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新]https://最快更新!無廣告!

林清玄傳給陽頂天屍解仙法後就飛身離開了。

飛在空中,林清玄不斷地把白雲拋在身後,心中也在揣摩著自己的謀劃。

按照林清玄的規劃,將世界從凡俗的武俠世界提升為高武甚至仙流要做的工作有很多,其中最基礎的就是推行仙道築基法門,這樣纔能有更多的天才踏入仙流,壯大修仙長生之路。

人的壽命不過百年,便是不停服用靈藥,加上築就仙基,能否活到兩百歲也未可知。

而如今全真教入道修煉便是易筋鍛骨章這等提升資質根骨的奇功,還有諸多以太素化生功為總綱的築基仙功也都是把人根骨經脈提升到巔峰的神功。

因此說此時的武林上,一流以上的人物根骨資質都差不多了,支撐他們走到最後的反倒是悟性。

林清玄作為開創仙路之人尚且還在摸索不朽陽神之道,所以除非是天才中的天才,能有著遠超常人的悟性,不然其餘人等想要在有生之年修成不朽陽神,不異於癡人說夢。

所以在仙道想要大昌,修仙之人想要增多,在不能大量延長人生命的情況下,令人轉修一世就等於變相延壽了,所以對於大多數築就仙基的修士而言,跟築基仙法配套的就必須是能令凝集了神唸的修士轉世重修的屍解仙法。

所以說,雖然太素化生功和以它為總綱演化而來的眾多築基仙法以及屍解仙法相比起林清玄、周伯通、楊明所創的《太始仙功》、《玄天劍經》,不管是高深程度還是威力神通都遠遠不如,但是在林清玄的眼中,這兩套法門纔是世界進化提升的最穩固的根基。

因此林清玄才願意把屍解仙法傳給終南、峨眉和明教,他相信這個法門在數十年後將會在天下武聖高人中成為人人必備的無上法門。

林清玄很清楚自己能修煉到陰神境界,還是靠的周伯通和天演鏡,若是不利用世界上無數天纔來共同努力推演,這個不朽陽神之法也不知道在幾十年上百年後能否創出。記住網址m.xbequge.com

林清玄不想等,更何況自己推演的陽神是否真的能不朽,是否真的能長生不老還未可知,到時候多半還得推演出更往後的境界心法了。

這些工作林清玄之能寄希望於世界的升級。

林清玄樸素的認知是,既然武功之道是千百年來的各派高人所創,而且種種神功層出不窮,那就說明天才總是不斷湧現的。

若是自己把武道提升至仙道,將此世界的武學一脈提升為由武入仙,那整體基礎提升,這些能創出無上武典拳經的天才高人自然就能創出彆具一格,高深莫測的仙經天書了。

林清玄腦中想定了主意,飛行的速度不知覺的也不斷加快,想到自己撒下的種子不知何時才能長成參天大樹,他忽然想起了一句話:“讓子彈飛一會”。

築基仙法、屍解仙法就是林清玄改變世界的兩顆子彈,隻不過這場世界升格的大變革絕非一兩代人能做到,所以林清玄所能做的隻有靜靜的修煉,同時冷眼旁觀,讓子彈飛一會……

過了一日後林清玄就到了紫霄宮,他不耽誤時間,直接顯聖在烏虛法身前,也見到了烏虛法和丘陽齊等十五位陽字輩的弟子。

眾弟子拜見祖師的時候,林清玄正想著吩咐烏虛法去蒐集奇珍異寶和諸多珍惜礦種,神念就已經察覺到了紫霄大殿下的寶庫中已經多了不少大如拳頭的玄鐵和兩袋金剛砂、兩個镔鐵大斧,其餘的精鐵、赤銅等也有千斤以上。

林清玄頓時心有所動,揮袖將眾人托起,問道:“明兒什麼時候來的?”

烏虛法恭聲道:“楊師弟是兩個月前回來了,給我了玄天劍經就去峨眉山看望郭襄女俠了,據峨眉新任掌門風陵師太說,郭襄女俠已經得楊師弟庇護轉世重修了。”

林清玄微笑點頭,問道:“明兒是不是將玄天劍經完善了煉劍之法?”

烏虛法最近正在修煉玄天劍經,聞言忙把懷中的劍經取出來,這是一本用未知動物皮子縫製的秘籍,很厚重,每一頁上都是楊明以利器貫以至陽真氣在上麵書寫的小字。

林清玄粗略一翻就見整體冇什麼變化,就是後續多了十幾頁內容,都是以冰川、岩漿洗練神劍之法和鑄造伴生寶劍之法。

全真真傳弟子都要學習煉丹之術,有此基礎再兼習鑄劍之法倒也正常。

林清玄將秘籍拋給烏虛法,然後微笑道:“你們好生修煉,咱們全真教的三大仙法便是根基。”

烏虛法仔細的把秘籍接過放進懷中,點頭道:“弟子明白,我有生之年隻怕是練不成多大名堂了,還需要屍解仙法再修一世……”

林清玄對於烏虛法此言不置可否,可以說在林清玄的看法中,能不需要轉世重修便有機會走到摸索不朽陽神境界的唯有張三豐和楊明兩人了,烏虛法雖然基礎紮實,悟性也不錯,但是終究差上一籌。

林清玄和周伯通兩人把太始仙功練到了最高深的地步,這玄天劍經自然是隻能修煉其法,而不能遵循其道,是以這次來隻準備給李莫愁和小龍女找尋寶兵。

若是重新煉製終歸耽誤時間,林清玄想起來自己當年賜給尹誌平的那把九真劍正巧可以給李莫愁來用,心念一動就在紫霄宮雲房的牆上發現,拂袖道:“你們好生修煉,老道去矣。”

說完林清玄就化作清風消失不見了。

烏虛法等白髮蒼蒼的老道跪下道:“弟子恭送老祖師。”

林清玄捲了九真劍,想起就在絕情穀裡有兩把神劍蒙塵。

如果冇有自己出現,這兩把劍就會成為楊過和小龍女的配劍,兩人以這對寶劍施展玉女素心劍法戰勝公孫止。

不過現在世事變遷,絕情穀早已消亡,這兩把寶劍卻不曾顯露江湖,倒不如去看看。

林清玄隨機就飛入東北的絕情穀,不過半個時辰就用袖袍卷著兩把看著長短粗細一模一樣的連鞘長劍飛上蒼穹。

得了寶劍,林清玄也不耽擱,過了一日夜就回到了崑崙秘境。

從空中甫一落下就看到草廬的小門被風勁推開,李莫愁和小龍女飛躍而來。

遠處幾聲猿啼,白猿兒也手腳並用的衝來。

一黃兩白的三團雲霧就爭相到了林清玄麵前,林清玄伸手拍拍白猿兒的頭,有摟了摟李莫愁,微笑的衝小龍女點點頭。

“師哥你回來的可真快,還不到三天就找到寶劍了嗎?”

李莫愁明明早就看到了林清玄腰間挎著的九真劍和背上的兩把劍,但卻偏偏要故作不知的問出來。

林清玄嗬嗬一笑,袖袍一展就將三把劍平平托在身前,軟綿綿的袖袍好似桌麵長盤托起三把寶劍。

林清玄微笑道:“這把九真劍是我少年時在古墓的祖師兵器庫所得,材質非凡,乃是削鐵如泥,不朽不腐的寶貝,後來跟隨我斬魔揚善數十年,最後賜給了誌平,正巧給莫愁你祭煉為伴生寶劍,修煉玄天劍經,不過你須得先練出劍意方可。”

李莫愁親手拿起九真劍,微笑道:“如此最好,這劍是你用的,我用它伴生再好不過。

林郎,這兩把一模一樣的劍有什麼從哪來的?是給龍兒準備的嗎?”

“這兩把寶劍是我偶然所得,也是世上難得一見的至寶,一個名叫君子劍,一個叫淑女劍,乃是一對,龍兒你的玉女素心劍法早已窺得陰陽劍意,正要祭煉這兩把寶劍。”

聽到林清玄的話,小龍女微顯羞澀的點頭,然後白綾一展將兩把寶劍拉到手中,抖開劍刃,憑空的冒出兩股寒氣。

兩把劍既無尖頭,又無劍鋒,圓頭鈍邊,倒有些似一條薄薄的木鞭,一把在劍身上刻著“君子”,另一把則刻著“淑女”。

“林大哥送我的君子淑女劍很好,我很喜歡。”

小龍女微笑著收好兩劍,抱著就飛身去了她以前獨自修煉的一個石洞,顯然是準備獨自靜修玄天劍經了。

李莫愁見師妹走時嘴角微翹知道她定然心滿意足,不知如何歡喜,自己雖然也有一把九真劍,而且師妹她自覺去閉關也頗為懂事,但胸中仍舊略顯憋悶。

默唸道經半晌李莫愁纔算平複了心情,心中暗罵鑄造寶劍之人多事,非要刻上君子淑女的名字,正應了“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平白的讓林郎給龍兒獻了殷勤。

林清玄倒是冇有在意兩把劍延伸出多少東西,不過他也察覺出莫愁似乎頗有不暢快處,就問道:“莫愁你修煉又有瓶頸障礙了嗎?”

李莫愁輕輕搖頭道:“那倒冇有,不過冇有你在旁邊修煉起來不暢快。”

林清玄微笑點頭:“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那還不好說,我這就好好教你修行。”

兩人說著話就走進草廬,坐下後不等說話李莫愁就抱住了林清玄。

林清玄看著李莫愁眼中的柔情就微微一笑,神念一動便施展太始幻境罩住了草廬,以免泄露了不該傳出去的聲響引得小龍女看到聽到,屆時難免失禮尷尬。

直到布好了手段,林清玄這才吻上李莫愁粉嫩的紅唇。

之後便是窸窸窣窣和喘息之聲……

(赤鸞香帳,紅被翻浪的事情我以為看官老爺們都不喜歡,是以就自作主張,一概以太始幻境遮蓋了。)

……

修行不計年,在林清玄和李莫愁、小龍女在秘境中修煉神功的時候,秘境之外的崑崙山的一處險絕之地卻走來了一個扛著棺材的俊秀男子。

站在光明頂的大殿前,範遙運氣長嘯,片刻間就有十餘個高手帶著百十名教眾弟子才能夠光明頂衝出來。

為首的是生著一頭淡金色鬚髮的謝遜,他旁邊是楊逍、韋一笑和五散人等,見到範遙眾人都哈哈一笑。

“範使者回來了!”

範遙與楊逍、韋一笑、謝遜的感情都算不錯,後來雖然因為紫衫龍王黛綺絲跟眾人鬨翻,但是與謝遜卻不曾生出矛盾。

如今時過境遷,範遙雖然性情乖張偏激,但是也早已放下了幾分仇怨,將肩上的棺材小心翼翼的放下,他微笑道:“諸位兄弟,陽教主已然賓天,這邊是他老人家的金身。”

眾人聞言大驚,忙衝到棺材前,謝遜親自上前搬開棺蓋,見到裡麵躺著的果然是陽教主,隻是他老人家形如骷髏,麵容可怖。

謝遜沉聲問道:“範右使,教主他老人家失蹤多年,你是在何處見到了他?當時他老人家可還在世?”

範遙從懷裡取出陽頂天親筆信,遞給謝遜,他們幾人看後就知道陽教主消失的前因後果,紛紛怒罵成昆,謝遜的臉色更是變得無比難堪,他的新仇舊恨湧上心頭,咬牙切齒的攥緊了拳頭。

韋一笑這些年因為從仙人遺蛻處琢磨出的不少仙法,早已把修煉寒冰綿掌的暗傷治好了,與謝遜的關係也越發深厚,揚了揚手中的教主親筆信,他朗聲說道:“教主遺訓是讓範右使做教主,謝三哥做副教主,我老韋不大認識教主他老人家的字跡,請謝三哥看看吧,當年你可是最得教主器重喜愛,定能認出教主真跡。”

自從數年前謝遜和韋一笑帶著從青牛宮流水真人處搶來的仙人遺蛻和從百損道人弟子鹿杖客手中搶來的屠龍刀回到光明地後,兩**王聯手就壓服了教中的光明左使楊逍,五散人等本就跟兩位法王交好,所以很快教中就成了謝遜主事。

現如今範遙帶著教主遺體和遺訓回來,首當其衝的便是謝遜了。

謝遜聞言結果書信又仔細看看,而後沉聲道:“這確實是教主的真跡,我謝遜豈是貪戀權位之人?既然教主有遺訓,自當遵從,楊左使您看呢?”

楊逍無法接掌教主寶座,對於是謝遜做教主還是範遙做教主也不在意,點頭道:“正當遵從教主遺命。”

謝遜和楊逍、韋一笑三人就帶著五散人等下跪叩見新教主,範遙不敢拖大,上前親手將眾人托起,然後才低聲道:“諸位都是我教的骨乾,也是陽教主最欣賞的弟子,他老人家坐化前還有遺訓讓我口頭帶給大家。”

謝遜點頭道:“此處不是說話之處,咱們入殿再說。”

五散人親自上抬起了陽頂天的棺材,眾人陸續入殿。

範遙走入聖火大殿後就看到大殿之上竟然放著一具水晶棺材,裡麵依稀可見是個白色鬚髮的老人。

落座後,謝遜首先解釋道:“好叫教主知道,這水晶棺中是我五年前在汴梁城青牛宮搶來的仙人遺蛻,就想著從這不腐不朽,宛如活人的仙人遺蛻中摸索出修仙之法,這幾年我和韋四弟、楊左使、五散人等都頗有所得,等下一一說於教主知道。”

範遙心中雖然頗為好奇,但是也知道輕重緩急,點點頭就沉聲道:“陽教主失蹤引得我教中四分五裂,殷白眉也叛教離去,謝三哥你和殷二哥關係最好,還請與他說說重歸本教,一切既往不咎。”

謝遜笑道:“應有之意,弟子不敢瞞教主,這兩年我已經跟二哥聯絡過多次,他也確有歸教之意,有您這句話,他一定欣然應諾了。”

“如此就好。”

範遙長歎道:“諸位都是咱們明教心腹,以後切不可同室操戈,讓咱們的對頭大呼痛快。”

眾人慌忙起身道:“弟子有罪,請教主責罰!”

範遙輕輕擺手,道:“諸位快快請坐,我呀告訴你們一個本教的大秘密。”

眾人小心翼翼坐下,就聽範遙說道:“四年半前,我和教主遇到清玄帝君老祖師下凡,老祖宗垂憐陽教主,就賜下一門屍解仙法,練成以後便可轉世重修……”

聽到這裡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內心十分激動。

範遙輕笑道:“咱們教主練成了,半年前我就助他轉世而去,他老人家不僅傳我教主寶座,還收我為徒,傳授了大九天手、乾坤大挪移、三垣煙霞變以及屍解仙術。”

眾人聽後都欣然大笑,楊逍更是撫掌笑道:“該當我明教大興了。”

範遙微笑道:“諸位法王使者都是本教高層,恩師生前命我接掌教主後將諸多神功仙法都傳授給你們,隻有屍解仙術不傳,謝三哥、韋四哥和楊左使,你們若能學得**,隻怕最多三十年便能築就仙基了,到那時陽教主轉世之身也該武功大成了,那纔是本教真正大興之日!”

眾人都下拜致謝,然後又說了會閒話,話題就扯到了大相國寺辯經大會上了。

謝遜冷笑道:“那些佛門好深的算計,不過據說是當時清玄老祖下凡顯聖後就全都拜服了,原本我聽說此事時還不敢相信,既然陽教主跟教主您都遇到了清玄老祖,看來大相國寺顯聖一事乃是當真的仙蹟了。”

大相國寺辯經在江湖上流傳的版本是全真教勝了,至於清玄帝君下凡顯聖的傳說並不為眾人所知,範遙長久隱居更是無從得知了,聞言大感好奇,問道:“謝三哥,你說說,那大相國寺辯經之事的經過,清玄老祖師又是如何顯聖的?”

謝遜於是就把自己所知的事情仔細說了,等到得知方升大顯神威時眾人都驚歎這個少年非凡,待到聽說方升施法請了清玄帝君老祖師下凡後眾人更是大喜,後來就是老祖師以仙法將眾少林寺和大輪寺的高僧拉入秘境試煉,最後眾僧臣服,萬法歸宗,全真教此奠定仙宗之基。

人人聽得心癢難搔, www.ukansh.com隻恨不得亞能親眼看到仙人的風姿,謝遜正要說話,忽然聽到身後傳來三聲大笑——“哈哈……”

大殿之內隻有就坐的幾人,並無人在身後,身後隻有一個盛放仙人遺蛻的水晶棺。

聽到這三聲大笑,所有人都腦後發寒,範遙、謝遜、韋一笑等都起身轉頭,卻見水晶棺的棺蓋驟然飛起將大殿房頂炸開大洞,等到煙塵散去,水晶棺之內哪裡還有那位仙人遺蛻的蹤影?

所有人麵麵相覷,神色駭然。

過了許久,範遙才緩緩說道:“傳我命令,自今日起,明教弟子蟄伏各地,待殷二哥歸教後,我與諸位兄長一同參修神功,二十年內不成神功不能出關!”

“弟子謹遵教主法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