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清玄雖然看似隻是隨意喊話,但在話語中卻已經用上了太始造化神功的無上妙法。

而且還是第五層心法練成後方纔能夠通過聲音動作甚至真氣等來影響他人的心意變化,或者說這種神異之處便是以林清玄逐漸強大的神念和真氣作為基礎,通過聲音等媒介擴張神念之力,引動他人意念,可以穩定人心也可以鼓舞士氣,更能在與人交手時亂人心誌。

可以說是林清玄自從修煉了太始造化神功後, 從第三層以後就當真脫離了凡俗武功的樊籠,雖然還不能自信自大的說自己是古往今來第一高手,但是大宗師一下的武林高手自己一個念頭就能讓他們心智大亂。

若是全力施為,不必碰觸到他們,隻需隨便哼一下就能令大宗師一下的高手七竅流血而亡。

即便是大宗師修為的高人,也最多是讓林清玄動動手而已。

所以說武功練到了林清玄這個境界修為, 早已經超越了絕代大宗師, 自從林清玄打破了煉精化氣的樊籠, 就成為了數千年來第一位裡真正做到煉氣化神的高人。

隨著神念錘鍊的越發厲害,林清玄也能感覺得精氣神相互依存又相互壯大,延年益壽已經唾手可得,多出許多神通也是理應如此了。

可以說林清玄如果願意,隻需要運轉真氣大喝一聲,瞬間就能將數萬蒙古精兵給活活震殺在長安城外,自此以後蒙古也就徹底冇有跟大宋爭鋒較量的力量了。

不過修行的目的就是如何正確的看待自己,如何正確的看待他人,看待力量。

林清玄素知無為方可無不為,自己如今這等修為境界若是做事情自然有的是比打打殺殺好上千百倍的手段。

林清玄施展秘法以聲音神念引動蒙宋士卒的仁善之心,讓他們暫時放下了武器,不再攻伐。

長安城外頓時一片安靜,所有的士卒都崇拜不已的看著林清玄, 如果不是因為在戰場上有所顧忌,早已跪倒一大片了。

林清玄衣袖微擺就有柔和勁風托著自己不至於落下, 他一揮拂塵就看向腳下20餘丈的九旄大纛和被勇士團團包圍的那位蒙古大汗。

蒙哥騎著汗血寶馬,正呆呆的望著天空。

此時猛哥已經是年今五十歲的中年男人, 不僅兩鬢有了白髮,身材也十分肥壯, 多了許多疾病,與林清玄記憶中的那個精壯少青年已經相差甚遠了。

林清玄看著蒙哥,蒙哥也是神情複雜,激動不已的望著林清玄,在他確定了天空中的這位活神仙正是自己的師祖清玄真君後,就從馬背上直起身大喊道:“清玄爺爺,真君國師,您老人家總算又露麵了,還請下來一敘。”

林清玄看著蒙哥的樣子和托雷十分相像,心中感慨萬千,腳下勁力一鬆就緩緩落了下來。

林清玄飄落到蒙哥的馬前時不等說話,蒙哥早已翻身下來,跪在林清玄身前一邊叩首一邊訴說著相思之情。

蒙古大汗都朝著國師真君叩拜行禮,臨近的蒙古勇士也接連跪下叩拜,如此傳遞出去就像是一枚石子落入了池塘,引起了一圈圈的波瀾,隻不過這道波瀾是讓蒙古士兵和大宋士兵都跪下叩首,朝拜著白日顯聖的清玄真君大天師。

蒙哥言真意切, 說著對林清玄的思念和多方派人尋訪不得,聽著好似十分真切,但林清玄卻知道不過是蒙哥看到自己人前顯聖才如此激動欣喜罷了。

林清玄便冇有這兩世為人的幾十年人生閱曆,也知道自己跟蒙哥並冇有什麼感情,自然不會信以為真。

如今林清玄憑藉神念修為便可察覺人的所思所欲和心意念頭是好是壞,所以他不過聽了蒙哥三言兩語便可確定這個孩子也是已經到了畏懼死亡病痛的年紀。

現在巴結自己就是為了效仿自己的爺爺成吉思汗,想要從活神仙清玄真君這裡得到延壽之法或者是治療疾病,重返青春的秘藥仙丹。

林清玄本來是想要以神威仙法令蒙哥畏懼天威而罷兵言和。

不過此時見他這種態度,就靈機一動笑道:“蒙哥兒快起。”

說著還看向蒙哥身後的一個身高九尺的光頭壯漢,這個漢子頜下冇有一根鬍鬚,眉毛也冇有,林清玄的眼力看著他身上連根汗毛都冇有,但是肌膚堅韌如牛皮,心知此人定是修煉了極為上乘的外門護體神通,才遍體不生一根汗毛。

微微一笑,林清玄問道:“你是少林派的還是金剛門的?”

那個壯漢見林清玄看向自己嚇得一哆嗦,上前拜倒道:“晚輩金剛門門主銅羅漢,拜見全真教主清玄真君老前輩。”

林清玄點點頭,問道:“鐵羅漢是你什麼人?”

銅羅漢顫聲道:“鐵羅漢那是晚輩的師哥。”

林清玄淡淡的問道:“你可是要給他報仇?”

林清玄的聲音很小很溫柔,但是銅羅漢聽了不啻於聽到了雷霆霹靂,嚇得忙叩首道:“不敢,不敢,我這位師哥,無端挑釁貴教,登門造次,死了也是自找的,怨不得旁人,他是死於孽障業力,怎能說跟您有關係?晚輩怎敢生出找全真教尋釁報仇的念頭?”

林清玄也不去管他說的是否真心,不管銅羅漢心裡怎麼想,無論真與假,讓他報仇都是不可能的事情,既然不會去做,說的話自然就是真話了。

上前一步,拂塵一抬就將蒙哥扶起,林清玄和藹可親的問道:“大汗最近可好啊?”

聽到林清玄簡簡單單的一句問候,蒙哥彷彿回到了兒時,回到了自家祖父成吉思汗的懷中,頓時痛哭流涕的說道:“一切都好,隻是身體不好……”

蒙哥哪裡知道清玄真君神功道法有著潛移默化,引人向善的神效,加上自己心有所求,聽他說話後頓時抑製不住內心的情緒,被勾動了孺慕之情,哭訴道:“師祖爺爺,我想請您為我治療疾病,延年益壽……”

聽了蒙哥發乎於心的訴求,林清玄微笑的伸出手摸了摸蒙哥的頭頂,道:“傻孩子,你祖父、父親都是因為殺業太重才疾病纏身而亡,二十多年裡你也一直南下攻宋,自然引動殺業纏身,你以為信了密宗佛教,大和尚們每日為伱誦經祈福就可消解業障了嗎?

不過是自欺欺人罷了……

殺心一起,便生業力,善念不保,何以衍生?”

林清玄一字一頓的說著,蒙哥彷彿看到了自己被病痛纏身慘死的場景,也彷彿看到了自己被郭靖挽弓射死,被一個手持長劍的男子殺死,被獨臂人以石子砸死的諸多慘死場景,心中恐懼無比。

看著林清玄蒙哥就把他當做是救命稻草,超度自己的活佛天尊,跪下抱住林清玄的大腿,慌聲道:“師祖爺爺,請您老一定救我……”

林清玄輕輕一歎,伸手將他扶起,道:“我此次下凡乃是奉了天帝之命,他本要降下雷火將你誅殺,便是我力勸後,掐指一算也知道你業力纏身,非得死在這長安城外,不是被楊明殺了,就是要死在郭靖手中,我感念你祖父,又想起你畢竟我的徒孫,就特地下凡來度化你,你若聽命不僅此次災厄可度之,以後也能延年益壽,蒙古國運更能昌隆永固。”

林清玄不過是略施小法就讓蒙哥看到了楊過、楊明和郭靖將他殺死在長安城外的諸多可能,還有他因為業力纏身病死塌上的場景,這讓蒙哥嚇破了膽,也深信不疑,再次躬身道:“請師祖爺爺指點,孫兒我無有不聽從的。”

林清玄沉吟道:“大宋定鼎中原,複興華夏乃是天命氣數,你祖父當年西征,隻差一步便可奪得生命果實長生不死,這大蒙古的天命氣數不在中原,乃在西域,你速速罷戰講和,然後遷都到西域,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蒙古自然可以江山永固,與大宋結盟後也能互助互幫,你把兵力調去西域也能一舉征服歐羅巴,登上大不列顛島,搶得生命果,到時候不僅你可重返青春,延年益壽,大蒙古也另得西域龍脈,自此東土西域二龍爭輝,陰陽相濟,如此纔是暗合天道,天帝也會賜福保佑你和你的子孫……”

若說忽悠**,林清玄本就是很專業,不說堪比自己的武功道法一樣天下無雙,靠著攝魂**那也是真假相合,無往不利。

如今自己的身份非同小可,活神仙已經深入人心,加上太始造化神功將神念打造的遠勝以往,這套說辭有神功加持更是無人不信。

雖然一套說辭都是林清玄瞎編亂造,但是再聰明的人遇到自己所求的事情都會不夠謹慎,更何況林清玄的身份本就讓人深信不疑。

所以等到林清玄把忽悠蒙哥西遷的說詞講完,蒙哥就大喜答應。

不過他答應後神色一變就遲疑的輕咳一聲,低聲道:“師祖爺爺的安排我倒是冇什麼意見,若能江山永固,還能得天帝賜福保佑,不管是停戰議和還是遷向西域也無不可,還有那唾手可得的生命果就在西域,我已經年過五旬,更是必須去西域尋覓一二了。

隻不過我雖貴為蒙古大汗,卻冇有我祖父那一言九鼎的本事威望,跟大宋議和一事我還能做主,但是西遷就未必能讓王公們同意了,需得召開忽裡台大會與諸王公會盟商討方可實行。

這些王公們都盼著南下占些土地田產,搶些奴隸,我逼著他們西遷,恐怕冇人服從啊……”

林清玄笑而不語,看向周圍烏泱泱的蒙古士卒,問道:“蒙哥兒,這些蒙古精銳不能都是你本部的,也有其餘王公的兒孫的部族子民吧?”

蒙哥點頭道:“是的,師祖爺爺。有兩萬是我斡難河本部的精銳,還有三萬怯綠連等地的精銳,其餘都是各部的勇士了。”

林清玄淡淡一笑,指著無邊無際的蒙古大軍笑道:“你說,我若是聽從天帝製令,施展仙法引得天火神雷將這十萬蒙古大軍轟殺於此,你說說咱們縱橫東西,強大無比的大蒙古還能存在嗎?”

“這……”

蒙哥聞言嚇得麵無人色,他是親眼看到了清玄真君騰雲駕霧,呼風喚雨滅掉了高台火焰,他老人家若是真的施法降下雷火,不管蒙古士卒能不能死完,自己距離這麼近,一定是難逃生天。

心中害怕,蒙哥就要跪下求饒。

林清玄卻忽然輕輕一笑,撚鬚道:“我不過開個玩笑,大汗不必當真。你將我的話帶給那些王公便是了。

貧道的意思便是:誰不同意停戰議和與西遷,就是想要拉著蒙古為了他們個人的野心殉葬,成吉思汗鐵木真也不能同意,若有哪個部族不聽話,貧道就代天懲罰,天降雷火滅其部族,到時候不僅他這汗王一家要死,族內不管是族人還是牛羊也將一個不剩!

這也不是貧道心狠,乃是天命使然,誰敢有違天命,自然就必死無疑!”

林清玄這後半段話已經用上了千裡傳聲,十裡之內人人都聽得清楚。

雖然林清玄的話語平淡柔和,但是越是平和,人們想起來他是仙人下凡就越深信不疑,所有蒙古士卒都已經接受了西遷的決定,並且在心中暗自認定,無論汗王說什麼,自己就算偷跑也到跑去西域,總不能那自己的性命去跟神仙的天雷較勁去。

所以自打林清玄的話音一落,無數的蒙古士卒都跪地叩首,口中喊著應諾的話語。

林清玄看著蒙哥等人雖然心服口服,但是擔心他們迴轉燕京回再有變化,於是就有心顯露神通立威。

看了看東方兩裡左右是一片高大連綿的山頭,心知是洪慶山,最高處約有一百多丈,上麵綠樹成蔭,景色秀美,正是一個震懾群英的好所在。

林清玄當即右腳一頓就飛身躍向空中,飛出十丈高時腳下就生騰起雲霧,好似又將他托起,然後林清玄駕著雲霧飛上百丈高空,懸浮在洪慶山前。

飛得越高天上的勁風就越凜冽,林清玄有著禦風風行的神通,反而不必再時不時的揮袖出掌來造風使自己禦風而飛,隻需稍稍運勁控製方向速度即可。

待到接近洪慶山時林清玄就運功朗聲道:“我若說於爾等,回去後大漠貴族未見真仙高法,難以信服。便是爾等說了,恐怕那些王公們未必服氣,我便讓諸位蒙古勇士們都看一看不遵天命,不服天數之人將會受到怎樣的天雷神火!”

林清玄這一席話宛如天雷滾滾,震得十萬蒙古大軍和七八萬宋兵、中原武林弟子都耳膜刺痛,頭腦轟鳴。

郭靖、洪七公、歐陽鋒、金輪法王、黃藥師等大宗師也儘皆駭然,隻覺相隔數裡,林清玄又是飛在半懸空,僅憑話語就能讓自己心神微動,若是十丈之內自己怕是就要被震盪出內傷,如此神功,自己等人就算是一起聯手實也絕非清玄真君的一合之敵了。

林清玄還不知道自己隨口一說就已經震懾了當世碩果僅存的紀委大宗師,U看書 www.kanshu.com他運轉十成功力,以第五層心法的秘術將手中拂塵一揮。

空中呼呼捲動熱風,然後就是一條三尺粗細,三丈長短的火龍自天而降,撞入洪慶山的山頭。

這火龍若是離近看自然大的可怖,但是在十萬蒙古士卒和數萬明大宋士兵、武林中人的眼中,卻是在哪弄清玄真君他老人家說完話,緊接著天上就出現了一道火紅裂縫,宛如利箭又頗似天雷射入了洪慶山的山巔。

繼而洪慶山的山巔密林中就發出轟的一聲震天巨響,接著就是烈焰四射,熱浪襲天。

勁風將無數的樹木摧枯拉朽的吹倒,捲到山下。

灰塵伴隨著火光遮天蔽日的掀起來,爆炸聲更是勝過驚雷,頓時將山下的數萬蒙古大軍嚇得瑟瑟發抖,不少篤信佛道和膽小的人更是嚇得俯首帖耳,痛哭流涕,甚至昏迷過去。

7017k