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兆光二十六年初春

因為清玄帝君之前說過是要在紫霄宮鎮守三年,奠定仙道門派之基礎。

之後就要將教主之位傳給尹誌平,然後遁世隱居。

這是全真教內高層和大宋皇帝、蒙古大汗等都知道的訊息,後來漸漸傳的武林高層也人儘皆知了。

所以今年全真教一開始準備祭祖大典,蒙古大汗蒙哥和大宋皇帝趙謹都第一時間察覺到了,知道是清玄帝君他老人家準備傳位離開了,

因此蒙古大汗蒙哥派自己的四弟忽必烈為使者,攜帶無數的奇珍異寶前來紫霄宮拜見林清玄,準備為全真大典即將上位的尹誌平教主送上賀禮。

由於全真教今年春季就要換教主了,所以去年春天玉清宮宮主尹克西就攜弟子東歸,準備拜見清玄帝君,同時參加大典,向新任教主叩首,畢竟玉清宮地位再高也高不過紫霄宮,他總歸也是要受全真教主的管理,自然要前來參加大典。

全真交接大典的日子定的是四月十四,這一日要祭祀呂祖、重陽祖師等,然後清玄帝君與明和真人尹誌平行交接掌教的大典,至此纔算禮成。

尹誌平本來道號清和子,後來為了避教主清玄真君的道號尊諱改為了明和。

如今水漲船高之下也得大宋皇帝加封為“靜儀明和真人”,更是地位尊崇,乃是全真教三代弟子中唯一的一位國家認證的真人。

全真教教主交接大典那是全真教的第一等盛會,同時也是武林上最大的一次盛會。

由於提前在江湖上傳出了訊息,丐幫、少林寺、密宗、金剛門、青城派、泰山派、衡山派等十餘箇中原武林有頭有臉的武林門派得知後,也都提前安排了本門的高人帶著拜帖送到了紫霄宮,準備當天由各自的掌門長老前來恭賀。

前來拜會的人中除了武林門派,還有道教龍虎山、茅山、閣皂山、丹鼎派、太一道等大派道宗也有弟子代表宗師掌門提前呈上了拜帖。

古語雲:一朝天子一朝臣。因為如今宋蒙瓜分天下,又同時尊全真教為國教,封全真教統領天下道教,天下各個道脈早已今時不同往日。

麵對出了一位活帝君的全真教哪個敢不尊全真教為首領?

全真教換教主的大事等於也是道家一脈換大家長,誰又敢不來示好?

明和真人尹誌平雖還未繼位,但已經近年來一直掌印問事,這兩年明確接班後在本教內儼然就是教主的身份處理事務,所以麵對著每日都又三五封的拜帖,他都一一親自親筆寫下語氣謙和的回信。

轉眼到了四月十三日,臨近了全真大典之期,蒙古使臣四王爺忽必烈等昨日就到了,被安置在供奉全真九子神像的九真殿偏殿歇息。

今天一大早大宋太子趙熾也到了紫霄宮,尹誌平親自拜見後引入鬥姆院歇息。

等到過了晌午時分,之前呈送過拜帖的各派掌門長老的高人前輩,和道家各個門派的宗師掌門等就一一登山,齊聚紫霄宮。

紫霄宮提前三天已經封山,不再接待香客信眾,可是少了香客,各地有錢有勢的俗家弟子和豪商巨賈、達官貴人並武林各派的掌門長老等接踵而至。

從晌午開始,武當山上就是人聲鼎沸,各路江湖中人、道家宗派等次第上山。

清玄帝君乃是當世高人,陸地神仙,身份地位非比尋常,自然不會輕易露麵接見,按照大典流程也不過是最後傳承三寶時才顯聖而已。

所以說接待登門而來的各派高人的都是尹誌平和陳靈雲、呂誌堂等人。

尹誌平是紫霄宮宮主、全真教掌印真人、準教主,如此身份也是江湖上第一等的人物,這兩年長春真人和廣寧真人也都一一仙逝。

明和真人尹誌平已然是全真教內除了清玄帝君和赤煉元君以外地位最高的一位,他的身份也不能隨意迎接客人。

隻是龍虎山、茅山等道門的宗師高功前來,以及丐幫魯幫主、郭靖黃蓉夫婦、天龍寺主持印心老禪師、桃花島唯一在世的高足馮默風、白駝山莊主歐陽克、一燈大師的漁樵耕讀四大弟子等人前來,尹誌平纔會親自出迎。

除此以外的無數幫派的幫主掌門等則是呂誌堂、陳靈雲、李誌常、王誌坦、崔誌方、王誌行幾位三代弟子中的翹楚迎接。

本教前來的俗家弟子、下院院首等則由楊明、烏虛法等四代首位的幾名弟子接待。

從晌午巳時開始整個全真教紫霄宮就陷入了忙碌之中,各個宗派門派的宗師掌門次第被引入紫霄大殿端坐奉茶。

尹誌平、陳靈雲、李誌常、王誌坦、呂誌堂、崔誌方、張誌光、王誌行等十餘名三代核心弟子與全真教下的七派掌門等坐在上手,大殿正中的尊位則空著。

等到黃昏時分殿內掌燈後,紫霄大殿內已經坐了數百名高人看著滿滿噹噹。

另有數百名普通幫派和鏢局武行拳館的拳師等則在靈官殿由烏虛法等弟子陪同喝茶敘話。眾人大都與全真教有些往來,關係不錯,還有一些則是趁機前來捧場交好,總之這次全真大典體現出來全真教超越自打有武林以來的任何門派勢力的威望和聲勢。

從某種意義上講,全真教是道教成立以來地位最高,權利最大的一派,同時也是真的能指揮凍天下各個道院道脈的大派。

在本教中勢力大也就算了,全真教還是大宋和蒙古兩國的國教,擁有者左右朝局的能力,甚至於現在的教主清玄帝君一句話就能夠讓兩國罷戰議和,他老人家一個意思就能改變朝局,所以說全真教在武林、朝廷、宗教等所偶有的領域都達到了一個教派的巔峰。

也是因為道教的文化是注重個人的超脫修行,尊重自然發展規律,不然有清玄帝君在位全真教完全可以發展為西方教廷那樣的存在,以後不管大宋還是蒙古,皇帝大汗繼位必須由全真教主真君進行加冕,讓全真教成為國中之國,皇帝的皇帝。

雖然說一個陸地神仙的出現,徹底讓再多的大軍都形同虛設,全真教也因為清玄帝君一個人而成為了開創曆史的存在。

由於麵對的是全真教這等龐然大物,前來參會的也都是或真心慶賀,或心存討好巴結,總而言之從東海到歐洲,世界上是找不到那個門派勢力膽敢登門造次的了。

雖然全真教冇有吃晚飯習慣,但是畢竟前來祝賀尊客三教九流都有,郭誌瑞早就安排好了準備好精緻美味的素宴。

尹誌平看天色不早,正要下令開席,忽然見一個清瘦的中年道人快步進來。

尹誌平等道人認得進來道人是鹿虛篤,他因為師父趙誌敬當年背叛本教多年來遭遇門人弟子的冷落,尹誌平為了照顧他將他派去了山門下解劍石前的迎客亭做知客道人,多年來兢兢業業做的也算不錯。

“虛篤有什麼事?”

鹿虛篤躬身道:“稟掌印師叔,玉清宮尹師叔等人到了。’

尹克西回來時早就通過飛鴿傳書稟明商量好的事情,尹誌平本來也在思索玉清宮的數十名高道該到了,聞言起身。

笑道:“到了就好,諸位前輩高人暫且稍坐,貧道要去親迎尹師弟,他是我教清玄帝君的高足,多年了掌控西域,弘揚道法,乃是能青史留名的傳道高功,不能怠慢。’

尹誌平話說到這裡了,正一道、茅山道、閣皂山、丹鼎派、太一道等道家宗脈的宗師高功與泰山派掌門東靈道長、青城派掌門混元子、嵩山派掌門崇高道長等道家武林門派的掌門都一同起身。

眾宗師掌門裡地位高低不等,但是論起輩分年紀卻是泰山派掌門東靈道長為尊,此老在茅山道脈內輩分極高,四十多年前跟清玄帝君也平輩交往,武功更是威震齊魯,眾道人中隱隱以東靈道長和龍虎山張天師二人為首。

東靈道長鬚發皆白,看著十分衰老,但兩眼精光閃爍,微笑道:“道法西傳,弘揚我道家一脈,尹克西真人名副其實,引道而克西也,掌印真人既然要親迎,貧道等自然也要同行

張天師等也都出言附和,於是尹誌平就吩咐李誌常等招待眾人,他和陳靈雲則帶著眾道出宮迎接。

出得紫霄宮就看到數十名中年老年的道人走上山門,尹誌平和尹克西二十多年前也時常接觸,當時尹誌平是全真教首席弟子,尹克西卻還隻是下院弟子,未曾拜入清玄帝君座下。

如今尹誌平成了掌印真人,馬上就要成為全真教主,而尹克西也是西域全真教的第一把交椅,地位上兩人雖然有些差距,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但是論權力和道宮弟子的高手數量,西域玉清宮幾乎能和紫霄宮並駕齊驅了。

尹克西如今已是年近七旬,但因為功力漸臻入神坐照的大宗師境界,看著鬚髮花白,不過是六十歲上下的樣子。

在尹克西身後是十餘名全真弟子,例如申誌凡、胡誌明等,都是三代弟子中武功不俗之輩,在這些三代弟子身後則是玉清宮最傑出的四代弟子,雖然年紀都在三四十歲之間,但是武功個個臻至江湖一流,在西域更是都創下了偌大的名頭。

此次尹克西帶著玉清宮的班底來雖然也是參加教主交接大典,同時拜見清玄帝君,內心深處也未必冇有顯露一下自己的功績的心思。

尹誌平上前拱手道:“尹師弟,申師弟、胡師弟.諸位辛苦了

尹克西等深鞠一躬,恭敬道:“小弟參見明和真人。

這一聲真人的稱呼就確定了他們尊重尹誌平接任教主的事實,並且願意在尹誌平的領導下為全真教貢獻力量。

尹誌平一開始還有些擔心尹克西帶著如此多的精英弟子前來是不是不服氣,此時見眾人低頭恭敬施禮,心頭也鬆了口氣,心底更是暗自慚愧,忙躬身還禮。

“尹師弟快起..你在玉清宮為本教西傳運籌謀劃,還經營商路,實在功不可冇

聽了尹誌平開頭就點出來自己勞苦功高,尹克西心頭微微自得,知道尹誌平師哥師哥厚道人,繼位教主以後也會敬重自己,不會做出那爭權奪利之事了。

雙方師兄弟們親熱見禮,然後尹克西等又讓弟子給尹誌平等師伯磕頭見禮,等到寒暄結束眾人纔回到紫霄大殿落座。

此時已經是夕陽落山,明月高懸,尹克西二十多年未曾迴歸中土,此時中原各派掌門幫主中他除了認識魯有腳和郭靖夫婦,其餘各派各幫首腦都已不認得了

於是眾人又是一番亂鬨哄的見禮,尹誌平見尹克西一行人歸來讓各派高人看到了全真教在西域的實力,越發尊敬,尤其是白駝山莊主歐陽克、金剛門門主石屠和尚、密宗大輪寺主持三龍上人等西域高人,與尹克西見禮時更見客氣,

見禮後尹誌平就下令開席,然後眾人在紫霄大殿內就隨便吃了些素齋,而後眾人就在全真弟子的帶領下各自到偏殿和廂房等處歇息。

第二天清晨就是全真大典,天矇矇亮時尹誌平、尹克西、陳靈雲等三代弟子中的高人並七宗掌門等就在絲竹管絃音樂的演奏陪襯下誦經祭拜諸位祖師,等到祭拜大典結束後已是晌午時分,也該到了交接大典了

此時武林中的各派掌門高人和道脈宗師等都入祖師殿觀禮。

忽必烈和大宋太子趙熾等也都前來,坐在殿內一側

隨著三聲鐘鳴磬響,祖師大殿內外的道門弟子演奏的樂曲風格也隨之一變

武林中人聽不出變化,但是東靈道長、張天師等都知道是玉清樂,玉清、上清、太清三部樂曲奏罷就算是交接大典禮成,此時演奏玉清樂的引子道歌,顯然是吉時已到了。

隻見數十名全真高功身穿杏黃道袍,外罩紫羅法袍走進大典,尹克西、陳靈雲等高道拱衛著為首的尹誌平。

尹誌平頭戴蓮花冠,身穿紫羅綬帶,手捧象牙笏板,鬚髮雖然早已蒼白,但麵容紅潤,目如朗星,一看就是一位道德真修,清淨高士。

尹誌平走到曆代祖師金身前跪下叩首,然後陳靈雲取出清玄帝君法旨宣讀,接著將法旨交給尹誌平。

按道理此時的尹誌平就是實打實的全真教第四代掌教真人了。

不過由於清玄帝君尚在山上,按照提前定好的議程,該是尹誌平到重陽祖師像一側的清玄帝君像前叩拜行禮,接著清玄帝君顯聖露麵,賜下斬魔劍、玉柄銀絲拂塵和神霄萬壽印,如此纔算結束。

所以尹誌平手捧法旨走到清玄帝君的金身像前恭恭敬敬的叩首,大殿內的數百人隻覺清玄帝君的神像忽然發出萬丈光芒。

光芒散去,之間大殿內天降金蓮,地湧醴泉,令人聞之慾醉的馨香彌散在空中,然後清玄帝君就站到了尹誌平身前。

臂托玉柄銀絲拂塵,肩背寶劍,伸手為尹誌平摩頂讚日:“參透全真清靜法,何勞相上經求。好於此處覓蹤由。莫生迷執見,休要不回頭。真性如何能寂滅,真空空外閒搜。其中無慾認真修。隨機常寂定,應物自圓周。

今日尹誌平為我全真教第四代掌教真人,即位後當統率道門、弘揚正法,秉承曆代祖師之宏願,修行玄真,開辟仙路,廣披恩澤。

貧道雖添為清玄帝君,卻無一毫恩澤於世人,隻一部太始仙功,走出超凡入聖,由俗轉仙之路,後輩子孫當勉勵用功,入我全真,修我道法,踏我仙路

林清玄此言擲地有聲,伴隨著金蓮墜地,醴泉噴湧的奇景,令所有與會人員都慌忙跪下叩首,心中也驚喜不已。

許多心思活泛之輩結合數年前清玄帝君華山傳仙道的傳言,都大喜過望,知道仙人不打妄語,清玄帝君看來是已經把修仙之法傳給了尹誌平等人,未來凡人可也修煉成神仙的法門也就在全真教甚至數年前華山聽講眾人的師門中傳承了

尹誌平接連四叩首,林清玄再把背後的鎮教寶劍傳下,又將手中的拂塵和懷中的神霄萬壽印遞給尹誌平

如此全真教象征教主和傳承的“護道劍”,“清淨拂塵”,“統領道門之寶”都交到了尹誌平手上,尹誌平至此也就是當之無愧,名正言順的全真教主了。

林清玄環視一週,看到了幾個熟人都一一傳聲過去,然後大袖一揮就再放出萬丈金光消失不見了。U看書 .kanshu.com

眾人再睜眼時卻見大殿之內哪裡有什麼金蓮,地磚完好,也冇有醴泉噴湧,方纔的所見所聞就好像是一場夢。

可是他們看向尹誌平,卻見他的手上已經拿著方纔清玄帝君所賜的鎮教三寶了,所有人都驚疑不定,知道方纔是清玄帝君顯聖施法了。

此時清玄帝君已經離去,交接大典也圓滿禮成,所有道脈宗師和各派掌門都起身爭相向尹教主祝賀。

眾高人中尤其以各個道教宗派的宗師教主最為激動,他們都是對修仙成道最有的,但是自己家千百年也無人能真得道,如今全真教主清玄帝君卻是真的有力,這些修行了一輩子的老道們都大感幸運,終於得見仙緣真傳,哪裡肯放棄?

所有方纔還有些拿捏自己身份的諸多宗派頭目的老道此時早已把身份地位拋諸腦後,熱切的圍在尹教主身邊,隻盼著以後能在尹教主這裡學的一些帝君真傳,以後自己乃至子孫後代也能踏足仙途。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