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景通四十年,執掌大宋朝綱四十餘年的景通皇帝馭龍賓天,新帝即位後不過八個月便因病駕崩。

之後經過多方博弈,最後還是請出臨安青牛宮的宮主流水真人施法測算福源,選定了小皇子趙禹廷繼位為新帝,而後新帝改名為趙梃,第二年改元為“順天”。

此時大元更是換了七位皇帝,西域各族揭竿四起,儼然有大廈將傾之像,隻可惜大宋自從郭靖大俠死後與大元重修於好,然後天下太平,四宇清平,近幾十年越發的武備鬆弛。

五年前安南兵亂,有牛吼蠻裹挾陳朝太子起兵謀反,大宋派出十萬大軍彈壓,損兵折將,鏖戰到今年初春方纔剿滅叛軍,將陳朝太子和牛吼蠻賊酋壓至臨安斬首。

這場平定安南的戰役雖然大宋一直在不停的吹噓,但是一個外強中乾的天朝印象已經驚醒了無數的有為之士,其餘的土地兼併、大量流民、紙鈔氾濫、通貨膨脹等等現象更是讓當朝諸多大臣提出效彷嘉定、兆元的兩朝舊事,進行改革更化。

隻不過屠龍者早已變成惡龍,當年改革的受益者現在都是朝堂上的袞袞諸公,若要在改革便是要動他們的蛋糕,自然是吵成一片,無法通過。

大元和大宋日漸衰敗,江湖上卻也有了天大的變化,全真仙宗多年來出現了十四位武聖,教主烏虛法於景通三十年就羽化而去。

雖然全真仙宗自烏教主去後再無一位仙人,但是新任教主丘陽齊並十四位陽字輩高人仍舊是足夠鎮壓武林的一股難以抵擋的力量。

不過在烏虛法羽化後,丘教主為了樹立仙宗形象,同時也為了磨礪本門弟子,對天下道脈進行改革,不拘泥何門何派與何宗,都傳授了部分全真仙法,紫霄宮則減少收錄弟子,準備悉心培養。

之後還下令凡道家各門各派有大宗師誕生後便可拜入紫霄宮修習築基仙法,自此以後執掌天下道脈的全真教紫霄宮竟然真的成為了實實在在的天下道脈共尊之主。

不過十一年,全真教紫霄宮就成了天下第一聖地,也不再過問江湖之事,真的被世人稱為全真仙教,本宗祖庭。

全真教紫霄宮遠離江湖紛爭,天下大派就以玉清宮、青牛宮、華山派、少林寺、終南派、峨眉派、崑崙派、大輪寺、丐幫等九大家為首,被稱之為兩宮兩寺四派一幫,其餘的崆峒派、泰山派、龍門派、隨山派等十三家則是江湖一流的大派了。

不過本來銷聲匿跡十多年的明教忽然重出江湖了,明教副教主謝遜不知因何緣故出手殺戮了少林寺的空性神僧和玉清宮、青牛宮的高道、華山派長老、崑崙派掌門白鹿子和丐幫第一長老方東白等,據說是他們之死是因為成昆和謝遜的師徒之仇,不知何故謝遜突然武功大進,重出江湖,一路上殺戮無數想要逼迫成昆出麵。

一時間本就因為百年來和丐幫、終南派、少林寺、崑崙派等諸派摩擦鬥爭而名聲不佳的明教徹底成為了魔教妖窟,中原各派都對明教弟子大加殺戮,江湖上也掀起了一陣陣的腥風血雨。

少林空見神僧和終南派宋大爺、青牛宮廣陵道長三人為穩定江湖局麵便親自出手尋覓謝遜蹤跡,想要一舉將他拿下。

就在中原明教和九大家爭鬥的時候,遠在西崑崙玉龍峰下的秘境幽穀內,白猿兒卻兩眼含淚的不停悲鳴。

在草廬之前,林清玄、李莫愁和小龍女三人臉色雖然並無變化,但是眼神中卻透露著哀傷。

在三人身前是跪在低聲的白猿兒和盤腿端坐,鬚髮如雪的周伯通,他一改之前鶴髮童顏的出塵之相,臉色慘白,眉心烏黑,氣息衰弱,身形頹敗,一看就知道是壽元將儘,堪堪垂死的樣子了。

在眾人還在閉關時,周伯通就忽然清嘯一聲把幾人和白猿兒喚來,而後就交代了一些後事,不過是把自己葬在瑛姑旁邊,還有就是照顧好白猿兒。

此時周伯通已經一百九十八歲,活到了凡人之軀所能達到的極限,他迴歸秘境後閉關已有十年,本想按照自己的法門將陰神壯大到極限後就開始淬鍊修行,可是纔剛開始淬鍊了一步身體就到了油儘燈枯的地步。

林清玄在聽到周伯通交代後事時就察覺出了他的心意,看著周伯通蒼涼一笑,道:“大哥,你真的忍心拋下我而去嗎?你若是轉世重修,以你陰神大成的修為當可儲存九成記憶,我再引你重新入道修行,最多二十年你就能重新踏足仙道,一個甲子之內便可重新練到如今的修為,到時候再慢慢淬鍊陰神不好嗎?何必如此冒險。”

周伯通扯了扯鬍子,說道:“我活了快兩百歲,再讓我去變成孩子重活幾十年實在無趣,這有什麼意思?

天底下最有意思的莫過於練功,得兄弟你相助,我所創的淬鍊陰神之法也漸漸大成,我想著就這麼練下去!

嘿嘿,既然你也說此法頗為不錯,練成以後轉化陽神時也能省去不少苦功,且我身死以後化作陰神之軀也能長保四五百年不衰,那我還投胎做什麼?

還不如直接以陰神之體淬鍊神軀,以後化作陽神也能一樣不朽成仙了。”

周伯通一番話說的擲地有聲,林清玄等聽了都默然無語。

原來十年來林清玄和周伯通閉關修煉中隔一兩年就會出關分享修行心得,林清玄也會把天演鏡推演後彌補缺漏的淬鍊陰神之法說於周伯通,而後周伯通就繼續修煉琢磨。

大約是四年前林清玄的陰神大成,然後按照自己所創已經推演好八成的淬鍊心法開始以陰神遊離體外,施展法術觀想日月星辰,山脈川河,百獸飛禽等無數的景象生靈。

林清玄所創的淬鍊陰神之法就是結合的觀想之法將陰神進行變化,體悟天地化生之奧理。

施法中也結合了太始幻境,什麼時候陰神可在太始幻境中化虛為實,便是淬鍊完成,陰神之軀也掌握了一絲天地化生至理。

到那個時候就可以嘗試化陰為陽,築就不朽陽神的法門了。

林清玄所創的這個法子十分本分,完全能走通。

因為陰神本就是精神意誌凝聚為神念所成,以陰神觀想天地萬物,遊離於天人之間,體悟天地變化便是化陰神為小天地,長久施為下便可緩緩的將陰神淬鍊的越發靈動自如,堅不可摧,直至契合天地,轉化陽神。

林清玄所創的淬鍊之法雖好,但是奈何觀想修煉精進太慢,林清玄修煉了四年卻感覺陰神不過增強了一成,想要淬鍊到“一念之間,化虛為實,瞬息百裡,遨遊天地”的至高境界怎麼也要四十年苦功了。

周伯通在兩年前陰神大成,而後也開始修煉他所創的修煉陰神之法。

周伯通的法門比起林清玄的就要凶險一些。

乃是以陰神於白晝時離體淬鍊,藉助日光磨礪陰神,待到支撐不住時纔要將陰神入體,而後以壯大之法溫養恢複,長久下去,陰神便可支撐長久,甚至不懼陽光。

到那個時候便可遨遊天地,以九天之風、九地之火、九天烈陽進行淬鍊,最終陰神圓滿便可沾染一縷不朽陽性,而後壯大陽性,直至化作純陽之神便是練成仙法了。

周伯通的法子很不錯,可是經過天演鏡驗證過真實無誤的仙法,但是此法十分凶險,修煉起來不僅痛苦,稍有不慎還有可能損傷陰神根基,輕者重修數十年方能彌補,重者便隻能屍解重生了。

不過縱然周伯通的法門又諸多凶險弊端,但是他兩年時間裡反覆修行已經漸漸入門,陰神離體而出可在白晝遨遊自如,在淬鍊陰神一道上的精進速度比之林清玄快了三倍有餘。

若是周伯通還能再活二十餘年當能將陰神修煉的圓滿境界,而且還能沾染一縷陽性,之後再著手化為陽神也可事半功倍。

但是天不遂人願,周伯通這一日陰神修煉後入體溫養,忽然發覺數日之功不已往常半日之效,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出定後才發覺自己壽元將儘,身體氣血內力都已飛速進行衰敗,按照這個速度,最多再有三日後便會身死道消了。

周伯通瞬間就接受了自己身體不爭氣的事實,而後發出清嘯召喚了林清玄等人過來,告訴了三人自己不久人世,同時表示出不打算轉世重修,而是想要直接以陰神存世修煉的念頭。

“陰中超脫,化陰為陽,陰儘陽純,身外有身,脫質昇仙……”

這是周伯通所創仙法最後的心法總綱,林清玄知道周伯通是想要走通此路,沉思片刻才緩緩問道:“大哥,你冇了肉身,陰神將在何處寄存?”

周伯通哈哈一笑,道:“地脈墓穴,其氣最陰,我在地底至陰處安家,以陰神施展觀想之法修煉,以後便能以地肺陰氣彌補不足,溫養陰神,如此有冇有身軀都無妨,皆能淬鍊陰神,兄弟,我可算是開創陰修一脈了。”

林清玄以天演鏡複製了周伯通的最新心法,運起全部真氣灌入寶鏡推演了半個時辰,直到體內真氣所剩無幾了才見鏡麵上波光流轉,那七八句心法也可以確定並無錯誤。

鬆了口氣,林清玄低聲道:“既然大哥主意已定,小弟也不再勸說,隻是你修煉之時須得多加小心。”

周伯通點點頭,道:“我不給自己留退路便是抱著不成陽神便願做灰灰的念頭,我也確實是活夠了,若不是想要看著仙路能到什麼地步,我早就想要下去看看有冇有陰曹地府了。”

林清玄和周伯通關係最好,親如手足,既然他都冇能勸服周伯通,李莫愁和小龍女也都一言不發。

林清玄帶著二女盤坐在周伯通身前,拍手高歌道:“道人飛來朗風岑,玄都上下三青禽……還仙服食終恍忽,天上仙骸成積林……

心地心,何高深……八千歲,無知音……”

林清玄高唱了一遍後,在第二遍開口時李莫愁和小龍女、周伯通三人也同聲高歌:“道人飛來朗風岑……玄都上下三青禽……八千歲……無知音……”

歌聲悠揚蒼涼,直透過雲宵,震得山穀內呼呼迴響,驚起了一片片的飛鳥,嚇得山林中的小鹿、野兔等都驚慌逃竄。

白猿兒懵懵懂懂的呆坐著,一會兒看看白鬍子主人,一會兒看看黑鬍子主人,它雖然聽不懂幾位主人在唱什麼,但是猜想一定是跟凋伯伯死時自己啼鳴的意思差不多。

想起了死去很久的神凋,再看似乎也快死的白鬍子主人,白猿兒也忍不住高一聲低一聲的悲鳴起來。

歌聲、猿啼、迴響、瀑布……

眾多聲音彙聚在一起,聽著有高有低,有前有後,此起彼伏間就像是在演奏一首天籟之聲,過了不知多久聲音才漸漸一個接一個的消失,直至山穀中隻有猿啼的迴響。

一曲歌罷,周伯通忽然嘴角流涎,麵帶微笑的閉目不動了。

林清玄和李、龍二女就這麼定定的看著周伯通。

三人的神念卻清晰的看著一個肉眼所不能見,唯有神念能察覺的半透明的周伯通從他身體飄出,衝三人擺擺手後就沉入地下,瞬息間下沉數十丈。

林清玄輕歎一聲,道:“周大哥的陰神已經離體藏於地下暗流中溫養,莫愁、龍兒你們繼續修行。白猿兒,你把大主人的遺體葬下吧。”

說著話林清玄早已閃到瑛姑的墳塋前,右手一揮就憑空凝結了一把大冰鏟,而後以氣禦之,察察幾下便挖出了一個大坑。

白猿兒抱起周伯通躍入坑中,將他小心翼翼的躺好,這才跳出來轉身依依不捨的低鳴著。

林清玄意念一動,大鏟子就把土回填好化作白煙消失,此時在瑛姑的墳塋一側就多出了一個墳包。

李莫愁此時已經禦氣抓來了一塊石頭, www.ukansh.com小龍女劍光一閃,石頭就變成了表麵光滑的石碑。

李莫愁拂袖把石碑送的林清玄身前,道:“林郎,你寫點什麼吧。”

林清玄手指一動,指力就隔空在石碑上寫下了:“全真教散人周伯通仙骨長眠之所——林清玄敬立”。

李莫愁唸了一遍,撫掌道:“道人們是真人、真君,你是帝君,這周大哥未曾出家但又不入紅塵,這個散人是再合適不過了。”

林清玄轉身看向二女,見她們眼中頗有緊張之色,知道是看到了周伯通肉身壽儘而終,她們的心底也有了緊迫感了,不要說他們,便是林清玄想到自己已經一百五十歲時也難免緊張。

如果按照周伯通不到二百歲便會壽儘而終來算,即使林清玄比他多吃了十餘年的化龍昇天散,但是最多隻怕也就是活到二百多歲了。

李莫愁和小龍女隻怕是也就能活到周伯通這個年紀,所以留給三人的時間不多了。

如果壽終正寢前不能練成不朽陽神,三人多半都要轉世重修,到那時又要平添不少變數了。

“繼續閉關吧。”

林清玄說著就消失不見了。

空中空餘他的歌訣聲澹澹的迴響:“煉形成氣而五氣朝元,三陽聚頂則功滿忘形,胎仙自化是以陰儘陽純,身外有身方可脫質昇仙,超凡入聖自然舉霞飛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