣法不僅無堅不摧,更難得的是真氣並無外泄,這就標誌著就是拚消耗也未必能拚過九老的金剛伏魔陣法。

雖然範遙貴為教主,但是三人中袁貌修為最高,因此就隱隱以他為首。

楊破天連摧兩掌,感受著仍舊冇有絲毫減退的反震之力,皺眉道:“兩位教主,看來耗不過,隻能入陣了。”

範遙點頭道:“不錯。這金剛伏魔陣無懈可擊,隻能按照袁副教主的計劃先入陣,再破陣了!”

袁貌微微皺眉,神念不斷觀察著真氣之海的浪潮翻滾,忽然覓到退潮之時,一跺腳就飛身衝進法陣之內,重逢過程中衣衫裂開,三尺氣牆自周身百穴湧出和真氣大浪撞的劈啪作響,好似晴空中響起了百十個雷鳴山崩。

範遙和楊破天的神念也早就布開方圓數十丈,袁貌甫一竄出範、楊二人就緊隨其後,等到袁貌撕開了真氣之海的一道口子後兩人也站在了袁貌身後,一左一右站定,也放出護體氣勁援助袁貌。

範遙和楊破天的護體真氣撞在金剛伏魔陣的真氣之海上就心頭一震,頓感支撐不住,隻好全力施為才勉強站住腳。

二人一時心驚,看著近半壓力都被施展了力士法身的袁貌抵擋了,範遙和楊破天不免心中驚駭,入了陣才知道了金剛伏魔陣法的厲害之處。

心中自忖道:若非袁貌天賦異稟能夠看出金剛伏魔陣法的些許破綻,以及真氣之海運轉的晦澀之處,單憑自己二人恐怕連入陣都不能,更不必說什麼破陣了,便是勉力入了陣也隻能苦於抵擋真氣之海,被生生耗死其中。

雖然範遙和楊破天早就知道自己與袁貌境界相同,但是功力卻有著不小的差距,但是二人自認為都有殺手鐧絕學,倒也不是真心服氣袁貌。

可是此時真的進入了金剛伏魔陣,體會到佛門第一神通仙法的厲害後,他們才真正的明白了袁貌究竟是個什麼樣的怪物,明明是剛剛踏足煉氣化神境界,但是修為功力無一不勝過同等境界個高手倍逾,便是神念之堅韌凝固也非兩人可及,幾乎可以說是個天賦異稟的戰神下凡了。

此時此刻,範遙和楊破天對於袁貌之前說過一次的是跟隨清玄祖師的仆從的來曆也當真相信了成了。

待袁貌、範遙和楊破天三人像個釘子一樣釘進了金剛伏魔陣入陣後,三人的護體氣勁席捲而出與真氣之海碰撞壓軋,空爆聲震耳欲聾,嚇得圍觀的弟子們都麵色煞白,心跳加速。

三位踏足先流的陸地仙人以神念引導真氣,氣勁威能遠勝武聖,站穩腳跟後任憑金剛伏魔陣內的真氣之海如何捲動擠壓,三人的護體氣勁還是被壓縮為一丈方圓便不再變化。

袁貌感覺金剛伏魔陣中的真氣之海與自己三人的護體氣勁之間已經達到了一個平衡點,心頭一鬆低聲道:“老和尚黔驢技窮了,二位一左一右分攻渡劫、渡難、渡苦、渡困和渡禍、渡害、渡暗、渡險八個老僧,隻要你們能逼得又一個老僧心念變化,真氣潰亂,這金剛伏魔陣也就有了破綻,我就能衝到渡厄的麵前,破了法陣了!”

楊破天與範遙沉聲答應後就各自從空氣中抓出了寒氣肆意的冰刀冰劍,而後運轉冰刀冰劍揮出劍氣砍在了各自前方的真氣之海,劈開了一丈多深。

劍氣鋒銳無比,縱然真氣之海渾雄磅礴,但是奈何不能兩人全力揮出的一劍,劍氣到了渡劫和渡禍兩老僧身前三尺,撞在了他們的護體氣勁才崩潰。

範遙和楊破天趁著真氣之海被自己劍氣撕開的裂縫癒合前向前邁出一步,袁貌也右手一揚拿出來後腰的屠龍刀朝前猛的一劈,真氣之海也是被劈開數丈,刀氣撞在了九老僧正中端坐的渡厄老僧的護體氣牆上。

袁貌劈下一刀也向前一步,然後三人繼續向前或劈或砍,再趁機向前邁步,頃刻間就令三人的三角氣牆蔓延到了三丈方圓。

渡厄獨眼中閃出攝人心魂的精光,右手在空中一抓,真氣之海頓時沸騰,一條淡黑色的真氣索帶突然被他從空中抓出,然後這條帶著酷熱氣流的索帶就猶如一條黑龍從真氣之海中崩彈而出,啪的一聲打向袁貌麵門。

袁貌龐大的身軀十分靈活,右手一抬就以屠龍刀橫擋,肩膀一沉,險些招架不住,忙運勁扭身,以乾坤大挪移法門卸去力道,兩手一個舞動屠龍刀和黑龍氣索以快打快,另一手握拳如大錘,暗自運勁。

渡厄神念遍佈十丈方圓,自他手握黑龍氣索後,其餘八位老僧也各自從身前憑空抓出一條黑龍氣索,而後九條黑龍索竟然首尾相連,崩飛彈出朝著袁貌三人打下。

楊破天和範遙在沸騰震盪的真氣之海中就頗覺吃力,此時麵對著八條黑龍索吞噬而下,隻能全力以神念尋找破綻躲避招架,片刻間憑空抓取的那些堅如精鐵的冰刀冰劍就斷裂了四五把。

八個黑索圍著楊破天和範遙抽打,頃刻間就讓兩個煉氣化神的陸地仙人疲於應付,隻剩招架之力。

袁貌施展雙手互搏單刀攔下渡厄的黑龍索,另一拳朝著另外八索轟擊而下。

一個鬥大的拳頭打出一圈白色氣流,接著就是一個無形的拳勁裹著龍捲風一樣的拳風呼嚕嚕的撞在了八條黑索網之上。

九位渡字輩老僧臉色同時一邊,忙運轉全部功力拉扯黑龍索,真氣之海忽然間暴漲一倍泛起大浪打中拳勁,待到真氣大浪四散而去,八條黑龍索也高高蕩起。

袁貌與渡厄的黑龍索糾纏的難分難解,咬牙道:“良機難得!”

範遙和楊破天自然看得出八條黑龍索蕩起落下要有一刹那的機會,兩人同時雙掌向上拍擊。

三垣煙霞變的無上功力隨著掌勁噴出,化作漫天煙霞,猶如天絲蛛網攔住了八條黑龍索落下,而後範遙和楊破天就一個向左一個向右向前走了九步,麵對著越來越大壓力的真氣之海纔不得不停下。

兩掌翻飛的朝著一丈之前的四大老僧打出大九天手的絕技殺招,陰陽勁力裹挾著至精至純的真氣切開真氣之海落下。

八個老僧不慌不忙,兩手一圍就憑空又抓出金光閃爍的金剛氣圈飛出,撞在大九天手的大手印上同時劈啪一聲炸成煙霧氣勁飛卷出百丈開外,撞碎了十幾個琉璃瓦,飛濺在樹上也擊落了無數的樹枝樹葉。

渡厄獨眼眯了眯,冷冷的說道:“好一招大九天手,範教主和楊法王你們這套武功比之當年的陽頂天還要厲害三分,好啊!”

楊破天繼續出掌擊飛四位老僧的金剛氣圈,同時微笑道:“渡厄聖僧佛法精深,莫不是還放不下當年舊事?氣量如此狹小豈能是佛門聖僧?”

渡厄聽出了楊破天那熟悉的語氣,也看出了他熟悉的神情和武功,獨眼精光閃動,厲聲道:“楊破天……陽頂天……你是陽頂天的轉世之身?哈哈,好,我佛慈悲,今日正好了斷了你我當年的那段前塵糾葛,你打瞎老衲一隻眼睛,今日老衲便讓你這個縱橫天下七十年未嘗一敗的明教教主領會領會失敗的滋味!”

楊破天此時修成神念,前塵過往的記憶能恢複的已經全部恢複,雖然之繼承了前世六七成的往事,但也恢複了當年那個縱橫天下的明教教主的風範。

兩手翻飛擊出,片刻間就壓製住了四老僧的金剛氣圈,楊破天冷哼道:“好你個老和尚,袁貌,範教主,這個陣法雖然厲害,但是最薄弱的陣眼則是九位老和尚,下殺招吧!”

楊破天說完臉上頓時蒙上了一層殺氣,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兩眼中凶光閃動,神念已經完全與真氣相融,大九天手並煙霞真氣相融,每一掌拍出就有淡淡的氤氳白氣融入他的周身三尺,片刻間就好似騰雲駕霧一般。

範遙有樣學樣,也漸漸壓製了另外四位老僧,三人的護體氣勁隱隱有和金剛伏魔陣內的真氣之海分庭抗禮之態勢。

渡厄等九老僧的臉上越發愁苦,同聲輕歎道:“眾生皆苦,貪嗔癡毒,涅槃重生,終歸正途!”

這四句是金剛伏魔陣的總綱,此神通如今又融入了佛門的苦、集、滅、道四諦,如今麵對著袁貌、楊破天、範遙三人的咄咄態勢,渡厄九老同聲歎後便用出了金剛伏魔陣法的第一真諦——“苦”。

九老僧說罷便兩手掐訣,大聲頌唱佛經,九個高低不同的聲音彙成一條嗡嗡的天籟之聲直朝三人耳中灌去。

伴隨著誦經聲的還有真氣之海頓時變作下麵冰凍如幽冥,上半層沸騰如油鍋的“苦海”,不斷有羅刹、夜叉、惡鬼、大鵬鳥、獨角鬼王、龍、蛇等淡淡虛影的怪物從苦海中呼嘯躍出,鋪天蓋地的撲向袁貌、楊破天和範遙三人,三人隻能勉力招架,緊守門戶,方纔的誌得意滿恍如隔世。

到此時金剛伏魔陣法纔算顯露了最厲害的神通變化,不僅真氣苦海所化的怪物十分厲害,便是誦經聲和苦海的煎熬也讓人神念震盪,難以自禁。

袁貌運勁長嘯一聲,楊破天和範遙頓時頭腦一清。

楊破天厲聲道:“合力用出三垣變氣牆,震開苦海,隔絕誦經聲!”

袁貌三人頓時合力運功,護體的氤氳白氣頓時融入氣牆,彷彿一堵堵有形有質的白色氣牆呼呼飛出,將苦海擠開,將無數的八部惡魔擊碎。

渡厄等九老僧臉色再一變,由愁苦化作時而憤恨時而癡迷,時而貪婪的三變臉,看著無比恐怖,空見認得九位師長是用出了“無人相”的佛法神通,以一念化萬念,此乃是金剛伏魔陣法的第二真諦——“集”。

苦海氣象又是一變,頓時化為一片紅通通的血海,似乎還帶著腥臭味。

在血海波濤上躍出了一個千眼千口的大頭怪物和一個千手千腿的巨人與一個半邊臉喜,半邊臉怒的佛像,這三個虛影一出現就撲向袁貌三人,捲動著腥風血雨和無窮無儘的惡念。

袁貌、楊破天、範遙三人再次合力運轉神功,以氤氳白煙化作氣牆抵擋,但是噗嗤噗嗤腐蝕汙染著氤氳白煙的血海腥風能擋住,三個醜惡的虛影卻並非真氣所化,乃是九位老僧神念合一後演化的惡念,用真氣自然是萬萬擋不住。

三團虛影各自撲進了袁貌、楊破天和範遙三人身上,三個陸地仙人頓時打個冷戰痛苦的嘶吼起來。

袁貌感覺自己滿腔的怒火無處發泄,恨不得將天地都給撕碎,但是殘存的理智卻不斷地跟腦中的怒火做著鬥爭,讓袁貌一時間對自己的身體失去了控製。

範遙和楊破天也各自被情愛恩怨癡迷其中,一個陷入了跟紫衫龍王黛綺絲雙宿雙棲的美夢中難以自拔,另一個則陷入了跟夫人和成昆三人的情愛仇殺中難以自製,兩人也忘卻了自己還在嵩山大戰,對身體也失去了控製。

三人心神大亂,神念渙散,不僅身體冇了掌控,便是放出體外的氤氳白煙一時間冇了控製爺爺渙散消失,失去了對身體的保護。

無邊血海呼一下就捲上來淹冇了三人,開始不斷碾壓三人的身軀骨骼。

雖然三人是築就仙基的仙人,肉身比外家宗師都要結實,但是金剛伏魔陣法的第二真諦實在厲害,三個明教的大高手中除了袁貌的力士法身尚能抵擋,另外兩人的體表漸漸如龜甲般出現斑斑皴裂,流出鮮血,渾身骨骼也纔是哢哢作響,眼看著堅持不了多久就要被擠成肉泥了。

七大派的掌門長老等見狀大都麵露喜色,知道不出意外的話,此次鬥法當是正教取勝了。

明教一方的楊逍、殷野王等高人卻人人臉色陰沉,有心衝過去救下教主三人,但是自己等人原本就根本近不了金剛伏魔陣,更不必現在功力大減了。

殷離麵帶黑紗走出來,皺眉道:“爹爹,你們要想辦法救救袁貌啊!”

殷野王忙運勁喝問道:“空見神僧,渡厄聖僧,你們佛門聖地如何用出如此邪氣凜然的法術?莫不是用的什麼妖法魔術嗎?”

心禪堂九老僧早已陷入了最奇妙的境界,九人的神念意誌融合在血海和三大虛影消磨著袁貌三人的肉身和神念,外界便是天崩地裂,世界末日也乾擾不到九人。

空見心知本寺九老所創的金剛伏魔陣法最高深的四重變化便是苦集滅道的四大真諦,不過九老中隻有渡厄師叔一人是陸地仙人,所以後續兩大變化並用不出,但是此時用出“苦”、“集”二諦便立時壓製了範遙三人,看樣子“貪嗔癡”惡念和“生老病死”等苦念已經擊潰了三人的神念,不過片刻便能將三人斃於陣中了。

聽到殷野王此言,空見就溫聲解釋道:“殷野王莫要誤會,我寺九位前輩的金剛伏魔陣法中至高無上的神通乃是四大真諦,這是苦集二諦。

皆因眾生之苦無窮儘,入陣三位的貪嗔癡三毒根深蒂固,這才引出如此可怕的意象,越是可怕便正映照出範教主、袁副教主和楊法王三人入魔之深,九位前輩以無上佛門洗練他們的魔性,定不會傷及三位的性命,請小鷹王放心。”

殷野王花白長眉一抖,沉聲道:“ www.ukansh.com你們不殺我家三位教主是說什麼慈悲為懷,實則要廢了三位教主的畢生功力,到那時不殺他們卻比殺了他們還要殘忍。

賊禿們何其狠毒!

兒郎們,點燃信號彈,召集五萬五行旗弟子前來,若是三位教主有一位傷了本源,我明教就跟七大派同歸於儘!”

殷野王此言一出,頓時惹怒了七大派的首腦前輩,辱罵之聲瞬間響起。

丐幫幫主史火龍棗紅色的臉膛閃過一抹黃色,躍出來指著殷野王罵道:“好魔頭,果然賊心不死,你們三個教主被困在聖僧陣中頃刻間就要身死道消,憑你們說什麼跟我武林正道同歸於儘?來來,讓老叫花先一掌拍死你!”

殷野王英雄一世何曾受過何等汙辱,頓時勃然大怒,邁步就要躍出去。

殷離卻知道老爺子功力不及往日的五成,若是跟史火龍動手必然不是對手,忙伸手拉住。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