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清玄本質上不是一個無私奉獻的人,不過到瞭如今的修為境界,早已超越了名利凡俗,考慮到是徹徹底底的成仙成聖和長久的壽元。

林清玄雖然不知道道教所說的積攢外功功德有冇有用,也不知道自己真的把修仙之道的築基法門像播種一樣的灑下,能不能在世上灑下一些其他的修仙因果,但是即使能整體提升武學水平,把這個低武世界提升為高武甚至超武,也是有利於自己,有利於全真教,有利於中原武林的大好事了。

畢竟林清玄他自己估計自己的壽元目前最少也還有二百多年夠用,而太始造化神功的第六層想要研創推演而出最快也要數十年光景,單憑一己之力能推演到第八層就力有不逮了。

可是萬一修煉到第八層還是不能舉霞飛昇,長生不老呢?

所以林清玄就想到了自己研創出《玉清斬魔經》和《黑水真法》和《焚訣》的第五層、第六層心法神功,都是靠著吸收了西域最上乘的神功秘訣纔在數年間輕鬆創出,省去了自己十多年的苦功。

因此說林清玄要把太素化生神功這部內外同修,仙道築基的無上神功傳出來,也就是為了讓中原正道的大宗師,大高手們練成神功,然後偶根據各自的武學和奇思妙想去推演出仙道神功。

林清玄相信洪七公、黃藥師、郭靖、楊明、小龍女等人每個人修煉的武功都不同,但又同為大宗師,論起聰明才智哪一個都勝過自己。

所以若是他們有機會踏足仙道,即便創不出來太始造化神功這等煉氣化神的無上妙法,但也定能另辟蹊徑,自己隻需要等上個幾十年上百年,以後自然有一代又一代的天資卓越之輩推演出各種門類,各種風格的修仙法門。

雖然大概率是一百年後也不會有超越太始造化神功的仙流功法問世,但是林清玄如果到時候把眾多仙法神功吸收入太始造化神功,然後利用天演鏡推演融合,最終一定能為太始造化神功的後續提供更多的方向和內容,自己隻需要一邊用天演鏡推演其中錯漏,然後一邊慢慢的修煉就好了。

可以說是林清玄把太素化生功傳出去雖然看著像是無私奉獻,傳道於天下,但是本質上卻也能讓學得築基仙功的絕世高人和天資卓越之輩為他去摸索其他的方向路子,等於是集合眾人之力推演仙道神功了。

林清玄估摸著最多百年以後,中原武林的武學最高水平將會比現在提高一兩個大台階,到那個時候自己隻需出山用天演鏡映照了眾多神功仙法,然後融粹一爐,自然能夠省去自己近百年甚至兩個甲子的苦心鑽研了。

林清玄說出了將會在華山廣開方便之門傳播仙法的事情後,不僅他自己高興,眾人也都是十分歡喜。

全真教諸道中除了尹誌平和陳靈雲、呂誌堂三道還跟著高興,剩餘的十幾個三代弟子和幾名最傑出的四代弟子卻心中氣悶,隻覺得自家清玄祖師好不容易創出的道家玄門正宗的仙法,憑什麼就平白的傳授給旁人?

隻不過這些弟子也知道人微言輕,不敢有所表露,隻想著切不可再把訊息走漏了風聲,免得叫少林寺的和尚跟其他的異派高人也跑來聽道。

林清玄心頭一動就瞥了眼王誌行、烏虛法等弟子,心頭暗歎道:“天門開闔,能為雌乎?明白四達,能無知乎?生之畜之,生而不有,為而不恃,長而不宰,是謂玄德,不能自行明白這個道理,修道就修不到至道,終生也無望練到巔峰之境。”

蓋天下修道做人之理,皆出於自悟,若是旁人師長提點兩句或者是看一些經典,便能通曉道理,就不犯弊病,那這修行也就異常簡單了。

世間凡俗之人,拜師學學問也是這個道理,哪個老師對自己的學生不是苦口婆心悉心教導,但是當真聽從道理,按理而行的學生又有幾人?非出於內心自悟自明,自然也就達不到這個境界,練不出這等道法神功。

……

轉眼到了第2天清晨。

林清玄、李莫愁早早起床帶著全真教的尹誌平、陳靈雲、呂誌堂,王誌行、烏虛法等十四五名三四代的傑出弟子做了早課。

待吃過早上的清粥後,林清玄一行就帶著小龍女以及郭靖、黃蓉夫婦、楊明一家、陸無雙、程英、郭襄、郭破虜、洪七公、黃藥師等人一同離了長安,向東前往華山。

長安距離華山不到300裡,尋常人等從長安過去怎麼也要兩日的辛勞趕路,不過林清玄一行人個個都是武林高手,高來高去的輕功身法乃是稀鬆平常的手段,因此不到中午就走出來上百裡。

雖然林清玄和李莫愁、小龍女並紀委大宗師冇有可以炫技,但是他們施展輕功早就到了輕描淡寫,信手拈來的程度,所以一直是邁出一步就有近丈遠的勻速行進。

黃蓉、郭芙、陸無雙、程英、郭襄、郭破虜、楊定以及近十名全真弟子都漸漸氣力不支放緩速度,跟不上了林清玄等人。

早晨出發到了中午時分,林清玄、李莫愁和諸位大宗師便率先趕到華山腳下,看到了山蓀亭。

看著那生長著大龍藤的亭子,林清玄、洪七公、黃藥師、郭靖四人都心生親切,想起了三十年前的華山論劍。

此時全真弟子能輕鬆跟來的隻有尹誌平和陳靈雲兩位,林清玄雖然隻來過華山一次,但是對這裡的山頭等各地都已瞭然於胸,他也不需要去問,隻是施展神功,睜開眼睛四處打量,並且傾聽著華山的聲響。

片刻後就微微一笑,道:“原來郝師哥是在朝陽峰結廬修行。”

尹誌平和陳靈雲麵麵相覷,都崇拜不已。

尹誌平恭謹的說道:“教主,廣寧真人他老人家正是在朝陽峰上結廬修行了,身邊隻有四個新收錄入門的華山派弟子。”

林清玄點點頭,稍稍運氣道:“郝師哥,愚弟清玄特來拜見。”

聲音被他的真氣送出數裡之外,透入山頭風勁,送進了草廬之內。

草廬的門窗突然打開,露出了廬內蒲團之上端坐的一個紫臉老道,這個老道鬚髮皆白,臉上一團紫氣,思索片刻,自知難以傳聲迴應,就緩緩收功,臉上的紫氣也漸漸消減。

此時外麵伺候的弟子都察覺到動靜,急忙到門前伺候。

郝大通淡淡說道:“爾等速速去迎接全真教主清玄真君天師的法駕,你等雖是我弟子,但確實全真教分支華山派弟子,不可叫師叔,稱呼教主便是。”

範圓曦乃是華山派的開山大弟子,今年也有四十歲上下,忙帶著師弟們上前躬身應諾,而後就順著山路下去迎接全真教主。

林清玄在跟郝大通說了一聲後就看向身邊的幾位弟子與小龍女、郭靖、楊明、黃藥師、洪七公等幾位高手,淡淡道:“咱們先上山吧,我在山蓀亭留下字句,後麵的弟子們趕來自會上山尋我們了。”

林清玄說完,眾人隻覺一陣清風拂過,然後都轉身走到山蓀亭去看,卻見不過瞬息間,亭子正中石桌桌麵上就多出兩行龍飛鳳舞字跡,一看就知是用手指所書。

“貧道等人先至華山朝陽峰,爾等可緩緩登山而來。——林清玄”

眾人雖知道清玄真君乃是活神仙,但看他好似動也冇動就在山蓀亭內以手指刻下的文字,就驚懼不已。

若是不用工具,單純以指力在石頭上刻字,黃藥師即使練成了天下第一的指力也難以為之,最多不過能如同刀刻斧鑿般的點出淺淺的孔洞而已,若是運轉指力劃出字來,非得藉助工具不可。

用手指在石桌上劃出文字已經是人力所不能為的事情,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更不用說清玄真君還是用了宛若分身的急速刹那間就辦成了。

石桌上的字給洪七公、黃藥師等人的震驚不亞於昨日在灞水以東所看到的了天雷之威,隻因為天雷是仙法道術,洪七公、黃藥師隻知道厲害,卻不明其理,自然也不知道佩服驚駭的地方在哪裡。

可是這次清玄真君身子看似動也不動卻已神通閃入山蓀亭劃寫文字,這是有天下間無人可比的輕功身法和指力功力,是武功,而且還是黃藥師、洪七公、郭靖等自認為再練一百年也修煉不到的境地程度。

越是驚異欽佩,黃藥師等人就對林清玄準備在華山之巔傳授給眾人的仙道築基神功而浮想聯翩,隻覺這等神功妙法定然是遠超世間的任何武功了,隻怕是九陰真經也遠遠不如。

雖然說諸位都是把武功練到了入神坐照的絕頂境界,對武功絕頂境界也都有了瞭解,但是卻難免被清玄真君的仙法牽動了心神,尤其是洪七公和黃藥師兩人更是彷彿回到了當年華山論劍爭奪九陰真經的心情了。

當年兩人蔘加華山論劍的盛會第一目標還不是為了爭奪天下第一的名頭,第一乃是為了九陰真經,就是因為九陰真經上的武功乃是天下武學總綱,自己所學武功雖高深莫測,但是總歸高不過九陰真經了。

現如今洪黃二人的武學修為漸漸高深,都堪堪追上了九陰真經的武功至理,也知道天底下再高明的武功秘籍也難高兩人畢生修為的一籌,但是清玄真君的仙法神功卻不在此列了。

帶著期盼同時壓抑住激動,眾人擁著林清玄和李莫愁、小龍女就登上了華山。

隨著山道越來越窄,眾人漸漸不能再並肩,小半個時辰後林清玄和李莫愁、小龍女就先過了百尺峽,轉過一個石坪就看到四個身穿青色道袍的道人正垂手而立。

看到林清玄和李莫愁、小龍女三人飛躍石峽宛如飛仙,四道都驚駭莫名,想起來清玄真君的樣子和種種傳說,忙躬身施禮,為首的道人問道:“敢問來的可是全真教主清玄真君老前輩?”

林清玄隻看了四人一眼就知道他們修煉的乃是郝大通所創的《紫氣東來功》,而且功力雖不算高深但也小有所成了,為首的道人更是能邁步江湖一流了。

陳靈雲和尹誌平、郭靖等人也趕到了石坪,看到了四個道人,尹誌平微笑起手,道:“範師弟、王師弟、劉師弟、宋師弟,這位正是本教教主,清玄真君天師當麵,你們拜入郝師叔座下時,咱們教主就隱居修仙去了,是以未曾拜見過。”

四個道人忙跪下叩首,高呼道:“全真教華山派弟子範圓曦……參見教主真君。”

林清玄甩了一下拂塵就有一股柔和之力將四道扶起,然後問道:“是你們師父派你們來迎接的吧?前頭帶路吧。”

“教主猜得不錯,我恩師聽到了教主您的千裡傳聲,特遣我等前來恭候。”

範圓曦說著就側身虛引,然後眾人就再行了一刻鐘就到了朝陽峰上,也看到了幾個破舊的草廬。

一個鬚髮皆白,蒼老無比的道人帶著一個身穿儒衫的少年站在草廬前看著大家。

林清玄和李莫愁上前躬身施禮,道:“小弟(小妹)拜見郝師兄。”

“好,好。”

郝大通笑著起手還了一禮,然後介紹道:“我的四個開山弟子你們都見了,這個小子是範圓曦的大徒弟,資質最好,風兒,快拜見林師叔祖和李師叔祖。”

那個姓風的少年書生兩眼亮晶晶的看了看林清玄二人,而後跪下叩首。

林清玄身懷大神通,也不用天演鏡,隻是自己運功打量一下,就知道這個少年果真自聰穎非凡,根骨絕佳。

自己生平所見的人裡唯有楊明、黃蓉、小龍女、李莫愁、郭襄、楊定等寥寥數人方能與這個風小子資質相當,若是冇有自己的出現,也許他就是曆史上真正確立華山派武林大派基礎的一位祖師了。

林清玄念頭一動,風小子就被一股無形氣勁托起,然後尹誌平、陳靈雲也上前拜見郝大通,風小子再給兩位師伯叩首。

待到全真教弟子的家禮見完了,郭靖夫婦和楊明等才上前再拜。

等到片刻後禮畢,林清玄就看了眼範圓曦師徒五人,撚鬚笑道:“郝師兄你收的開山弟子不錯,他們練了你的《紫氣東來功》,以後都能有不錯的成就。”

“名字改了,我見這門玄功練成以後真氣鋪天蓋地綿延不絕,猶如紫霞漫天,U看書 www.uukansh.com就更名為‘紫霞神功’了。”

郝大通說著苦笑一下,道:“在你清玄真君的麵前,我這點武功算得什麼?

若非恩師的先天功和你的玉清斬魔經,愚兄怕是練到如今的地步也未必能創出神功,哪裡有機會完善練成?說起來我資質有限,也就隻能為咱們全真教留下這一部道門玄功作為微弱薪火了。”

林清玄心知郝大通如今的武學修為也已踏足大宗師境界,所以《紫霞神功》大功告成,雖比之先天功差上半籌,但絕不在四大宗師的武功之下了,估摸著興許比原曆史線的紫霞神功還要高明三分。

見郝大通對紫霞神功頗為得意,林清玄也就啟用天演鏡觀照一二,因為郝大通體內正在運轉玄功,林清玄真氣灌入天演鏡不過是瞬息間就觀照了七七八八。

將功法在腦中過了一遍,林清玄念頭一動就明白了這部道家神功的厲害之處,點頭稱讚起來。

7017k

txt下載地址:

手機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