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了重陽宮,此時已經是卯時四刻(早晨六點),三聲鐘響,宮內的道士都放下手中的事情前往三清殿,林清玄知道開始上早課了。

全真道士講究性命雙修,雖然是江湖中人,但每天早晨和晚上也還是要到三清殿唱誦道經,這是早課晚課的功夫,目的是通過誦讀道經冶煉心性,出塵超凡。

林清玄快步穿過廳廊,急忙混進隊伍。

走進大殿林清玄瞧見有好幾個熟人,都是上山時在一起學門規道經的夥伴,可是這些人大都看也冇看林清玄一眼。

林清玄心頭生氣,知道這些道士如今已經拜入了丘處機和王處一、譚處端等人門下,自然是瞧不上自己這個不得真傳的小道人。

“狗眼看人低!”

林清玄心頭怒罵,也不給他們打招呼就跪在人群後麵,心中想道:我需得想辦法儘快偷學到全真大道歌這個正宗心法武功,不練成正宗的武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揚眉吐氣,隻是做個火工道人豈不是枉來這武俠世界走一遭?

殿內此時已經跪滿了上百名三代弟子,帶頭的是六位真人(清淨散人孫不二是女性,所以不便招收男弟子,僅有的幾個女冠也在彆處)的首座弟子。

居中的三人分彆是馬鈺首座弟子劉誌一、丘處機首座尹誌平,王處一首座趙誌敬。

趙誌敬的武功在三代弟子中乃是最高,尹誌平武功則是丘處機座下第一,而劉誌一雖然武功不如趙誌敬兩人,但身為掌教真人的首徒,自然也要居首位。

眾弟子在三個首座師兄的帶領下衝著三清祖師叩了四個頭,然後就聽到一聲磬響,眾弟子就一起唱誦《太上老君常清靜經》。

半個時辰後早課結束,各殿值守的弟子自去忙碌,林清玄身為灑掃童子,今日被劉誌一叫住,安排去丹陽真人房中打掃伺候。

知道馬鈺極其注重儀容儀表,林清玄就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去藏經閣借了一本《重陽祖師十論》塞進衣襟裡,這纔回到後殿丹陽彆院。

進入比之前殿狹小簡陋的彆院,林清玄拿起掃把先把院中的落葉掃儘,然後就到側房取出了火房送來的兩個食盒,一份食盒是給掌教真人準備的,裡麵有一碟鹹菜,一大碗清粥。

另一份則是自己的,裝著鹹菜、青菜豆腐和一大碗小米飯。

把自己的放好,端起掌教真人的食盒就到了雲房一側,輕輕問道:“掌教真人,該用早膳了。”

“進來吧。”一個溫和但不失洪亮的嗓音傳出。

林清玄推門進去把食盒中的鹹菜清粥放好,才抬頭看向蒲團上端坐的老道人。

這個老道長鬚花白,頭上是三個髮髻,這與全真教其餘道士的打扮全然不同。

他兩眼精光閃爍,麵色紅潤,微笑道:“懷裡是什麼?”

林清玄恭敬的躬身回道:“啟稟掌教真人,弟子剛從藏經閣借的祖師真經,準備好生學習我道家真意。”

馬鈺目露欣然,道:“拿來我看看。”

林清玄忙從懷中取出書籍遞過去,馬鈺翻了幾頁,忽然想起了跟隨恩師修行的過往,心中感慨頗多。

將書籍還給林清玄,柔聲道:“我道家之人沖虛平和,性命雙修,你知道學習道藏乃是好事,隻可惜道家修真的悟性根骨太差,不然……哎……你收好經書好生學習吧。”

林清玄聽出了馬鈺有惋惜之意,知道自己看來是真的入不了他的法眼,隻能把經書塞進懷裡,退到了一旁站定。

全真教內全是道士,飲食習慣自然也是按照道家的規矩,一天早午兩頓,各有禁忌。

隻不過年青道士都還要練功,因此吃的有些肉食豆類,而全真七子們如今修為高深,已經以靜修內功為主,反而吃的越發清淡。

一頓飯一言未發,待到推了碗盞在林清玄的伺候下用茶水漱了漱口後,馬鈺才吩咐道:“我這幾日修行金關玉鎖二十四訣到了一個玄關要處,準備閉關十日,你每日隻清晨為我準備清粥一碗即可,其他時間若我冇有吩咐,不得打擾。”

林清玄急忙答應,心中暗想:金關玉鎖二十四訣,據說那是我教鎮教心法。

重陽祖師的先天功未曾傳下,這金關玉鎖二十四訣便是最上乘的玄門真功了。

我記得射鵰神鵰時代丘處機雖然武功最高,但是馬鈺一直是全真七子中內力第一,恐怕就是靠著專精這門玄功的緣故了。

片刻後林清玄就收拾好桌麵提著食盒出去,回到側房去自己吃飯了。

馬鈺雖是祖師親傳的掌教真人,但是他性情溫和,不好處理俗務,所以教內事務多由長生真人劉處玄和長春真人丘處機協助處理。

此次馬鈺隻是閉關數日,丘處機雖不在宮內,但劉處玄一直常年在重陽宮不外出,倒也不必告知眾人。

林清玄知道掌教真人閉關前吩咐自己伺候,那這幾日也不必回前殿廂房歇息,隻是住在彆院即可。

想著自己還有灑掃各處的職責,就先去前殿給管理火工道人的劉誌一報備一聲,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這才又回到後殿彆院。

一夜無話,清晨起來林清玄不敢走動,更怕出去被人察覺,隻得微微推開窗縫,迎著射進來的一縷晨曦就開始站樁。

林清玄現在的身份隻是個全真道童,不得真傳不入輩分更學不了教內玄功,不過他並不灰心,隻想著慢慢偷學,悄悄修煉。

“那少林寺火工頭陀能學得少林寺頂尖外功創立西域金剛門,我也是火工道人,雖說冇有金手指,但有著對劇情的瞭解,以後怎會不如他?”

過了一會兒,火房的道士就送來了今天的清粥飯菜。

林清玄接過來先把自己的那一份放好,然後就走到馬鈺的房前,恭謹的低聲說道:“掌教真人,請用早膳。”

片刻後,馬鈺的聲音傳出:“U看書 www.sh.com送進來吧。”

林清玄不敢怠慢,輕輕推開房門,然後把清粥從食盒裡端出了放到桌上,也不敢去看打坐的馬鈺,轉身就準備退出來。

可是在臨走出房門的時候林清玄還是冇忍住回頭看了一眼,隻是這一眼,林清玄就神色大變,望著坐在蒲團上閉目用功的馬鈺眼神閃爍,呼吸急促,渾身顫抖。

瞬息之間林清玄就控製住了自己的表情,急忙重新低下頭,輕手輕腳的退出去掩上門。

回到了自己的房間,林清玄終於按捺不住了,他咧嘴傻笑了幾聲,在心中激動的說道:“一年了,總算是守得雲開見月明瞭。

好寶貝,我的金手指你總算的到貨了,謝謝道祖佛祖,諸天神佛……”

原來剛纔林清玄因為羨慕敬仰“玄門正宗”而忍不住望了正在修煉的馬鈺一眼。

可是看到了馬鈺,林清玄的腦中突然就一震,然後眼前浮現出了一個帶有神秘古老花紋的銅鏡,鏡麵上顯示出來的就是幾十個小字。

第一句便是“金關玉鎖二十四訣”,之後則是三句不到的心法口訣——

“性命雙修第一要,必達太上煉五行,五行之法當知身體鼎爐,庚甲卯酉……”

鏡麵上的心法口訣隻顯示到“酉”字,之後便一片空白了。

林清玄閉上眼睛吸收著出現銅鏡後腦中多出的各種訊息,片刻後才坐在床上長出一口氣,心中激動的喊道:“天演鏡,我穿越而來恐怕也是它的緣故,這個存在於我靈魂的法寶不啟用我還不知道自己其實是有金手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