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真教主交接大典圓滿結束了,眾賓客與尹教主好生恭賀後就告辭離去了。

不過方纔清玄帝君顯聖時曾傳聲給郭靖、尹克西、東靈道長三人,請他們到飛昇岩一見。所以等到大會結束後,三人就一同跟尹誌平說了一下,然後尹誌平就帶著他們前來拜見。此時已是黃昏已過,將將入夜的時候,四人走到飛昇岩草廬前時一陣清風拂過,烏雲散去露出了天上圓月,灑下萬千銀輝。

郭靖、尹克西、尹誌平乃是晚輩弟子,跪在草廬前就叩首。

東靈道長則隻是拱手道:“帝君,老道應邀前來,四十年前茅山一會,老道時常想念帝君不想今日終於有緣再見。

草廬的門被推開,胸前飄蕩著三尺黑鬚的的清玄帝君跟一個美豔嬌柔的女冠緩步走了出來

東靈道長雖冇見過這個女冠,但也心知定是林清玄的道侶赤煉元君李莫愁了,當即躬身作揖,道:“貧道見過帝君,元君。’

林清玄和李莫愁還了一禮,然後揮袖將郭靖、尹克西、尹誌平三人托起,笑道:“東靈道兄久違了,你雖已經年過九旬,但是氣色武功不減當年

東靈道長笑道:“比起帝君您就差得遠了,若非當年您的指點幫助,我泰山武學也難以成形了。’

兩人當年就是誌同道合的好友,如今雖身份武功天差地彆,但是再見麵卻冇有絲毫生疏。林清玄與東靈道長笑著聊了片刻,然後說道:“道兄放心,你我交往一場,貧道即將遁世而去,贈你一部功法,日後也讓你泰山派一脈可長久興隆。’

林清玄說完就運功以仙法將先天功傳授給東靈

由於林清玄用的是傳聲秘法,所以東靈道長不過聽了一炷香的功夫就記住了七八成,而後麵露喜色,拱手道:“多謝帝君傳法,有此等道家神功為基礎,我泰山派根基穩固矣。”

東靈道長今年已有九十一歲高齡,但是所學的並無頂級武功,苦心所創的泰山派武功雖然厲害,但是內功心法上卻一直不入絕頂,今日領會了大半的先天功,自覺回到岱廟後閉關一年便可創出鎮派神功,自此羽化而去也無憾了。

林清玄點點頭,道:“我與你們說完話就要離開了,以後怕是無緣再見了,東靈道兄好生珍重。’

東靈道長躬身道:“多謝帝君關懷,貧道一定珍重。”

林清玄微笑點頭,送彆東靈道長後纔看向郭靖和尹克西

見郭靖呼吸行走淡若無聲,知道是已經把太素化生功練到了高深境界了,估摸著以郭靖的紮實基礎,三十年內當能自行推演琢磨出適合他自己的修仙之法了。

看到郭靖功力精進,林清玄也微微一笑,道:“靖兒近來可好?’

郭靖笑道:“這幾年再無戰事,守在長安城好生冇趣,每天就隻能苦練帝君您傳授的仙功不成想漸漸地竟然就摸索出許多經驗了。

大智若愚在郭靜的身上得到了深刻的體現,林清玄微笑點頭,指點了郭靖幾句,然後問道“我聽說黃島主和洪老幫主都已經仙浙了?’

郭靖臉色一暗,道:“洪恩師是去年九月,嶽父是今年二月,本來他老人家還想來赴會的

林清玄長歎一聲,道:“東邪西毒南帝北丐,四大宗師竟然都已亡故了,江山一代一人換舊人,靖兒你的武功威望,以後中原武林就以你和誌平為首了。

郭靖躬身道:“弟子這點微末道行怎麼敢跟尹師兄齊名。

林清玄撚鬚道:“你不必自謙,我聽誌平說你和蓉兒準備將桃花島和丐幫的無上絕學融粹一爐,這樣很好,這兩個路子完全不同的武功若能融合為一,你的仙道之路也算初入門徑了。

郭靖連聲道不敢,林清玄忽然想起自己運功時神遊武當,聽到的一些傳聞,問道:“我聽說丐幫跟明教結下梁子了,明教的聖火令險些被丐幫奪了,明教連敗數場也元氣大傷,不敢再履步中土了,是什麼緣由?‘

郭靖皺眉道:“弟子也未曾打聽,聽魯大哥說是明教的上代教主張三槍當年敗在您的手上,立誓三十年明教中人不得履步中土,七年前三十年之期到了以後,明教就大舉入中原傳教,他們不敢得罪全真教,就隻在市井傳教,然後不知怎麼就跟丐幫起了衝突,這才演變至此...

魯有腳大哥也是想著奪了他們的聖火令,讓明教冇有號令教眾的法器,自然無力入主中原了。’

林清玄神色不動,想起來未來明教會日益厲害,不過如今全真教這等聲威,隻怕是明教再也發展不到倚天時代的情況了。

雖然知道事隨時移,但是林清玄還是想起了那個“武林至尊,寶刀屠龍,號令天下,莫敢不從,倚天不出,誰與爭鋒”的故事,想起了自己房中蒙塵數十年的玄鐵重劍。

微笑道:“靖兒,以後你我怕是也冇有相見之日了,我送你一把玄鐵寶劍,你修煉的剛猛一路的武功,正適合這等沉重的武器,若將其製成利器,拿在手上將能使你武功翻倍,屆時天下再大也可去得了,也算是我送你的一份禮物了。

林清玄雖然覺得郭靖黃蓉鎮守襄陽殉城而亡的事情不會再發生了,那倚天劍和屠龍刀也多半不會誕生了,但是原故事線中郭靖與玄鐵劍也有些緣分,自己西去修行也不可能將玄鐵重劍帶去,倒不如送給郭靖防身。

“誌平,我的玄鐵劍就在龜蛇大殿耳房的一個精鐵扁擔中,你取出來送給郭靖,另有一把九真劍削鐵如泥,重陽祖師傳下的鎮教寶劍不可輕易斬魔禦敵,你留下九真劍護身吧。”

尹誌平聽了帝君的吩咐,忙跪下領命。

林清玄撫須微笑,暗道:我此次閉關若無大事必不輕易出關,神兵利器和武學神功也都找到了傳人,隻需再將太始經傳給尹克西,再了斷了一樁因果,自此也就了無牽掛了。

想到這兒,林清玄看向功力修為還在入神坐照的大宗師層次的尹克西,說道:“待為師走後,克西你迴歸玉清宮後好生經營,多培養弟子,為師現在傳給你太素化生功,你須得好生修煉,若有緣分練成,未來不可限量。”

尹克西跪下叩首道:“弟子多謝恩師傳功。

林清玄再次將他托起,然後以秘法仙術傳聲將太素化生功仔細交給尹克西。

這次林清玄用四個時辰把太素化生功傳給了尹克西,由於也是有神通仙法相助,尹克西將神功全部記住了。

林清玄十分欣喜,笑道:“時間也來不及細細傳授了,你將太素化生功練成以後再修煉太始造化神功,我先將前兩層法門傳授給你,誌平也一同聽講,你們記住後好生修煉,切記在太素化生功練成之前萬萬不可修煉太始造化神功,不然非得走火入魔,七竅流血而亡

兩個弟子躬身叩首答應,林清玄緩緩地將太始造化神功的前兩層說了,將兩人都已經記在心裡,這才放心的點點頭,道:“你們或者後世子孫若有將兩層太始造化神功練成的,或者有關乎本教生死大難的事情,就前去崑崙山玉龍峰附近找個懸崖,運功大喊三聲我的名字,再訴說情由,我便可出關下界了

尹克西和尹誌平二道將林清玄的話語牢牢記在心底。

林清玄看了看一郭二尹,自覺三人有生之年都能踏足仙流了,頓時大感滿足,哈哈一笑,揮手道:“兒孫自有兒孫福,勿為兒孫做馬牛,貧道臨彆贈爾等古詩一首,望爾等謹記於心一

太華生長鬆,亭亭淩霜雪。天與百尺高,豈為微飆折?桃李賣陽豔,路人行且迷。春光掃地儘,碧葉成黃泥。願君學長鬆,慎勿作桃李

三人之中郭靖文化程度最低,隻聽出來清玄帝君囑咐自己要學青鬆不能學桃李,尹誌平和尹克西卻神色一凜,知道帝君他老人家是將長生仙道比喻成鬆樹,把名利地位和武功等等旁枝末節比喻成了桃李,是勸說三人不忘初心,好生修行的勉勵。

尹誌平和尹克西跪下叩首道:“多謝恩師(師叔)教誨,弟子一定銘記於心,時刻警醒(不敢忘懷)

郭靖也後知後覺的跪下致謝。

林清玄看向李莫愁,問道:“師妹有什麼話要交代嗎?’

李莫愁看了看不遠處的一塊巨石上早已有一個一身白衣的女子站立等待,微微一笑,道:“修行難,成仙更難,即使師哥贈他們一首詩,我也附和一首吧

見君乘驄馬,知上太行道。此地果摧輪,全身以為寶。我如豐年玉,棄置秋田草。但勖冰壺心,無為歎衰老。

李莫愁和林清玄的詩句都是李白的諷諫詩,原意是勸諫彆人做個堅定正義的君子,林清玄和李莫愁拿來則是勸說郭靖、尹誌平、尹克西三人珍重仙緣,好生修行,免得老了以後悔不當初。

二尹都聽懂了兩位前輩師長的殷殷之情,三人再向李莫愁叩首致謝。

林清玄和李莫愁相視一笑,又同時看向遠處的小龍女。

“貧道去矣住行窩幾十年....蓬頭長日走如顛

林清玄話音未落就和李莫愁消失不見了,一同消失的還有遠處的一道白色身影。

郭靖和尹誌平、尹克西聽到清玄帝君的第一句歌訣尚在三十丈內,等到第二句響起時已經遠在山下了。

側耳聽了片刻,見再無聲響後,三人才爬起身,神色複雜的望著山下的雲霧在山風的捲動中滾來滾去。

林清玄和李莫愁、小龍女一路施展輕功下山,不管多麼陡峭危險的山路都如履平地,三人好似黃紅白三股清風從飛昇岩一路飄下,不到一炷香的功夫就離了武當山,到了均州側畔的丹江河口。

望著浩浩蕩蕩的丹江,林清玄微微一笑,轉頭看向小龍女和李莫愁,道:“莫愁、龍兒長壽穀的菩斯曲蛇被楊明這小子殺光了,天下間長壽衍生的靈種隻有咱們崑崙秘境的蟠桃和菩斯曲蛇。

我早年間曾許諾一人,他若一心向道,多行善事,就贈他長壽秘藥仙法,據說此人已在江湖上尋覓我數十年,如今怕是也有九十餘歲年紀了,該當給他個說法。

小龍女對林清玄和李莫愁以外的人和事從來不放在心上,聞言也是默然不語,李莫愁卻微微一笑,道:“林郎是說參仙老怪梁子翁?你當年化名木十八點化他一心向善,果然令他修成善果,如今活到快百歲,不就是向善之功反哺自身嗎?

林清玄淡淡道:“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當年我武功未成,身份不過是個不入流的火工道人,有些武功也不敢顯露,想做些事情隻能藏頭露尾,化名木十八,不過雖是化名,卻也是自己做下的事,這梁子翁-心向善,也算大功一件,該當踐行諾言,賜予他仙法藥方了。

李莫愁點頭道:“師哥要做什麼便做什麼,我和龍兒隨你一道便是。’

小龍女微笑點頭,林清玄則頗覺心滿意足。

揮動衣袖間身前三丈外的河麵上就被一股寒風憑空造出了一塊四四方方的冰麵。

林清玄一手牽住的李莫愁軟玉溫香的柔荑,另一手握住小龍女冰涼白嫩的玉手,輕輕一躍,

三人瞬間就站到了冰麵上,然後林清玄腳下真氣一動,三人腳踩的冰片迅速向東箭射般飛去。

飛動間冰片不斷凝結變大,漸漸凍結成了一艘龍舟小船的樣子,看著晶瑩剔透,在明月銀輝中熠熠閃光,天空中和江麵上的星光閃爍波動,三人站在冰船之上,宛如在星河燦爛中泛舟遊曳。

饒是李莫愁早已見識過林清玄的仙法,小龍女對世間諸事都不掛念於心,可是看著眼前美輪美奐浪漫情景,二女也不禁心神震盪,呼吸急促。

半晌後抬頭四顧,望著觸手可及的銀河星辰,李莫愁和小龍女都不禁癡了.

小龍女瞥了眼林清玄,隻覺站在負手而立的林大哥身旁,這種暢遊銀河的感覺太過美妙;隻恨不得永遠都把時間停留在這一刻...

三日後,邙山的一處山穀內,涼亭之內端坐一個鬚髮銀白,身穿葛袍的老人,他腰間掛著根藥鋤,蹲坐在一個銅爐前,小心翼翼的添著炭火,保持著銅爐火頭穩定不變。

過了許久,老人感覺火候到了,這才從身旁掛著的搭膊裡取出了一個錦盒,打開看裡麵正是一枝尺來長的雪白人蔘,宛然是個成形的小兒模樣,頭身手足,無不具備,肌膚上隱隱泛著血色。

老人雖是當世醫藥名家宗師,但是見到這枝雪參仍舊讚不絕口,低聲道:“這枝千年雪參療絕症,解百毒,有起死續命之功,平白的吃了尚且能延壽一紀,我將其練成龍參保命丹,便可延壽三旬,再活四十年興許無妨。’

說著老人雙手不慢,一邊打開銅爐蓋一邊運功將雪參搓成幾,段扔進去,過了片刻空氣中就透露出奇異的藥香。

這是老人數十年秘藥餵養的靈蛇之骨血與數十位奇珍寶藥並最後一味千年雪參製作的長壽靈方,乃是老人畢生心血。

又過了大約半個時辰,老人聞著味道由香轉臭,又由臭轉香三次了,知道靈丹已成,忙抽炭熄火,接著手法如電的將銅爐內的藥膏抓出,趁著熱燙如火的時候搓成藥丸,接著放置在一個瓷瓶內。

等到爐內藥膏全被捏成藥丸後,老人數了數,見有十二顆,笑道:“這一丸服之便可延壽三年,隻可惜我的大寶蛇和百草徒兒的千年雪參都是可遇不可求的寶物,以後再想練成此寶怕是萬難尋得靈藥了。’

老人正是苦心尋覓師叔木十八三十年而不得的梁子翁,他一邊尋找木十八一邊精研藥學,重新餵養大寶蛇,後來機緣巧合加入了一個幫會,如今更是熬成了太上長老,還在本教內收了幾個好苗子做徒弟。

今年大寶蛇成熟,梁子翁就以大寶蛇為主藥,又用本教中最為珍惜的一株千年雪參為引,製作龍參保命丹,以此延壽長生。

收起銅爐等傢什,梁子翁就當先服下一顆寶藥,然後運功修煉,吸收藥力。

過了半晌,梁子翁才緩緩甦醒,然後感覺氣血筋骨比之前強盛不少,知道是身體得藥力之滋養重返青春數載,如此纔算是延壽了,

梁子翁心頭大為得意,還未起身就聽到遠處一陣喧嘩,長眉一皺,就聽得是本教的大弟子百草仙在叫自己,於是運功傳聲道:“百草兒,為師在此處。’

片刻後一個白髮老翁揹著一個三綹長鬚的文士快步走過來。

梁子翁見到這個文士臉色蒼白就皺眉道:“轉輪王怎麼傷勢如此重?’

說著上前揭開文士的衣襟,看到他背心一處紫紅掌印,觸手軟綿,知道乃是天下第一等的重掌力,皺眉道:“降龍十八掌?你們怎麼招惹了魯有腳了?

那文士有氣無力道:“石教主和左右二使死在蘭州大戰中,本教聖火令消失無蹤,我是第一護教法王,理應由我接替教主之位,可是一來我未曾學的乾坤大挪移,二來不能為教主報仇,還不能奪回聖火令如何能服眾?我自當去丐幫尋回聖火令

不料魯有腳得郭靖傳授了降龍十八掌太過厲害,我一時不察中了一掌,不過也以化骨綿掌打中了他的心口,了得他恁大年紀定然撐不過我

不過若非聖因師太、煙波法王和百草大哥捨命相救,我也早就死在君山了.....咳咳轉輪王說了幾句話就引來了一陣劇烈的咳嗽,還噴出了一口鮮血。

梁子翁冷哼道:“聖因師太、煙波釣叟和百草子你們幾個就敢去君山總舵找丐幫的麻煩?嘿,張一氓,你忒把自己這個法王當回事了,為了做教主命都不要了,那丐幫的洪老幫主和黃幫主都是什麼人物?豈能不留有防備你的後手?

魯有腳雖不算江湖絕頂,但我也冇有必勝的把握,石教主死後,本教哪裡還有武功勝過我的人物?你們不安生守在光明頂,還瞎跑什麼?

現如今上了魯有腳,隻怕是丐幫不肯善罷甘休,以後麻煩更多

梁子翁雖然是在訓斥兩人,但是手上卻不慢,把脈,渡氣,推拿等一氣嗬成,而後一臉肉痛的取出一顆龍參保命丹,餵給張一氓服下。

待他臉色迴歸紅潤了,才冷哼道:“你可是欠了老夫一條命了。

張一氓沉聲道:“梁大叔放心,以後一氓靜聽您老的吩咐。

梁子翁點點頭,瞥了眼自己弟子百草子,江湖人稱百草仙,罵道:“還不帶他下去休息再煮什麼藥不用我說了吧?

百草仙看著七十多歲的樣子,可是在梁子翁麵前卻戰戰兢兢的躬身道:“弟子明白,三合保靈湯,茯苓加倍,麝香減半。

梁子翁這才滿意的點點頭。

等百草仙和張一氓退下以後,梁子翁突然轉身道:“丐幫的朋友既然追來了,還請露麵吧

草叢一動就躍出來三個老乞丐和二十多個年輕乞丐,這三個老乞丐中隻有一人身穿破爛衣衫,肩膀縫著九個口袋,另兩個乞丐穿的衣服乾淨完整,後背縫著八個口袋,其餘弟子也都是五六袋。

為首的老乞丐躬身道:“老叫花完顏鬆,早就聽聞參仙老怪梁老爺子是關外長白山的武學宗師,怎麼也要蹼我丐幫和明教的渾水?‘

梁子翁也知道丐幫九袋長老完顏鬆的鐵掌擒拿手非常厲害,也不托大,拱手還禮道:“我如今也是明教中人。

你們跟我教在蘭州、甘州、瓜州連續三戰,我明教皆敗下陣來,連石教主也重傷不治,可是你們不該搶我聖火令,如今更是不像話,竟然追殺到老仙這來,嘿,你要如何,劃下道來吧?’

完顏鬆向前踏了一步,道:“張一氓暗算我幫魯幫主,死罪難饒,梁老爺子最是愛惜生命,能活到九十多歲不容易,還是不要過問了,我等去捉拿了張一氓就走,U看書 www.ukansh.com可以放過百草仙,若是老爺子不滿意,容晚輩以後再來賠罪。’

完顏鬆說的似乎有些客氣,但是神態語氣卻完全冇有將梁子翁放在眼裡,梁子翁怒極反笑道:“好啊,今日不讓你們丐幫知道厲害是不行了。’

幾個時辰以後,完顏鬆一個臂膀無力的耷拉在身前,嘴角帶血,身後的兩個八袋長老衣衫上多了兩個腳印,梁子翁則連藥鋤也冇用,隻是冷笑的站著。

知道眾人併肩子上也不是梁老怪的對手,完顏鬆冷哼道:“梁老爺子放心,今日是我丐幫栽了,改日再來奉教!’

丐幫眾人惡狠狠的瞪了眼梁子翁就轉身離開了,

等到眾人都走後,梁子翁突然臉色一變,撒丫子朝著遠處草廬跑去,邊跑還邊喊道:“禍事了,禍事了,百草兒快背上張一氓,咱們回崑崙山,再待下去老頭子的一把骨頭就要扔下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