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兆光二十四年深秋。

西北重鎮之一的蘭州城外狂風捲積著黃沙肆虐,一個滿身塵埃,形容頗為狼狽的少年女冠臉色凝重,揹著個包袱急匆匆的在山路中穿行,朝著一處山坳走去。

進入山坳風沙就消減了許多,再行片刻間就到了一片枯葉滿地的樹林。

穿過這片樹林,女冠就到了一個山洞前,在洞內停著兩個棺材,洞口是七八頭駱駝。

駝隊前的幾塊大石上則坐著三個形容淒慘,遍體鱗傷的道人,看著長相一個個都是色目胡人。

這一行人正是在玉門關跟丐幫長老餘兆興以及丐幫弟子等大戰一場後,且戰且逃躲入蘭州城外的基輔靈光觀的侯青花和青鳥道人、青魚道人、青蟲道人。

原來侯青花就是基輔靈光觀觀主侯通海和夫人喬伊絲的獨生女。

自從二十五年前清玄帝君在西西裡島和侯通海分彆後,侯通海帶著喬伊絲就回到了基輔靈光觀,一開始他是打算把喬伊絲當做弟子傳授黃河幫武功,在西域也能有個傳人,可是喬伊絲畢竟不是東方女子,兩人相處久了居然生出來不該有的情感。

侯通海本就是黃河上打家劫舍的匪徒,雖年紀大了,但是豪氣不減,見喬伊絲待自己是真心,也不管什麼年齡輩分的問題了,倒也灑脫,心知自己也不是全真教正經入道的弟子,更不必守著什麼清規戒律,隻要自己願意便可與喬伊絲結合。

所以當即他就在靈光觀娶了喬伊絲為妻子,硬是在靈光觀內做了火居道人,然後在觀內弟子中挑選了三人收為親傳弟子傾囊相授,將基輔當做了第二故鄉。

後來兩人還生了一個兒子侯青英和一個女兒侯青花,隻可惜兒子得病早夭了,女兒侯青花倒是平安長大了。

侯通海在基輔靈光觀娶妻生子的事情倒也不是冇人知道,隻不過一來他不是全真弟子,二來資曆又老,曾經是伺候過清玄帝君老人家的武林前輩,誰也不能更不敢管他。

畢竟當年他在玉清宮住的時候吃肉喝酒清玄帝君和尹克西真人都不曾管束,其他人等更是不敢管,後來尹克西知道後也不過置之一笑。

玉清宮宮主尚且不管,其餘全真弟子們自然是都客客氣氣的裝作不知道了。

所以說侯通海在基輔靈光觀做觀主其實是吃喝玩樂無所不通,甚至還要插手地方政務,算是玉清宮下院中風格迥然不同的一位,也是因此他做觀主的二十多年裡比起在中原黃河幫的時候活的更見滋潤自在了。

不過好日子在五年前喬伊絲病故後就漸漸冇了,失去了愛人伺候的侯通海年過八旬,越老也就越思念家鄉,身體隨著意誌逐漸消沉,日漸衰退,前年初春時就突發哮喘而死。

雖然病死了,不過侯通海對靈光觀掌控的很穩,死前將觀主之位傳給了女兒侯青花,二八芳齡的侯青花繼任也冇有引起任何波動,甚至玉清宮方麵也很快飛鴿傳書送來了度牒。

不過侯通海死前還有有一個遺願,他專程囑咐三個悉心調解的弟子和女兒,想要把自己夫婦的屍首送回中原家鄉安葬,侯青花和三大弟子也都滿口答應了。

正是因為為了完成侯通海的遺願,侯青花和青蟲、青魚、青鳥四人才帶著道觀內的一些火工道人托運棺材,離開基輔一路向東,走了大約兩年半的時間終於過了玉門關進入了中原之地。

可是入關後就與丐幫無緣無故大戰一場,不僅打傷了丐幫許多長老弟子,自己四人也人人負傷,自此也算是跟丐幫結了仇。

為了擺脫丐幫的追蹤,四人更是把其餘的貨物和胡人嚮導等全都丟下了,東躲xz中隻保住了侯通海和喬伊斯的棺材。

臨近蘭州後因為侯青花長得最像中原人,所以其他人待在城外看守棺材,她就喬裝打扮了進入蘭州城打探訊息,此時剛剛回來。

青蟲子起身道:“師妹,蘭州城裡的丐幫弟子多不多?”

侯青花輕輕搖頭,道:“不多了,似乎是跟明教大戰一場,大勝後離開了。”

三道鬆了口氣,青鳥子啐了口濃痰,罵道:“丐幫的人欺人太甚,觀主師妹,咱們回到河南安葬了師父和師母以後就去找尹真人,請他老人家主持公道!”

青魚子附和道:“就是,咱們全真教下院弟子就不是全真弟子了嗎?憑什麼被他們丐幫欺辱?”

青蟲子看侯青花的臉色不好,低聲道:“師妹是累了嗎?你先進山洞休息休息,我們都是一些皮外傷,再休息兩天咱們就能啟程了。”

侯青花答應一聲就進了山洞,來到一塊鋪著乾草和羊皮氈的石頭上坐下,她沉思片刻就從包袱裡取出了幾枚兩尺來長的黑色令牌,一字排在身前,共有六枚。

這些長牌形如令箭,非金非玉,六令長短大小各不相同,上麵刻著許多花紋文字,似透明,令中隱隱似有火焰飛騰,實則是令質映光,顏色變幻。

侯青花摸著令牌,心中忐忑不安,心中自忖道:我方纔救下的那個石老伯人說讓我把令牌收好,說這是明教聖火令,現如今丐幫跟明教大戰顯然是明教敗了,聽說是丐幫就要奪了明教聖火令以示他們折服明教。

那個餘老乞丐等欺辱我們,我看石老伯就是個英雄,到死都冇有皺個眉頭,恐怕丐幫所謂的天下第一大幫也未必就是好幫派,西域明教雖然是邪教,被清玄真君他老人家滅了,但是東土明教多半是受到教化已然改邪歸正了……

爹爹說江湖中人說到要做到,既然我答應提石老伯保管聖火令,那怎麼著我都要將這六枚令牌收好,不能讓丐幫弟子搶了去……

侯青花心中想定主意,伸手拿起一枚就要放回包袱,可是低頭一看卻見到上麵刻著一些文字,輕咦一聲,細細看才收起來。

收好聖火令,侯青花又取出一張陳舊羊皮,看著上麵的文字,麵露喜色,想道:石老伯還真是大方,說是感謝我援手贈送的武功竟然如此高深精奧,比我家傳的武功都要高明太多了,難不成東土武學竟然昌盛至此嗎?

侯青花心中驚懼,片刻後才壓下了胡思亂想,然後細細的看著羊皮上的神功——“乾坤大挪移”。

看完以後,侯青花就依法修煉,因為自修修煉爹爹傳授的鍛體法和黃河幫武功以及媽媽傳授的王道聖劍等上乘武功,侯青花的根骨經脈異於常人,武功雖然未入一流,但依法修行數個時辰竟然將乾坤大挪移第一層的前五句口訣練成了。

……

初春時分,西域仍舊寒風如刀,尤其是崑崙山上能使滴水凝冰,冷如嚴冬。

崑崙山驚神峰上,一個長臉深目,瘦骨棱棱的清臒男子身著一領淡藍色長衫端坐用功。

過了不知多久他突然長嘯一聲從巔峰躍起,站在崖邊看向雲海波濤。

一縷陽光灑下,驅散了薄霧,顯露出此人二十多歲的年紀,但氣度森嚴,頗有大家風範。

這青年麵色微喜,自言自語道:“老前輩傳我的先天功已經堪堪小成了,功力比起數年前起止翻倍,這神功都是道家玄關要語,恐怕是我道家的前輩祖師所創的內丹神功了,若非老前輩悉心傳授了三日,這門神功無比玄奧我也練不成的。”

青年說完就隨手拿起石子在地上劃出棋盤自己跟自己下起了圍棋。

過了不知多久,青年正在糾結一處佈局,忽然眉頭一皺,就聽到了山峰下有激烈的打鬥聲傳來,聽那破風聲就是到是兩個西域罕見的高手。

青年起身過去,就見山下小路上兩個形容怪異的高人糾纏交手,宛如一團白雲和一團黑煙碰撞糾纏,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風勁掌力席捲而出,他一看就知這兩人的武功著實不弱,心想掌門師兄靈寶道長估計也就是跟兩人武功相若,自己若是用劍法興許能勝出一招半式,可是單比內力也未必能勝過他們。

西域之地除了金剛門、西域少林和白駝山莊、明教之外再無什麼高手,青年輕輕搖頭,知道交手的這個皮膚黧黑的胡人和另一個臉色煞白,形如殭屍的怪人都不是西域之人,於是喊道:“二位兄台且住!”

青年喊的時候已經用上畢生功力,喊聲如雷,在山中震盪。

可是正在交手的兩人卻旁若未聞,四掌相抵竟然比拚起的內力。

青年知道其中險惡,也不敢輕易出手阻止,心知自己出手便要遭受兩大高手的功力反噬,不死也要重傷,但是若是任由兩人比拚內功,最後怕是雙雙都要死在自己的家門口。

青年眉頭一皺,自忖道:這兩人比拚內力怕是兩三個時辰分不了勝負,恩師已經羽化,本門中隻有掌門師哥靈寶道長與我一起出手才能開解兩人了。

青年想定了主意就飛身離開了,過了不知多久與一個三十六七歲的中年道人回到驚神峰。

此時已經是黃昏時分,天色昏暗,兩人就看到那個黑矮胡人和白臉殭屍樣的怪人頭上白煙嫋嫋,知道是兩人都到了油儘燈枯的時候。

崑崙派掌門靈寶道人皺眉道:“何師弟,咱們二人同時出手拆解,然後製服他們問明緣由。”

何足道點頭道:“好的師兄。”

說完兩人同時出手架開了比拚內力的瀟湘子、尼摩星二人。

本來瀟湘子和尼摩星功力就都比不上何足道,此時又都已經是油儘燈枯,後繼無力時,被兩人架開內力沾粘的手掌時二人就頓時口噴鮮血,萎靡栽倒,陷入了昏迷。

靈寶道長上前一一為兩人把脈,皺眉搖頭道:“這兩人顯然是長久鏖戰,各自都受了極重的內傷,傷及本源,難以恢複,這次內力耗儘,隻怕……”

何足道沉聲道:“我的草廬中還有些少陽丹,給他們服下看看吧。”

靈寶道人低頭看了看兩個已經昏迷的人,歎息道:“那試試吧。”

將瀟湘子和尼摩星抬入不遠處的草廬內,兩人運功將瀟湘子、尼摩星救醒,正待喂他們服藥,兩人卻突然搖頭擺手。

尼摩星大笑一聲就溘然長逝,笑聲如夜梟鳴叫般的令人膽寒。

瀟湘子盯著尼摩星冷哼一聲,感激的看了看兩人,顫聲道:“我叫瀟湘子,他叫尼摩星,我們是……”

等到瀟湘子斷斷續續說完了兩人如何在少林寺偷得經書,如何逃到西域然後為了獨霸經書而大打出手,鏖戰三日三夜終於油儘燈枯的事情,呼吸就漸漸急促起來。

何足道忙伸手貼在瀟湘子後心,將療傷效果最佳的先天真氣渡過去。

瀟湘子果然精神一振,但也察覺出了這個真氣中正博大,頗為熟悉,臉色頓時一拉,皺眉道:“你是全真教門下?”

何足道疑惑道:“我是崑崙派弟子,家師青靈子,前輩認錯了。”

“那不該……這不就是先天功嗎?”

瀟湘子說著臉色頓時一紅,接著就咳了幾聲,有氣無力道:“也罷,我作惡一生,臨死前隻求兩位誰能去少林寺走一遭,跟寺中一位覺遠和尚說一下,經書是在猴……猴中……”

“猴?什麼猴?”

“猿……猿……猴……”

瀟湘子說著一口氣上不來就冇了呼吸。

何足道撤手起身,道:“師兄,這兩人顯然是從少林寺偷到了經書,藏在了叫什麼猿猴的地方了。”

靈寶道長點頭道:“此言不錯,咱們雖然不曾行走江湖,但也知道中原武林中少林寺也是聞名百年的古刹了,既然這兩位前輩死前托付了,師弟你就去嵩山走一遭吧。”

何足道點點頭,道:“應有之意,小弟先將兩人安葬了,然後就自去嵩山少林寺傳話。”

靈寶道長起身問道:“他方纔怎麼說你會先天功,我聽恩師說過一次,先天功似乎就是當年重陽真君和清玄帝君華山論劍力壓四大宗師的全真教無上神功,你從哪裡學來的?”

何足道一愣,臉色都木了,道:“我學的是叫先天功,可是那是數年前在山中采藥時偶遇了一位鶴髮童顏的老前輩,我彈琴引來了鳥獸,他非要跟我學,U看書 www.說不能占我便宜就傳授我的‘先天功’,難不成這個先天功就是全真教的鎮派神功嗎?”

靈寶道長聞言大驚,細細問了那個老前輩的樣子,輕輕搖頭道:“清玄帝君據說鬚髮全黑,全真七子似乎大半都已經離世了,那位老前輩興許是全真七子中的某一位吧,你能得前輩高人看重傳下神功,也是福緣深厚。

師弟你的武功本就比我高強,如今又學得道家無上神功,以後定能成為本派承前啟後的大人物,隻是全真教家大業大,乃是天下正道的魁首,也是武學正宗,以後你不可輕易顯露先天功,免得惹來麻煩。”

何足道此時也是欣喜不已,得知了自己機緣巧合竟然學得了天下第一等的神功,這些年武功突飛猛進,功力大漲的諸多疑惑也有了答案。

點點頭,何足道沉聲道:“小弟明白厲害,師哥放心,我此次中原一行定要讓世人知道咱們崑崙派武功獨樹一幟,不讓中原諸派。”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